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三四章 御书房
    第二三四章 御书房

    齐宁等人也不耽搁,径自到了永安堂。

    因为唐诺在这边,所以永安堂暂停营业,也挂出了牌子,药铺的门关上,店里的伙计也都可以歇息一天,只留下一个伙计照应着。

    段沧海则是带着一名随从在这边亲自守卫。

    赵无伤敲门和齐宁进去之后,段沧海倒有些意外,齐宁清晨才离去,这还没有到中午,却又回了来。

    “唐姑娘那边怎么样?一进铺内,齐宁立刻问道。”

    段沧海摇头道:“侯爷离开之后,唐姑娘一直在里面,没有出来过一次。”

    齐宁心知唐诺也不可能一时半会就出来,想了一下,走到那间房前,还是犹豫了一下,终是敲了敲门。

    片刻之后,唐诺打开门,齐宁见她戴着口寨,双手微张开,手套上全是血液,见得唐诺那双清澈的眼眸中带着疑问之色,忙道:“唐姑娘,刚才我去了神侯府一趟,他们也找人检查尸首,我带回来一些消息,想了想,还是应该告诉你,你现在能不能说话?”

    唐诺点点头。

    “是这样的。”齐宁不好耽搁唐诺,简单明了道:“他们在尸首里发现了一种以蛊卵毒为引子的毒药,按他们的说法,这种毒应该出自巴蜀西岭的阴阳界,而且他们差不多已经确定,这种毒应该是九溪毒王配炼出来。”

    他本以为将这个消息告诉唐诺,唐诺即使不会大吃一惊,也多少会有些惊讶。

    可是唐诺那双眼睛平静如水,只是微点头道:“我知道了。”

    唐诺如此反应,齐宁倒反有些意外,明白什么,问道:“唐姑娘,你......你是不是早就知道疫毒之中有蛊卵毒。”

    唐诺微微点头,终于道:“蛊卵毒只是药引,此外还有其它的毒药配入其中,我要查出究竟有哪些毒药混入其中,然后再想办法解毒。”

    “可是......!”齐宁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道:“可是按照神侯府的说法,阴阳界产出的蛊卵毒,乃是天下至毒之物,他们根本没有办法解毒。如果连蛊卵毒都无法破解,即使查出其它的药性,只怕.......!”

    唐诺已经明白了齐宁意思,摇头道:“蛊卵毒虽然是天下至毒之物,但并非不可解,早在数年之前,师傅就已经找到了破解蛊卵毒的方法。”

    齐宁先是一怔,随即惊喜交加,失声道:“唐姑娘,你是说......你是说你可以解毒?”

    “我没那么说。”唐诺纠正道:“我只说蛊卵毒我可以解,但现在的疫毒并非只是蛊卵毒。”

    “是是是......!”齐宁回来的路上,心里还有些忐忑,连神侯府对蛊卵毒都无计可施,他实在担心唐诺是否真的能够解毒,万一不能,这一次京城的疫情可就是难以收拾,此刻听到唐诺既然并不在意让神侯府棘手无策的蛊卵毒,心下顿时踏实下来:“唐姑娘,你医术了得,这次京城百姓的安危就都指望你了。”

    唐诺似乎犹豫了一下,却还是问道:“神侯府是否认为此次疫毒,是九溪毒王引起?”

    齐宁微颔首道:“他们只说九溪毒王是最大的嫌疑人,虽然还没有最终确定,但他们应该已经准备搜找九溪毒王了。”

    唐诺只是轻轻“嗯”了一声,也不多言,关上门。

    齐宁这才松了口气,他就喜欢看到唐诺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透着那股子不言自现的自信。

    齐宁并没有离开永安堂,就在药铺待着,找了个地方先稍微歇息一下,疲累之下,迷迷糊糊睡去,段沧海等人也不敢打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地被叫醒,睁开眼睛,只见段沧海就在边上,翻身坐起,问道:“怎么了?”

    段沧海一脸凝重道:“侯爷,疫情爆发了,刚才我亲自出门去打探了一些,发现京城已经到处是官兵,虎神营的人几乎都已经出动,此外京都府的衙差也全都调了出来,大街小巷在抓那些感染者。”

    齐宁搓了搓脸,扭头向窗外瞧去,问道:“什么时辰了?”

    “已经是申时了。”段沧海忙道:“我看侯爷睡的香甜,所以不敢惊扰,不过现在外面情况十分的严峻,所以还是叫醒了侯爷。”

    这时候留在店铺的那名伙计已经十分识趣地打来热水,齐宁洗了个脸,这才问道:“可知道有多少人被感染?”

    “我也问了一下,具体数目还不知道。”段沧海神情严峻:“不过三千虎神营加上三百京都府的衙差都已经尽数出动,听说很有可能还要调动玄武大营的兵马来京。照这样子看来,被感染而毒发的人不在少数,否则也用不着如此兵力,听说目下已经抓了四五百人,而且毒发的感染者还在增加。”

    赵无伤在旁道:“侯爷,现在京城已经有些混乱,不过大体还在控制之中,如果不是昨晚侯爷奔劳,让薛翎风事先有了准备,现在只怕局面更为糟糕。”

    齐宁微微点头,问道:“玄武大营的兵马是什么意思?”

    段沧海知道这位爷开窍不久,最近似乎已经开始热衷于国事,但从前却是凡事不问,他不知道玄武大英也不奇怪,解释道:“侯爷,玄武大营是卫戍京城的军队,驻扎在京城以北的玄武湖附近一带,与黑刀营互为犄角。不过玄武大营的装备和战斗力比之黑刀营还是有些差距,但玄武大营是卫戍京畿四大营中兵力最强的一营。”

    “原来如此。”齐宁这才明白过来,他倒是知道皇城是由羽林营守卫,京城则是由虎神营守卫,在城外的石头城驻扎着黑刀营,倒是不知还有玄武大营这支兵马。

    “玄武大营有八千兵马,是黑刀营的数倍。”段沧海干脆解释道:“皇家羽林营有一千五百人,虎神营是三千人,京城之内主要就是这两大营守卫,京城之外,便是玄武大营的八千兵马和黑刀营的一千兵马。”

    “黑刀营只有一千人?”齐宁倒有些意外。

    段沧海笑道:“侯爷有所不知,黑刀营和黑鳞营一般,虽然编制不多,但是筛选极其严格,里面的兵士弓马娴熟,即使不敢说以一当十,但是一个抵五个不在话下,真要打起仗来,千人合力,所向披靡。”

    齐宁便想到当初在林中破庙后面见到过的那几名黑刀营武士,那重瞳武士的身影在他脑中记得很是清晰。

    虽然只是区区数人,但是乍一出场,便是极为干脆地解决了一伙追杀小皇帝的刺客,出手果断狠辣,一个不留。

    想来那就是黑刀营的风格。

    忽听到敲门声响起,药铺大门一直关着,这都已经黄昏时分,忽然有人敲门,几人顿时警觉起来。

    “是谁?”段沧海走到大门边问道,并不急着开门。

    外面传来齐峰的声音:“段二哥,是我!”

    段沧海打开门,齐峰敏捷闪入进来,抬头看到齐宁,急忙过来道:“侯爷,就猜到你一定在这里。”

    “外面情况如何?”

    “有些混乱,一路上已经几次碰到疫毒发作的人被官兵抓起来。”齐峰道:“看样子,一时半会还安生不下来,是了,侯爷,赶紧进宫,皇上派人到府里传你入宫,我猜你应该在这里,所以跑了过来。”

    “皇上找我?”齐宁一怔,但瞬间就知道一定和今日的疫情爆发有关,心想这个时候找我过去,难不成我还能有什么法子,不过皇上召见,自然不能耽搁,齐宁让齐峰留下照看药铺,由段沧海和赵无伤送着往宫里去。

    昨晚一夜没睡,段沧海和赵无伤倒还算精神,毕竟当年都是从黑鳞营出来的勇汉。

    齐宁在几人护送下径自入宫,道上却也是时不时地看到官兵一队队跑过,亦有小部分骑兵骑马呼啸而过,又数次亲眼见到官兵围抓感染者,正如齐峰所言,京城的诸多地方,都是显的颇为混乱。

    进了宫里,知道齐宁身份,自有宫里的太监领着齐宁到了文德殿,文德殿是皇帝退朝后处理政务之所,有一处极大的御书房,与齐宁上次所见的书房颇为不同,显得更为空阔,也更为金碧辉煌。

    齐宁到了御书房,太监通禀之后,隆泰小皇帝立刻让齐宁进了御书房内,等到了里面,齐宁便看到几名身穿朝服的重臣都在御书房之中,扫了一眼,大约有五六人,却有近一半人都认识。

    除了忠义侯和西门神侯,淮南王却也赫然在内。

    只是看他们身着庄严肃穆的朝服,齐宁忽然想到,自己却是来不及改换朝服,而是穿着便服就进了宫,却也不知道会不会被怪罪。

    隆泰小皇帝坐在御书桌后面,神情看上去十分的凝重,瞧见齐宁进来,眼睛一亮,眉头微舒展一些,齐宁已经上前参见,隆泰已经抬手道:“锦衣侯,起来说话,朕有事要与你们商议。”

    齐宁谢恩起身,退到边上。瞥了忠义侯一眼,忠义侯和淮南王一左一右站在最靠近御书桌的地方,西门神侯站在忠义侯下首,见到齐宁过来,西门神侯拉开与忠义侯的距离,在中间空出了一个位置来,显然是让给齐宁。

    西门无痕虽然被赐封神侯,也是侯爵,但比之四大世袭候还是稍逊一筹,齐宁虽然年轻,但毕竟是锦衣侯,这老家伙倒也是懂得道理的。

    齐宁知道这也不是什么客气,朝廷礼制,自有高低,向西门无痕拱手笑了笑,这才站了过去,眼角余光扫了扫,另有三个人都不认识,只是武乡侯苏禎并不在其中,却不知道那三个陌生人中有没有金刀侯在内。

    他目光划到淮南王那边,却看到淮南王也正瞧着自己,见齐宁目光过来,淮南王却是微微一笑,显得十分和蔼可亲,如果不是从别人口中知道此人对皇位存有觊觎之心,齐宁还真觉得至少从表面看,淮南王比忠义侯要顺眼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