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四六章 九重天
    第二四六章 九重天

    轩辕破领着齐宁到了神侯府的后院,只见后院却有一座孤零零的石屋,石屋的四角,各有一名神侯府吏员佩刀守卫,而石屋门前,亦有两名守卫一左一右保护,防守倒也算得上十分严密。..

    大雪纷飞,众守卫斗笠上都已经积了一层雪,却并无一人拿下斗笠抖掉。

    “侯爷,这里是神侯府的重要审讯之地,极其重要的嫌犯,都会在这石屋之内审讯。”轩辕破解释道:“里面的气味有些难闻,侯爷是否......!”

    “本侯奉皇上之命前来,自然不能偷工减料,轩辕校尉,麻烦你带我进去瞧瞧。”齐宁含笑道。

    轩辕破领命,带着齐宁走到石屋门前,只见石屋的大门是一扇铁门,守卫躬身行礼,轩辕破吩咐打开了铁门,请齐宁进了去。

    这石屋之内,却是十分的昏暗,一条颇为狭窄的走廊通向里面,往里走了一小段路,却又有一扇铁门堵住,轩辕破吩咐打开,往前行了片刻,便走进了一处小堂之内,见得里面空间不是很大,幽暗异常,墙壁上挂着壁灯,灯火闪烁,阴森森的颇有些可怖。

    轩辕破咳嗽一声,早有人迎过来,拱手道:“参见侯爷!”却正是文曲校尉韩天啸。

    文曲校尉韩天啸长相颇丑,尖嘴猴腮,身形瘦弱,但一双眼睛却十分犀利,透着一股子锐利的光芒,齐宁已经见过此人,微微颔首,往里面扫了一眼,昏暗之中,听到铿锵之声,缓步走过去,借着灯火,便看到一人手上脚上都戴着鉄镣,身形娇弱,竟然是个姑娘,只看一眼,齐宁便即认出,正是小妖女阿瑙。

    他虽然之前就有些怀疑抓到的是否就是阿瑙,此时亲眼看到,还是有些吃惊。

    阿瑙那双明亮的眼眸瞧见齐宁,也是有些惊讶,随即叫道:“是你让他们抓我?”她那张俏丽的脸上,满是怒容。

    齐宁也不理会,转身看向韩天啸,问道:“可审出什么结果来?”

    韩天啸看了轩辕破一眼,见轩辕破微微点头,拱手回道:“回禀侯爷,嫌犯颠三倒四,并不配合审问,卑职已经准备动刑。”

    “早就该动刑了。”齐宁没好气地道:“这种死不招供的妖女,就该把她的牙齿一颗一颗拔下来,然后再在伤口上撒点盐,不愁她不招。”

    阿瑙微微变色,怒道:“你敢,你们......你们敢动我一根毫毛?”

    “你都被铁镣锁住,生死都在我们手中,我们还有什么不敢?”齐宁看着小妖女,冷笑道:“你害死了那么多人,别说动你一根毫毛,就算是将你用刀子一块一块地割了全身的肉,你的罪孽也难以赎清。”

    韩天啸在旁道:“侯爷,是否现在可以动刑?”使了个眼色,这小堂之内,另有两名神侯府刑事处的吏员,人高马大,满脸横肉,一看就是专门从事严刑拷打的角色。

    “韩校尉,我想了解一下,神侯府刑事处的刑罚到底怎么样?”齐宁问道:“能不能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回禀侯爷,神侯府除了一些很普通的刑罚,这么多年下来,自己倒也发明了一些刑罚,内部称为九重天!”

    “九重天?”齐宁笑道:“这名字很有趣,又是怎么个说法?”

    韩天啸道:“我们总结出了各种刑罚之中的特点,许多刑罚虽然方法不同,但是殊途同归,起到的效果都是一样,难免重复。神侯府办事,素来讲究简单直接,用最简单的方法达到最好的效果,九重天便是指神侯府自己发明的九种刑罚,每一种刑罚所产生的效果完全不同,但足以让受刑者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齐宁笑道:“能不能举个简单的例子?”

    韩天啸抬手指着角落处,那里放着一块黄铜铸成的铜板,乍一看去,倒像是用来睡觉歇息之用,只是铜板边上,装有镣铐。

    “侯爷,这是九重天中的黄金铺,并非真的黄金,是用黄铜所制。”韩天啸说到刑罚,眼眸之中闪着瘆人的光彩,“黄金铺下可以烧炭,将犯人扣在上面,而后在下面点火,随着不断的加热,可以将犯人活活烤死,而犯人死前的叫声,十分动听。”

    小妖女阿瑙手段也是极其阴毒,可是听得韩天啸所言,眸中满是骇然之色。

    齐宁心下暗想神侯府的酷刑果然狠毒,九重天另外九种刑罚,自然也是让人闻之色变。

    “刑罚是否随时可以施行?”

    韩天啸立刻道:“任何一种刑罚,都可以随时施行。”

    齐宁点点头,道:“你们先出去吧,本侯要单独审问,瞧瞧这小妖女到底喜欢哪种刑罚,等到和她商量好,你们立刻进来施行。”

    韩天啸一怔,便是轩辕破也有些错愕,不由道:“侯爷.......?”

    齐宁也不回头,只是看着已经有些变色的小妖女阿瑙,拿了那块金牌向后面亮了亮,轩辕破和韩天啸对视一眼,都只能拱手称是,当下将石屋内的其他几人也都叫了下去,片刻之间,石屋之内就只剩下齐宁和阿瑙。

    齐宁担心有人偷听,四周检查一遍,确定并无人监听,这才放心,走到阿瑙面前,拉了一张椅子坐下,上下打量阿瑙,冷笑道:“现在感觉怎么样?”

    阿瑙恨恨道:“你赶紧放了我,否则......!”

    “否则如何?”齐宁不等她说完,已经冷声道:“否则要让我死无葬身之地?你这个无恶不作的妖女,心狠手辣,今次落到老子手中,可就没那么舒服了。”左右瞧了瞧,看到角落处烧着火炭,上面还有一根烧得通红的铁杆,走过去,见到铁杆一段有木制的握手,拿起铁杆,小妖女见状,知道事情不妙,急道:“你......你要做什么?”

    齐宁坐回椅中,看着阿瑙,笑道:“你心知肚明,何必多问?”身体前倾,道:“我问一句,你答一句,说错一句,烫你一下,你看如何?”

    “你要是......要是伤了我一根头发,我保证你死无葬身之地。”阿瑙虽然出言威胁,可是声音已经带着哭腔:“你们到底要问什么?”

    “别在老子面前装可怜。”齐宁恶狠狠道:“我问你,上次在老子房里放毒蛇,是不是你干的?”

    阿瑙道:“不是!”

    “哦?”齐宁嘿嘿一笑,探出铁杆,直往阿瑙脸上戳去,阿瑙急忙后退,只是铁镣沉重,她往后退并不方便,眼见得铁杆便要戳在脸上,阿瑙惊叫道:“别......我说,是......是我!”

    齐宁停住手,冷笑道:“你是想杀我?”

    “不是。”阿瑙立刻道:“我没有想杀你,我知道......我知道唐诺在你家里,她一定可以帮你解毒,我就是......就是试一试她的本事。”

    “试她的本事?”齐宁怒道:“她要是解不了毒,老子岂不就死在你手里?”

    阿瑙见齐宁凶神恶煞模样,只能道:“是我不好我.....我下次不害你就是。”

    “那你为何要对丐帮弟子下毒?”齐宁压低声音问道:“你是九溪毒王的弟子,是九溪毒王派你来的?除了你,九溪毒王是否还派了其他人过来?”

    “丐帮弟子?”阿瑙皱眉道:“你们为何都说是我要害丐帮弟子?我和丐帮没有仇怨,为何又要去惹他们?”

    “没有仇怨?”齐宁冷声道:“老子和你难道有仇?你不也是不问青红皂白要害我?”

    阿瑙道:“我到京城,是想从唐诺手里拿到【百草集】,干嘛去找丐帮弟子的麻烦?”

    “你还在说谎?”齐宁站起身,铁杖指向阿瑙,“我对你已经算客气了,你还在这里颠三倒四,你要知道,你如不老实招供,这里面的刑罚多得是,我定要让你都尝上一遍。”

    “我真的没有。”阿瑙眨了眨漂亮的眼睛,可怜兮兮道:“我没有说谎,师傅和我说过,【百草集】是天下最了不起的宝物,在黎老头的手里,黎老头对唐诺那么好,一定将【百草集】传给了唐诺,我......我也是想借来看一看,连师父都不知道。”

    “黎老头?”

    阿瑙道:“黎老头就是黎西公,他......他和我师父以前也是师兄弟,后来两人关系不睦,互不来往。黎西公的医术很高明,我师傅及不上他,可是黎老头用毒的手段也及不上我师父。【百草集】是师祖传下来,师傅说黎老头得了【百草集】是暴殄天物,总有一天要拿回来。”

    齐宁愣了一下,倒想不到其中还有如此渊源。

    “京城疫毒蔓延,你自然看到了。”齐宁道:“你是想说与你毫无关系?”

    “本来就没有。”阿瑙道:“我还在寻思,到底谁这么厉害,能让这么多人中毒,除了师傅,难道天底下还有这样厉害的人物?”

    齐宁眉头一紧,问道:“你是说,毒不是你所下,是九溪毒王来了京城?”

    阿瑙摇头道:“不会是师傅。”

    “你为何如此确定?”齐宁沉声道。

    阿瑙道:“师傅是西川毒王,既然是毒王,反倒不会轻易用毒,而且以师父的性格,也不会对那些饭桶下毒。”

    齐宁冷笑道:“你师父倒自视甚高。”

    阿瑙提到九溪毒王,倒有些得意,也不管自己还是阶下之囚,道:“能让师父出手下毒,对头一定十分厉害,而且值得师傅出手,那些叫花子,又脏又臭,本事又差,师傅看也不会看他们,更不会对他们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