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五六章 形魂兼备
    中年人掌风如影随形,似乎就在脑后,齐宁心下大是吃惊,实在不明白这中年人为何又会对自己出手。

    逍遥行一走起来,后面的步伐也就顺理成章地踏出来,齐宁却只感觉那中年人似乎一直跟在自己身后,宛若鬼魅一般,虽然对方也没能触碰到自己,但那股子掌风似乎始终在自己的背脊缠绕。

    西门战缨见到中年人出手袭击齐宁,也是大吃一惊,随即看到齐宁竟然如同鬼魅般闪开,而且走出极其诡异的步法来,先前也并不觉得齐宁有多潇洒,可是这步法一走出来,竟是觉得齐宁身形飘逸,潇洒无比,宛若遨游天上的神仙一般,更是诧异。

    前番打擂台,齐宁虽然击败了那个大个子,西门战缨却也并不觉得有多厉害,只是觉得齐宁毕竟是出自武勋世家,身手根基倒也有一些。

    可是今日先是一掌击飞阿瑙,如今又走出这古怪步法来,西门战缨愈发觉得这个平时没个正型的锦衣小侯爷深藏不露,恐怕之前实在是太过小觑了他。

    小木屋内并不算宽敞,齐宁身形变幻莫测,又是一脚踏出,忽地感觉身前似乎有东西挡住,脚下一顿,便感觉肩头已经被拍了一掌,这一掌力道并不轻,可是齐宁却并无任何不适之感,甚至都没有后退一步。

    他有些奇怪,之前瞧见中年人和秋千易对阵,秋千易竟是被中年人一招极为古怪的掌法所击伤,可此刻自己被他一掌击中,怎地却毫无感觉。

    正自诧异,却听到那中年人的笑声响起,道:“不错,根基是有的,只可惜悟性太差了些。”

    齐宁不明白中年人此言是何意思,只见到中年人站在自己身前,呵呵笑道:“你刚才那套步法,倒也十分玄妙,只是你拘泥不知变通,否则定会大有进步。”

    “啊?”齐宁奇道:“前辈的意思,晚辈不大明白。”

    “创下这套步法之人,确实是聪慧绝伦,乃是一等一的人物。”中年人道:“想来你学到这套步法的时候,并无人指点,所以只知保守成规,按照它原来的套路来走,我且问你,这套步法从起步到收步,实际上是一个大巡回,也便是说,按照原来的套路去走,毫无变通,最后只能走回到原处,你要真是遇上对手,难不成就绕着圈子在一个地方来来回回?”

    齐宁眼眸之中显出惊讶之色,只因为这中年人慧眼如炬,一眼便看出了逍遥行的弊端所在。

    齐宁对这套步法如今已经是十分纯熟,从最开始修习逍遥行时的步伐僵硬,到如今已经有了飘逸潇洒之姿,进步却也是十分神速。

    只是他却也觉得,这逍遥行走下来,只是在一个小地方绕圈子,虽然遇上对手,以逍遥行确实可以闪避对方,却也无法籍着逍遥行远遁,此时听得中年人一语道破天机,竟是情不自禁拱手道:“前辈慧眼如炬,还请.....还请前辈指点!”

    中年人微微一笑,想了一想,才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这套步法确实是极为罕见,只可惜让你这样用,有些暴敛天物。”走出一个动作,道:“你方才走出这一步的时候,接下来其实有三种选择,你做出的选择虽然也并无错,但却是以攻为守的步法。”

    齐宁有些茫然,奇道:“前辈的话,晚辈有些听不懂。”

    “真是榆木脑袋。”中年人忍不住骂了一句,道:“你可知道,你走出来的步法,千变万化,可攻可守,方才你的套路,乃是用来对敌之用,并非逃命所用。”见齐宁还有些茫然,禁不住伸出一根手指,在齐宁额头上瞧了一下,道:“传你这套步法的人,只是借助这套步法用来与对手比斗,所以只是在小圈子里环绕,目的是想要找到机会出手。可是这套步法只要稍加变化,便可以躲避对手,远遁脱身。”

    齐宁这时候终于明白过来,兴奋道:“前辈是说这套步法真的可以逃命?”

    中年人见齐宁一脸兴奋,没好气道:“男子汉大丈夫,遇敌便想着逃命,还有没有骨气?”却还是道:“其实这套步法只要掌握起精髓,完全可以任意而行,就好比刚才那一步,固然可以向你那般走,亦可以这样。”说完,左斜跨出一步,然后一个半转身,往后退了一步,含笑问道:“你看明白是怎么回事?”

    齐宁心下却是大为惊讶,心想这中年人的眼力当真是了得,自己不过是走了不到一遍,这中年人竟然已经将自己所走的步法记在了心里。

    他唯一沉思,才道:“前辈后面连接的步法,似乎跳过了不少......!”

    中年人笑道:“这就对了,这套步法的玄妙就在于随心所欲四字,若是一味拘泥原有的框架,只怕创下这套步法的人也要骂你愚钝不堪。”

    齐宁被这中年人一提点,脑中竟似乎豁然开朗,只觉得在这逍遥行上,出现了一条新的道路来。

    他心下这时候却是明白,这逍遥行既然称为“逍遥”二字,本就是如中年人所说,乃是要随心所欲,本来的那套步法,只是逍遥行步法的基础而已,而其灵魂并非是拘泥于步法本身。

    逍遥行的步法不到五十步,当初自己是依照石壁上的顺序练习,如今看来,这套步法本身本就不是拘泥顺序,而是在这几十步之中随机应变,真要钻研起来,却也并非三五日就能得成。

    一想到此点,齐宁只觉得大是欣喜,拱手道:“前辈一语惊醒梦中人,晚辈感激不尽。”

    “刚才试了一下你的功力,体内倒是内力浑厚。”中年人上下打量齐宁一番,“你不到二十岁,如何能够有如此深厚功力?”

    齐宁心想木神君少说也是有几十年的功力,此外在忠陵别院吸取了数名侍卫的功力,加起来亦是不少,今日又吸取了秋千易一些功力,真要说起来,自己体内的内力只怕没有多少人能相比。

    只是中年人这般询问,齐宁却不知如何回答。

    直到现在,他也不知这中年人到底是何方神圣,虽说到现在为止,这中年人看起来是敌非友,不过人在江湖,齐宁可不会轻信他人,江湖之上厉害的角色多如牛毛,谁知道这中年人是不是装作好人。

    神功玄奇无比,自己也是机缘巧合才得到,他知道这门功夫可说是极其罕见,江湖中人若是晓得有这门神功,绝对是想尽方法也要得到,若是据实以告,谁能保证这中年人不会动心思?

    见齐宁犹豫,中年人却是哈哈一笑,道:“你任督二脉似乎刚刚打通,可是我瞧你内力只是储积丹田,并不会运用,这岂不是坐拥宝山却身无分文?”摇头叹道:“可惜可惜,真是可惜。”

    齐宁此时对这中年人是打心眼里佩服,这家伙不但看几眼就能记得逍遥行的步法,而且竟然对自己的内力情况了若指掌,让人不得不钦佩。

    “前辈......前辈好事做到底,不如.....不如教教我如何?”齐宁心想这家伙能够轻易击退秋千易,武功深不可测,如果能得此人指点,势必是莫大的幸事,所以厚着脸皮恳求道。

    中年人抬手摸了摸八字须,似笑非笑,道:“你让我教你如何运用内力?”

    “还请前辈指点!”齐宁这时候却是神情肃然,恭恭敬敬行了一礼。

    中年人道:“倒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想让我教你,我却要瞧瞧你有没有那悟性,我现在练一套功夫,你若是能记下,我倒可以考虑一番。”他话声刚落,猛然间探出手来,已经在齐宁面前演示起来。

    若是换做一般人,只怕还不能回过神,好在齐宁反应异常机敏,中年人身形一动,便睁大眼睛瞧着。

    中年人这一套功夫打下来,行云流水,劲风阵阵,倒也不如何的复杂,齐宁眼也不眨,从头看到尾。

    等一套功夫打完,中年人才收手笑道:“如何,这一共是十六式,浑然一体,对付顶尖高手或许派不上多大用途,可是对付一般人,绰绰有余。”嘿嘿一笑,问道:“你记下了几招?”

    齐宁也不说话,抬起一只手,推了出去,便在中年人面前模仿起来。

    他动作比起中年人,却是要慢上许多,更谈不上行云流水,有时候打出几招,身体便顿住,想了一想,才继续下去,等一套功夫打完,中间竟是停了四五下,虽然完全没有中年人打出来的那种味道,但是大体的动作招式却都是记了下来。

    中年人眼睛闪着光彩,拍手笑道:“看来是我小瞧了你,不错不错。”

    “前辈是说,可以教我运功?”齐宁喜道。

    中年人哈哈一笑,招了招手,示意齐宁靠近,附耳说了一番,这才问道:“你可记住?”

    齐宁还有些迷茫,中年人道:“招式是形,内力失魂,没了招式只有内力,有魂无形,只有招式却无内力,有形无魂,若要形魂兼备,便要招式与内力相融。”嘿嘿一笑,瞥了西门战缨一眼,道:“便像这世间的男人和女人,没了女人,男人毫无趣味,可是女人却也是少不了男人的。”

    西门战缨虽然浑身酥软无力,但耳朵却是很灵,见中年人往自己这边瞟了一眼,又说出这话来,便觉得脸上一烫,本来对这中年人颇有些敬佩,此时印象却大了几分折扣,暗想再厉害的男人,终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齐宁却觉得中年人这比喻十分亲民,呵呵笑道:“正是正是,前辈这话说得一针见血。”

    “别嘻嘻哈哈。”中年人却是瞪了齐宁一眼,道:“你就用我教你的招式,按照我和你说的方法试一试能不能催动内力。”

    齐宁想了一下,微微点头,摆好姿势,探手出去,心念所致,按照中年人所说的法子,一手打出之时,便感觉丹田之内的内力竟然像激流一般,瞬间便冲到了手上,一时间只觉得整个手坚若金刚,劲力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