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四七章 黑绳
    第二四七章 黑绳

    齐宁见阿瑙说的一本正经,但此女狡猾多端,对她的话,齐宁倒也不会真的相信。

    “你说你师父不会下毒,那京城流散的疫毒,为何有蛊卵毒?”齐宁冷冰冰问道。

    阿瑙道:“这有什么奇怪,苗疆养蛊毒的又不是只有师傅,要找到蛊卵毒,轻而易举。你要是想要,我可以给你找一屋子。”

    “哦?”齐宁冷笑道:“可是金蛊虫总不会多见吧?云蒸红叶多见吗?”

    阿瑙一怔,奇道:“你也知道这些?”

    “金蛊虫用云蒸红叶喂食,其卵毒性极烈。”齐宁缓缓道:“除了你师傅,难道还有其他人养殖这种金蛊虫?”

    “你是说,这次京城流散的毒药,里面有金蛊虫的卵毒?”阿瑙倒有些诧异:“不会啊,金蛊虫是师傅的宝贝,不会被别人得去。”皱眉自语道:“难道真的是师傅跑到京城来下毒?他怎地也不和我说一声?”

    齐宁皱眉道:“你这是承认下毒的是九溪毒王?”

    “我也不知道了。”阿瑙眨了眨眼睛,道:“按理说,师傅不可能跑到京城对那些臭叫花子下毒,可是......金蛊虫只有师傅才有......!”想了一想,道:“就算真的是师傅下毒,和我又有什么干系?你们放了我,去抓我师傅就是。”

    “你是九溪毒王的弟子,如何能逃脱干系?”齐宁冷笑道。

    阿瑙却是笑道:“那还不好办,从现在开始,我就和我师父一刀两断,从今以后我不认他为师不就是了?我和他不是师徒,他做的事情,自然就与我无关。”

    齐宁心下一凛,暗想这小妖女还真是生性凉薄,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可她要断绝师徒关系,却如同喝茶吃饭那般简单,根本不作犹豫。

    见齐宁脸色冰冷,阿瑙忙道:“我师父神龙见首不见尾,你们很难找到他,也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我们做个交易,你们放了我,我带你们去找他,帮你们讲他抓住,你说成不成?”

    齐宁目光如刀,道:“他终究是你师父,你要带我们抓他,岂不是欺师背祖?嘿嘿,你这心肠果然歹毒,连自己的师傅也敢加害。”

    “你们说我师傅是坏人,我帮你们对付他也不成?”阿瑙道:“那你们想我怎样?我师傅都说过,闯荡江湖,就要心狠手辣,遇到危险时,只要能保住自己性命,什么事情都可以做,他说的自然不会有错。”

    齐宁正要说话,忽听得外面有人厉声喝道:“什么人?”随即便听到连声呼喝响起,又听有人叫道:“拿住他,莫让他闯进去。”

    齐宁霍然站起,转身跑过去,便听到数声惨叫响起,心下骇然。

    这里是神侯府,防卫可说极其严密,当今天下,恐怕没有几个人敢在这里放肆,但听到外面的声音,分明是有人闯入进来。

    他脑中如电转,心中立时想到,难不成竟有人跑来劫狱,要救走小妖女?

    如果当真如此,便说明小妖女此番进京确实有同党,他本来还怀疑这次疫毒有可能只是有人栽赃陷害九溪毒王甚至是黑莲圣教,此时却觉着黑莲圣教未必真的是无辜。

    这石室小堂外面,是一条狭窄的通道,齐宁冲到道口,听到砰砰几声响,来人竟似乎已经冲到石室之内,心下骇然,却也不知道对方究竟来了多少人,拔出寒刃握在手中。

    对方既然敢闯到神侯府,便是来者不善,武功也绝对不弱,否则擅闯高手众多的神侯府无疑是自寻死路。

    齐宁深知自己如今的武功对上真正的高手,实在是无力抵挡。

    他丹田虽然有雄浑内力,可是现如今这股丹田内力根本没有注入全身的经脉之中,更是无法调运内力,就宛若是守着一座金山,却没有采金的技术,只能眼睁睁地瞅着。

    眼下能够指望的也只有神功和逍遥行。

    只是神功虽然玄妙,却需要对方触碰那十一处位方可,而且还需要对方主动吐出内劲才可吸纳,否则神功根本使不上劲,起不了效用,至若逍遥行,虽然奥妙无穷,但直到如今,齐宁却还没有完全参透,而且一旦空间太过狭小,逍遥行的作用便会大打折扣。

    至若剑图之上记载的剑术,齐宁倒也是学了几招,只可惜连他自己都不知道那些剑术真要对敌,是否真的威力无穷,虽说上次在大光明寺一招便击败了白羽鹤,但如今想来,固然是那一招剑术精妙无比,但其实运气还是占了极大的成分。

    他反应迅速,知道一旦被对头冲到这审讯室内,后果不堪设想,方才自觉将神侯府吏员尽数遣退,此刻身边连一个护卫也没有。

    他手脚麻利,一手抓住寒刃,一手已经将审讯室的那扇门关上,那是一扇硬木所制的黑漆门,关好门,扣上门栓,转身握刀往阿瑙奔过去。

    对方如果是要来营救阿瑙,那么阿瑙对他们来说自然是极其重要,自己大可以先将阿瑙控制住,挟为人质,如此一来,就算对方真的冲进来,看到自己手中控制阿瑙,也必然是投鼠忌器,不敢轻举妄动。

    他算盘打得好,可是直往阿瑙那边冲出两步,就听到“哐”一声响,身后传来一声巨响,还没来得及回头,身后一股大力涌到,随即背部被一个东西重重撞上,齐宁已经感觉到撞在自己身后的就是那扇黑木门,心中骇然,那木门撞上他血肉之躯,他整个人已经被撞飞出去。

    阿瑙见到齐宁直朝自己飞过来,娇小的身躯灵敏一闪,齐宁“咚”的一声,已经是撞在了墙面上。

    这一瞬间齐宁只觉得自己全身的骨头似乎都已经碎裂,头晕眼花,双眼直冒金星,从墙面重重摔落在地上。

    他躺在地上,一时间动弹不得,迷糊之中,却看到一道身影如同鬼魅般冲了进来,手中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大刀,寒光如冰,到得阿瑙边上,沉声道:“张开手!”

    阿瑙却是十分听话,张开手,那人手起刀落,“呛呛”连续数声,已经将锁住阿瑙手脚的铁镣全部斩断。

    齐宁全身剧痛,也不知道究竟伤了哪里,胸前处更是血气翻滚,异常难受,眼前的情景倒也是看在眼中,心想对方果然是来营救阿瑙,对方手中的兵刃也确实了得,削铁如泥。

    依稀看到那人一身黑色劲衣,整个头部透着头套,只露出两个眼睛。

    “跟着我,走!”那人声音颇有些苍老,提刀转身便走。

    只听到通道之内已经传来脚步声,有人正往这边冲过来,齐宁也不知道是神侯府的吏员过来支援还是此人的同党跟过来。

    “等一下。”阿瑙正要跟上,忽然想到什么,回头看到躺在地上的齐宁,嘻嘻一笑,指着齐宁道:“这人是一个侯爷,这里的人都听他话,抓他在手里,那些人就不敢阻拦咱们。”

    齐宁心下恼怒,后悔方才没有狠狠收拾这小妖女,只是他又如何能想到,竟敢有人直接冲到神侯府来救人。

    此人不但武艺了得,亦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那黑衣人转身看了齐宁一眼,便在此时,只见到从外面已经冲进来两名神侯府吏员,动作奇快,一左一右向黑衣人包夹过来。

    黑衣人冷哼一声,左手拿刀,右臂抬起,便见从他的掌心处爆射出数点寒星,快如闪电,直往一名吏员打过去,那吏员挥刀如电,“叮叮”几声,已经打开数点寒星,可是随即身形一晃,整个人竟然是一头栽倒在地。

    齐宁心知黑衣人打出的暗器众多,那吏员虽然打开一些,却还是剩下的打中,这暗器之中,明显有毒,所以那吏员被暗器打中之后,立时到底,一时间却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另一名吏员挥刀砍过来,黑衣人身形后撤一步,握刀的手却撩起,“呛”一身,两刀相击,那吏员手中的大刀却已经从中折断,呆了一下,黑衣人却已经鬼魅般欺身过去,一掌拍在那人胸口,那人便即被打飞出去。

    黑衣人也不耽搁,回过身,对着齐宁再次抬起右臂,齐宁心下骇然,只以为这黑衣人要对着自己打出暗器,暗想老子难不成竟然稀里糊涂死在这里?

    却只见到黑衣人右手腕似乎有一条蛇直窜出来,瞬间卷住了齐宁的脖子,齐宁被卷之后,才知道并非长蛇,而是一条黑色的绳索,只是这绳索和一般的绳索颇有些不同,有些油滑,甚至还带着一股子腥臭味。

    黑衣人手臂一扯,齐宁已经被黑绳卷过去,黑衣人顺手提住齐宁的腰间,沉声道:“走!”拎着齐宁,向石屋外面冲去,小妖女嘻嘻一笑,跟在黑衣人身后,迅速跑出。

    尚未跑出通道,就听到外面有人叫道:“关上铁门,将他们困死在里面。”

    又有人大声道:“侯爷还在里面,要救出侯爷。”

    随即听到轩辕破声音道:“布阵,不可令贼人跑了。”

    那黑衣人冲到铁门前,那铁门并未关闭,齐宁被黑衣人提着,浑身酸疼,头晕眼花,勉强抬头,只见到石门之外,已经有十数名神侯府吏员堵在外面,封住去路,有人提着兵器,亦有数人端着箭弩,对准铁门之内。

    --------------------------------------------------------------------------

    ps:刚到家,假期结束,明天更新如常。今天晚上争取再出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