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四三章 梦寐以求
    第二四三章 梦寐以求

    田夫人推三阻四,让齐宁甚是心急,见到她还有闲情喝水,不自禁伸手抓住了她手,听得田夫人失声惊叫,反应过来,晓得自己确实有些鲁莽,忙松开手道:“别叫,莫让人听见!”

    虽然是有急事来找,并无其他心思,但是齐宁可还记得段沧海和老管家在院外等候,这田夫人惊叫,真要被人听见,可别让人觉得自己是要对田夫人做些什么。

    田夫人已经缩回手,恨恨瞪了齐宁一眼,没好气道:“你要怕人听见,就别.....就别动手动脚。”忍不住又加了一句:“你都闯进院子来,难道不怕人看见?”

    齐宁皱眉道:“夫人,咱们也不必多说废话,你开个价,要多少银子才能卖那两味药材?”

    “我是做生意的人,有生意怎会不做?”田夫人扭过脸去,也不看齐宁:“我没有药,难道你还要让我给你变出来?”

    齐宁心想这夫人美貌固然美貌,只可惜心胸不算宽阔,上次的事情一直是耿耿于怀。

    “田夫人,你可知道,京城正在蔓延瘟疫?”齐宁也不和她说是中了毒,“我现在正在配制解药,还缺两味药材,你若是有存货却故意不拿出来,那就是草菅人命,到时候朝廷真要查起来,你也脱不了干系。”

    田夫人一愣,眼眸之中明显划过一丝惊骇之色,但她毕竟也是见过大风浪,淡淡一笑,美眸流转,道:“侯爷是在威胁我一个妇道人家?”

    “不是威胁。”齐宁道:“你既然在药行,对京里发生的事情,自然不可能一无所知,这两天死了多少人,莫非你一点也不知道?”

    田夫人蹙起秀眉,问道:“你真的是在配药?”

    齐宁听她语气有些松动,微微颔首。

    田夫人想了一下,才道:“太医院那么大,救治瘟疫是朝廷的事儿,宫里的药库什么样的药材没有,你怎地不去宫里?”

    “宫里的药材是你们药行在供应?”齐宁问道。

    田夫人嫣然一笑,道:“宫里的药材都是为凤子龙孙所用,我一个小小的药行,哪里有资格往宫里送药,否则田家药行早就成了京里第一大药行。”迷人的眼眸忽然亮起来,瞟向齐宁,问道:“锦衣侯总不会想帮忙让田家药行也能进宫吧?”

    齐宁心想这美妇人还真是无孔不入,毕竟是生意人,一有机会,就要找门路做生意,不过对方既然有这意思,倒不是什么坏事,露出一丝笑容道:“夫人也想让药材入宫?”

    田夫人听齐宁语气,竟似乎有些门路,不禁看向齐宁,身体微微前倾,那丰满压在桌子边缘,挤成一团,脸上竟然难得露出笑容:“侯爷,你是不是有法子帮忙让田家药行的药材也进宫?”

    “你也说了,宫里的药库都是供给凤子龙孙,如果药材不好或者不全,想要进宫也不容易。”齐宁拉过一张椅子,在田夫人对面坐下。

    田夫人美眸泛光,立马道:“我们田家药行的药材可都是上等的好货,这里是京城,要是弄些低劣的次货,药行早就关门了。侯爷,不瞒你说,田家药行每次进来的药材,我都是亲自过目,绝不会有问题,而且我们的药材很是齐全,你别看有几家药行名声大,可是他们的货物未必比我家的好。”

    田夫人知道有大生意要做,显得颇为兴奋,甚至忘记和齐宁斗气,媚脸上的笑容愈发的娇媚。

    “那倒未必。”齐宁道:“你们家连鬼目草和风骨子都没有存货,还敢说货物齐全?”

    田夫人美眸一转,显得颇为狡黠,似笑非笑道:“侯爷,你自己也说了,别的药行也没有这两味药材,我们药行没有那也不等于货物不全?更何况......!”顿了一下,咬了一下粉润朱唇,灯火之下,风情动人,随即轻声问道:“侯爷,如果......如果我想办法找到你说的两味药材,你是不是可以帮忙打通宫里的门路?”

    齐宁心下暗笑,不过也没时间和她太多纠缠,却还是故意想了一下,才道:“要想将药材送到宫里,也不是太容易,不过.......!”

    “不过什么?”田夫人丰腴娇躯再次往前凑,那丰满几乎被压变了形状,急切道:“侯爷,就是花些银子打点,那也无妨。”

    齐宁笑道:“这都是后话,你若是将鬼目草和风骨子交给我,我答应你,可以帮你想想办法试一试。”

    田夫人美眸瞅着齐宁,将信将疑,缓缓坐下,问道:“你.....你不是在骗我吧?”

    齐宁皱眉道:“夫人,我和你说了这半天,满怀诚意,可是你却始终对我不信任。”起身来,抬脚就走,道:“我在这里已经耗了太长时间,既然夫人这样,我多说无益,只能告辞。”

    对任何一家药行来说,能够将生意做到宫里,那可是梦寐以求的事情。

    固然是因为与宫中做生意,利润颇多,但更为重要的原因,却是一旦药材入宫,就等于是得到了宫廷的认可,那么在民间的生意也会异常兴旺。

    田夫人将田家药行从频临垂危撑到现如今的模样,已经是相当不容易,在此之前,倒从没有想过田家药行的药材有朝一日能够进入宫中。

    可是今晚齐宁几句话,却是让田夫人看到了这种可能。

    对田夫人来说,能够将药材送入宫中,其吸引力之大恐怕没有其他事情能与之相比,见到齐宁要走,若换做片刻之前,那还真是巴不得,此时却是害怕齐宁真的离开,急忙起身,生怕齐宁走了,竟是顾不得其他,伸手抓住了齐宁手臂,急道:“侯爷,你先等一等!”

    齐宁心下发笑,暗想早知道田夫人有这样的破绽,一早就该拿出来,也就不必费了半天唇舌,扭头看向田夫人,灯火之下,那张艳光四射的媚脸显得异常着急,低头看了一下田夫人抓住自己手臂的白嫩小手,田夫人脸上一红,急忙松手,忙道:“侯爷,其实......其实你要的两味药材,我......我们药行确实有。”

    齐宁转身过来,故意逗道:“那你刚才为何说没有?”

    田夫人有些尴尬,低下头,略带羞意道:“还......还不是你上次不守信诺,所以.......!”

    “夫人,上次我可没有承诺任何事情,不能算是不守信诺。”齐宁立刻道:“我齐宁说过的话,绝不失信。”

    田夫人面色酡红,轻声道:“那是我误会了。侯爷,那.....那你真的帮我们田家药行和宫里攀上门路?”

    “我既然答应试一试,自然不会食言。”齐宁道:“不过成与不成,我可不能保证。”他心里也清楚,田夫人口里说是误会,无非是想让自己帮她和宫里攀上门路,如果不是为了生意,这妇人绝不会说这样的话。

    田夫人笑盈盈道:“侯爷要是愿意帮忙,那定然是马到功成。侯爷,你先回去,我马上派人将药材送到你们侯府。”

    “不是送到侯府,送到永安堂。”齐宁道:“我听说永安堂和你们做过生意,你知道那地方。”

    田夫人麻利道:“知道知道,我马上派人送去,侯爷要多少,一样十斤可够?”

    齐宁心想原来你们田家药行不但有存货,而且存货甚丰,摇头道:“用不上那么多,每样送一斤过去就好。”

    田夫人笑眯眯点头道:“好,我马上让人送过去。”她眼眸迷人,像是弯着一汪秋水,眨了眨眼睛,抬起兰花般漂亮的小手,将额前秀发轻轻往后面撩了一下,白里透红的脸蛋上泛着光,轻声问道:“侯爷要不要喝杯茶?”

    齐宁心想这时候有求于我,知道要上茶了,不过自然也没时间留下来喝茶,道:“改日吧,夫人,药材立刻送过去,那边急着用。”顿了顿,才轻声道:“今夜唐突,夫人不要见怪。”

    田夫人听齐宁答应帮忙,心里喜滋滋的,摆手道:“不怪不怪,侯爷要是有空,常来串门。”感觉似乎没说清楚,欲待解释一下,却又感觉越说越麻烦,只能道:“侯爷什么时候能给我回信?”

    齐宁心想你也太过心急,道:“总要等这事儿忙过去,反正既然答应你,自然不会食言。”

    “是,侯爷是千金之躯,一言九鼎,当然不会戏弄我们小老百姓。”田夫人笑盈盈道。

    这美妇人风情动人,时嗔时喜,时而端庄,时而却又如孩子般刁蛮任性,齐宁心想能让她将田家撑下来,那还真是田家的祖宗保佑,闻到从田夫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成熟妇人特有的那种体香,齐宁不好多留,径自辞别。

    田夫人跟着送到门前,等齐宁出了门,忍不住叫住道:“侯爷,你......你说话不会......不会不算话吧?”

    齐宁回过身,翻了个白眼,道:“要不我给你立个字据?”

    田夫人心想你要真是立字据才好,但却知道万一激恼了这位小侯爷,笑盈盈道:“不用不用,侯爷说话算话,不会骗一个妇道人家,我相信你。”

    齐宁心下无语,摇了摇头,这才离开,等齐宁出了院子,田夫人这才退回屋内,关上门,转过身,立刻背靠大门上,一脸喜色,兴奋自语道:“药材要是送到宫里,田家就真正地声名远播,到那时候,银子就像水一样往家里流。”双手合起,放在雪颚之下,一脸陶醉,随即兴奋地小跑向房内,乱颤,波涛汹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