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四零章 仇怨
    第二四零章 仇怨

    药炉子在后院生起火来,齐宁则是亲自帮着店伙计一起将清单上的药材准备出来。

    药铺后面有一个专门的仓房,里面堆放着各类药材,齐宁看起来有些凌乱,但店伙计却是熟悉得很,十分轻松地将所需药材一一准备。

    药材都放在瓷碗里,摆在了院中,几十个瓷碗放在一起,十分壮观。

    唐诺出了门来,召唤那店伙计过去,嘱咐几句,那店伙计点头称是,到了院子里,道:“将卜芥、钩藤、通草、苍耳子、鸦胆子各取一钱,放在一起煎熬......!”见得赵无伤等人呆呆瞧着自己,想到这几个家伙对药材一无所知,只能自己过去,拿了药秤,挑选出几位药材,各取了一钱放入一只药炉子里。

    这边刚放下,唐诺声音又传过来:“谷精草、钩藤、决明子、毛冬青四味药各取一钱,放在一起煎熬。”

    那店伙计只能再次挑选,在场只有他一人懂药材,其他人只能干看着。

    忽听得前面传来敲门声,齐宁急忙过去,这时候正需要懂得药理的人手,不知是否宋大夫已经赶过来。

    打开门,门外却并无人迹,齐宁皱起眉头,正要关门,忽听到边上传来咳嗽声,齐宁心存戒备,探出头往边上敲过去,夜色深沉,天寒地冻,见到门外墙根下有一道身影站在那里,齐宁皱起眉头,沉声问道:“是谁?”

    那人似乎是犹豫了一下,但终于还是道:“侯爷,是老叫花子!”

    齐宁一怔,觉得声音十分熟悉,很快就想起是谁,问道:“是朱雀长老?”却听出似乎是丐帮南方七宿分舵的掌舵人朱雀长老。

    “侯爷好耳力。”朱雀长老上前来,屋内透出的灯光,却让齐宁认清楚果然是朱雀长老。

    朱雀长老披着一件大黑袍子,手里拄着朱雀铁杖,神情看上去十分凝重。

    “朱雀长老,你怎么来了?”齐宁见半夜三更朱雀长老找到药铺里来,颇有些诧异。

    朱雀长老低声道:“侯爷能否赏杯热水喝?”

    齐宁本想屋子里正在忙的不可开交,这老乞丐来得还真不是时候,不过见他年事颇高,深更半夜找过来,此时外面又是天寒地冻,也没有太过犹豫,道:“进来说话。”放了朱雀长老进来。

    朱雀长老进到屋里,四下里看了看,齐宁向屋角指了指,朱雀长老拱了拱手,径自过去,齐宁则是过去倒了杯热水,送了过来,朱雀长老忙接过,连声道:“多谢侯爷。”

    这屋角有一张小案,三把椅子,先前段沧海等人就是在这里守卫,朱雀长老喝了几口热水,这才放下茶杯,开门见山道:“侯爷,从你昨晚离开到刚才,丐帮又有七名弟兄毒发身亡。”

    齐宁心下骇然,皱眉道:“你们丐帮的弟子可有被带去南河巷?”

    朱雀长老神情肃然,摇头道:“丐帮的事情,还是不要朝廷插手的好。不过老叫花已经将帮中感染疫毒的弟子全都安置在了一起,派人严加守卫,别人进不去,他们也出不来。”顿了顿,才道:“老叫花已经查算过,现在被感染的弟子,总共是两百五十三人,其中有半数以上情况已经十分严峻。”

    齐宁微微颔首,道:“你是过来想问问是否找到了解毒的方法?”

    “老叫花子知道有些太心急。”朱雀长老苦笑道:“可是这每天都有弟兄死去,老叫花子却束手无策,实在是.......!”

    “我明白。”齐宁道是能够体会朱雀长老的心境。

    这种事情,并非考验武功高低,更不是考验智谋,面对疫毒,丐帮这群人既然找不到办法,就算有一身的武功浑身的气力,那也是使不上来,只能干着急。

    “侯爷,白圣浩......也已经感染疫毒,今日刚刚发现。”朱雀长老犹豫了一下,终是叹道。

    齐宁倒是吃了一惊。

    白圣浩是丐帮鬼金羊分舵的舵主,在京畿一带,除了朱雀长老,丐帮就以白圣浩的地位最高。

    他万想不到,连白圣浩也感染了疫毒。

    “帮中弟子中毒,这几日白圣浩为了处理此事,日夜不眠,与那些被感染的弟子多有接触。”朱雀长老皱眉道:“却不想最后连他也感染上了疫毒。侯爷,老叫花子今夜前来,只是想问一问,侯爷对找到解毒的办法,有几分把握?”

    便在此时,听得又传来敲门声,齐宁问道:“是谁?”

    “侯爷,是小老。”外面传来宋大夫声音,齐宁立刻起身,过去开了门,宋大夫进来,急问道:“侯爷有事要找小老?”

    齐宁往后指了指,道:“你去后面帮衬唐姑娘,她会告诉你该怎么做。”又向带回宋大夫的护卫道:“你也去后院帮忙。”

    两人急忙往后面去,唐诺显然听到动静,出门叫过宋大夫,嘱咐两句,宋大夫微微点头。

    “这里......这里是在找寻解毒的办法?”朱雀长老看在眼里,忙问道。

    齐宁微微颔首,道:“朱雀长老,其实到现在为止,我也不能给你肯定的答复,但是从昨天开始,我这边就一直在找寻解毒的方法,成与不成,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顿了顿,才道:“不过你可以放心,如果找到解毒方法,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丐帮。”

    朱雀长老起身来,感激道:“侯爷,若是丐帮众弟子能得救,侯爷便是我丐帮的恩人。”

    齐宁摆摆手,又给朱雀长老倒了杯热水,这才问道:“朱雀长老,有一件事情,其实我倒很想知道,不过这事你帮中之事,我若是问的冒昧,你也别见怪。”

    “侯爷想问什么?”

    “你从一开始就确定这是黑莲圣教下的死手,为何会如此确定?”齐宁皱眉道:“是从毒药之上看出来?”

    朱雀长老犹豫了一下,终是道:“不瞒侯爷,丐帮开始传播疫病之时,我们并无察觉,直到有人毒发身亡的时候,我们还以为只是患病。可是接二连三死去数人,我们才意识到事情不对劲,召集了帮中好手,又请了江湖上的几位帮忙检查,才发现是中了毒。”

    齐宁微微点头,朱雀长老继续道:“而且我们很快就查出,毒发身亡的尸首体内,含有苗疆的蛊卵毒。”

    齐宁心想原来丐帮也发现了蛊卵毒,问道:“所以你们因此判断是黑莲圣教下的手?”

    “侯爷是否对黑莲圣教也有了解?”朱雀长老问道。

    齐宁想了一下,才道:“朱雀长老,我不瞒你,朝廷也将黑莲圣教列为嫌疑对象,而且已经有人想要对黑莲圣教用兵。”

    “朝廷要对黑莲圣教用兵?”朱雀长老怔了一下,若有所思,随即才道:“蛊卵毒只在苗疆才有,而且以蛊卵毒为药引,配炼出如此厉害的毒药,我们却束手无策,也只有黑莲圣教才有如此本事。”顿了顿,才道:“虽是如此,本来我们也不会轻下断言,可是就在不久之前,我们丐帮和黑莲圣教有过冲突,而且......而且还伤了他们的人,所以......!”

    “你们和黑莲圣教有冲突?”齐宁立刻问道:“在哪里?是在京城?”

    朱雀长老摇头道:“也不在城里,不过却也在京城附近。丐帮弟子遍天下,眼线不少,前一阵子有弟子发现有几个苗人忽然出现在京城附近,神神秘秘,便即召集了人手暗地里跟踪,瞧瞧他们做些什么。”

    齐宁心想这倒是你们丐帮自己多事,不过也知道江湖人喜欢多管闲事,这丐帮在京畿一带实力不弱,瞧见稀罕事情,想要弄清楚倒也是理所当然。

    “本来我们也没有想过是黑莲圣教的人,毕竟黑莲圣教远在巴蜀边陲,并不涉足中原。”朱雀长老神情凝重道:“帮中弟子跟上之后,谁知道对方也十分警觉,想要甩开,他们越是如此,咱们就越觉得古怪,死死缠住,对方见甩脱不掉,竟然起了杀心。”

    “所以两边就打起来了?”

    朱雀长老微微点头:“他们设下埋伏,偷袭了我们的人,杀死了我们数名弟兄,好在有两人见识不好,逃脱了他们的毒手。咱们丐帮素来讲道理,也不愿和别的江湖势力轻易为敌,可是对方下如此狠手,我们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江湖上讲究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你们被他们害了两条人命,自然不会善罢甘休。”齐宁道。

    朱雀长老道:“丐帮立刻派人搜寻那几人,没过两天便即找到,然后......!”顿了顿,微一沉吟,才道:“本是想让他们说清楚,可是他们蛮不讲理,见面就动手,到最后.....到最后他们也被杀死了两个人,剩下的一人却也逃走。”眉头锁起:“我们检查尸首,发现他们的身上有黑莲纹身,那是黑莲圣教的标记,这才知道是与黑莲圣教结下了仇。”

    齐宁这才明白过来,道:“所以丐帮弟子传染疫毒,而毒药中的蛊卵毒出自苗疆,再加上你们不久前刚杀了黑莲圣教的人,所以理所当然觉得这是黑莲圣教下的毒手。你们觉着这是江湖恩怨,若是惊动了官府,你们丐帮脸面不好看,所以将疫情隐瞒,却不知道如此酿成了滔天巨祸。”

    朱雀长老神情肃然,颔首道:“正是如此。”

    “朱雀长老,你既说黑莲圣教并不涉足中原,那可弄清楚这次黑莲圣教为何会派人到京畿一带?”齐宁皱眉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