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五八章 棉股
    齐宁嘿嘿一笑,也不多言,在一旁坐下。

    火堆里的木柴烧得正旺,噼里啪啦作响,那火焰闪动,如同在跳着妖媚的舞蹈,齐宁盯着火堆,若有所思,忽听得西‘门’战缨轻哼一声,急忙瞧过去,只见到西‘门’战缨瑟瑟抖动,娇躯已经卷缩一团。

    齐宁忙过去轻声道:“战缨,是不是很难受?”

    西‘门’战缨也不说话,只是呻‘吟’似地细语轻嗯,显得‘迷’‘迷’糊糊,齐宁再次去探,冰的冻手。

    他只怕这样下去,西‘门’战缨便要被生生冻死。

    可是下木屋内再无其他取暖之物,连火堆烧的这么旺,西‘门’战缨身体也无丝毫回暖。

    西‘门’战缨额头渗出的汗珠子亦是十分冰凉,齐宁皱起眉头,微一沉‘吟’,一咬牙,再不多言,往西‘门’战缨边上躺下,西‘门’战缨面对火堆侧躺着,齐宁便在她身后侧躺着,环手往她腰肢上抱过去。

    西‘门’战缨身体微动了一下,似乎有些抗拒,口中却只是轻哼一声,‘迷’‘迷’糊糊之中显然也不大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齐宁隔着兽皮抱着西‘门’战缨腰肢,却感觉颇有些别扭,而且知道这样隔着兽皮根本无法将自己身上的温度传到西‘门’战缨身上,犹豫一下,将兽皮掀起,更是贴近过去,然后将兽皮在上面盖了。

    西‘门’战缨身体侧躺,娇躯蜷缩,本就丰满‘挺’翘的‘臀’部更是拱起,这让齐宁要贴住她身体为她取暖的时候,小腹便只能往那圆滚滚紧绷绷的硕‘臀’靠过去。

    他自然早就发现西‘门’战缨的‘臀’儿比一般人要丰满的多,而且胯骨甚宽,和她纤细的腰肢比起来,屁股也就显得十分的丰硕,此时贴近过去,才发现这姑娘的‘臀’儿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瞧,而且形如一个成熟的水蜜-桃,紧绷绷的质感十足。

    ‘臀’儿往上去,那腰肢就似乎是突然凹下去一个深坑一般,所以如此一比,更显曲线起伏。

    西‘门’战缨的身体就宛若冰块一样,兀自在瑟瑟发抖,齐宁本来还有些顾忌,心想西‘门’战缨毕竟是个黄‘花’大闺‘女’,自己这般为她取暖,对自己来说倒是无所谓,可是对一个姑娘家来说,实在是有些不妥。

    可是西‘门’战缨此刻身若冰窖,冰的怕人,只担心若是不想办法,这姑娘只怕要被活活冻死。

    事急从权,也只能不去管其他。

    一开始还有些顾忌,可是西‘门’战缨身体瑟瑟抖动,齐宁在也不去管其他,身体更是贴近,‘胸’膛贴住了她‘玉’背,而小腹处贴紧她翘‘臀’。

    饱满的翘‘臀’就像隆起的小山一样,凹入到齐宁腹间。

    她自幼习武,虽然武功谈不上有多厉害,但毕竟基本功十分扎实,也正因如此,身上肌肤虽然白皙,可是肌肤的弹‘性’却比一般人要强得多。

    习武之人,最开始的基本功都是练习下盘功夫,站如一棵松,若是下盘不稳,什么武功也是练不得。

    正因如此,西‘门’战缨的双‘腿’便异常的浑圆结实,那饱满翘‘臀’更是软中带劲,虽然‘肉’滚滚的十分丰满,却并非脂肪赘‘肉’,而是实打实练出来的肌‘肉’,此时就算是‘迷’糊不清浑身发软之下,蜜-桃般的‘臀’儿却依然是紧绷有力,却又不失柔软丰润。

    齐宁抱着西‘门’战缨腰肢,忍受着从西‘门’战缨身上传过来的寒意,自己倒觉得有些冷得厉害,可是却又不敢放开。

    好一阵子,齐宁终于感觉西‘门’战缨因为寒冷而颤动的娇躯竟然慢慢平静下来,便是她身上的体温,明显也已经升高了不少,不似先前那般冰冷。

    齐宁心下暗喜,心知这样的方法确实奏效。

    忽地感觉西‘门’战缨娇躯微微动了一下,那窝在自己腹间的‘臀’儿却是微微动了动,齐宁毕竟是血‘肉’之躯,一开始只想着为西‘门’战缨驱寒,但是一个香香软软的大姑娘抱在怀中,而且那团紧绷的‘臀’儿就窝在自己的腹间,若是毫无反应,那也实在是有违常情。

    他腹间有些发热,那股热‘浪’顺着小腹向下蔓延,早已经起了一些反应,忽听得西‘门’战缨又发出一声似有若无的轻‘吟’,似乎是从鼻腔之中发出来,翘‘臀’又轻轻动了动,这一次竟是往齐宁身体挤了挤,似乎是要挤到齐宁的身体内。

    齐宁心里明白,西‘门’战缨此时神志‘迷’糊,浑然不觉,并不知道自己抱着她,‘迷’糊之中,显然是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温暖,所以不自主地往温暖处贴近,否则西‘门’战缨若知道自己这般抱她,只怕早就大呼小叫起来。

    西‘门’战缨自然不知,她这般摇晃着翘‘臀’,却是让齐宁大是难受,下面早已经是一柱擎天,而且顺理成章地杵到两瓣缝隙之中。

    丰-‘臀’‘挺’翘,那中间的股缝也就十分深邃,虽然隔着衣物,齐宁却依然清晰感觉自己杵在极为柔软之处。

    他深吸一口气,心想这当真是他娘的要命,西‘门’战缨此时‘迷’‘迷’糊糊,齐宁自然不能乘人之危,否则要是这姑娘清醒着,齐宁恨不得立时就狠命杵入,将之就地正法,只是他心里也清楚,如果西‘门’战缨神志清醒,自己也不可能有机会这般抱着她。

    人家正忍受痛苦,自己却这般顶着她,虽然西‘门’战缨暂时不知,但齐宁心里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不由微微向外收腹,想要‘抽’出来,可是从那紧绷绷的地方往后退的一瞬间,竟是说不出的爽快,从头到脚一阵‘激’灵。

    “不......不要......!”齐宁正自浑身发烫之时,忽听到西‘门’战缨细声呢喃了一句,也不知道她这“不要”究竟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她已经察觉自己这般,所以才让自己不要这样?又或者是.....自己顶在那柔软处,连她也觉着有些舒服,不让自己退出来?

    “你.....你不要我出来的,以后.....以后不能找我麻烦。”齐宁老脸发热,轻声嘀咕着,一手抱紧西‘门’战缨腰肢,下身微‘挺’,往前轻轻耸入,便一点点挤进那两瓣‘肥’美‘诱’人的棉股之间,虽然隔着衣物,并无实际的接触,甚至还不曾碰到她要紧妙处,可是西‘门’战缨棉股太过丰美‘挺’隆,股缝便如同深邃山谷一样,却偏偏又是黄‘花’大闺‘女’,两瓣‘肥’美棉股夹合的极紧,此时齐宁有意识往里挤入,竟感觉与破她身子并无区别,浑身上下甚至有些哆嗦,畅美非凡。

    以前只是看到这姑娘屁股丰满‘挺’隆,此时亲自感受,才觉着这实在是万里挑一的极品。

    西‘门’战缨身上的衣衫其实并不多,神侯府吏员为了行动方便,里面穿一条短‘裤’,外面罩一条青衣摆,毕竟是习武之人,冬日的寒气对他们来说并不成什么问题。

    西‘门’战缨虽然是姑娘家,身体却是极为健康,也如神侯府吏员一般,衣着单薄。

    此时她那‘臀’上的衣物早已经被齐宁耸入股缝之间,有一小块已经凹陷进去。

    齐宁只感觉浑身酥麻,心下却又有些羞愧,暗想这种时候自己占她便宜,实在有些卑鄙下流,可是再次缩出来,却无法舍弃那美妙感觉,心想再有一次就好,忍不住又缓缓耸入进去。

    西‘门’战缨喉间发出一声轻‘吟’,似乎有所感觉,摇动棉股,齐宁此时却忽然发现,西‘门’战缨本来冰冷的身体,此时竟然渐渐回暖,心下欢喜,不由想到幸许是自己这般刺‘激’,才让西‘门’战缨开始恢复。

    既然是救人,齐宁只觉得自己应该舍己为人,绝不能因为顾及自己的脸面,就不去顾及西‘门’战缨,感觉她摆动腰肢,似乎想要挣脱,不由抱紧她腰肢,不让她动弹,身下却开始加快了节奏,速度渐快,虽然只是在股缝之间进出,并未真正进入要害之处,但此时的动作情状,却与欢好无异。

    他全身滚烫,再无一丝冰凉寒冷之感,一只手却已经从腰肢滑到棉股上,按在上面,果然是滚圆结实,软中带劲,弹润触手。

    忽听得西‘门’战缨喉咙里发出“啊”的一声,颇有些响亮,齐宁吓了一跳,顿时不敢再动,那里被西‘门’战缨的两瓣股‘肉’紧紧夹住,过了小片刻,不见西‘门’战缨动弹,正想继续,却听得西‘门’战缨呓语般道:“匕首.....不要.....不要匕首捅我,拿.....拿开,好难.....好难受.....!”

    齐宁心知西‘门’战缨已经开始有了感觉,自己再这样下去,搞不好这姑娘很快就会发现,忙道:“是.....是匕首,战缨,我.....我马上拿开哈。”那里被紧夹着,一时间竟是舍不得拿开,声音都有些发颤:“战缨,等一下,我.....我正在拿......!”硬是加快速度耸动了士余下,终是喷薄而出,全身瞬间虚脱,那只搭在西‘门’战缨棉股上的手,却已经是抓起了西‘门’战缨屁股上的一团美-‘肉’。

    屋外风雪‘交’加,火堆依旧在噼里啪啦作响,齐宁轻喘着粗气,有些惭愧,却又觉得并无真正坏她身子,而且还帮她缓解了身上的寒意,那种惭愧感顿时大大减轻,此时发现自己心竟然跳得厉害,心中却是想着,过了今夜,以后却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碰着‘肥’美的大棉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