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五三章 因祸得福
    齐宁任督二脉被打通,本来是在任脉之中横冲直闯的那股强劲内力,顿时便冲入到督脉的长强‘’之中,如此一来,便一发不可收拾,登时从腰俞、阳关、命‘门’、悬枢诸‘’。一路沿着脊椎往上冲,走的俱都是背上督任各个要‘’。

    然后是脊中、中枢、筋缩、至阳、灵台一路蔓延,直至‘门’的百会‘’。

    齐宁虽然有着娴熟的格斗技巧,而且对人体‘’道了若指掌,因为神功的缘故,在他丹田之内也确实储存了颇为浑厚的内力,甚至不久前已经开始修炼大光明寺得来的清经,可是他此前并无接触过内功,甚至连内功如何调息都是茫然不知,若是无人指,即使再练上十几年,是否能够打通任督二脉,也是未知之数。

    不料在这生死悬于一息之间,竟然将任督二脉打通。

    阿瑙和西‘门’战缨见到齐宁身体似乎在‘抽’搐,并不知道齐宁是因为内力通脉而作出的反应,在西‘门’战缨看来,齐宁是因为被秋千易掐住喉咙,要窒息而死的挣扎,泪水扑梭梭直往下流,想要上前相救,却全身无法动弹。

    秋千易被齐宁的神功吸走内力,一开始只是灌注到手上的内力被吸走,可是陡然之间,却发现自己丹田之内的内力宛若决堤的奔流一般,竟是不由自主地向自己的右手汹涌而去。

    那奔流般的内力到得手上,便被迅速吸走,此时此刻,秋千易终于醒悟过来,眼前这个看起来随时会毙命在自己手上的后生,竟然练有奇‘门’异术,竟是在吸取自己的内力。

    这时候想要‘抽’手,却已经是来不及。

    齐宁此时虽然感觉到从秋千易手上有源源不断的内力经过自己的手脉往体内灌注,但注意力却已经不在那上面,而是在自己体内那股真气上面。

    那股真气从长强‘’直冲入上百会‘’之后,齐宁只觉得颜面之上一阵清凉,一股凉气从额头、鼻梁、口-‘唇’下来,通到了‘唇’下的承浆‘’。

    这承浆‘’属于任脉,这一来就等若是自督返任,任脉诸‘’都在人体的正面,方才是一股滚烫的真气从背后的督脉诸‘’流通,此刻却是一股清凉的内息一路向下,自廉泉、天突而至璇玑、华盖、紫宫、‘玉’堂、气海、石‘门’、曲骨诸‘’,最终又回到了会‘阴’-‘’。

    如此一个周天运转下来,齐宁竟是感觉浑身不出的舒畅。

    他此时却不知,秋千易脸‘色’骇然不已,他更是不知,当他任督二脉打通之后,神功的威力才真正地显‘露’出来。

    齐宁此前初窥神功的‘门’径,知晓自己身上有十一处‘’位乃是神功的吸纳,只要敌手触碰到这十一处‘’位,催动内力,齐宁立时就能通过这十一处‘’位将对手的内力吸纳过来。

    可是他却不知,在这顷刻之间,非但打通任督二脉,而且神功有了一个可怕的飞跃。

    此前神功需要对方催动内力方可吸纳,就等若是江河汇海,神功让齐宁的身体变成了吸‘吮’内力的浩瀚大海,一旦遇到河流分支,便会吸纳过来,只是如果对方收回内力,就等若是在江河与大海之间隔开了堤坝,神功便无法吸纳进来。

    可是齐宁此番打通任督二脉,就等若是拥有了自行决堤的工具,对手只需要稍微催动一下内力,由于神功的原因,便即触发了齐宁的内力流转,形成一个强大的内力漩涡场,对方即使收回内力也已经不可得,此时敌我双方的内力,却都是完全‘操’控在齐宁的手中。

    齐宁尚没有明白其中的关窍,但是体内的内力漩涡已经形成,这时候已经并非被动吸纳对方催发出来的内力,而是主动从敌手体内将内力尽数吸过来,除非齐宁收功,否则定会让对手的内力枯竭方能停止。

    秋千易先前只感觉自己催出的内力被吸走,可是这时候却已经感觉,体内的真气已经完全不由自己‘操’控,而是有一种强大的吸力强行地将自己体内的真气向外‘抽’取,而且‘抽’取的速度越来越快,如同决堤的大海,真气汹涌而出,一发不可收拾。

    阿瑙见得齐宁全身发抖,秋千易的身体竟也跟随着颤动起来,而且齐宁脸上的颜‘色’变得越来越红润,反倒是秋千易脸上慢慢变得惨白,虽然一时间还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但知道事情不妙,急忙道:“师傅,你......你怎么了?”

    秋千易知道大难临头,先前还顾及脸面,不想以左手击毙齐宁,这时候再想出手,却感觉全身虚脱,那左手竟然提不上气力,绵软无力,想出手已是不成。

    他毕竟是见多识广,心中已然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亦知道若是这般下去,自己的内力非得被这子吸干不可,几十年的修为毁于一旦且不,甚至连自己这条老命也要丢在这里,这时候想要‘抽’回手,已经是万万不能,厉声叫道:“砍了他手!”

    阿瑙一怔,很快便明白秋千易是对自己话,瞧见秋千易惨白的脸,已经明白了几分,握紧手中寒刃,往齐宁靠近过去。

    秋千易的叫声,齐宁自然是听见,心下一惊,眼角余光瞥见阿瑙往自己靠近过来,火光之下,那寒刃冰冷刺骨,闪烁着冷光,心知这寒刃削铁如泥,只要出手,自己万不能幸免,额头上已经冒出冷汗来。

    阿瑙看到秋千易全身发抖,知道事情紧迫,握着寒刃,却还是犹豫了一下,终是脸上一寒,寒刃照着齐宁已经刺过来。

    齐宁心下惊骇,眼角寒光‘逼’人,条件反‘射’般,已经从秋千易手腕上松开一只手,往阿瑙那边挡过去。

    他这也是迫不得已,实在没了法子,以手臂去抵挡削铁如泥的寒刃,就如螳臂当车一样。

    却不料他手臂拍出,只听得一声闷哼,随即便瞥见阿瑙的身子如同风筝一般,竟然是飞了出去。

    齐宁呆了一下,也就在这一瞬间,秋千易感觉那股黏力消失,知道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怪叫一声,已经向后翻倒过去,脱开了齐宁,只怕齐宁追上来,连续两个后翻,到了那火堆边上,这才站定,额头上却已经是冒出了冷汗。

    齐宁听得秋千易叫声,就知道事情不妙,再看过去,秋千易已经与自己拉开了距离。

    阿瑙身子飞出去之后,已经是摔落在地上,手中的寒刃也已经脱手而飞,她重重摔落在地上,挣扎两下,“哇”地一声,已经是喷出一口鲜血来,脸‘色’惨白可怖,想要挣扎起身,却只动了两下,根本爬不起来。

    秋千易见此情状,飞身过去,出手如电,已经了阿瑙几处‘’道,取了一颗‘药’丸塞入阿瑙口中,阿瑙躺在地上,竟已经是昏睡过去。

    西‘门’战缨瞠目结舌,一脸惊讶,万想不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见得齐宁已经摇摇晃晃站起来,西‘门’战缨眼眸之中既有惊诧之‘色’,却又多了一丝欣喜。

    齐宁看到阿瑙躺在地上已经昏‘迷’过去,到现在也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何事。

    却原来他体内那股真气打通了任督二脉之后,一直在循环流通,在吸纳秋千易内力之时,齐宁体内实际上两股真气在活动。

    一股是从秋千易体内吸取过来的内力进入丹田,与丹田之内储存的内力汇合在一起,而另一路便是打通任督二脉的内力。

    任督二脉虽然打通,但齐宁一时间却还不知道该如何‘操’控真气,那股霸道的内力只是在体内顺着任督二脉循环冲击,齐宁却不知道该如何将之导入到丹田之内,恰好阿瑙靠近过来,齐宁情急之下想要用手臂去抵挡寒刃,下意识之中,已经是将那股内力导入到了手掌之中,这股内气本就一直找寻出口宣泄出去,鬼使神差之中,却是被齐宁打出掌外,形成了一股劲气。

    那股劲气异常的强悍霸道,正击在阿瑙身上,阿瑙却又是如何能够承受。

    这短短时间之内,生死一息之间,齐宁被迫之下,却是突破了许多人十数年甚至是几十年都不可能突破的桎梏。

    他非但打通了任督二脉,甚至打出了掌外之力,只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如何发生。

    可是任督二脉被打通之后,一旦霍然而通,只觉四肢百骸,每一处都有‘精’神气力勃然而兴,沛然而至,甚至连头发根上都有劲力充盈,神清气明,这种感觉是两世为人从未有体验过。

    秋千易处理好阿瑙,这才缓缓站起身,转过身盯住齐宁,神情‘阴’冷,道:“你子竟是深藏不‘露’,嘿嘿,是我看走了眼。”眼珠子转动,问道:“你那是什么功夫?”

    齐宁吸取他人内力,这‘门’功夫可是玄妙无比,秋千易明白了究竟,心中已然是升起了觊觎之心。

    他毕竟是经验丰富,刚才虽然差死在齐宁的神功之下,但却也明白了齐宁的深浅。

    他知道齐宁内力倒也不弱,可是比之自己却还是有些差距,最为紧要的是,这年轻人的对敌经验显然是十分的浅薄,否则方才那一下,绝不会顾此失彼,因为对阿瑙出手,却给了自己脱身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