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五七章 推山手
    齐宁欣喜万分,欢声道:“成了,前辈,这......这可真的成了。”

    一直以来,存有内力却不得施展,让齐宁甚是苦恼,中年人附耳对他传授内劲外铄之法,他只觉得颇有些简单,还有些将信将疑,可是一试之下,竟然真气贯通,自是欢喜不已。

    中年人笑道:“这就成了?武学之道,并无止境,你才刚学会运气法门,还差得远。”

    齐宁脸上一热,却还是笑道:“前辈的运气法门如此简单,我还以为运气十分艰难。”

    “大道化简,如此道理你也不懂?”中年人叹道:“有些事情越是简单,却越是难成。不过内劲外铄之法并非深奥学问,最紧要的是你身有内力,你若是毫无内力根基,便是再简单的运气法门,那也无济于事。”

    齐宁微微颔首,道:“前辈说的是。”忍不住问道:“前辈刚才所授,不知是什么功夫?”

    “那倒也不是什么深奥武功,叫做推山手,你多加练习,自保应该是绰绰有余。”中年人想了想,才道:“同样一支笔,执笔之人不同,用途也是不同。有的信手涂鸦,有的确实能够写出留传千古的名篇,一有人可以描出锦绣山河,全凭各人如何运笔而已。”

    齐宁立时明白中年人意思,问道:“前辈的意思是说,推山手招式虽然简单,但用心苦练,也能威力十足。”

    中年人点了点头,眼眸之中显出一丝赞赏之色,道:“你倒也懂了几分。”顿了顿,才道:“你体内的内力虽然雄浑,但混杂不清,还是要多多练气,将之融和一体,为己所用。目下你体内的内力多属阴柔之力,实非正道,回去之后,还是找人请教,实在不成,大可以往大光明寺去,那是佛门正宗,内力的路数刚正,对你大有裨益。”

    齐宁心想难不成这中年人竟然知道自己与大光明寺的关系?忍不住问道:“前辈,能否请教你尊姓大名?”

    中年人摆手笑道:“今日前来,该做的事情已经做完,倒也不必留下名姓。”

    齐宁见对方不留名姓,不好多问,只能道:“不管怎样,多谢前辈今日的相救之恩和指点之恩,若有闲暇,可到锦衣侯府坐一坐。”

    “哈哈哈,我可不习惯去那样的地方。”中年人背负双手笑道:“罢了,我该走了,你好自为之。”

    齐宁忙道:“前辈,这深更半夜,外面风雪不小,你......!”

    “各人有各人的事。”中年人微微一笑,抬步便走,齐宁见他要走,叫了一声,中年人回头道:“还有事?”

    “那个.......!”齐宁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忽地道:“对了,前辈,恕我冒昧,先前......先前你打伤秋千易那一招,十分厉害,那.......!”

    中年人露出古怪笑容,问道:“你小子该不会是想学那招功夫吧?”

    齐宁知道那一招厉害无比,连秋千易那等高手都被那招打伤,厚着脸皮笑道:“前辈说推山手对付一般人绰绰有余,可是......可是如果秋千易日后来找我麻烦,前辈又不在身边,我......!”

    中年人立时发出大笑之声,道:“你小子还真是贪得无厌,你想学那样的武功,倒也不是不可,只是以你目前的修为,强行修炼,有害无益,只会自伤其身。而且......嘿嘿,你当那套武功是谁都能练的?我若真要传给你,你知道真相,只怕是不敢学的。”

    “不敢学?”齐宁一怔,正要询问,却见得中年人身影一闪,已经消失不见了踪迹,当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齐宁跑出门外,只见到大雪纷飞,那中年人竟如同上天遁地一般,早已经没了踪迹。

    齐宁呆了一下,随即摇摇头,转身回到小木屋内,铁锅下的火堆已经黯淡下来,却是木柴快要烧尽,好在屋角堆着一堆干木柴,齐宁往火堆上添了木柴,火势顿时又旺起来,这才走到西门战缨边上,只见到西门战缨靠在墙壁上,闭着眼睛,似乎已经睡着。

    “战缨!”齐宁轻叫一声,西门战缨也不知道是真睡还是假睡,动也不动,更不理会。

    齐宁摇了摇头,站起身来,瞧见屋角竟然有兽皮堆着,过去瞧了瞧,发现是两张兽皮,早已经晾干,拿了一张放在火堆边铺下,另一张送到西门战缨边上,盖在了她身上。

    他此时心里倒也有些忐忑,那来历不明的中年人来去匆匆,却不知道秋千易是否真的离开,若是那老毒物隐藏在附近,去而复返,那可就大大麻烦了。

    可是在这风雪之夜离开此处,却也不知道将往何处去。

    他顺手将地上的兽皮拿起,披在身上,走出小木屋,带上门,绕着小木屋转了一圈,这才发现这小木屋座落在一处山脚下,小木屋后面,便是黑乎乎的一座大山,树林茂密,只是夜色深沉,也不知道绵延多远。

    四下里除了这小木屋,再无其他地方有一处灯火,更无一处房舍,夜色之下,只有这小木屋孤零零地在山脚下。

    此时齐宁根本不知身处何处,而且这场雪下的毫不停歇,风雪之夜,能见度亦是极低,风声呼啸,亦是辨不清楚方向。

    外面十分寒冷,齐宁只能绕了一圈,回到小木屋内,此时却已经明白,这小木屋里本是有几名猎人,却被秋千易经过这里,惨遭横祸,那几具尸首却都被化尸粉所化,没有留下一丝行迹,即使有血迹,也是被积雪所覆盖。

    回到小木屋,齐宁关上木屋的门,拴上了门闩,只是出门转了一圈,就感觉寒意逼人,忙到火堆边上,将兽皮铺在地上,坐在兽皮上烤火取暖。

    四下里除了风雪之声,再无其他声音,天地寂寥,还真是有些瘆人。

    齐宁双手放在火堆边上烤火,脑中却在寻思着那中年人的来历。

    中年人出现的十分突然,这里地处山下,可说是荒郊野外,如此风雪之夜,齐宁自然不会相信他是途经此处,很可能是一路追踪秋千易到了这里。

    他实在想不通,自己与这中年人素未谋面,并无交情,为何此人会出手相救?

    若说此人行侠仗义,可是后来却为何又要指点自己内劲外铄之法,甚至还传授了自己一套推山手?

    毫无疑问,能够将秋千易轻易击退,这中年人的武功自然是深不可测。

    齐宁对当今江湖了解的并不多,也只是从段沧海等人口中略知一二,当今天下的五大宗师,齐宁倒是记着,可是这中年人明显不会是其中任何一个。

    东海白云岛主莫澜沧是赤丹媚等人的师傅,而且是东齐国师,赤丹媚年纪就不小,莫沧澜自然更不会只有四十岁上下,而且他远在东海白云岛,绝不可能出现在这荒郊野外。

    至若剑神北宫连城和北汉的北堂幻夜,自然是更不可能,年纪合不上,青藏大雪山的逐日法王,自然更无可能。

    那中年人击伤秋千易的招式十分奇特,威力极大,齐宁本是想厚着脸皮让其传授,可是中年人却说那门功夫并非谁都可以去学,而且还说什么如果知道真相,他就算教,齐宁亦不敢学,这更是让齐宁大感疑惑,心想那般厉害的武功,当真要传授,自己求之不得,怎会不敢学?

    想必是那中年人并不想传授,所以随便找了个借口而已。

    他神思天外,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丝毫没有头绪,心知连秋千易也猜不透中年人的身份,自己想破脑袋也是无济于事。

    想到自己刚刚学会内劲外铄之法,虽说方才豁然畅通,不过也担心是否是偶然,当下试着中年人传授的法子调运内力,却发现当真是顺畅非常,此时调运丹田之内的内力,就宛若操控自己的手脚一样,十分轻松自如。

    他心下大是欢喜,只是片刻之后,竟感觉浑身有一种疲倦感,而丹田之内,甚至泛起一种空虚感。

    齐宁立刻就明白,显然是调运内力导致疲惫,丹田空虚亦是因为自己连续从中调出内力之故,当下急忙收手,正要躺下歇息片刻,忽地听到边上传来声音,扭头看去,只见到本来靠在墙壁上的西门战缨此时竟是斜躺到了地上,身体竟似乎是在发抖。

    齐宁皱起眉头,翻身而起,几步跑过去,蹲下身子,只见到西门战缨俏脸有些苍白,身体果然是在颤动,心下微惊,忙问道:“战缨,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西门战缨眼睛睁开一条缝隙,轻声道:“没.....没什么,就是.....就是有些冷......!”

    齐宁一怔,伸手抓起西门战缨一只手,西门战缨吃了一惊,想要挣脱,却是全身绵软无力。

    齐宁握住西门战缨玉手,心下微沉,只感到西门战缨的手儿就像寒冰一样,又探手去摸西门战缨额头,同样是冰冷无比。

    西门战缨有气无力道:“不用......不用你管,你.....你不许碰我!”

    “废话,都成这个样子了,还有心思斗嘴?”齐宁没好气道,二话不说,将西门战缨横抱而起,道:“去火堆边。”

    西门战缨被他抱起,又羞又恼,想要反抗,却是无力,无可奈何,被齐宁抱到火堆边,放在了那张兽皮上躺下,又用另一张兽皮给她盖好,这才问道:“是不是舒服一些?”

    西门战缨躺在火堆边,也不说话,只是闭上眼睛。

    齐宁心知这应该是西门战缨体内的残毒之故,中年人虽然为西门战缨逼出了毒液,却也说明因为时间过久,体内还留有一丝残毒,虽然不会伤及性命,却多少还是有些反应。

    他心下颇有些恼恨,暗想秋千易那老毒物配制的毒药当真阴毒,又后悔被那老毒物走脱之前,没有让他给西门战缨解毒。

    片刻之后,依然见到西门战缨娇躯瑟瑟抖动,伸手再次探了一下西门战缨额头,依然是冰冷得很,似乎在火堆边上也并无多少缓解,非但如此,她光洁的额头上,竟然还冒出丝丝冷汗来。

    齐宁神情凝重,心想难不成那中年人判断失误,西门战缨体内之毒还是十分严重?

    这小木屋之内,除了两张兽皮和火堆,再无其他取暖之物,他想了一下,起身又将自己身上衣衫脱下,最后只留最里层的衣物,其它俱都盖在了西门战缨身上,柔声道:“不要担心,挺一挺就好。”

    西门战缨微睁开眼睛,看到齐宁将衣衫俱都给自己盖着,只留一件衣衫,心下却是大为感动,轻声道:“不要.....,你.......你会冻着,快......快穿好衣衫。”

    齐宁笑道:“我是铜皮铁骨,抗冻,不用担心。”随即嘿嘿一笑,眨眨眼睛,道:“战缨,我忽然发现,你似乎开始关心我了,怎么,被我的玉树临风所吸引?”

    西门战缨又好气又还笑,白了他一眼,有气无力道:“谁.....谁会关心你这.....你这劣徒......,你......你滚开......!”却感觉浑身冰凉,咬紧牙关,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