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三六章 唇枪舌剑
    第二三六章 唇枪舌剑

    苏禎进到御书房之后,一直没有吭声,此时却是冷笑道:“锦衣侯,你十万火急赶到薛统领的府上,让薛统领调兵,薛统领就听你的吩咐,调动了兵马?”冷哼一声:“你父亲是二品卫将军,秦淮军团的主帅,可你虽然是侯爵,却并没有调兵之权,别说堂堂的虎神营,就是京都府衙门,你也无权调动。”

    “武乡侯,我劝你还是听话听清楚,我何时说过让薛统领调兵,又何时吩咐薛统领办事?”齐宁只觉得苏禎不但没有侯爵的气度,其头脑显然也是被酒色腐蚀,变的太过愚蠢,淡淡道:“我只是发现了一些紧急情况,所以登门去找薛统领,将事情的严重性说清楚。薛统领为了京城的安危,毅然调动兵马,这才让今日的局面不至于失控。”

    卢大人淡淡道:“如此说来,薛翎风调动兵马的起因,还是因为锦衣侯您的劝说?”

    隆泰皱着眉头,忽然开口道:“不必争论了,刚才朕就说过,现在并非追责的时候,而且.......薛翎风调兵,并非擅权自专,是朕的意思。”

    此言一出,不但是其他人,便是齐宁和薛翎风也都是一怔。

    淮南王愣了一下,才道:“原来是皇上昨晚颁下了旨意。”

    “皇叔说错了,昨晚朕并没有颁下旨意。”隆泰平静道:“只是朕之前召见过锦衣侯,听说锦衣侯此前被一伙贼人所挟持,所以朕给了他一道特旨,若是情势危急,可以调动虎神营的兵马。”向齐宁道:“锦衣侯,朕给你的那份手书,你可带在身上?”

    齐宁知道隆泰这是出面为自己解围,心想这小皇帝还真他娘的够意思,忙道:“回圣上,臣一直带在身上。”从怀中掏出隆泰上次写下的免罪诏书,配合着隆泰道:“圣上,在这里呢。”

    这是一份免罪诏书,并非隆泰所说的可以调兵虎神营兵马诏书,所以齐宁自然也不会让别人细看内容。

    只是隆泰和齐宁一唱一和,众人自然不会怀疑。

    但隆泰给齐宁特旨,令他有调动虎神营的特权,在场诸位大臣心里却都是各有盘思。

    忠义侯心中便是暗暗猜疑,心想如果隆泰果真给了齐宁可以调动虎神营兵马的特旨,那为何昨夜此人还要找上自己?这其中有何蹊跷?

    苏禎听说小皇帝准许齐宁调动虎神营,脸色微变,心下又是吃惊又是嫉妒。

    武乡侯与锦衣侯当年都是开国功臣,两位先代老侯爷也都是沙场骁将,可是两位老侯爷过世之后,两家的境况却是全然不同。

    锦衣侯被齐景所继承,齐景在老侯爷还活着的时候,就已经功勋赫赫,此后齐景更是继承老侯爷的衣钵,统领秦淮军团,风光无限。

    相比齐景,苏禎却完全是纨绔子弟的做派,齐宁在疆场出生入死之际,苏禎却是流连于烟花柳巷之间,寻花问柳,自诩风流。

    实际上自武乡老侯爷过世之后,苏家就已经与兵权绝缘,苏禎毫无统兵之才,先皇帝对此也是了若指掌,只是派了一些闲差,苏禎也只能是受着武乡老侯爷的余荫,过着锦衣玉食的日子而已。

    苏齐两家早年定下姻亲,对苏禎来说,却是心情复杂。

    苏家权柄日衰,他心知肚明,能够和锦衣侯结为姻亲,对苏家当然有利无害,毕竟树大根深,有齐家的支持,苏家在朝中还是能够稳住阵脚。

    但苏禎与齐景年纪相差无几,两人同属世袭候子弟,齐景战功赫赫威名远扬,文才武功都是远远超过苏禎,私下里也难免会有人以此来嘲讽苏禎,苏禎嘴上不敢说什么,可是心中对齐景这个亲家却还是存有嫉恨之心。

    本以为齐景过世之后,锦衣世家也将迅速衰败,苏禎心中亦曾幸灾乐祸,和许多人一样,没有谁会觉得那个被称为锦衣傻子的齐宁能够维持着锦衣世家的威名和雄风。

    可是今日听得小皇帝之言,苏禎心下便是大为吃惊,暗想隆泰为何会对齐宁如此偏爱有加,刚一登基,便对齐宁如此信任?难道就因为他是锦衣世家的掌舵人?

    淮南王笑道:“既然是皇上的意思,此事就不必再追究。”又道:“锦衣侯刚才说的没有错,当务之急,是解决眼下的麻烦,而不是追究罪责。”看向薛翎风,问道:“薛统领,眼下的情势究竟如何?”

    薛翎风拱手道:“启禀圣上和诸位大人,臣下已经调动了虎神营所有兵马,封锁了城中的大街小巷,那些被疫毒感染的人,今日忽然疫毒发作,许多人都是冲出了家门,在京城四处为乱。下臣已经下令,但凡见到感染疫毒者,先将之擒获,然后送往南河巷那边暂时囚禁起来。下臣在南河巷那边已经令人腾出了囚禁之所,不过.......!”顿了一下,才继续道:“不过到下臣进宫的时候,已经往南河巷囚禁了两三百人,而且大街小巷毒发的百姓不在少数,按照下臣估计,按照目前的速度,今天一天,恐怕有六七百名疫毒感染者要被抓起来。”

    隆泰微微变色,皱眉道:“已经有这么多人受感染?”

    “圣上,这还是只开始。”薛翎风神情凝重,“今日毒发者,只是最早的一批,疫毒在京城已经传散多日,并无人察觉,究竟有多少人被感染,到现在根本无法确定,下臣只担心接下来每天毒发的人会更多。”

    淮南王皱眉道:“黑莲圣教当真是歹毒,竟然要害死这么多人,皇上,这一次对黑莲圣教绝不能心慈手软,也要让那帮苗人知道,他们要为自己的肆意妄为付出代价。”

    “在京城下毒,已经与造反没有任何差别。”卢大人立刻道:“圣上,朝廷必须立刻着手准备剿灭黑莲圣教。”

    隆泰只是微点一下头,向薛翎风道:“你当即立断,控制了局面,做得很好,不过接下来的情况可能会更加严峻,朕令你务须全力保证京城的秩序,绝不可使局面失去掌控。”想了一下,又道:“万万记住,那些百姓都是因为疫毒感染而发作,先抓起来并无不可,但千万不要真的伤了他们。”

    薛翎风恭敬道:“下臣遵命!”顿了一下,才道:“圣上,受感染的百姓太多,南河巷那些空置的地方可能很快就人满为患。臣只担心接下来几日会连续不断出现疫毒发作者,所以下臣要请圣上皇命,必要之时,可以征用京城大院,用来安置感染者。”

    隆泰颔首道:“朕准了。”

    忠义侯几乎没有说过话,这时候终于道:“薛翎风,征用京中大院并无不可,但是切莫惊扰居民。而且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尽可能找寻一些废弃之地安置。”

    “卑职领命!”薛翎风道:“圣上,还有一件事情,下臣不得不请旨!”

    “什么?”

    薛翎风犹豫了一下,才道:“这次疫毒感染,情势危急,如果没能及时解毒,下臣担心那些受疫毒感染的百姓会一个接一个毒发身亡,到时候京城之内,恐怕是尸骨如山......!”

    在场众人都是皱起眉头,便是齐宁的神色也是凝重起来。

    “下臣请旨圣上,如果那些感染者大规模毒发身亡,该当如何处置?”薛翎风声音也是十分严肃。

    苏禎忍不住道:“那有什么不好处置,立刻派人去京郊找一块地方,真要有人死了,运出城去掩埋起来不就可以,此等事情,又何须圣上费心!”

    “武乡侯,事情只怕没你说的那么简单。”齐宁也不看苏禎,只是淡淡道:“那些人是中毒而亡,如果只是掩埋,毒性还在身上,说不定以后还会生出麻烦来。”

    “哦?”苏禎冷笑一声,问道:“却不知锦衣侯有什么高见?”

    “高见倒没有,有一点低见。”齐宁道:“如果真是毒发身亡,只能将尸首焚烧,如此才能连尸首带毒性一并销毁。”

    “焚烧尸首?”淮南王微皱眉头:“锦衣侯,这样只怕是不妥吧。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人死之后,该当掩埋于黄土之下,若是......若是一把火就烧了,到时候那些死者的家人只怕对朝廷会心生怨恨。”叹道:“以后他们只怕连个祭拜的地方都没有了。”

    齐宁正色道:“王爷,两者相衡趋其利,如果毒发身亡的尸首不彻底销毁,那么埋葬起来,恐怕连掩埋的土壤都会带着毒性,根源不断,说也说不准还会不会再起祸事。”

    “锦衣侯是多虑了吧?”苏禎阴阳怪气道:“掩埋尘土之下,还怎么再起祸事?王爷说的不错,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朝廷若是下令烧毁尸骨,到时候百姓怪责的不是你锦衣侯,而是圣上,你这是要让百姓怨恨圣上吗?”

    齐宁瞥了苏禎一眼,淡淡道:“武乡侯,我多不多虑不要紧,只怕你自己应该要多虑一番了。”

    苏禎一怔,疑惑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齐宁盯着苏禎,声音很淡,一字一句道:“武乡侯难道不知,你已经感染了疫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