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四八章 人质
    黑衣人冲出一瞬间,端着箭弩的神侯府吏员便要扣动机关,轩辕破却已经瞧见齐宁被黑衣人提在手里,厉声喝道:“定!”

    众人顿时都不敢射箭。

    齐宁心想这轩辕破倒也晓得分寸,知道顾及自己,可是心里却也明白,如果堂堂锦衣侯真要死在神侯府内,莫说这帮神侯府的吏员吃不了兜着走,就是西门无痕只怕也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

    此时已经知道前来营救阿瑙的似乎就只有这黑衣人独自一人,心下更是惊骇,又想神侯府守卫森严,竟然能让这黑衣人深入心脏如入无人之境,看来自己还是高估了神侯府这帮饭桶。

    阿瑙便像是将黑衣人当作盾牌一样,躲在后面,见到神侯府吏员并无射箭,探出头,笑嘻嘻道:“我便说这人在我们手里,他们就不敢动手。”

    轩辕破冷冷瞧着黑衣人,沉声道:“你可知道这里是神侯府?”

    黑衣人只是冷哼一声,并无说话。

    “你现在放下侯爷,自缚就擒,我们或许可以从轻发落。”轩辕破道:“否则你就算真的逃出神侯府,到了天涯海角,那也是要被抓拿回来。”

    黑衣人嘶哑声音道:“人退下,路让开,等我们安全,他可以活命。”

    “绝无可能。”轩辕破淡淡道:“神侯府自从设立至今,从无有一名犯人能从这里安然走出去,今次也不例外。”

    “那么神侯府设立至今,可有侯爷死在这里过?”阿瑙笑嘻嘻道:“你要是不让我们走,今天就有侯爷死在这里。”

    轩辕破皱起眉头来,众神侯府吏员也都是面面相觑。

    神侯府威震天下,官府中人固然是不敢稍有怠慢,江湖各势力却也是礼敬有加不敢得罪,谁也没有想过,有朝一日竟然有人敢闯进神侯府劫人。

    轩辕破微皱眉头,目光如刀,道:“你们若敢伤了侯爷,也必将粉身碎骨。”

    “那也无所谓。”小妖女笑道:“死一个侯爷,就算我们搭上命,也是我们划算。而且这个侯爷真要是死在这里,你们这些人也一定讨不了好,指不定要死一大批人。”

    阿瑙一语中的,轩辕破目中划过厉色。

    便在此时,却听得一声娇叱,不少神侯府吏员已经是变了颜色,只见到从石屋侧边,一道身影忽然窜出,手臂探出,一条长鞭已经向黑衣人直卷了过去,出手之人虽然一身神侯府吏员的装扮,但身姿婀娜,明显是个女子。

    轩辕破却已经看出,那突然出手之人,却正是西门战缨。

    他心知这黑衣人的武功极其厉害,而西门战缨与其相比远远不如,贸然出手,非但讨不了便宜,只怕还要惹出祸事,厉声喝道:“小师妹住手!”

    只是此刻再阻止,却已经迟了,西门战缨长鞭卷出,黑衣人斜眼瞅了一下,已经放下手里提着的齐宁,瞬间抬手,后发先至,手腕处那条黑绳再次迸射而出,与西门战缨的长鞭交错缠在一起。

    轩辕破实战经验极深,见此情状,已经厉声道:“小师妹撒手!”

    西门战缨虽然在神侯府多年,但真正的实战经验并不多,虽然听到轩辕破叫声,可是感觉手上长鞭一紧,非但没有松手,反倒是抓紧,随即便感觉长鞭似乎被一股强劲的吸力扯过去,她整个身体亦是被长鞭带过去,这时候想要松手已经来不及,身体被那股吸力迅速扯过去。

    轩辕破脸色微变,双足一蹬,整个人已经如脱弦之箭飞掠过去,只是距离颇远,没等他靠近,那黑衣人已经用黑绳将西门战缨扯到边上,探手掐住了西门战缨白皙粉润的脖子,冷声道:“谁敢动手?”

    众人都是变色,轩辕破也是落在地上,眼眸中既是懊恼,又是冷厉,厉声道:“放了她!”

    齐宁趴在地上,想要动弹,浑身酸疼,脑袋亦是昏昏沉沉,虽然听得双方说话,但却已经无法看到双方的动作。

    黑衣人回头看了一眼,阿瑙心领神会,她方才从石屋出来的时候,顺手从地上捡起了一把刀,此时抬刀架在了西门战缨的脖子边上,笑嘻嘻道:“谁要是敢上来,我就割断她脖子。”

    她身材比之西门战缨要矮上不少,刀子架在西门战缨勃颈上颇有些滑稽,但是谁都知道,这小妖女若是发狠,要割断西门战缨的喉咙也不是困难之事。

    黑衣人手掌朝下,黑绳探出,在此将齐宁卷上来,用手拎住。

    本来齐宁在黑衣人手中,神侯府众吏员便投鼠忌器,此时连神侯的女儿竟然也被挟为人质,众人更是不敢轻举妄动。

    虽说西门战缨不遵命令,擅自出手,但这时候谁又想着去责备她。

    “我知道你们还在想法子抓住我们。”阿瑙得意洋洋,“可是我们手里有人质,我们走不了,他们就陪我们一起死。”

    便在此时,却听到一人淡淡道:“你们可知道,从神侯府设立至今,还没有人敢威胁神侯府。”话声之中,一人缓缓走出来,正是西门无痕。

    西门无痕神情淡定,目光犀利,上下打量那黑衣人一番,声音平静:“闯进神侯府劫狱,你是第一人!”

    黑衣人发出古怪笑声,却不说话。

    轩辕破凑近到西门无痕身边,拱手道:“神侯,是属下无能.......!”

    西门无痕抬起手,令轩辕破不必多言,露出一丝浅笑,盯住黑衣人道:“你该知道,今次我就算放你走,但自今而后,神侯府对你将会是如影随形,你无论走到何处,神侯府终会将你带回来。”

    黑衣人嘶哑声音道:“你不是神,管不了天下。”

    “好。”西门无痕笑道:“我现在可以放你走,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

    “等你逃出之后,放他们安然无恙回来。”西门无痕缓缓道。

    轩辕破眉头一紧,忙道:“神侯,这.......!”见西门无恨斜视自己一眼,不敢继续说下去。

    黑衣人道:“你的条件很好,我也有条件。”

    “请讲!”

    “从现在开始,你的人不必挡我的路,因为我并不想杀太多人。”黑衣人道:“我出城之后,确定安全,可以放他们回来,不过在这段时间,我不希望看到神侯府的人跟在我身后。”

    “神侯府可以暂时停止对你的追拿。”西门无痕道:“我只是担心,你们带着两个人质,根本出不了京城。”

    “这就不劳你操心。”黑衣人嘶哑声音道:“我们的交易是否谈妥?”

    西门无痕笑道:“我希望你言而有信,否则你的失信,可能会带给很多人无穷的灾难。”背负双手,侧身站到一旁,笑道:“你们可以走了。”

    众神侯府吏员虽然惊讶西门无痕就这样轻易让对方离开,但神侯既然已经发话,自然无人敢违抗。

    西门战缨被刀架在脖子上,却并无畏惧之色,面若寒霜,向西门无痕叫道:“神侯,你.....你不用管我,要是让他们走了,以后别人会如何看我们神侯府?”

    众吏员其实也是这般心思,只是不敢说出来。

    神侯府就等若是悬于江湖势力头顶上的一把达摩克里斯之剑,拥有着无与伦比的威望和震慑力。

    可是这次有人闯进神侯府,带着犯人安然脱身,一旦传扬出去,即使不会对神侯府的威信有毁灭性打击,但多少还是会冲击神侯府目下在江湖人士心中的地位。

    不过众人心中也明白,西门神侯不可能置锦衣侯与自己亲生女儿的性命于不顾。

    西门无痕并不理会西门战缨,背负双手,平静自若。

    “对了,你们赶紧帮我们备马。”阿瑙叫道:“这么大冷的天,总不会让我们走着离开?还有,给我们备些吃的,还有水。”

    齐宁迷迷糊糊听见,心想若果老天有眼,下次有机会让自己抓到小妖女,必定要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正寻思,忽地感觉似乎有一根手指在自己的脑门后面弹了一下,这一下力道也不如何强,却让齐宁感觉眼前一阵泛黑,瞬间便即失去了知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齐宁迷迷糊糊之中感觉自己身体在颠动,微睁开眼睛,发现四下里一片漆黑,并不知道置身于何处,想伸展一些身体,这才发现自己四肢毫无知觉,更不必说动弹一下。

    他心下骇然,暗想自己现在只怕还是在黑衣人的手中,却不知道他是否真的会信守诺言,等到逃离到安全地方,放自己回去。

    又过了不知多久,感觉似乎停下来,随即听到一个声音道:“放马离开,咱们徒步而行。”正是那黑衣人的声音。

    只听到阿瑙声音道:“师傅,他们又不敢追来,咱们骑马就是,天上还在下雪,一会儿足迹就被大雪淹没,他们就算跟踪也找不到。”

    齐宁心下一凛,暗想原来这黑衣人竟果真是小妖女的师傅九溪毒王。

    -----------------------------------------------------------------

    ps:第一更送上,今天肯定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