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六肆章 项链
    齐宁伸手拿过去,拢住那团绿光,握在手中,却是温暖润手,似乎是一块玉器,心下奇怪,问道:“有没有火?”

    西门战缨道:“我这里有火折子。 ”她是神侯府出身,神侯府吏员身上总是备有一些急需之物,便如伤药等。

    秋千易虽然挟持她出来,倒还真没有在她身上搜找,所以伤药和火折子也都留在身上,只是片刻,火光亮起来,车厢内顿时便明亮许多。

    齐宁见小老头还站在帘子处,笑道:“没事了,咱们继续赶路。”

    那小老头答应一声,放下车帘子,这才重回新启程。

    火光之下,齐宁张开手,只见到那团绿光却是一条项链所散发出来,项链是用金链子所制,金色的细链儿下面,则是坠着一块暖玉,形似心状,通体碧绿,光滑温润,一看质地就是非同一般。

    齐宁心知这虽然摸着像块玉,但绝非普通的玉器,一般的语气虽然光滑,但是绝不可能在昏暗之中还能散发出方才那般绿幽幽的光芒。

    “这是哪里来的项链?”齐宁疑惑道:“我身上并无此物。”

    “这还猜不着。”西门战缨冷笑道:“你帮了人家大忙,人家临别之时给你留样东西,这有什么想不明白的。”

    齐宁道:“你是说.....这是那白衣人留下的?”

    “不是他还有谁?”西门战缨道:“你我身上俱无此物,除了那人,哪里还能蹦出这样的项链?金链子,宝石一样的吊坠,这条项链的价钱可不便宜,你给他二百两银子,这条项链只怕远不止二百两银子。”

    齐宁笑道:“看来你很喜欢,要不你收着?”送过去到西门战缨面前。

    西门战缨冷着脸道:“拿开,那女人送给你的,关我什么事?我要这种东西做什么。”

    “女人?”齐宁笑道:“怎么,你也觉得他是女人?”

    “她女扮男装,除非你是瞎子才看不出来。”西门战缨没好气地道:“一个女人大冷天独身而行,我看一定是来者不善。”

    齐宁盯着西门战缨的脸,笑道:“战缨,我怎么越瞧你越像是在吃醋。是因为他没有给你送东西,还是因为......!”

    西门战缨神情一慌,急忙争辩道:“我吃什么醋?我.....我犯得着吃她的醋,一条项链,又有什么大不了。”被齐宁盯着自己看,只觉得脸上有些发烫,却不知自己脸颊已经泛起红晕,跺脚道:“你瞧什么?再瞧.....再瞧挖你眼睛出来。”想到自己手里还拿着火折子,急忙吹灭。

    车厢内又是一片漆黑。

    齐宁心下奇怪,只觉得这一趟被挟持出来,所遇之人却都是古怪莫名,先是那个中年人莫名其妙救了自己,然后还教自己运功之法,甚至传授了一套推山手的功夫,此后却又遇上白裘人,一言不发,来无影去无踪,却留下这条项链。

    这两人都是来去匆匆,所为也是莫名其妙。

    他不知白裘人留下这条项链到底是什么意思,而且这条项链是心形吊坠,其实在这个时代,这样的吊坠实在是极其罕见,毕竟古人表达情感都是十分的含蓄,这种心形吊坠显得太过直白。

    西门战缨如今也说那人是女扮男装,看来应该不会错,白裘人确实是个女人,只是出门在外,男装打扮掩人耳目而已,即是如此,却也难掩他的绝代风华。

    一个多时辰其实也不算长,到了城门之外,齐宁手中持有皇帝赐下的那面金牌,城门守兵自然是立刻开门放行。

    马车先是到了神侯府,西门战缨先下了马车,回头看了齐宁一眼,欲言又止,齐宁却是笑呵呵道:“回去好好休息,等我忙完再过来看你。”

    “谁要你看。”西门战缨嘟囔一句,但还是道:“你自己....自己小心点,也回去歇着吧。”

    神侯府门前有吏员守卫,见一身粗布棉袄的西门战缨下马车,一时辨识不出来,等到认出来,两名守卫的吏员都是惊喜交加,齐声道:“小.....小师妹,你.....你回来了?”

    齐宁也不耽搁,吩咐那小老头赶车回到了琵琶街,他本想着先去永安堂瞧一瞧,不过又想到自己被抓走的消息一定传到锦衣侯府,顾清菡一定是焦急如焚,还是先回府报平安。

    夜深人静,京城的街道上依然有虎神营的兵士在巡逻戒备,齐宁手中有金牌,自然是畅通无阻,只是看到这般场景,心想看来唐诺那边还没有实验出解药来,从昨天中午被挟持而走,到现在也都已经快两天。

    回到侯府,却并没有像齐宁所料,看门的并没有因为齐宁回来显得异常激动,齐宁心知难不成侯府并不知道自己被抓之事?这都已经快两天,绝不可能一点风声也不知道,随即又想到,很可能是顾清菡为了避免侯府人心惶惶,暂时将自己被抓的消息隐瞒住,并没有对府中上下知会。

    齐宁让门前的守卫先带那小老头将马车送到后院去停着,又吩咐给小老头安排住处,在侯府歇上一晚,准备一些酒菜招待一下,毕竟人家一路辛苦送回来,这时候就赶回去,太过辛苦。

    他本就大方,虽然说好了出双倍的价钱,但却丢了一块银子,足有十倍的车马费。

    那小老头却万想不到这个年轻的后生竟然是锦衣侯府的人,惊骇万分,更想不到有朝一日能在侯府留宿一夜,又惊又喜,千恩万谢,跟着护卫下去。

    齐宁回到府里,派人通知了顾清菡,顾清菡急匆匆过来,见到齐宁竟然安然无恙回来,喜极而泣。

    一问之下,顾清菡果然是当天夜里就知道了消息,却将消息瞒住,而段沧海第一时间召集人手,出城去追踪寻找,直到现在也不曾回来。

    齐宁只说是带走自己的人并无恶意,只是想出城而已,好生安慰了顾清菡一番,先回到了自己屋里,准备换洗一番。

    丫鬟送来了热水以及换洗的干净衣衫,齐宁痛痛快快洗了个热水澡,又换上了柔软舒适的干净衣衫,两天下来的疲惫,似乎一扫而空,听到脚步声响,只见到顾清菡提着饭盒过来,身后跟着一名仆妇,抱着一床厚厚的锦被,顾清菡吩咐仆妇将锦被放在床上,吩咐她退下,这才将饭盒放在桌上,取了饭菜出来,道:“赶紧趁热吃吧,这两天我不敢让别人知道,就是太夫人那边我也没有禀报,前不久才刚刚被人抓走,这才隔了多久,要是让太夫人知道,她老人家.....哎,怎么这些晦气事都要落在你身上?”说到这里,眼圈却是微微泛红。

    齐宁心知她说得颇为轻巧,但是这两天所有的担心和压力都是她一人所抗,颇有些歉意道:“三娘,以后不会再出现这事儿了。”

    此时早已经是过了子时,到了丑时时分,夜深人静,灯火闪烁,齐宁只见到顾清菡内里穿一袭玄色小襦,外罩葱白窄袖对襟,从襟里翻出一段荷叶领,肌肤仅限于颈上,看似丝毫不漏,可是却密密裹出一对浑圆坚挺的,丰满如山,裙腰两折,系一条紫色的腰带,灯火之下,更衬得曲线柔美,沃腴动人。

    “说了几次三番,就是不小心。”顾清菡眼圈泛红,转身往榻边走去,苦笑道:“段沧海说你是在神侯府被人抓走,神侯府怎地也会出这种事情?你在那里都能被人抓走,那岂不是太过晦气。”

    齐宁知道这两日顾清菡心中愁苦,见她疲惫模样,心下也是很不好受,暗想日后还当真要小心再小心,毕竟自己稍有一点事情,最过担心的还是府里的这位美妇人。

    烛焰下,隐约见她腰肢丰盈,连裙下的一双长腿似乎都充满腴感,云鬓蓬松,这两天似乎没有心情却梳理打扮,可是这般却更显慵懒之态,周身俱是醉人的闺阁风情,玲珑有致的胴-体熟到了极处,既有妇人的成熟丰美风韵,又似少女般结实,宛若瓜果沁蜜,瓜熟蒂落的风情不显自发。

    她走到床边,散开了方才放在床上的被子,弯腰整理,齐宁忙走过去道:“三娘,让她们做就是,何必要你亲自动手。”

    “也没什么。”顾清菡道:“天冷,要加被子,晚上可别冻着。”她弯身整理,这个姿势让她撅起了被裙子紧紧包裹住的屁股,裙底凸起的两瓣桃儿似的丰满腴臀,垂坠的群布间浮出双腿的轮廓,膝弯圆窝若隐若现,小腿细直如鲜藕,空气中着她躯体散发出来的妇人体香,分外诱人。

    顾清菡此时已经跪在床榻上,整理里面的床铺,此时就更是高高撅起,将裙子紧绷的似乎随时要撑裂开来,齐宁呆了一下,竟是目不转睛看着她撅起的丰美腴臀。

    女人的曲线真的很是神奇,凹凸有致宛若行云流水,就像最精妙的书法笔画一样,顾清菡那撅起的肥美腴臀往上一到腰间,曲线就急转直下骤然而窄,柔韧的腰身婀娜多姿,风情万种。

    听的身后没有声音,顾清菡不由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齐宁正呆呆瞧着自己,先是一愣,随即顺着齐宁目光看了一下,这才发现自己的姿势实在是诱人无比,脸上顿时一热,瞪了一眼,低声叱道:“看什么?”

    ----------------------------------------------------------------------

    ps:感谢锦衣盟主lingday好朋友的再次破费捧场,多谢!

    本书以后会涉及到的和谐章节,为了保护本书不出问题,所以正文可能不会太详细,未删减的将会在公众号“锦衣沙漠”之中通知发布,所以为了方便看到完整版,还是希望大家直接关注公众号“锦衣沙漠”。

    再次公布一下群号:563369419,公众号:锦衣沙漠

    感谢大家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