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三七章 有条不紊
    第二三七章 有条不紊

    齐宁话一出口,苏禎还没反应过来,其他几人都是豁然变色,几乎是下意识地都往后退了两步,目光齐刷刷地盯在苏禎身上。

    苏禎怔了一下,随即盯着齐宁怒道:“你.....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西门神侯神情凝重,闪身到了苏禎面前,只是瞧了一眼,便即皱眉道:“武乡侯,锦衣侯.....锦衣侯说的没错,你已经感染疫毒了。”

    如果齐宁的话众人还有几分怀疑,那么西门无痕这般说,就是确凿无疑了。

    苏禎面如死灰,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来人!”忠义侯忽然开口沉声道:“先请武乡侯下去暂且歇息。”

    立时有外面此后的太监过来,那是要带苏禎出去。

    其他人心里当然清楚,所谓请出去歇息,就是担心苏禎身上的疫毒会传染给在场诸人。

    齐宁在苏禎一进来的时候,就发现苏禎的脸上有淡淡的印子,如果换作从前,自然不会在意,可是如今正是疫情严重的时候,齐宁很快就看出来这苏禎十有是感染上了疫毒。

    他知道苏禎年青时候就喜欢寻花问柳,承袭侯爵年纪大了之后,虽然有所收敛,但本性在那里,免不了还要往那些烟花之所流连忘返,哪些地方人口流动最大,感染疫毒的几率极高。

    苏禎四下里看了看,只见到众人都是皱着眉头,心下发寒,瞧了小皇帝一眼,小皇帝也没看他,似乎在想着什么,无可奈何,往前踏出一步,却感觉双腿一软,知道自己感染疫毒之后,已经是吓得没了气力。

    忠义侯冲着太监使了个眼色,那太监立刻叫了两名小太监,将面如死灰的苏禎抬出了御书房。

    “这......这武乡侯被疫毒感染,会不会.....会不会伤及圣上?”苏禎刚被抬出门,那卢大人就已经看向西门神侯问道。

    西门神侯摇头道:“卢大人放心,武乡侯并没有和咱们肌肤接触,不会有太大问题。”

    “连武乡侯都被感染,情况已经十分危急。”隆泰看着神侯:“西门神侯,你们神侯府是否已经想出办法解毒?”

    “回禀圣上,神侯府丹器处已经在全力以赴,而且下臣已经派人招来江湖上的名义高士,只望他们能够尽快研制出毒药。”西门神侯沉声道:“不过苗人善毒,天下皆知,九溪毒王更是毒中之毒的高手,要想解他的毒,并不容易。”

    隆泰皱眉道:“如今受感染的百姓那么多,连武乡侯都已经被感染,若是无法解毒,岂不是要死很多人?”

    西门神侯道:“圣上忧心百姓,乃天下苍生之福。神侯府不但派人找到解毒的办法,而且已经派人搜找九溪毒王的踪迹。”

    “你是说,那个九溪毒王就在京城?”隆泰问道。

    西门神侯道:“臣不敢保证是九溪毒王亲自而来,但既然这种疫毒的来源是出自九溪毒王,那么在京城附近,如果不是他亲在,必定有他的门人弟子。只要能够搜找到他们的踪迹,将之擒获,或许可以找到解药。”

    隆泰颔首道:“西门神侯,不管有多大的困难,一定要找到解毒的办法,那个九溪毒王,无论在与不在,,就算他身在巴蜀,也一定要抓捕归案。”

    “臣遵旨!”

    “皇上,九溪毒王是黑莲圣教的人,如果他真的躲在巴蜀,想要将之擒获,并不容易。”淮南王正色道:“据我所知,黑莲圣教被黑苗人视为神明,九溪毒王更是被白苗人敬崇,苗人七十二洞,这黑苗和白苗的实力都是排名最前,这两部苗人联手起来,可不容易对付,如果他们包庇九溪毒王,神侯府也未必能够捉拿归案。”

    隆泰皱眉道:“西门神侯,黑莲圣教当真猖狂到如此地步?”

    西门神侯想了一下,才道:“启禀皇上,黑莲圣教在巴蜀江湖的实力,应该确实无人可及。九溪毒王号称巴蜀第一用毒高手,却投奔在黑莲圣教麾下,由此可见一斑。不过黑莲圣教行事低调,臣对他们并不算太了解,臣也无法确定,苗人是否真的对黑莲圣教趋之若鹜,视若神明。”

    忠义侯嘶哑声音道:“圣上,可以让神侯府派人去往巴蜀,仔细调查,此外也可以让蜀王李弘信派人与黑莲圣教交涉。”

    隆泰微微点头,瞥见齐宁静静站在那里,问道:“锦衣侯,对此事你有什么看法?”

    “回禀皇上,臣也以为忠义侯所言极是。”齐宁道:“忠义侯让人先去调查清楚,这是老成谋国的谨慎。既然事情发生在巴蜀,自然可以让蜀王李弘信先与黑莲圣教接触,甚至可以让李弘信找黑莲圣教要人。”

    “哦?”隆泰道:“你是说让蜀王去找黑莲圣教,让黑莲圣教交出九溪毒王?”

    齐宁点头道:“臣是这个意思。这一次下毒,虽然毒药的来源确实是出自九溪毒王之手,但却并不能由此肯定一定与黑莲圣教有关。如果黑莲圣教能够交出九溪毒王,再向朝廷请罪,那么这件事情或许真的与黑莲圣教无关,可是如果黑莲圣教拒不交人,甚至态度强硬,那黑莲圣教也就逃脱不了干系。”

    西门神侯道:“圣上,锦衣侯说的不错。黑莲圣教毕竟牵涉到诸多苗部,处理要尽可能妥善。以臣来看,就算朝廷真的要剿灭黑莲圣教,也要先礼后兵,要将黑莲圣教和苗人分开。苗人有数十万之众,黑莲圣教不能代表所有的苗人,朝廷要要围剿黑莲圣教,也要让苗人清楚朝廷为何如此,绝不可让所有苗人对朝廷产生误会,错以为朝廷是要对苗人用兵。”

    隆泰点头道:“西门神侯所虑甚是。黑莲圣教和苗人七十二洞并非一个意思,先礼后兵,要让苗人七十二洞知道朝廷和他们讲道理。”

    “圣上,苗人刁滑,未必懂得道理。”卢大人道:“臣只担心,如果朝廷不能迅速果断出手,先和他们讲道理,会耽搁不少时间,甚至会让苗人有了准备的时间。”

    齐宁感觉这齐大人从头到尾似乎都在坚持要对黑莲圣教甚至是苗人用兵,实在不知道他对苗人哪里来的如此深仇大恨,心知这次事件的真相到目前为止根本没有清晰,若是朝廷真的轻易对苗人用兵,很可能是两败俱伤的结果,淡淡道:“卢大人,苗人在巴蜀群山峻岭之中生活了不是一年两年,他们世代居住在那里,对那边的地形环境气候都是了若指掌,你说派人去和他们进行交涉会给他们准备的时间,我倒觉着,他们真要有所异动,也不会等到今天才有准备。”

    那卢大人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来。

    隆泰看着齐宁,露出一丝笑容,微微点头,道:“锦衣侯说的不错,我大楚兵威将猛,真要剿灭叛贼,也不是他们多准备几日就能抵挡。”看向忠义侯,道:“忠义侯,你帮朕拟一道旨意,令蜀王前去和黑莲圣教交涉,一有结果,立刻回禀朝廷。”

    忠义侯拱手道:“老臣遵旨!”

    “西门神侯,你也派人先去苗疆打探黑莲圣教的情报,越详细越好,如果这帮认真的存有谋反的心思,朝廷自然不能容忍,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要出兵剿灭黑莲圣教之前,总要对他们知道的越多越好。”隆泰声音平静,有条不紊道:“除了派人去苗疆,也要尽快搜找到下毒的凶手,你们神侯府定要尽快找到解毒的方法,朕也会从太医院派人去协助你们。”

    西门神侯心想太医院那些太医诊断一些病症倒还可以,但是要对付这种江湖上都罕见的奇毒,只怕没有那个本事,可这话当然不敢说出口,拱手道:“臣谢恩!”

    “对了,薛翎风,你手上的兵马目前是否可以控制京城的局势?”隆泰抬头问薛翎风:“朕要你务必保证京中秩序的安定,不能让局面失控。”

    薛翎风道:“回圣上,以目前的局势来看,这两三天应该都在掌控之中,臣无法预测接下来还有多少人会毒发,所以不敢保证手上的兵马能够一直控制住京城局面。”

    “若有变故,可以找忠义侯商量。”隆泰看向忠义侯道:“情势若是急转直下,就要将玄武湖那边的玄武大营调过来增援。”顿了顿,终于道:“诸位爱卿,毒发身亡的尸首,你们以为如何处理更好?”

    刚才双方就因为此事有过争论,隆泰若有所思,并没有立刻拿主意。

    淮南王半天没吭声,此时终是道:“皇上,焚烧尸首,只怕真的会引起民怨,以臣看,实在不行,将尸首埋的远一些,埋得深一些,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

    “王爷,如果尸首的毒性真的可以蔓延,即使埋得再深一些,那也会弥散出来。”齐宁道:“埋的远一些,不过是距离京城远一些,却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毒性根源。”向隆泰拱手道:“圣上,您看这样成不成,每一个疫毒感染者,自然都是要登记名册的,如果真的有人毒发身亡,焚烧尸骨之后,可以将其骨灰盛装起来,然后标上姓名,交还给家人,这样既可以让家人将之埋葬,亦可以保证疫毒不再从事尸首传散。”

    西门神侯道:“圣上,锦衣侯这个法子可行,应该也是当下最好的选择了。”

    淮南王嘴唇微动,终是没有再说话。

    “既然如此,就按照锦衣侯说的法子办。”隆泰看了忠义侯一眼,问道:“忠义侯,你以为如何?”

    “皇上圣明,老臣也以为锦衣侯的法子可行。”忠义侯微微颔首,“皇上,却不知武乡侯该如何安置?他已经感染了疫毒,若是再回府里,只怕会......!”没有继续说下去。

    这时候众人才想起还有个差点吓死的武乡侯。

    隆泰想了一下,才道:“西门神侯,不如先将武乡侯安置在你们神侯府那边,若是找到解毒方法,立刻给他解毒。”

    众人知道,这实际上就是先将武乡侯苏禎软禁在神侯府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