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四二章 任性的夫人
    第二四二章 任性的夫人

    夜色幽静,寒气凝霜。

    齐宁走到屋门前,抬手敲了敲门,随即身体后仰,往东厢房瞧过去,却见到屋内的灯火竟然在瞬间熄灭。

    他心里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齐宁又敲了敲门,屋内毫无声息,齐宁心知田夫人是故意与自己为难,走到东厢房的窗口边上,咳嗽一声,道:“田夫人,我是齐宁,有要事相商,可否耽搁片刻。”

    屋里一片寂静。

    齐宁抬手在窗户上敲了敲,心里却觉得颇有些别扭,以前只听说过夜敲寡妇门的事儿,却想不到有朝一日自己也做起此等事来。

    只是事关重大,也没有心思去顾忌这些,见田夫人始终不应声,顿时有些气恼,沉声道:“夫人,我可不是为了自己来见你,关系到许多人的性命,还望你不要有私人成见,赶紧出来商谈。”想了一下,语气稍微和缓一些,道:“夫人如果实在不愿意出来,那也无妨,大可以让老管家将那两味药材交给我,我可以出两倍的价钱购买,夫人意下如何?”

    田夫人却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就是不发一言。

    齐宁心下火气,暗想这妇人实在是不通情理,冷声道:“夫人,你若实在与我为难,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他走到屋门前,犹豫一下,终是取出了寒刃,插入门缝之中,往上面用力一挑,那寒刃削铁如泥,何况区区木栓,轻松被切断,齐宁一推门,屋门打开。

    齐宁知道自己这样做确实有些过分,但人命关天,也只能不拘小节,进了屋内,径自转身往东厢房看过去,走到房门前,沉声道:“夫人,我可已经进来了,你不会要我进去请你起来吧?”

    屋内终于响起田夫人惊骇声音:“你......你擅闯民宅,我要......我要喊人......!”声音发颤,大是惊慌。

    “夫人可愿意与我谈一谈?”齐宁问道。

    田夫人却是怒道:“你快走,这里......这里是我屋子,你没我允许,擅自闯进来,和......和土匪有什么区别?”

    齐宁觉得要是和她这样争论,到了明天早上也没有结果,冷声道:“你不出来,我就只能进去了。到时候你可以去告官,有什么罪责,我承担就是。”再不多废话,用力推了推门,也不知道是田夫人方才匆忙之下忘记还是其他原因,这房门竟然没有上拴,齐宁一用力,竟是被推开。

    齐宁有些意外,田夫人“哎呀”叫了一声,厉声道:“你敢进来,我就.....我就......!”却说不出后面的话来。

    “夫人,房门我都为你打开了,能不能出来谈一谈?”齐宁心下也知道自己这样贸然闯入,田夫人多少还是受了一些惊吓,毕竟是有求于人,自己也不能太过放肆,声音微缓和一些:“我出去等你,你看如何?”

    “我......我不出去,我已经歇下了。”田夫人却还是倔强道:“我要是.....要是犯了法,你让官府来抓我就是,反正我就是不出去。”

    齐宁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这田夫人已经是为人母,而且主持田家大小事务,可此时说话却像一个小姑娘一般任性。

    他皱起眉头,想了一下,才道:“那就得罪了。”抬脚进到了屋内。

    田夫人看到齐宁身影进屋,更是大惊失色,惶急道:“你......你要做什么?谁.....谁让你进来,还不快出去?”

    屋内昏暗一片,齐宁却是闻到一股子香味扑面而来,如兰似麝,也不知是房内熏香还是田夫人身上散发出的妇人体香,依稀看到房中间似乎有一张桌子,一个身影正站在桌边,看上去十分的慌张。

    齐宁站住身形,拱手道:“夫人,我知道咱们之间有些误会,可是此番过来找你买药,那是十万火急的要紧事,否则我也不会半夜三更前来打扰。”

    “你是侯爷,就能......就能乱闯民宅?”田夫人语气之中明显带着怒气,倔强道:“我说了,我要是犯了法,你可以让官府将我抓走。我一个妇道人家,老老实实做生意,你是侯爷也不能对我怎样。”

    齐宁苦笑道:“夫人没有犯法,可是夫人现在要救人命。”

    “我是开药行的,只卖药材,不是大夫。”田夫人没好气道:“我瞧不了病,也救不了人。锦......锦衣侯,你快些走吧,我一个妇道人家,你一个男人在我屋里,这要是传扬出去,你是侯爷,自然不在意,可是.....可是我还要脸面。”

    齐宁皱眉道:“如此说来,夫人是不想和我谈下去?”

    “我......!”齐宁擅闯田夫人房内,虽然让田夫人很是羞恼,可她却也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可是帝国四大世袭候之一的锦衣侯,倒也不好真的与他结怨,语气微微和缓一些,道:“我们药行酉时关门,早上辰时开门做生意,你.....你要和我谈,就到辰时......!”

    齐宁心想这妇人还真是啰里啰嗦,心下着急,往前走出几步,逼近田夫人,田夫人吓了一跳,急忙后退,颤声道:“你.....你想干什么?”

    齐宁暗想难不成你还以为我会趁机对你非礼不成?耐着性子道:“夫人是否因为上次的事情,还对我记恨,所以故意与我为难?”

    “我没有和你为难。”田夫人道:“我.....我也不记得上次到底发生什么。”

    “夫人这样说,那我就没办法了。”齐宁道:“拿不到药材,我是不会走的,夫人想要睡觉,尽管,我就坐在这里等到辰时,你看如何?”

    田夫人一怔,很快便羞臊道:“你.....你胡说什么?”似乎是担心这黑乎乎的齐宁真要做些什么,绕到桌子另一边,与齐宁拉开距离,点着了桌上的油灯。

    灯火亮起之后,齐宁就发现田夫人整个人沐浴在朦胧的光晕之中,身上轻垂着纱罗裹着的霓裳,隐隐透出胸前玫瑰色的肚兜来,裸露的肌肤白皙娇嫩,成熟而艳美的脸上带着一丝恼色,左眉眉角那一颗殷红的美人痣让她本就艳美的脸庞更显娇媚,风韵动人。

    那玫瑰色的肚兜裹着丰满胸脯,被绷得紧紧的,饱满丰盈的胸脯勾勒出撑衣欲裂的山峰曲线,颤颤巍巍,令人望之心动。

    她下身也是着一条轻纱白丝裙,白丝裹住那双匀称修长的美腿,晶莹雪白的大腿隐约可现,在朦胧灯光之下,田夫人浑身上下似乎都在散发着如雪的光晕,愈发娇媚动人。

    齐宁看着那张天生娇媚的俏脸,不得不承认这妇人对自己的身体实在是很为照顾,虽已为人母,却是保养得极好,肌肤水嫩,如同剥了壳的鸡蛋般白皙光滑,似乎只要用手指轻轻一碰,就能滴出水来,而她的身材曲线亦是极好,不但有着丰满高耸的壮观胸脯,而且蜂腰翘臀,双腿修长且笔直,身材虽丰腴,却毫无一般妇人的臃肿。

    见到齐宁目光在自己身上扫了一下,田夫人怔了一下,迅疾媚脸飞霞,急忙扯了扯衣衫先挡住胸脯,愠怒道:“你先转身过去。”

    她和齐宁年纪颇有些差距,亦不知道齐宁的心理年纪其实和她一样,况且已为人母,多少还是随意一些,可是齐宁在她身上扫过之时的目光,还是让她感觉脸上发烫,等齐宁转过身,忙扯了床边的一件外套,迅速穿上,系上了腰带,挡住了无限美好的春光。

    齐宁转过身,脑中还是划过田夫人那丰腴起伏的成熟身材,他虽然外表看上去不到二十岁,显得十分年轻,可两世为人,心理年纪实在不小,对他来说,这样成熟丰腴的美妇人对他的吸引力十分的致命。

    “锦衣侯,你半夜闯进来,也不怕别人说闲话?”听到田夫人在身后说话,齐宁知道她已经穿好衣服,转过身来,见到田夫人已经在桌边坐下,灯火之下,成熟俏媚,不过媚脸上却是冷冰冰表情,只见她抬手到耳边,将一绺乌丝挑到耳根后面,这一个十分随意的动作,却是充满了十足的女人味。

    齐宁道:“田夫人,我知道那两味药材你们药行一定有存货,所以半夜前来,就是想要买两味药材。”

    “京城的药铺有好几十家,药行也有十多家,你堂堂锦衣侯,要找寻两味药材,什么地方得不到,为何非要半夜三更闯到我们田家索药?”田夫人瞟了齐宁一眼,竟然做出委屈之态:“田家药行是我一个妇道人家在支撑,十分艰难,侯爷,你就行行好,不要和我们为难成不成?我以前要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你.....你大人大量,不要和我一个妇道人家计较。”她咬着红润的嘴唇,却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瞧着齐宁,倒似乎真的受了天大委屈一样。

    齐宁心下好笑,道:“我要是能从其他地方找到,又何必半夜三更跑到你房里来?”说到这里,感觉有些不对,果见到田夫人眉宇间又显愠怒之色,那脸颊更是嫣红,齐宁也有些尴尬,只能接着道:“夫人,时间急迫,真要有什么误会,咱们以后细细说,到时候我向你赔不是也不是不可以,不过现在你必须将鬼目草和风骨子交给我。”

    田夫人瞟了齐宁一眼,道:“别的地方没有,我们家也没有。”伸出欺霜赛雪的手儿,要去桌上给自己倒水。

    齐宁只觉得这美艳妇人实在是不通情理,皱眉道:“真的没有?”

    “没有就是没有,哪里还有假。”田夫人拿住茶壶,正要拎起,齐宁却已经伸出手,抓住了她滑腻白皙的小手。

    田夫人大吃一惊,丰腴娇躯一颤,失声道:“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