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四九章 师徒
    九溪毒王秋千易竟果真出现在京城,甚至敢闯进神侯府去救人,齐宁暗想看来京城疫毒与这对师徒真的脱不了干系。

    “莫要啰嗦。”秋千易声音依旧嘶哑,“凡事小心总不会有错。”

    齐宁眼前漆黑一片,身体酸痛却又不能动弹,隐隐感觉自己很有可能是被对方点了道,似乎还被装在布袋之中。

    感觉自己被人拎起,很快便再次动起来,这一次又是过了小半日,才听阿瑙声音道:“师傅,那里有灯火。”

    齐宁也看不清到底是什么状况,甚至不知道现在究竟是在哪里,感觉秋千易继续前行,没过多久,便听到有人呼喝道:“是谁?”话一出口,就听得一声惨叫响起,又听得几个声音道:“有强盗,大家并肩子上。”

    齐宁正自奇怪,却又听到杂乱的脚步声响起,随即又听到连声惨叫,只是片刻间,便即没了声息。

    很快听到阿瑙声音道:“师傅,你快来瞧,这屋里正煮肉呢。”

    齐宁心知刚才这一阵骚动,定是被这对师徒杀死了数人,也不知道死的究竟是些什么人,不过这对师徒不问青红皂白便即连杀数人,可见心肠之狠毒。

    正自寻思,忽地感觉身体下坠,随即摔落在地上,齐宁心下恼怒,却也无可奈何,感觉边上似乎还有一件东西落下,便即想到被一同抓来的西门战缨,心知西门战缨现在的情况也不会比自己好到哪里去。

    “师傅,咱们就在这里歇一晚。”阿瑙道:“咱们已经跑了这么远,都已经出了城,而且有言在先,他们不敢追过来。”

    齐宁心下微微吃惊,暗想原来这对师徒竟然从京城脱身,却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出城来。

    “先去将尸首处理了。”秋千易嘶哑着声音道。

    阿瑙笑道:“师傅,这里一定有野狼出没,它们冬天要出来找吃的,刚好可以用这些尸首充饥,化尸粉用在这些人身上,有些不值当。”

    秋千易沉声道:“让你去就去,不要啰嗦。”

    阿瑙显然对秋千易还是有些忌惮,听她脚步声出了门,没过多久,便即回来。

    齐宁却闻到一股子烤肉香味,已经听到阿瑙道:“师傅,这些肉都已经煮好了,看起来还有些手艺......,嘻嘻,你说煮人肉会不会也这么香?”

    秋千易并不回答,冷哼一声,问道:“是谁让你擅自跑到京城来?”语气颇有些严厉。

    阿瑙却是笑嘻嘻道:“师傅,你是在怪阿瑙吗?你不是说要让阿瑙多加历练,所以......!”

    “我什么时候让你跑出苗疆?”秋千易冷声道:“你在苗疆无人敢惹,可是出了苗疆,还以为谁都不敢惹你吗?此番闯下大祸,回头看你如何收拾。”

    “有师傅撑腰,阿瑙什么都不怕。”阿瑙满不在乎道:“师傅,你怎么也到京城来了?对了,我可帮你立下大功。”

    “大功?”

    阿瑙笑道:“师傅不是一直想要【百草集】吗?我已经找到了黎老头的下落,而且差一点就将【百草集】弄到手。”

    秋千易沉声道:“你见到他了?”

    “那倒没有。”阿瑙道:“不过我见到了唐诺,唐诺现在也在京城,【百草集】一定在她手中。”

    秋千易道:“【百草集】深奥莫测,唐诺火候不到,黎西公或许给她讲解了几篇,但绝不会现在就传授给她。”顿了顿,忽地冷声道:“你可知罪?”

    “啊?”阿瑙显然十分茫然,“师傅,怎么了?”

    秋千易冷声道:“你是不是偷了金蛊虫出来?你真是好大的胆子,你莫忘记,当年我收你为门下,可是有言在先,你的生死在我手中,你竟敢偷取金蛊虫,难道不想活了?”随即听到“砰”一声响,齐宁正自诧异,却听到阿瑙痛苦叫了一声,心知秋千易很可能是对阿瑙动手。

    “师傅......你真要杀我?”阿瑙声音没有畏惧,反倒是带着一丝怪责,“反正我武功没你高,你要杀便杀。”

    秋千易冷哼一声,道:“你用金蛊虫在京城下毒,可想过后果?”

    “我下毒?”阿瑙急忙争辩道:“谁说是我下毒?师傅,你说的是不是京城的疫毒?那.....那不是你在京城所为?”

    秋千易冷声道:“我若是下毒,京城的人已经死绝了。”

    齐宁听在耳中,心下骇然,听这对师徒的对话,双方似乎都以为是对方下毒,如此一来,京城疫毒岂非与这二人并无关系?

    “可是京城的疫毒有蛊卵毒。”阿瑙道:“反正不是我下毒,这天底之下,除了师傅你,还有别人能下这样的毒?”

    秋千易却并无说话。

    齐宁正自寻思究竟是怎么回事,忽地感觉有人靠近到身边,很快便感觉一阵火光迎面而来,睁开眼睛,只见到阿瑙那张漂亮的脸蛋近在眼前。

    凭心而论,阿瑙五官精致,肌肤粉嫩,童颜美肤,标准的小美人,可是齐宁看到这张漂亮的脸蛋,却觉得说不出的反感,他此刻躺在地上,阿瑙却是蹲在边上,手中拿着一把寒气袭人的刀刃,正是自己一直随身携带的寒刃。

    阿瑙此时正面带甜甜笑容,得意洋洋瞧着自己,齐宁也不看她,眼眸转了转,发现身处一处小木屋之内,木屋中间正烧着一堆篝火,火堆上悬吊着一只铁锅,那股子肉香味正是从那铁锅之中弥散开来。

    木屋的角落里,兽皮铺在地上,似乎是睡觉之处,此外还有些狩猎的工具或挂或堆在墙上。

    在那火堆边上,那黑衣人正盘膝端坐,一副沉思模样,齐宁在神侯府看到他时,他蒙着面,此刻却已经取下了蒙面头巾,借着火光,倒也大概能够看清楚秋千易的相貌。

    这位九溪毒王的相貌也确实特别,火光之下,肤色蜡黄,似乎在脸上涂了一层黄油,颌下一绺白须,脸庞十分瘦削,眼眶深陷,看似皮包骨头一般,脸骨突出,由于眼眶深陷下去,那双眼睛便显得异样的深邃。

    他双眸盯着火堆,并不理会这边,似乎正在沉思什么。

    阿瑙拿着寒刃,在齐宁眼前晃了晃,笑嘻嘻道:“你这把匕首挺锋利的,我很喜欢,你送给我好不好?”

    齐宁懒得理会,也不看她。

    阿瑙见齐宁不理会,伸手捏着齐宁耳朵,道:“你再不和我说话,我把你的耳朵割掉,你信不信?”

    齐宁知道这小妖女性情毒辣,她既这样说,还真的有可能做到,冷笑道:“说什么?说你们大祸临头?”

    “咯咯咯,你一说话就要吓人。”小妖女笑道:“你当我害怕吗?大祸临头?我现在一刀一刀割了你身上的肉,你才大祸临头呢。”

    “那你大可以试一试。”齐宁冷冷道。

    小妖女见齐宁并无畏惧之色,摇头道:“和你说话不好玩,你就算不怕,也要装作害怕才好。”起身来,走到一旁,齐宁这才瞧见,自己脚边另有一只麻袋,鼓囊囊的,里面显然也装了人,不出意外,自然是西门战缨无疑。

    阿瑙手脚麻利地用寒刃割开袋口,往下扒拉,很快便露出半个身子,正是西门战缨。

    西门战缨此时却是睁着一双眼睛,身体似乎也是不能动弹,和齐宁不同,西门战缨口中塞了一样东西,显然是不让西门战缨发出声音。

    阿瑙蹲在西门战缨边上,晃着手中的寒刃,瞧着西门战缨的脸,笑容甜美道:“先前没有仔细看,原来你长得还真是不错。喂,我问你,你在神侯府,干嘛那么凶,要偷袭我师父?”眨了眨眼睛,道:“咯咯咯,我知道了,这个侯爷一定是你的意中人,你看到他被抓,心里着急,所以要救他,我猜的对不对?”

    她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颇有小人得志姿态。

    西门战缨冷修的脸上满是怒色,眼眸中更是寒意逼人,似乎是想用自己的目光杀死阿瑙。

    阿瑙看西门战缨一脸恼怒,反倒是来了精神,笑道:“你这么凶看着我做什么?你要咬我吗?我师父是九溪毒王,全身都是毒,我是小毒王,身上也是毒,你要是咬我一口,就会被毒死,你怕不怕?”

    西门战缨喉咙发出“嗯哼”之声,只是被封住嘴,说不出话来,而且和齐宁一样全身不能动弹,只有头部可以动作。

    “你说什么,我听不明白。”阿瑙越发得意,伸出手在西门战缨脸上摸了一下,笑眯眯道:“你脸上的皮肤真滑,喂,我问你,你和那侯爷是不是要做夫妻?是你先喜欢他,还是他先喜欢你?”

    齐宁暗想这小妖女看上去年纪不大,可是非但心肠歹毒,连男女之事竟似乎也十分熟练。

    “你不说我也知道。”阿瑙一根手指在西门战缨脸上划来划去,笑盈盈道:“一定是他先看上你,你长得漂亮,那侯爷一定很好色,所以看上你的姿色,你看他是个侯爷,便和他勾搭在了一起,我说的对不对?”

    西门战缨听着小妖女越说越不堪,气恼不已,一时间却又没有办法,心里既是恼恨又是发急,眼圈竟然红起来。

    阿瑙越是看别人难受便越开心,也越是有劲,看到西门战缨眼圈泛红,更是大为欢喜,问道:“被我猜中了,所以着急了是不是?咯咯咯,我什么都知道,你们瞒不过我。”转视齐宁这边,问道:“喂,你有没有脱光她衣服瞧过?”

    -------------------------------------------------------------------

    ps:第二更送上,感谢o0无痕@百度、带雨梨花1957、奈何翘起啊、赎还初终、松下大虫子、fly牛炖、小韓探花、小兜@百度、书友8446830、最爱白虎妹_、书友28017785等朋友的捧场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