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四四章 落网
    田夫人虽然是生意人,喜好钱财,但却也遵循了商人信守承诺的品质,齐宁回到永安堂不到小半个时辰,所需要的鬼目草和风骨子便即送了过来。

    整整一夜,永安堂都是在忙碌之中,后院煎药,只要药汁煎好,立刻送到唐诺解毒的房内。

    一开始的时候,唐诺总共是列下了三四十种药材,只看那密密麻麻的药名,就让人头晕目眩。

    这几十种药物互相组合,最多时有十三四味草药混合在一起,最少时也有三四味药材。

    到天亮的时候,大部分的药材都已经从唐诺的药材清单上划去,只剩下了十六七味药材还在试验。

    丑时刚过的时候,苍穹之上,忽地如同蝴蝶般飘落细雪来,带来了这个季节特有的味道。

    初雪忽如其来降临,雪片并不大,也并不密,如柳絮随风轻飘,随着寒风飘荡,雪也越下越密,雪花也越来越大,像织成了一面白色的大网,将大地罩于其中,到了天亮的时候,大雪纷飞,丈把远已经是看不清楚。

    晨起开门雪满城,雪飞云淡日光寒。

    众人只能在后院又搭起了帐篷,以免大雪影响了煎药。

    唐诺两天两夜都不曾合眼,疲惫不堪,而段沧海等人和齐宁一般,也都是许久不曾歇息,一个个也都是眼冒血丝。

    只是大家都知道,这小小的药铺,很可能就关乎着成千上万人的生死,所以谁也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唐诺显然知道众人都已经十分疲惫,让众人到了屋内,用银针在每个人后脑勺两处道各扎了一针。

    段沧海知道扎入这两处道对人体并无丝毫的损害,只是众人被银针扎过之后,却感觉精力似乎恢复不少,虽然不比精力完全充沛之时,但却足以让疲惫感消减不少,心下对于唐诺精湛的医术更是钦佩。

    齐宁不通医术,停尸房内自有唐诺和宋大夫,齐宁插不上手,而煎药熬汁有赵无伤等人,倒也不用劳动齐宁这位侯爷。

    齐宁和段沧海便负责后勤事务,给众人准备饮食,众人也都是找点空闲时间,匆匆吃点东西补充一些体力。

    到了正午时分,只见到宋大夫从停尸房内出来,一脸欢喜之色,齐宁看的清楚,急忙上前问道:“是不是找到方法了?”

    宋大夫显得也颇有些激动,却还是摇头道:“侯爷,快了,快了,唐姑娘真是医术神通,真是了不起,已经找到门路了。”冲着后面叫道:“斑蝥、风骨子、鬼目草、蛇蜕、佛甲草融各取一钱放在一起熬汁,越快越好!”

    齐宁听五味药材之中,其中两味都是田夫人那边送过来,问道:“田家药行送来的两味药草都能用上?”

    “现在还不能确定。”宋大夫道:“不过应该接近了。”赞叹道:“唐姑娘年纪虽轻,可是对药材的药性异常熟知,我是自愧不如。”安慰道:“侯爷,你放心吧,有唐姑娘在这里,我看再有几个时辰,只怕就能找到法子。”

    齐宁心下也是欢喜,暗想神侯府那边聚集了一大帮子杏林高手,轩辕破还说什么要找到解毒方法,需要几个月时间,由此可见,唐诺的手段确实已经远超一般人,在医道之上,已经是顶尖高手。

    正午时分,齐宁正等着唐诺的好消息,宫里却有人跑到永安堂这边,传齐宁进宫。

    皇帝传召,齐宁自然不好耽搁,只能先往宫里去,到得御书房见到小皇帝,却并没看到其他大臣在此。

    隆泰见齐宁过来,展颜笑道:“齐宁,你知道朕召你进宫要做什么?”

    没有旁人在场,齐宁倒是随意了些,笑道:“皇上看上去十分高兴,应该是喜事。”眼珠子一转,问道:“皇上,是不是在疫毒之上有什么好消息?”

    “你倒是聪明。”小皇帝笑道:“你可知道,朕昨晚一夜没睡,直等到西门无痕过来,朕才松了口气。”

    “啊?”齐宁见小皇帝虽然脸带喜悦之色,但眉宇间也确实带有疲态,问道:“是西门神侯有好消息过来?”

    隆泰含笑道:“老神侯还是有些本事的,并没有让朕失望。”指了边上的一张椅子,“这里没有旁人,你先坐下说话。”

    齐宁笑了笑,倒也没有客气,坐下之后,才道:“皇上要保重身体,还是不要太过操劳。”

    隆泰摇头苦笑道:“你不明白,朕和你不同,你可知道昨天疫毒在京城爆发,有人私下已经将此事怪责在朕的身上。”

    “怪责皇上?”齐宁有些诧异。

    隆泰冷笑道:“京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朕自然不能只听几个大臣在朕耳边说,朕派了向师傅去探听情况,听到了一些从大臣们口里绝对听不到的话。”

    齐宁知道隆泰口中的向师傅就是身世离奇的向天悲,向天悲乃是剑术高妙的高手,亦是隆泰极为信任之人。

    “皇上听说什么了?”

    隆泰淡淡道:“有人说朕刚刚登基,京城就爆发一场瘟疫,这是朕的德行不够,触怒上天,所以才会降下惩罚。”

    “他娘的,这是谁在胡言乱语?”齐宁骂道:“皇上,这等鬼话,你可不要放在心上。”

    隆泰淡然一笑,道:“朕自然不会放在心上,朕只担心那些百姓被蒙蔽,他们会放在心上。他们并不知道此番的瘟疫乃是有人故意下毒,还以为真的只是一场天灾,有人在背后放出谣言,他们一传十十传百,难免会有不明真相的百姓信以为真。”

    “真是无孔不入。”齐宁冷笑道:“皇上,看来还真有人借这个机会霍乱人心。”

    隆泰笑道:“这也是朕意料之中的事情。朕德行不够?哼,朕倒想知道,什么样的人德行才配坐在这把椅子上?”随即道:“向师傅告诉朕的时候,朕还真是有些心烦意乱,不过刚才老神侯过来禀报了好消息,朕的不快就烟消云散了。”

    “皇上,西门神侯禀报了什么好消息?”齐宁问道:“难不成神侯府已经找到了解毒的方法?”

    隆泰哈哈笑道:“我就说你聪明,不错,神侯府已经找到了解毒的方法。”

    齐宁微吃了一惊,心想昨天轩辕破还说要解毒需要几个月时间,怎地这才过了一个晚上,神侯府就找到解药?难不成神侯府是故意在欺瞒自己?

    只是轩辕破当时的表情和语气,并不似作伪,否则此人的演技也实在是太逼真了得了。

    神侯府找到解毒的方法,就等于唐诺等一干人这两天来是白忙活了,虽然唐诺几乎要找到解毒方法,但毕竟没有真正配炼出解药之前,那也不能说已经成功。

    不过如果神侯府真的找到解毒方法,倒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京城的许多百姓会因此而得救。

    “这是皇上有上天的护佑。”齐宁笑道:“既然找到解药,此番这场灾难也就能够挺过去了。”

    隆泰忙摇头道:“朕没说明白,解药还没有到手,不过也快了。”顿了顿,才道:“神侯府抓到了下毒之人。”

    齐宁身体一震,骇然道:“当真?”

    隆泰似乎猜到齐宁一定会大感诧异,见到齐宁果然吃惊,哈哈笑道:“老神侯先前过来,禀报说抓到了九溪毒王的弟子,如今就关在神侯府,正在审讯。”

    “九溪毒王的弟子?”齐宁有些错愕:“皇上,并不是九溪毒王本人过来?”

    “九溪毒王暂时还没有出现,也很有可能此番他并没有亲自出手,只是派了他手下的弟子前来。”隆泰道:“不过既然抓住此人,如果下毒的就是此人,那么此人应该知道解毒的方法,神侯府正在审讯,一有交代,朕令他们速来禀报。”

    “皇上,是西门神侯说,从九溪毒王的弟子口中能知道解毒方法?”齐宁皱眉问道,心里此时却在寻思神侯府抓到的究竟是谁?

    他知道小妖女阿瑙是九溪毒王的弟子,而且现如今似乎就在京城活动,却不知道神侯府抓到的就是此女还是阿瑙另有同伴一同在京城。

    隆泰道:“老神侯倒也没有这样说,他只说有了那人在手中,解药也会很快到手。”问道:“齐宁,你是不是有什么担心?”

    隆泰善于察言观色,齐宁的表情,他看在眼里,瞧出齐宁似乎另有担心。

    “皇上,如果西门神侯真的这样说,问题应该不会太大。”齐宁道:“我是担心就算是那人下的毒,他也未必真的知道解药。”

    隆泰颔首道:“你的担心,朕也有所考虑,不过既然有了头绪,接下来的事情就会好办得多。”顿了顿,才道:“朕要你过来,不只是告诉你这个消息,而是还有一件事情要你去办。”

    齐宁站起身,拱手道:“皇上有什么差遣,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朕倒也不用你赴汤蹈火。”隆泰含笑道:“朕要你去神侯府一趟,单独审讯九溪毒王那名弟子。”

    “皇上,这......这是为何?”齐宁一愣,有些诧异,“神侯府有专门的刑事处,就是审讯犯人之用,他们审讯过无数人,审讯的手法一定十分高明,在他们的手里,九溪毒王的弟子如果真的知道解毒方法,应该会被神侯府的衙差们从嘴里掏出来。”

    隆泰神情肃然起来,左右瞧了瞧,向齐宁招招手,齐宁靠近到御书桌边上,隆泰才凑近低声道:“朕让你去,是要你带回来真话,神侯府的人......朕并不信任。而且......朕要你去确认,此事是否真的与九溪毒王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