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四五章 金牌
    齐宁心想这小皇帝看来比自己所想的还要精明,显然也看出了这次事件中的蹊跷,低声道:“皇上,你觉得此事另有蹊跷?”

    隆泰也不说话,只是伸手从御书桌上拿了十几道折子,递给齐宁,齐宁双手接过,随即翻看了几本,皱起眉头道:“皇上,这些折子,都是请旨要剿灭黑莲圣教?”

    “事情昨天才发生,可是这些折子,今天一大早就不约而同送了过来。 ”隆泰道:“这其中以兵部侍郎卢霄为首,还有一些要紧的官员,有几个以前朕还不知道他们的底细,这次才知道原来也都是淮南王的党羽。”

    “皇上觉着这些折子都是淮南王授意?”齐宁问道。

    隆泰冷笑道:“除了淮南王,哪里还能有别人?你昨天难道没瞧见,兵部那个姓卢的和淮南王都像与黑莲圣教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三句话离不开出兵剿灭黑莲圣教。”

    齐宁微微点头,低声问道:“那金刀侯是否真的是淮南王的人?”

    “朕也不瞒你,金刀侯年纪轻轻的时候,是太祖皇帝一手提拔起来,功勋卓著,据朕所知,早年的时候,他是太祖皇帝麾下头号战将,也确实是能征善战。”隆泰轻声道:“不过太祖皇帝崩逝之后,太宗皇帝继承大位,提拔了你们齐家,你们锦衣老侯爷在沙场之上骁勇无敌,深得太宗皇帝的器重,立下了无数战功,风头甚至盖过了金刀侯。”

    齐宁心想这就是一朝天子一朝臣了。

    小皇帝三言两语,却让齐宁敏锐地捕捉到,金刀侯绝对是太祖皇帝征伐天下最为倚重的大将,而且也一定是能征惯战的一代名将。

    只是太宗皇帝继位之后,如果继续任由金刀侯一将独大,显然对太宗皇帝不是什么好事。

    金刀侯是太祖皇帝一手提拔,显然对太祖一系有着天然的亲近感,这也是太祖皇帝提拔锦衣侯的重要原因之一。

    太宗皇帝时期,锦衣侯齐家的战功和风头盖过了金刀侯,但金刀侯毕竟是立下无数战功的开国元勋,太宗皇帝要收揽人心,自然在面子上不会亏待金刀侯,金刀侯成为帝国四大世袭候之一,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太宗皇帝立先帝为太子的时候,金刀侯倒是上过一道折子,不过朕至今也没见过那道折子,只听说金刀侯当年似乎确实谏言太宗皇帝立淮南王为太子。”隆泰缓缓道:“不过那道折子之后,金刀侯便再也没有上过第二道折子,此后也没有再提过另立太子的事情。父皇继位之后,对金刀侯也是十分的关照,加赐了封地,而且将金刀侯的长子调到巴蜀军团领兵,也算是隆恩浩荡了。”

    “巴蜀军团?”

    隆泰瞥了齐宁一眼,道:“你也该多涨些学问,你们齐家是军功世家,怎能不对我大楚的各支军团有所了解?”

    齐宁尴尬一笑,隆泰才道:“我大楚的两支军团,一支是秦淮军团,你是齐家的人,对秦淮军团最是熟悉,朕也就不多说。巴蜀以西,图古浑一直对蜀边侵扰,所以父皇在位的时候,派了一支兵马驻扎在图古浑和巴蜀交界之处,那里崇山峻岭,道路艰险,只要扼守一些险要地方,就可以阻止图古浑人侵入过来。”

    “原来如此。”齐宁笑道:“先帝英明。”心想那几位大宗师之中,有一位出自青藏大雪山的逐日法王,却不知道是否就是出自图古浑。

    不过心中却又想到,在巴蜀的边陲驻扎兵马,固然有抵御图古浑的意图,但这恐怕不是唯一的意图。

    齐宁自然不会忘记蜀王李弘信,李家在巴蜀是土皇帝,当年虽然归顺了大楚,却也是在一场惨烈的大战之后,趁着北汉人南下,李家才过来。

    巴蜀虽然归顺了大楚,但李家未除,大楚亦谈不上完全将巴蜀掌控在了手掌之中,调动兵马驻守在巴蜀以西,显然也有监视掣肘蜀王李弘信的意思。

    “先帝对金刀侯皇恩浩荡,金刀侯这些年来倒也是没有闹出什么事情,而且和淮南王来往也不是很多。”隆泰道:“不过这些上折子要剿灭黑莲圣教的官员,自然是淮南王党羽无疑了。”顿了顿,猥琐眉头,秀气的脸上显出凝重之色,轻声道:“如果没有这些折子,朕还不会太过多想,可是......齐宁,你说淮南王要剿灭黑莲圣教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他是富贵至极的王爷,黑莲圣教远在巴蜀边陲,只是江湖上的一个帮派。”齐宁也皱眉道:“皇上,臣斗胆问一句,您可听说过淮南王与黑莲圣教有什么仇隙?”

    隆泰摇头道:“朕是昨天才知道还有黑莲圣教这样一个帮会.......!”顿了顿,才道:“京里忽然出现疫毒,发现之后,仅仅一天时间,就查出与黑莲圣教有关系,刚刚得知此事与黑莲圣教有关系,还没有最后确定是否是黑莲圣教下的毒,淮南王和卢霄等人就急着要剿灭黑莲圣教,这也未免太操之过急了。”

    齐宁微微颔首道:“皇上所言甚是,这中间还真是有些蹊跷。”顿了一下,才道:“皇上,神侯府抓到了九溪毒王的弟子,应该可以审讯一些东西出来。”

    隆泰压低声音道:“朕现在心情很复杂,朕无法确定,神侯府是真的有如此办事能力,还是.....!”轻笑一声,并不说话。

    “皇上是说......!”齐宁压低声音:“神侯府那边也有蹊跷?”

    “朕倒不是这样说。”隆泰道:“朕只是觉得,如果是黑莲圣教的人,又或者是九溪毒王的弟子,下毒之后,不是应该早早逃离吗?就算留在京城,也该竭力隐匿行迹,为何这么快就被神侯府抓到?”

    齐宁心想小皇帝的心思果然缜密,轻声道:“皇上,神侯府在京城布满了眼线,事发之后,第一时间就在城中搜找凶手,其实他们真要在这么快的时间抓到凶手,到也不是没有可能。”

    “朕希望如此,但是朕必须要小心谨慎,所以才派你去确定。”隆泰神情肃然:“朕可不想稀里糊涂成为有些人想要随意摆弄的木偶。齐宁,你去神侯府,单独审讯,首先要确定神侯府抓到的人究竟是否真的是九溪毒王的弟子,其次你要搞明白,京城的疫毒事件,究竟与九溪毒王有没有干系。”想了一下,才道:“还有,如果真的是九溪毒王下手,你要问明白这是九溪毒王个人所为,还是黑莲圣教所遣。”

    齐宁知道隆泰派自己前往,确实是对自己极其信任,拱手道:“皇上放心,臣一定弄清楚此事的来龙去脉。”

    隆泰露出一丝浅笑,颔首道:“朕不能亲自审问,你就是朕的替身。”取了一面金牌递过来,道:“你拿着这个,到了神侯府,他们见到皇命金牌,倒也不敢阻拦你。”

    齐宁双手接过,揣入怀中,道:“皇上,我现在就过去。”

    隆泰点点头,可不等齐宁转身,想到什么,叫住道:“等一下,齐宁,你还要记得审问,如果不是九溪毒王派人下毒,那么为何京中的疫毒会带有九溪毒王的独门毒药?毒药是落入何人之手?”

    齐宁笑道:“皇上放心,这些我都知道,定会详细问清楚。”

    出了宫,此时京城已经是大雪纷飞,天虽然早已经亮起来,但是漫天的飞雪已经遮掩了天幕。

    飞雪太密,京城的街道上已经开始积雪,殿宇楼阁也开始披上了银装。

    齐宁来到神侯府,神侯府的人倒是有些惊讶,不过守卫在神侯府前的吏员这两天几次见过齐宁,倒也已经认识,通禀过后,并没有让齐宁等候,迎入了府内。

    轩辕破亲自出来,见到齐宁,拱手道:“侯爷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贵干?”

    “神侯不在?”

    轩辕破恭敬道:“神侯这两天太过劳累,半个时辰前才在东院那边歇下,侯爷要见神侯吗?卑职这就去禀报。”

    “不用不用。”齐宁笑道:“神侯这两天太过操劳,好不容易歇下,就不要过去打扰。”

    “是!”轩辕破恭敬道。

    齐宁道:“其实本侯过来,只是来瞧瞧九溪毒王的弟子,也没什么大事。”

    轩辕破一怔,有些意外,却还是道:“侯爷原来已经知道抓住了凶手?”

    “哦,你们已经审出结果了?”齐宁问道:“那人承认是他下的毒?”

    轩辕破忙道:“回禀侯爷,凶犯尚未招认,还在审讯之中,侯爷要不先在这里喝杯茶,一旦审出结果,立刻向侯爷禀报。”

    “轩辕校尉客气了。”齐宁笑道:“本侯不是神侯府的人,真要审出了结果,你们没有道理向本侯禀报,本侯其实也没有资格要求知道。只是结果出来之前,不能说他是凶手,最多也只是嫌烦而已。”

    轩辕破略显尴尬,却还是恭敬道:“侯爷教训的是!”

    “嫌犯现在在哪里?你带我去瞧瞧。”

    轩辕破顿显为难之色,犹豫一下,还是道:“侯爷,神侯府的规矩,审讯嫌犯之时,不可打扰,便是神侯府的吏员,也不可接近。”

    齐宁倒也不啰嗦,伸手入怀,拿出来的时候,那面金牌已经在手,问道:“轩辕校尉认识这个?”

    轩辕破只看了一眼,立刻跪倒在地,恭敬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抬头道:“侯爷,卑职这就带你过去!”

    齐宁将金牌收入怀中,心想这金牌还真是好用,回头若是不必交还给小皇帝,那才是爽歪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