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三九章 稀缺药材
    第二三九章 稀缺药材

    淮南王见齐宁沉思,还以为齐宁动了心,正要再说,听到后面传来脚步声,回头瞧过去,只见到忠义侯等人已经从后面跟上来。

    忠义侯年过六旬,因为体型偏瘦,所以一身官袍穿在身上倒显得有些宽绰。

    自古英雄如美人,不许人间见白头!

    忠义侯司马岚无论是否是英雄,但年纪毕竟大了,走起路来颇有些缓慢,西门神侯跟在司马岚边上,时不时地搀扶一下。

    兵部侍郎卢霄则是稍微拉开了一些距离,和另外两名官员边走边说着什么,而武乡侯苏禎则是远远落在后面,边上跟着两名太监,他身中疫毒,虽然并未发作,但却已经吓得他魂不附体,全身都已经没了气力,走路的时候绵软无力,脸色惨白,一副失魂落魄之态。

    “王爷!”司马岚靠近过来,看见淮南王,已经主动行礼,“老臣年事已高,这体力大不如前,进宫一趟,已经是体力匮乏了。”

    “忠义侯可要多多保重身体。”淮南王含笑道:“你是朝廷的肱骨之臣,我大楚的栋梁,如今还要辅理朝政,这宫中你可少不了进进出出。”

    司马岚发出苍老笑声,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老臣深受皇恩,这把老骨头,也只能竭力报销朝廷,报效皇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淮南王抚须道:“老侯爷看来确实有些疲累,正好本王府里有两棵老山参,那是正宗的辽东老参,回头派人给老侯爷送过去。”

    “老臣多谢王爷。”司马岚拱手笑道:“老臣府里有两斤从岭南送来的好茶,王爷若是有空闲,就请屈临寒舍,饮上一杯?”

    淮南王哈哈笑道:“老侯爷还记得本王的喜好,那好,改日有空,定当前去叨扰。”

    这两人你一句我一句,显得熟络亲切,如果不是知道这两人乃是朝中的死敌,互相之间水火不容,齐宁还真错以为这两个家伙是交情极深的好友在闲话家常。

    司马岚既然过来,淮南王自然不好再和齐宁多说,却还是故意笑着向齐宁道:“锦衣侯,回头本王在府里设宴,你就移步赏光,你承袭爵位,本王还没有向你道喜。”也不等别人说话,背负双手率先离开。

    兵部侍郎卢霄和另外两人从司马岚身边走过,都是向司马岚拱拱手,也不多言,径自离去。

    齐宁瞧见苏禎一副精神恍惚的模样,心知这位武乡侯爷只怕已经吓破了胆。

    此时天色已经暗下来,天气寒冷,众人也不耽搁,各自离开,齐宁径自回到永安堂,发现唐诺依然在那间小屋之内没有出来,心下有些担心。

    这姑娘不吃不喝,却也不知道是否能撑住。

    由于薛翎风调略得当,京城虽然时不时有毒发之人冲到街上,却都是被虎神营的兵士迅速控制住。

    最开始的时候,虎神营兵士看到毒发之人疯癫可怖模样,倒有些乱了手脚,其中还有十多人因为疏忽,硬是被感染者抓伤,可是大家很快熟悉了套路,知道这些毒发的感染者虽然横冲直闯力气极大,但却头脑不清,稍微耍点聪明就能将之擒住。

    一天下来,南河巷那边已经是关押了好几百人,入黑时分,持续一天的骚动终于暂时安静了一些。

    只是所有人都清楚,等下一波毒发来临,恐怕情况还有严重一些。

    不过趁着这短暂的时间,薛翎风却是派了骑兵在大街小巷通知各家各户注意家中是否有感染者,一旦发现,未免发作伤人,必须立刻捆绑起来交给官府。

    京城闹了一整天,官兵固然是筋疲力尽,而京城的人们却也是人心惶惶,好在大部分人都已经知道京城在闹疫毒,所以都谨慎小心起来,瞧见自家亲眷果真有疫毒的迹象,虽然不会真的将家人交到官府,却也做好了防御措施。

    京城已经笼罩在黑夜之中,但虎神营和京都府的衙差却不敢有丝毫疏忽,便是神侯府的人也游弋在京城各处,地方有人趁机为乱。

    自空中俯瞰京城,可见到京城纵横交错的大街小巷处处都是点点火光,那是虎神营和京都府的官差兵士举着火把在京城巡视,而向来星火点点歌舞升平的秦淮河,如今反倒是沉寂下来。

    段沧海已经两天两夜不曾合眼,虽然是行伍出身,此刻却也已经有疲惫之色。

    永安堂内,包括齐宁在内,神情都是十分的凝重。

    也不只过了多久,忽听得唐诺那边传来声音,齐宁等人虽然在迷迷糊糊之中,听到那声音,却还是迅速都起身来,纷纷走过去。

    只见到唐诺已经将房门拉开一道缝隙,齐宁见唐诺那双美丽的眼眸子里此刻竟然布满了血丝,眼眸中亦是带着疲倦之色,心知这姑娘连续不间断地做事,费力费脑,定然是消耗了极大的精力和体力。

    “笔墨!”唐诺干脆利落道:“我写下药材,你们立刻准备。”

    齐宁一怔,随即惊喜道:“唐姑娘,你是说......!”

    “还早得很。”唐诺知道齐宁意思,摇头道:“大致弄清楚了有哪些毒药,可是这些毒药融在一起,毒性都有改变,你们先准备我所要的药材,越快越好。”

    那边段沧海已经手忙脚乱去拿来纸笔,唐诺接了过去,进了屋子,没过多久,便见唐诺将两张纸递过来,道:“这上面的药材,每样准备一两。”顿了顿,问道:“宋先生是否没有过来?”

    齐宁知道唐诺说的宋先生是永安堂的坐馆大夫,先不急着回答,将那两张药材清单递给段沧海,道:“赶快准备,咱们药铺里有的立刻备好,没有的去隔壁那几家,抢也要抢来。”

    段沧海对药材一窍不通,好在永安堂虽然让大部分的伙计歇息,却还是留下了一名熟于药材的店伙计留下,段沧海叫了过来,让他赶紧照清单上的药材备药。

    那店伙计三十多岁年纪,在这店铺里待了多年,虽然不懂医术,但是对药材却还是十分的了解,扫了几眼,道:“段二爷,这上面的四十三中药材,咱们铺子里大部分都有存货,每样一两都能立刻准备出来,不过还有七八样铺子里咱们铺子里没有存货。”

    段沧海一怔,皱眉道:“咱们这么大铺子,怎还缺药材?”

    “段二爷,倒不是怎么缺药材。”店伙计解释道:“这七八样药材,大部分的药铺都没有准备,要么是太过昂贵,没人会购买,另一种就是用的很少,一年也卖不出一斤,所以都不会备货。”

    齐宁那边却已经向唐诺问道:“唐姑娘要找宋先生吗?”

    唐诺道:“我要配药,一个人耽搁时间,需要一个懂得药理的人在旁边相助,宋大夫懂得药理,有他帮助会省却不少时间。”

    齐宁扭头问段沧海道:“段沧海,宋大夫的住处离这里有多远?赶紧接他过来。”

    段沧海忙道:“好。”派了一人,说了地址,让他赶紧去接来宋大夫。

    “另外准备生火煎药。”唐诺道:“至少要有三个药炉子一起煎药。”想了想,才道:“越快越好。”也不多说,转身又进了屋里。

    齐宁自然不耽搁,除了段沧海和赵无伤外,尚有四名侯府侍卫也在永安堂,齐宁吩咐赵无伤带着两人立刻生起四个药炉子煎药,永安堂只有两个药炉子,需要到隔壁其它药铺再去借来两个。

    一时间永安堂众人都忙活起来。

    段沧海正愁药材备不齐,问那伙计道:“那这几样药材在哪里可以寻见?”

    店伙计想了想,才拿着清单到了柜台上,拿着毛笔勾了几样药材,“段二爷,这几样虽然名贵,咱么铺子里没有存货,不过更大一些的药铺应该备有存货,往东边的长乐坊那边,有两家大药铺,可以去看一看。”随即皱着眉头,点了剩下两味药材,“这两样就算是在大药铺也未必存有,价钱倒也不算昂贵,可是用的少,京城也没有几样存货。”

    “那怎么办?”齐宁走过来,皱眉道:“唐姑娘需要的药材,咱们一样都不能少。”

    “侯爷,如果京里真的有这两样药材,恐怕也只有一个地方有。”店伙计想了想,才道:“田家药行贩卖生药,这两样药材,说不定田家药行会有存货。”

    “田家药行?”齐宁一怔,和段沧海对视一眼,立刻便想到了那天打擂台。

    田家药行摆下擂台,齐宁阴差阳错打下了擂台,被请到田府,最后却是不欢而散,那田夫人如今只怕还在记恨着,世事难料,却想不到如今竟还要要求于田夫人。

    “为何非要田家药行?”齐宁皱眉道:“京城这么大,其他药行就找不到这两味药?”

    “侯爷,这两味药,一个叫做鬼目草,一个是风骨子,只在西川澜江附近有生长。”店伙计耐心解释道:“京里的大药行有十多家,来自巴蜀的有三家,不过田家药行做的早,其他两家都比不上,再加上田家的祖籍据说就在西川澜江那边,所以真要有这两味药材,应该也只有田家药行有存货。”

    齐宁感觉有些头疼,看着段沧海,道:“段二叔,那天我觉着田夫人对你印象还不错,要不......你就跑一趟?顺便将这些缺失的药材都准备回来?”

    段沧海神情肃然,道:“侯爷放心,这事儿我去办,一定马到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