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四一章 夜登田门
    第二四一章 夜登田门

    朱雀长老也是皱眉道:“黑莲圣教突然出现在京畿,我们丐帮也是十分吃惊。 侯爷说的没错,自从黑莲圣教创立以来,很少离开西川,即使有门人到了中原,也都是隐匿身份,不过也并不曾在中原一带惹出是非来。这一次他们跑到京畿附近,一定是大有缘故。”

    齐宁想了想,才道:“朱雀长老,你是江湖上的老前辈,丐帮也是江湖第一大帮,以你的经验,这江湖上可有什么帮会势力敢于和朝廷对抗?”

    “这......!”朱雀长老显然对齐宁这个问题很意外,一时间倒还不知道如何回答。

    齐宁道:“其实我心里很清楚,江湖上讲究快意恩仇,许多人不喜欢被条条框框所拘束,我也知道许多人甚至对朝廷不屑一顾,打心眼里反感朝廷涉足江湖之事。我是想问你,这天下,可有什么帮会敢于和朝廷明刀明枪对抗?”

    朱雀长老犹豫了一下,终是摇头道:“侯爷,凭心而论,朝廷有些官员欺凌百姓,一些江湖上的义士瞧不顺眼,动手为百姓出气,那也是有的,不过就算如此,那也都是隐姓埋名,没有谁真的敢亮明身份和朝廷对抗。其实江湖上越大的帮会,越是小心谨慎,一来是因为江湖较大的帮会都被朝廷盯在眼中,二来却也是帮会一旦大了,牵涉到的人太多,如果和朝廷对着干,后果不堪设想。”

    “如此说来,江湖上其实没有几个帮会敢和朝廷明面对抗。”齐宁摸着下巴道:“那么你觉得黑莲圣教有没有这个胆子?”

    “老叫花子对黑莲圣教了解的不多,不过......我想黑莲圣教应该也不敢和朝廷明面对抗。”朱雀长老若有所思道:“他们毕竟是边陲帮会,朝廷对他们也并无不善,太太平平在巴蜀一带称雄一隅,那就已经不错,与朝廷对抗,岂不是自找晦气?”

    齐宁眉头微展,唇边露出一丝笑容,微笑低声道:“那黑莲圣教这次下毒,祸害无数人,岂不是明目张胆与朝廷对抗?无论是神侯府还是你们丐帮,都在短短一天之内就查出毒药出自黑莲圣教,你不觉得这事情有些古怪?”

    “侯爷的意思是?”朱雀长老皱起眉头来。

    齐宁道:“如果黑莲圣教只是为了对付你们丐帮,只要对着你们丐帮下手就是,何必牵累无辜自找麻烦?”

    朱雀长老若有所思。

    “当然,事情究竟如何,我也无法确定。”齐宁轻声道:“我只是感觉这中间有些蹊跷,朱雀长老,你们身在江湖,消息也比较灵通,我的意思是,你们可以暗中调查一番,此事是否另有隐情,如果是有人假借黑莲圣教之名对你们动手,另有图谋,咱们却上了幕后真凶的当,岂不是被真正的凶手暗中嘲笑?”

    朱雀长老微微颔首,道:“侯爷,你这样一说,老叫花子也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起身来,道:“侯爷,老叫花子先告辞,你说的事情,我回头会派人暗中调查。”

    “也好。”齐宁颔首道:“我这边如果找到解毒方法,立刻派人送去锣鼓巷。”

    “老叫花子代帮中诸兄弟先谢过侯爷。”朱雀长老拱了拱手,也不多留,出门离去。

    其他人此时却是忙的不亦说乎,此是宋大夫倒是起了很大作用,唐诺不必亲自进进出出,宋大夫在屋内协助唐诺,时不时地出来告之如何煎药,赵无伤等人在后面拿着竹筒,对着炉子拼命吹火,煎好的药汁,宋大夫出来端进屋内。

    齐宁心知唐诺这已经是开始在配制解药,但是此番的毒药十分特别,所以并非一下子就能确定解毒的办法,唐诺这是在进行解药的组合试验。

    段沧海回来的时候,唐诺这边已经试验了七八种解毒的方法,结果却显然都是失败。

    “所需要的药材都弄回来了?”段沧海进屋之后,齐宁立刻问道。

    段沧海有些尴尬,道:“侯爷,我们找了好多地方,大部分都已经弄到,现在......现在只缺两味药材。”

    “不会是田家药行的那两味药吧?”

    段沧海更是尴尬,却只能点头道:“鬼目草和风骨子这两味药材确实是少见,几家大药铺也都听说过,但都说这两味药材很少用上,而且也卖不上什么好价钱,所以都没有存货。”

    “那田家药行你们去找了?”

    段沧海道:“我找到了田府,田夫人已经睡下,不过见到了他们的管家,田管家也说没有。”

    “真的没有?”齐宁皱眉道。

    段沧海犹豫了一下,才道:“侯爷,我觉着田家是故意的,离开的时候,我瞅见田夫人躲在窗子后面。”

    齐宁有些气恼道:“那女人难道不知道这是要救命?”

    段沧海叹道:“侯爷,看来田家对咱们是很有些误会了,那田管家也是不冷不热,似乎不想和我们说话。”

    齐宁心知唐诺既然点了这两味药材,那就不可或缺,现在唐诺正在全力配炼解药,自己这个后勤工作可不能有疏忽,道:“他们一定是故意隐瞒,不行,我自己去一趟。”也不多言,径自出门,段沧海来回奔波,虽然疲惫的,但还是担心齐宁的安危,只能跟着一起。

    骏马如飞,齐宁知道田府所在,马不停蹄到了田府,示意段沧海过去敲门,府门大开,开门的没好气地道:“三更半夜,还让不让人睡了?”瞧见段沧海,皱眉道:“怎么又是你?”

    段沧海还没说话,齐宁已经径自上前,一把就将那开门的推开,直接道:“去叫你们夫人出来,再不出来,可要死人了。”他来过一趟,对田府很熟悉,径自到了大厅那边,大马金刀坐下。

    没过多久,上次见到的田管家就已经过来,见到齐宁,行了一礼,道:“这不是侯爷吗?不知有何吩咐?”瞧了边上段沧海一眼,心知肚明。

    “田管家,你老人家年纪大,这三更半夜,脑子可能糊涂,记性也不大好,所以我不和你多说。”齐宁知道和田管家啰嗦根本没有用,反而要耽搁时间,干脆利落道:“去交你们家夫人过来,本侯有急事找她。”

    田管家赔笑道:“侯爷,夫人......夫人已经睡下了,她身子疲惫,而且府里的规矩,夫人一旦睡下,谁也不能打扰。”

    “你可知道,她要再避而不见,是要死人的。”齐宁盯着田管家冷冷道。

    田管家一愣,眼中划过一丝惊恐,却还是道:“侯爷,咱们.......咱们府里没有人犯法,又......又怎会死人?”

    齐宁心下有些焦急,起身来,道:“田夫人住在哪个院子,你带我去?”

    时间不等人,每耽搁一天,就要有许多人毒发而亡,唐诺在全力以赴,齐宁心知自己也不能有丝毫的耽搁,虽然这深更半夜突然闯入田府,哪怕自己是侯爵,那也确实大为不妥,可是他知道这田夫人是有心要和自己过不去,自己若是慢悠悠地商量,只怕到了明天也得不到药材。

    田管家明显是受了田夫人指使,还在慢条斯理道:“侯爷,夫人真的已经睡下,咱们都不能去打扰,要是真有急事,等夫人醒来,让夫人去侯府......!”

    “老管家,你要再是啰里啰嗦,可要给你们田家招来滔天巨祸。”齐宁威胁道:“这件事情朝廷都已经过问,你们若是坏了朝廷的大事,本侯只问你们田家可担当得起??”

    田管家一愣,见齐宁神情肃然,并不像是在开玩笑,心想不过是两味药材,怎地竟和朝廷的大事扯上干系?

    段沧海也沉声道:“老管家,不要再耽搁了,你也不想一想,如果不是朝廷大事,我和侯爷为何连番过来?这深更半夜,侯爷本该歇息,为何还要不辞辛苦前来?只是两味药材,你觉着如果是小事,有如此必要大动干戈?”

    田管家此时心里倒有些发慌。

    田家药行虽然在京城的药行实力不弱,但在朝廷的眼中,不过是小虾米,真要是坏了朝廷的事,田管家也知道后果不堪设想。

    “老管家,夫人睡下,其实我们也不必真的要打扰她。”齐宁道:“你只要告诉我,鬼目草和风骨子,你们是否有存货?只要你能将这两味药材拿给本侯,我们可以不去打扰田夫人。”

    老管家低着头,道:“侯爷,药行的事情,都是......都是夫人做主,小人......小人不敢胡乱做主。”

    此言一出,齐宁和段沧海对视一眼,心里便有了数。

    “好,你带我去田夫人院子。”齐宁冷声道:“再要耽搁,你也脱不了干系。”

    老管家犹豫了一下,终是抬手道:“侯爷请!”

    他在前领路,虽然年迈,但走起路来倒也不慢,转到东边的一处院门外面,指着院内道:“侯爷,夫人......夫人就住在这里面,没有夫人的吩咐,咱们做下人的不能进院子。”

    齐宁见院门虚掩,还真没关上,心知半夜三更闯进一个妇道人家的院子,确实有失礼仪,但一想到唐诺日夜不眠在找寻解毒方法,而且还有无数人等着解药,只能不拘小节,低声道:“你们在这里等着。”推门进了院内,抬头望过去,见到院内的左边厢房还亮着灯火,心知田夫人定在里面并没睡着。

    --------------------------------------------------------------------------

    ps:昨天出门,在高速待了九个小时,筋疲力尽,到家都已经夜了,只能断更,在这里说声对不住。今天第一更先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