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三五章 亮刀
    第二三五章 亮刀

    特别感谢【阿毛574】好朋友成为本书的第四位盟主,特别特别的感谢,感谢【双鱼残缺爱】成为锦衣堂主,感谢两位!

    ---------------------------------------------------------------------------------

    御书房内一阵沉寂,隆泰不说话,几位重臣也都没有说话。

    “京里现在已经乱成一团,你们都是朝廷的重臣,帝国的栋梁,为何都不吭声?”小皇帝扫视了几位大臣一眼,淡淡道。

    他虽然初登帝位,而且年纪尚轻,但言谈举止之间,自有一股淡定稳重之风。

    忠义侯是辅政大臣,已是当下朝廷头号的重臣,隆泰这般说,忠义侯终是从齐宁身边跨出两步,走到中间,躬身道:“启禀圣上,这并非大事,已经调动了兵马,京城里的骚动,很快就会平息下来,圣上不必太过担心。”

    隆泰皱眉道:“此事前所未有,朕如何能不担心?”

    西门神侯也终于站出来,禀道:“启奏圣上,根源已经找到,既知根源,就有应对之法。臣等让圣上忧心,实在是臣等的无能,还请圣上降罪!”

    “这种时候,先不必论什么罪。”隆泰道:“西门神侯,朕问你,你先前说此次事件与巴蜀一个苗人邪派有干系,是否可以确定?”

    “回禀圣上,神侯府检查出尸体中有一种毒药只产自巴蜀西岭的白沙岗阴阳界,而那里是白苗人的地盘。”西门神侯回道:“白苗人中间有一个叫做秋千易的人,此人被称为九溪毒王,号称巴蜀第一用毒高手,这种毒药,只有他可以配炼出来。”

    隆泰皱起眉头:“秋千易?”

    “正是。”西门神侯道:“据臣所知,秋千易应该是黑莲圣教的人,而黑莲圣教是苗人创立的邪教。”

    隆泰问道:“如此说来,京城此次混乱,确实是黑莲圣教所为?”

    淮南王此时已经冷笑道:“皇上,黑莲圣教的名头,臣也听说过。”

    隆泰看向淮南王,脸上略显恭敬之色,问道:“皇叔也知道黑莲圣教?”

    齐宁偷眼看了过去,见得隆泰脸现敬色,语气柔和,心中暗笑,只觉得这小皇帝倒也是个演技派。

    淮南王显然对隆泰的态度还是很满意,点头道:“略知一二。黑莲圣教地处偏远,所以朝廷可能一直都有所疏忽。”看了西门无痕一眼,笑道:“神侯的神侯府,恐怕对黑莲圣教也不是一清二楚。”

    西门无痕拱手道:“王爷说的是。黑莲圣教地处偏远,而且很少往中原一带活动,一直都是在巴蜀西南一带活动,行事低调,神侯府对他们知道的确实不算太多。神侯府的职责是监督和管束江湖上的势力,但凡有触犯朝廷法纪甚至是扰乱到地方上的太平,神侯府都会竭力应对,这黑莲圣教一直都是隐而不出,神侯府倒也确实没有花费太多人力和财力在他们身上。”

    隆泰已经问道:“皇叔,您对黑莲圣教知道多少?”

    “其实也算不上太多。”淮南王道:“皇上,据臣所知,这黑莲圣教存在也有二十来年了,是由黑苗人所创立。这黑苗人嘛.......!”冷冷一笑:“疏于教化,刁毒残暴,苗人七十二洞,这黑苗人在诸苗中的实力位居第一,而且这帮人总是想着割据一方,自成一国,只是毕竟实力无法与我大楚帝国相抗,倒也不敢公开举起反旗。”

    “他们要造反?”隆泰皱起眉头来。

    淮南王笑道:“蛮荒之民,从来就不知天威浩荡,所为非我族类其心不一,那帮刁民心存异志,倒也并不稀奇。”顿了顿,才道:“这黑莲圣教,据我所知,便是一帮欲图自立的反民聚集起来。巴蜀十万大山,群山连绵,苗人七十二洞,生苗熟苗的部族有数十个,互相之间其实一直都是勾心斗角,黑莲圣教的目的,就是想要将所有苗人聚在他们的旗下,等到实力壮大,便要举兵谋反。”

    “黑莲圣教还真是异想天开。”淮南王下首一名须发花白的老臣冷笑道:“就算苗人全都加起来,也不过区区几十万人而已,有何实力造反?”

    淮南王笑道:“卢大人,话可不能这么说。那些苗人对巴蜀的环境异常熟悉,而且也不是乌合之众,真要反起来,朝廷固然不会畏惧,但却也是个不小的麻烦。”顿了顿,才道:“当年锦衣老侯爷出兵征讨巴蜀,若不是有苗人相助,也不会那么顺利的。”说到这里,含笑看了齐宁一眼。

    齐宁倒也知道当年锦衣老侯爷罚蜀的往事,因此锦衣侯齐家和蜀王李家还结下了仇怨。

    他不动声色,心中却已经隐隐感觉,黑莲圣教这次只怕是要倒霉了。

    便在此时,却听到外面传来声音:“武乡侯、虎神营统领求见!”

    随即便见到苏禎匆匆忙忙进来,身后则是跟着虎神营统领薛翎风。

    两人上前拜见,隆泰微皱眉头,只道:“平身吧!”

    苏禎起身来,拱手解释道:“回禀圣上,府里.....府里出了一些事情,臣接到旨意后,姗姗来迟,还请圣上降罪!”

    齐宁这才释然,暗想今日小朝会,将自己也传召过来,这苏禎毕竟也是四大侯爵之一,不可能将其冷落,却原来是这家伙姗姗来迟。

    薛翎风一如既往如同标枪般站的笔直,在场诸人,都是朝廷重臣,他虽然是虎神营统领,但在御书房诸官员之中却是地位最低,只能站在最下首。

    苏禎额头带汗,气喘吁吁,看来倒也是一路快赶过来,起身后,左右瞧了瞧,犹豫一下,终是走到了齐宁下首。

    齐宁心知四大世袭候虽然地位相同,但还是有高低之分,忠义侯在四侯之中位居首位,而锦衣侯则是排名次席,武乡侯则是居于末位。

    他见苏禎站在自己下手,便知道金刀侯毕竟还是没有过来,否则站在自己边上的定然是金刀侯。

    他不由瞥了苏禎一眼,随即皱起眉头,脸色微变。

    苏禎此时也刚好看向他,见齐宁皱着眉头,只以为齐宁是对自己反感,冷笑一声,扭过脸去。

    却听得那位姓卢的官员沉声问道:“薛翎风,昨夜虎神营调兵封锁京城街道,可是你下的命令?”

    薛翎风拱手道:“回禀大人,是卑职得知有人上街闹事,所以调派了人手,保护京中秩序。”

    齐宁心想看来这姓卢的是要亮出刀子,对薛翎风问罪了。

    薛翎风在此人面前以卑职自称,却也不知道此人又是什么来头。

    “我已经得知,昨夜只不过是一群乞丐在街上胡混。”卢大人年纪虽然已经老迈,但是腰板却很直,双眸也没有因为年事已高而失去犀利,“一群乞丐就要大动干戈,调出数百名的虎神营兵士,这也未免太过鲁莽了吧?”

    薛翎风棱角分明的脸上平静自如,道:“卑职职责所在,不敢有丝毫疏忽。”

    “没有皇上的旨意,你就调动了好几百人,这是在京城,难道你就没有想过会引起骚动?”卢大人冷冷道:“昨夜听到动静,我还以为是京中有人谋反。”

    薛翎风身体微微一震,迅速道:“是卑职失职,请圣上降罪!”

    “圣上,不管怎么说,身为卫戍京城的虎神营统领,没有圣上旨意,擅自调兵,触犯国法,若是不加以治罪,恐怕人心不服。”卢大人立刻向隆泰道:“还请圣上明鉴!”

    齐宁皱起眉头,眼眸显出寒意。

    他此时对薛翎风反倒是更钦佩了几分,薛翎风昨晚只是稍微调动了几百人,今日就有人立刻发难,如果昨夜当真调动大批兵马封锁京城,今日的结果只怕是更为严重。

    “薛翎风,调动兵马封锁京城街道,是你自己的主意,还是另有隐情?”那卢大人下首又有一人沉声道:“你素来谨慎,统领虎神营多年,并没有出什么差错,为何这次却擅权自专?”

    齐宁心下冷笑,心知那人已经是将矛头对准了自己。

    薛翎风神情肃然,声音却很平静:“卑职不敢擅权自专,纯是为了保证京城的安危。”转向隆泰:“圣上,下臣精忠报国,绝无擅权自专之心。”

    隆泰还没说话,却听到齐宁已经淡淡道:“诸位大人,如果不是薛统领早做准备,现在京里的局面恐怕更为糟糕。如今城中无数百姓遭受疫毒威胁,你们不在谋划如何解决这次危难,却在这里一再向薛统领问责,难道不知道事有轻重缓急?”

    众人立时都将目光看向他。

    卢大人脸色难看,淡淡道:“锦衣侯,疫情确实很重要,可是朝廷的王法莫非不重要?薛翎风是虎神营统领,位置非同小可,更要小心谨慎,此番没有圣旨,擅自调兵,难道不是极其严重的罪责?”冷哼一声,道:“如果领兵将领能够不顾朝廷法度擅自调兵,锦衣侯可想过后果?”

    “本侯知道卢大人的意思。”齐宁笑道:“卢大人一心维护朝廷的法度,让人钦佩。”瞥了他下首那人,道:“有人问薛翎风擅自调兵,是否出于本意,本侯就直说好了,他调动兵马,是本侯十万火急赶到他府上,再三晓以利害,薛统领为了保护京城,这才勉强调出了一些兵马。”顿了顿,才缓缓道:“还有什么问题要问,本侯一并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