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三八章 交易
    第二三八章 交易

    出了宫来,薛翎风脚快,再加上事情紧迫,所以和齐宁都是率先出了宫门。

    到了宫门之外,薛翎风才道:“侯爷今日还是过于冲动了,我昨晚就说过,无论发生何事,侯爷都不要将自己卷入进来。”

    齐宁知道薛翎风是指今日出头为他担罪,笑道:“薛叔还听不出来,我就算不主动站出来,有人也是要将我扯进来的。”皱眉问道:“是了,那个卢大人又是何方神圣?”

    “他是兵部左侍郎卢霄,虽然只是左侍郎,但兵部如今由他掌管。”薛翎风解释道:“金刀侯虽然挂着兵部尚书之名,但是年事已高,而且这两年据说百病缠身,连出门都少,也没有体力和精力打理兵部。卢霄当年是跟随金刀侯征战的猛将,能文善武,一直在兵部当差,金刀侯无法顾及兵部,他这个兵部侍郎自然就要操持兵部事务。”

    齐宁这才明白,原来那个鼻孔冒烟的卢霄是兵部侍郎,看来兵部倒是金刀侯的势力。

    在京里这些时日,齐宁对四大世袭候的名声都是有了了解,而且对忠义侯和武乡侯的为人处世也是心中有数,唯独金刀侯却是不曾见过。

    “侯爷,皇上说你已经有了调兵的特旨,为何昨夜没有拿出来?”薛翎风犹豫一下,终是压低声音问道:“如果你昨夜拿出调兵文书,有了皇上的特旨,咱们做起事来应该会更为周全。”

    齐宁一怔,随即笑道:“薛叔,别人若是问这话,我理也不理,不过你既然问到......!”四下里瞧了瞧,凑近到薛翎风耳边低语几句,薛翎风一怔,随即显出耐人寻味的神色,微笑道:“原来如此。”

    “锦衣侯年轻力壮,可不是咱们这些老头子能相比。”忽听到后面传来声音,齐宁回头看过去,只见到淮南王正缓步走过来。

    淮南王虽然年过四旬,但保养得很好,看上去也还很年轻,而且精力显然也很充沛。

    齐宁和薛翎风同时拱手,淮南王摆手笑道:“本王向来不在乎这一套,私下里就不要拘礼。”向薛翎风道:“薛统领,你还有事在身,就不要耽搁了,公务要紧,本王和锦衣侯随便说两句。”

    薛翎风看了齐宁一眼,拱手道:“卑职告退!”

    等薛翎风离开,淮南王才笑道:“锦衣侯,要不陪本王随便走走?”

    出了宫门,要经过一条长长的大理石广场,走过宫前广场,下了台阶,方能趁车骑马离开。

    齐宁恭敬道:“王爷请!”

    淮南王背负双手,齐宁稍落后半个身位跟在后面,虽然他知道淮南王和小皇帝暗中较劲,身为锦衣侯,不可能与淮南王走在一起,但目前为止,双方毕竟还没有发生实质性的冲突,而且萧璋亦是王爵身份,在他面前还是显得谦恭一些好。

    “后生可畏。”淮南王缓步而行,却是叹道:“锦衣侯,其实今天在御书房,本王颇有感慨。”

    “王爷的意思是?”

    “本王看到你,就想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淮南王含笑道:“一腔热血,敢于直言。”

    齐宁一怔,也不知淮南王话中是何意思,却还是道:“王爷金贵无比,不是齐宁所能相比的。”

    淮南王哈哈一笑,似乎颇为开怀,道:“你知道本王欣赏你什么?”

    “王爷请指教!”

    “你谋事,是一心为国,而且不但敢于直言,还能拿出解决的方法,这就是本王欣赏的。”淮南王道:“有些人巧舌如簧,可是真要做起事来,却束手无策,嘿嘿,尸位素餐,只能误了我大楚。”

    齐宁自然听出淮南王话里有话,可是这尸位素餐指的是谁?

    是忠义侯?是西门神侯?又或者是皇帝?

    “锦衣侯,你觉着黑莲圣教的事情,应该如何处置?”没等齐宁多想,淮南王忽然问道。

    齐宁知道像这样的老家伙,拉着自己闲聊,绝不可能只是为了增进感情。

    “王爷,晚辈年纪尚轻,见识短浅,此等国家大事,晚辈还真不敢胡言乱语。”齐宁故意做出紧张之色。

    淮南王哈哈笑道:“昨晚的事情,本王已经知道,你得知疫情要发生,一夜奔劳,此等忧国之心,那是非同小可。你也不必多想,本王就只是和你闲聊几句,你就算说错了,那也无妨。而且你承袭了锦衣侯爵位,日后难免要参与更多的国事,不多加历练,那可不成。”

    齐宁心想看来这京城还真是不同一般,自己得行踪,这帮老家伙似乎都是一清二楚,只能说明他们其实一直都在暗中关注着自己。

    “王爷,其实忠义侯说的也不错,且不说这次疫毒事件是否与黑莲圣教有关,就算真的与他们有关,也不能操之过急,需要将他们先和苗人七十二洞分开,不能混为一谈。”齐宁小心谨慎道:“所为强龙压不过地头蛇,那些苗人可算是巴蜀的地头蛇,熟悉地理气候,如果朝廷操之过急,将他们推向了黑莲圣教,反倒适得其反。”

    淮南王微微颔首,道:“如此说来,你也赞成对黑莲圣教用兵?”

    “如果疫毒确实与黑莲圣教有关,而黑莲圣教拿不出一个说法,自然不能对他们手软。”齐宁道:“不过目前的要紧事,是先解决京城的疫毒,至若黑莲圣教,也只能等此事过后再行商议,皇上英明,又有王爷和忠义侯这等柱梁辅政,到时候自然能想出最好的策略来。”

    淮南王凝视着齐宁,目光锐利,忽然笑道:“说得好,不愧是锦衣侯齐家的人。”身体微靠近一些,道:“锦衣侯,你们齐家乃是武勋世家,老侯爷和你父亲,那都是威震天下的绝世名将,依本王看,你迟早也会成为我大楚的一代名将。”

    “王爷过誉了。”齐宁立刻道:“晚辈愚钝得很,决不敢和前两代锦衣侯相提并论。”

    “那你可就错了。”淮南王含笑道:“你是齐家的人,注定要成为统兵大将。皇上给你调动虎神营的特旨,那便是因为你身上留着锦衣侯齐家的血脉。”顿了顿,才皱眉道:“不过要想成为一代名将,像你祖父和你父亲那般建立不世功勋,却还是要有机会才成。”

    “机会?”

    “一个人的本领再大,若不给他机会,他永远也施展不开。”淮南王轻声道:“锦衣侯,本王说句不中听的话,你虽然流着齐家的血脉,可是朝中却只怕有人并不想看你恢复齐家往日的风光。”

    齐宁心中暗笑,不想齐家恢复当初威风的岂不就有你淮南王一份?但他面不改色,微皱眉头问道:“王爷,晚辈在朝中并无得罪何人,为何.......?”

    “这并非得罪不得罪人的事情。”淮南王淡淡道,看着齐宁,一副推心置腹的样子:“锦衣侯,本王知道背后有些人颠倒是非,对本王颇有污蔑,可是本王从来不在意。本王是大楚皇族血脉,身上流着太祖皇帝的血液,这大楚是太祖皇帝呕心沥血才打下来,本王和皇上,都希望大楚绵延万年。”

    齐宁暗想真要说起这大楚帝国,楚太祖虽然有奠基之功,但真正打下这江山的,应该是太宗皇帝。

    “王爷,小臣也是期盼我大楚绵延万年,世代相传。”齐宁道。

    淮南王道:“治国首在用人,锦衣侯你年少有为,日后必成我大楚的栋梁,可是......!”叹了口气,道:“有些事情,本王也不好说的太明白。”压低声音道:“不过到时候真的要出兵围剿黑莲圣教,本王会在圣上面前力荐你锦衣侯,当年锦衣老侯爷领兵伐蜀,所向披靡,今次由你年少英雄的锦衣侯出兵围剿黑莲圣教,必定是手到擒来,也可让锦衣侯建下赫赫功勋!”

    齐宁一怔,心念如电,瞬间便即明白,这淮南王明显是要和自己做一个交易,让自己支持朝廷围剿黑莲圣教,到时候作为回报,会举荐自己成为领兵大将。

    他此时只觉得这中间实在是蹊跷至极。

    今天在御书房,从一开始,淮南王似乎就对黑莲圣教存有围剿之心,需知就连神侯府对黑莲圣教知道的也不算太多,可是淮南王倒似乎对黑莲圣教知道的比神侯府还要多。

    黑莲圣教只是边陲一个低调的帮会,而且行事素来低调,江湖上对他们了解的都不事太多,却不知道淮南王为何却对黑莲圣教如此上心?而且他显然是要将黑莲圣教除之而后快。

    一个堂堂帝国的王爷,另一个却是行事低调的边陲苗人帮会,齐宁实在不知道这两者能有什么联系,更想不通淮南王为何会对黑莲圣教欲除之而后快。

    毫无疑问,今日小皇帝出手为自己解围,在淮南王等人看来,小皇帝能给自己一道特旨,显然是对自己另眼看待。

    这淮南王显然也看出自己这个锦衣侯在小皇帝面前似乎还有些影响力,所以竟然在此以统兵大将为条件,换取齐宁对围剿黑莲圣教的支持。

    年轻人年轻气盛,在淮南王眼里,年纪轻轻的锦衣侯当然希望建功立业,重现锦衣侯爵往日的辉煌。

    抛出统兵主将这块肥肉,对想要找寻机会立下功勋的年轻锦衣侯来说,淮南王显然自信一定具有很强的诱惑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