<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六五章 万里挑一
    齐宁被顾清寒一声低叱,顿时脸上一阵发烫,移开目光,很是尴尬道:“三娘,我.....我自己来。”

    顾清菡瞪了齐宁一眼,却也知道自己的身体成熟丰满,如同熟透了的果子般诱人,再加上自己也没有在意,无意之中摆出刚才那姿势,对齐宁这样血气方刚的男人来说,如果见到那样的姿势却无动于衷,反倒是不正常。

    其实她心里也知道齐宁对自己有意,有刚才的反应,其实也不意外。

    俏脸上有些发烫,此时却已经迅速从床上下来,也不再去收拾,感觉心跳得厉害,气息也微促,那丰满的胸脯随着气息上下起伏,将那玄色小襦撑得高高鼓起,她本就是成性,锦衣玉食,营养甚好,再加上也注重保养,所以不但丰满,而且异常挺拔。

    虽说心里也怪齐宁胡乱盯着看,但这次却更多是自责,觉着是自己没有注意,撅着个肥美的腴臀让齐宁盯着,也不能全怪齐宁。

    见齐宁低着头,就像是做了天大的错事一般,顾清菡心下一软,柔声道:“我.....我先回去了,你早diǎn歇息,有什么事情,明儿个再去处理。”起身来,一只手臂横在胸前,抵住丰满的晃动起伏,抬脚便走,走到门边,正要打开房门,却犹豫一下,回头看了一眼,见齐宁依然呆站在床边,心知齐宁可能也是在自责,想着他刚刚回来,疲惫不堪,轻叹一口气,走过去道:“宁儿,你.....你先吃东西吧,饭菜都凉了。”

    齐宁“嗯”了一声,回到桌边坐下,方才盯着顾清菡腴臀看,被顾清菡发现,总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特别尴尬,若是换作别的女人,齐宁还没有事没太大的压力,可是顾清菡却是不同,齐宁对她虽然有心,但却也存了敬慕,还真是担心顾清菡会因此而生气。

    他知道自己是对顾清菡有任何想法,却也要顾及分寸,顾清菡身份与别的女人不同,自己必须要掌握好其中的分寸,否则到最后只怕都是尴尬无比,甚至因为顾忌某些东西而越来越生分。

    而且顾清菡的心思,齐宁觉得很难把握,所以有时候十分的小心。

    “对了,有个事儿要和你说。”顾清菡毕竟是成熟美妇,看齐宁不说话,只以为齐宁心中郁闷,她善解人意,在齐宁对面坐下,尽量让气氛轻松一些:“江陵那边来了信函,过阵子可能府里会吵闹一些。”

    “啊?”齐宁抬起头,看着顾清菡,灯火之下,见得顾清菡那张成熟美艳的脸庞洁白如玉,柳眉杏目,檀口不染自赤,粉润诱人,那一双眼眸却是水汪汪的如同一汪清泉,十分迷人,问道:“是老宅那边来了信?”

    “不是。”顾清菡忙摇头道:“是.....哎,还不是你那不争气的舅父,非要找些麻烦出来。”

    齐宁立刻想到那个以统兵征战沙场为夙愿的舅父顾文章,不自禁露出笑容,道:“舅父怎么了?惹出什么麻烦?”

    顾清菡没好气道:“上次我们回去的时候,他就和我说,要帮他谋个武将之职,他想为国效命。你说说就他那样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怎能当官。”

    “那倒不一定。”齐宁虽然觉得顾文章有diǎn无厘头,可是却也觉得那位舅父是个颇讲义气之人,对他倒没有什么坏印象,笑道:“要不回头我去找皇上说一说,看看能不能让他往军队里去,不过他之前没有当过兵,就算进了行伍,也不可能一下子就能领兵,还需要时日锻炼。”

    隆泰小皇帝正是用人之时,若真是向他举荐顾文章,即使当不上什么领兵大将,但是进入行伍当个小将倒也问题不大。

    “你可别和他一起疯。”顾清菡瞪了齐宁一眼,妩媚娇艳,风情动人:“你要是真的和皇上说,我对你可不客气。”又蹙着秀眉,恨恨道:“昨天刚有一封家书送过来,他说等过了除夕,一等开春,就要带着家人到京城来。”

    齐宁笑道:“开春之后,京城这边的疫病应该也解决了,舅父既然要来,就让他们来住一阵子好了。咱们侯府这么大,住进百来人都不成问题。”

    “住一阵子?”顾清菡冷哼一声,道:“他若只是来住一阵子,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你可知道,他已经瞒着我偷偷让人在京城买了三间店铺,连地契房契都早已经拿到手,如今已经准备让人收拾装潢,准备开春之后就开始在京里经营店铺了。”

    两人几句话一说,方才那一幕的尴尬似乎烟消云散。

    “啊?”齐宁张了张嘴,此时他一无所知,抬手摸了摸脑门子,道:“他连三娘也瞒住?”

    顾清菡没好气道:“还不是因为知道我若晓得,一定会阻止。我爹在世的时候,就多次说过,顾家就留在江陵过安生日子,不要往京城跑,大将军在世的时候,你舅父几次让大将军给他谋份差事,大将军都是一笑了之。如今大将军和我爹都不在,我娘也管不住他,他就无法无天,什么事情都任意而为。”叹了口气,无奈道:“我如今是齐家的人,他是顾家的家主,许多事情我也不好太多过问了。”

    齐宁道:“既然舅父想在京城做diǎn生意,就让他试试无妨,实在不成,再回江陵也来得及。”微笑道:“三娘,舅父对你多少还有些顾忌,他在江陵,山高路远,他真要惹出麻烦你也管不住,到了京城,就在眼皮子底下,凡事可能还好管一些。”

    顾清菡有些心烦意乱,道:“反正是他的事,闹出岔子来我也管不着。”见齐宁没动筷子,道:“快些吃,都凉了。”

    齐宁这才提起筷子,道:“三娘,这次被带走,其实不是什么坏事,我还因祸得福。”

    “哦?”顾清菡眨了眨眼睛,长长的睫毛闪动,“什么因祸得福?”

    “我脱身之后,还遇上了一个高人。”齐宁笑道:“那人教了我很厉害的武功,以后不必担心有人能伤到我。”

    他本来不想多说,可是知道顾清菡总是为自己担心,既然如此,干脆安慰她自己有了很厉害的武功,也好让她心里踏实一些。

    顾清菡将信将疑,“厉害的武功?”

    齐宁干脆站起身,道:“三娘,你先让一让,我给你瞧瞧武功如何,你一看就知道我不是说假话。”

    顾清菡其实还真的希望齐宁有一身武功,毕竟齐家三代锦衣侯或多或少都曾遭人刺杀,老侯爷和齐景都是一身武功,多少还能自保,但这个小侯爷此前一直愚钝,连基本功都不曾练过,也正因如此,顾清菡一直都是担心。

    虽说段沧海等人贴身保护,但是不可能一天到晚都会围在身边,若是自己有一身武功,可以自保,自然能让人放心许多。

    见齐宁已经摆开架势,似乎要亮一手,顾清菡嫣然一笑,娇媚动人,推倒床边,饶有兴趣地瞧着齐宁。

    齐宁深吸一口气,探手出去,当下便将那中年人所教的推山手演练起来。

    推山手虽然招式并不玄妙,但是实用性极强,对本就有散打功底的齐宁来说,自然能够发现推山手中的精髓之处,实际上中年人传授的时候,齐宁就发现推山手实际上就是一套更为高明直接一些的散打功夫,也正因如此,他才会在短短时间内便即记住。

    可是对顾清菡来说,齐宁出手虎虎生风,身形腾挪转移让人眼花缭乱,小小的房间之内,齐宁的身法来去自如,整套功夫行云流水,她虽然并不懂武功,但却感觉这武功却是很为厉害,娇美的脸上笑容灿烂,欢喜之处,竟是拍起玉手,欢声道:“好!”

    齐宁见得顾清菡笑颜如花,在旁拍手叫好,那丰腴柔美的身段玲珑浮凸,一时间却是恶作剧心起,猛然一个转步,一拳往顾清菡那边击过去。

    顾清菡见得齐宁武功不凡,正自满心欢喜,冷不防见得齐宁竟然一拳打过来,一时也想不到齐宁这是恶作剧,只以为是齐宁不小心,“哎呀”叫了一声,条件反射般向后退去,齐宁见她似乎要摔倒,急忙探手过去,搭上顾清菡手腕,害怕弄疼顾清菡,并不敢用太大力。

    顾清菡却是感觉膝弯一般,却是被床沿绊住,身体不自禁往床上倒下去,手上用力,齐宁竟是被她带了过去,脚下一个酿跄,已经是压倒在顾清菡那香软温暖的成熟娇躯之上。

    压在那柔软成熟的娇躯上,齐宁顿时就闻到一股成熟的香味,就像一颗熟透的果子,丰腴香甜。

    一时之间,两人都呆了一下,顾清菡圆睁着迷人的眼眸,吃惊地看着近在咫尺的齐宁脸庞,嘴唇动了动,脑子一时发懵,不知道该说什么。

    齐宁却也是看着身下那张娇媚的几乎要滴出水来的成熟脸庞,眉目如画,眉宇间尽是成熟妇人的妩媚风韵,看着顾清菡那粉润如同果子般的娇艳红唇,心下一荡,恨不得立时便要咬上一口。

    顾清菡久旷多年,又正是虎狼之年,被齐宁这样一个男子压在身下,便感觉全身一阵发软,心知不妙,想要挣扎,可是这一瞬间丰腴娇躯却是软绵绵的,竟是提不上力来,甚至连扭动一下也有些困难。

    齐宁忽地感觉自己手上一阵柔软,极富弹性,就像压在柔软温暖的水袋子上一样,不禁低头一看,竟发现自己的手臂竟然是压在了顾清菡的胸脯上。

    顾清菡的胸脯丰满傲人,圆滚滚、挺拔拔、沉甸甸,就像隆起的小山,此时因为被齐宁手臂压着,那玄色小襦也被压着往下几分,便即显出一小部分雪白细腻的雪峰来,观一斑可窥全貌,只看露出的那一小部分,便知胸前栖着一对皎洁无暇的圆月,即便此时娇躯躺下,雪峰微微向两边摊平,但廓仍是完美的正圆,结实傲人的胸脯依然壮观挺拔,形状和丰满程度美不胜收。

    顾清菡呼吸急促起来,两座雪峰挤在一起,撑起的小襦下面,两座丰满雪峰形成的沟渠深不见底,更衬得雪峰浑圆硕大,润泽直如满月。

    “这么丰满的胸脯,形状又这么美,一万个人之中只怕也难找出一个。”齐宁心中,此时甚至忘记了顾清菡身份,眼中只有一个熟透了的成熟美妇,瓜熟蒂落的让人恨不得立时便咬下去。

    ---------------------------------------------------------

    ps:本书以后会涉及到的和谐章节,为了保护本书不出问题,所以本书正文可能不会太详细,未删减的将会在公众号“锦衣沙漠”之中通知发布,所以为了方便看到完整版,还是希望大家直接关注公众号“锦衣沙漠”。

    再次公布一下群号:563369419,公众号:锦衣沙漠

    位置有限,也不打算开太多群,难管理,所以大家还是尽快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