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五五章 来路不明
    第二五五章 来路不明

    秋千易眼角抽动,陡然之间,身体已经如同离弦之箭般射向了中年人。

    齐宁只是看到秋千易宛若化作一道闪电般的影子扑向中年人,劲风忽忽,心下骇然,暗想这老毒物的武功比自己预想得还要厉害,也幸亏这中年人突然出现,否则自己只怕真要死在这老毒物的手中。

    秋千易双手十指已经变成暗灰色,十指如同鹰钩般抓向中年人。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中年人身影微微一闪,瞬间就没了踪迹,齐宁正自惊讶,已经看到中年人闪身到了秋千易身后。

    “赤练阴爪固然狠毒,却是伤人伤己。”此时那中年人竟还有闲隙说话,“最多再有五年,你必将深受其害。”

    秋千易身形倒也是迅速,中年人闪到他身后之时,他也已经侧身移开,右爪再次抓向了中年人。

    那中年人却已经抬起左手,迎着秋千易的手爪拍过去,看上去轻描淡写,而另一只手竟然还背负在身后。

    秋千易双手交错,连续攻出,那中年人独臂单手,却是将秋千易打出的招式一一化解。

    齐宁在旁只看到两人手影纷飞,你来我往,虽然依稀看到两人招式变化多端,可却根本看不清究竟是如何变化。

    只是中年人单手就能够应对秋千易双手,显然武功是在秋千易之上,心下竟是松了口气。

    齐宁不知中年人来历如何,亦不知是敌是友,但是方才那番话正气凛然,只觉得这中年人应该不是什么坏人。

    秋千易双手缠绕着一股灰气,心下有些吃惊,忍不住叫道:“前辈,小心他用毒。”话一出口,便想这中年人对秋千易的来路一清二楚,自然知道这老毒物阴狠毒辣,既然交手,自然会小心提防,倒也不必自己出言提醒。

    忽见到中年人往后退一步,正以为是被秋千易逼退,却见得中年人双腿微屈,单手在胸腹前画了一个半圈,尔后手背向外推出,到得中途,却猛然一翻掌,齐宁这次却是看得清楚,只觉得这招式颇为古怪,隐隐听到一股风雷之声,正不知是什么功夫,却听得秋千易“哎呀”叫了一声,竟是向后飞了出去,落地之时,身形晃动,抬手捂住胸口,脸色竟是变得发白。

    中年人并不趁势追袭,只是淡淡笑道:“人不可有二心,你一心钻研毒药,武功之上总会有所疏慢,连我都打不过,想要在中原妄为,只怕还不到火候。”

    却见到秋千易忽地吐出一口鲜血来,身体摇摇晃晃,似乎要摔倒。

    只是此人倒也了得,硬是挺住,拱手道:“阁下武功了得,真是钦佩。”

    “你们黑莲圣教大祸临头,我劝你还是赶紧回去苗疆,禀报你们教主京城发生的事情。”中年人淡淡道:“黑莲圣教教主这些年来,并没有做什么大恶之事,看来也不是大恶之徒,看在他的面子上,我先放你一次,只是如果下次还要遇见你为非作歹,可莫怪我不留情面。”

    齐宁看不出内情,秋千易交手之后,却知道自己碰上了真正厉害的角色,心知自己武功及不上这中年人。

    他却也是个识时务之人,客气了一些,问道:“京城之行的点点滴滴,自然要向圣教主禀报,若是圣教主问起阁下的身份,不知我该如何回禀?”他显然并不甘心被这样一个来路不明的高手击败,毕竟在巴蜀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如今被人所败,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实在是太过丢人。

    中年人根本不理会,只是道:“你是否准备留在这里?”语气之中,已经带着一丝威胁之意。

    秋千易虽然心下不甘,但实力不济,无可奈何,只能过去抱起了阿瑙,瞥了齐宁一眼,再不多言,匆匆而去。

    齐宁跟着除了小木屋,瞧见秋千易抱着阿瑙去的远了,这才松了口气,转身回到屋内,向那中年人拱手道:“多谢前辈出手相救。”

    中年人只是微微一笑,走到铁锅边上,盯着那铁锅里的煮肉,摇头叹息道:“可惜可惜。”

    “前辈为何说可惜?”齐宁道。

    中年人笑着指了指铁锅道:“我是可惜这一大锅肉,这可是野猪肉,要是好好用料,味道比现在要鲜美十倍。本来这般也可以将就吃,现在倒好,连汤也喝不成了。”

    齐宁诧异道:“前辈方才不还在吃肉吗?”

    中年人笑道:“方才是方才,现在是现在,现在一口汤下去,保准七窍流血而亡。”

    齐宁一怔,瞬间明白过来,骇然道:“前辈是说,秋千易那老毒物临走之前,往铁锅里下毒了?”

    “你倒是聪明。”中年人笑道:“他吃了亏,总是不甘,临走前总要做些手脚,若是得手,不正好取了我性命?”

    “可是......我并没有看到他下毒。”齐宁记得秋千易和中年人交手之后,根本没有靠近过铁锅。

    中年人哈哈笑道:“若是被你瞧见,他还能叫毒王?”神情变的严峻起来,道:“以后若是见着此人,定要小心,他武功虽然并不算顶尖高手,可是用毒的功夫当世并无几人能比。”

    齐宁心想以我目前的武功,正要被那老毒物找上,小心也是无用,问道:“前辈,你既然知道这老毒物不是什么好人,为何还要放他离开,何不干脆.....为民除害?”

    “为民除害?”中年人似笑非笑道:“他与我无冤无仇,我为何要杀他?而且他是黑莲圣教的人,若是杀了他,那可是要与黑莲圣教结下生死大仇。”

    “前辈武功如此高明,难道还会怕什么黑莲圣教?”齐宁笑道。

    中年人瞪了齐宁一眼,道:“你小子别不知道天高地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身在江湖,多交朋友少结仇家,难不成因为你瞧他不顺眼,我便要杀了他?”他虽然是责备,可是却并无恶意,反倒让齐宁有一种亲切之感。

    忽地齐宁一拍脑袋,“哎呀”叫了一声,中年人皱眉道:“怎么了?”

    齐宁懊恼道:“忘记让那老家伙给战缨解毒了。”转身往西门战缨跑过去,西门战缨靠墙坐着,身体依然不能动弹,齐宁到得边上,将塞在西门战缨口中的东西拿了出来,西门战缨这才深吸了几口气。

    “战缨,感觉如何?”齐宁问道。

    西门战缨白了齐宁一眼,道:“你说我感觉如何?我现在不能动弹,方才本想提醒你让那老毒物给我解毒,可是不能说话,你就那样放他走了?你是不是故意的?”

    齐宁习惯她的冷言冷语,笑道:“你再废话,小心我将你嘴巴再堵上。”随即皱眉道:“你也不用担心,这毒好像只是让人不能动弹,并不伤人性命,总能想出法子来。”

    中年人走过来,打量西门战缨几眼,向齐宁道:“你先退开。”

    齐宁往边上退了退,中年人抬起一只手,张开手掌,西门战缨便感觉一股吸力将她扯动,身体与墙壁瞬间拉开距离,中年人手腕微转,西门战缨身体便即转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身,中年人一掌已经照着西门战缨的背心拍过去。

    齐宁吃了一惊,正要出手相救,可是中年人速度极快,间不容发,齐宁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

    只是见得西门战缨依然是坐着,并无异样,心知中年人并非出手伤人。

    外面寒风呼啸,西门战缨雪白的脸庞却渐渐泛红,但是没过多久,脸色又有些发白,而她的额头之上,竟是渗出汗珠子来。

    片刻之后,只见到中年人收回手掌,右手食指探出,在西门战缨背部连续点了数下,忽听得西门战缨“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落在地面之上,只见那血液竟然有些发紫,齐宁已经明白过来,这中年人是在为西门战缨逼毒。

    中年人已经收回手,道:“不会有什么太大事情,不过中毒时间太久,还有些残余无法逼出来,你们回去之后,找些药物调理一下就好。”又笑道:“你是西门神侯的大小姐,西门神侯知道如何帮你清毒,这残毒在完全清除之前,可能还会有些遗症,在此其间,不要动武,更不要动怒。”

    西门战缨身体虽然依旧绵软无力,可是却已经能够稍微动一些,想要站起身,却感觉浑身上下有一种虚脱感,一时间却是站不起来。

    “不用急着起来。”中年人道:“毒液刚逼出去,九溪毒王的毒药,没有那么容易回府,先好好歇息几个时辰,应该可以恢复一些。”

    西门战缨微微点头,道:“多谢前辈。”

    齐宁忙过来,道:“来,战缨,我扶你躺下歇息。”要去扶着西门战缨,西门战缨瞪了他一眼,自己勉强靠到墙边,紧了紧齐宁之前给她披上的衣裳,靠在了墙壁上,觉得浑身发软,只能暂且休息。

    齐宁转身看向中年人,拱手道:“多谢前辈出手相助,敢问前辈......!”他话还没说完,却见得中年人古怪一笑,竟是欺身上前,一掌向自己拍过来。

    齐宁脸色大变,想不到这中年人会对自己突然出手,条件反射般,右腿斜走,自然而然地踏出了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