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三三章 爆发
    第二三三章 爆发

    厅内一时间寂静无声,便是连呼吸声也难以听清。

    齐宁眉头锁起,心下骇然,他本就担心这种毒很难对付,此时听西门无痕所言,知道想要找到解药的方法,实在是难上加难。

    他本来对唐诺抱有很大的信心,或许是唐诺总是一副淡定平静的态度让齐宁以为那姑娘信心十足。

    可是西门无痕这般说,他便知道即使是唐诺,只怕也难以找到解毒的方法。

    神侯府自立国开始,一直延续至今,那也是有几十个年头,终年累月与江湖势力打交道,而且为此还专门设有丹器处。

    虽然没有人对齐宁解释过丹器处的职责究竟是什么,但顾名思义,齐宁心知那定然是用来研究药物以及兵器的所在。

    神侯府招揽的人,当然都不会是泛泛之辈,丹器处的药学高手定然不在少数,可是却对蛊卵毒无计可施,亦可见问题的严重性。

    一阵沉寂之后,轩辕破率先打破沉寂,道:“侯爷,如果只是蛊卵毒,我们全力以赴,也未必不能找到方法,可是此番的毒药,只是以蛊卵毒为引,此外至少还有十多种药物融入其中,除了蛊卵毒之外,我们目下也只查出其中另外三种毒药。”神情凝重,道:“如果要将毒药完全弄清楚,然后调集所有药物方面的高手,要配出毒药,最快也要数月之后。”

    齐宁皱眉道:“数月之后,只怕整个京城都已经尸骨成堆,没有活人了。”他这话说的虽然夸张,但却也算不上危言耸听。

    西门神侯道:“为今之计,只能是先控制京里的疫情,以免扩大,此外一面招集人手研制解药,一面派人找寻九溪毒王!”

    “九溪毒王可在京城?”齐宁问道,心想阿瑙是九溪毒王的弟子,阿瑙在京城应该没有疑问,却不知道九溪毒王是否也和阿瑙在一起。

    西门神侯道:“老夫已经分派人手搜寻,不过就算九溪毒王没有亲自前来,至少有他的弟子在京城一带。”

    “薛统领已经派人封锁了京城的一些道路。”齐宁心想这时候正好将西门神侯拉过来,到时候真要有问题,也好让西门无痕帮着说话,“我看薛统领这样做就很及时。”

    西门神侯淡淡一笑,道:“薛翎风是否封锁京城道路,我们神侯府无权过问,职责不同,我们主要的职责就是找寻到下毒的凶手,然后尽力找到解毒方法,各尽其职。”

    齐宁心想你这老东西还真是狡猾,忍不住道:“神侯,恕我直言,这次疫毒最早好像是出自丐帮。”

    西门神侯点头道:“不错,丐帮最近颇有些不对劲,神侯府这边派人与他们有过交涉,他们只说是丐帮内务,不会影响京城的秩序。神侯府办事,素来有一个原则,除非江湖势力危及到朝廷,否则他们内部的事务,神侯府不会轻易插手。”顿了顿,端起茶盏,饮了口茶润润喉咙,才道:“江湖太大,神侯府太小,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管得过来。”

    “如此说来,是丐帮故意隐瞒-疫情?”齐宁淡淡道。

    西门神侯颔首道:“丐帮这次处事不周,神侯府自然不会视而不见。”看向那文曲校尉,冷声道:“韩天啸,你与丐帮有过交涉,却没有发现内有蹊跷,老夫会奏明朝廷,参你失职之罪。”

    文曲校尉韩天啸躬着身子拱手道:“卑职失职,愿受责罚!”

    齐宁心知西门神侯也意识到这次神侯府有失察之罪,韩天啸无非是替罪羊,而且即使真的参上一本,韩天啸也不会真的要被关押下狱,最多也就罚点俸禄而已。

    他此时想到段沧海的猜测,心想神侯府只怕真的是因为其他事情牵绊了精力,对丐帮太过疏忽。

    只是却不知道神侯府究竟被什么事情扯去了精力。

    “如果九溪毒王果真在京城,那么此事与他却是大有干系。”齐宁若有所思,轻声问道:“神侯,是否可以确定下毒的人就是九溪毒王或者他的门下?”

    西门神侯肃然道:“在没有完全确定之前,我们只能说九溪毒王的嫌疑最大。”顿了顿,才轻抚胡须,身体微侧,凑近到齐宁这边,轻声道:“不过有蛊卵毒为证,普天之下,这种至毒蛊卵毒只有阴阳界才有,也只有九溪毒王能够配炼出如此复杂的毒药,除他之外,应该也不会有别人了。”

    齐宁微微颔首,“照这样说来,下毒之人应该是九溪毒王就不会有太大出入了。”皱起眉头问道:“可是神侯比我更清楚,做事需要原因,犯案也需要动机,九溪毒王在京城下毒,目的又是为了什么?九溪毒王是黑莲圣教的人,如果是九溪毒王下毒,究竟是九溪毒王个人的行为,还是黑莲圣教派他所为?”

    “侯爷,依你之见,会是哪种情况?”西门神侯看着齐宁。

    齐宁心想究竟你是神侯还是老子是神侯,摇头道:“我还真不清楚,只是心里疑惑而已。照理来说,黑莲圣教远在巴蜀,触手没必要伸得这么长,跑到京城来闹出这么大事情,在巴蜀自得其乐岂不更好?”也端起茶盏,饮了一口茶,放下之后继续道:“他们难道不知道,在京里闹出这样的滔天巨祸,朝廷还能放过他们?”嘿嘿一笑,道:“我瞧那九溪毒王可能是神经不正常,否则如果只是为了对付丐帮,有什么必要弄出这种可以传染的毒药,那不是故意要滥杀无辜,给黑莲圣教带去灭顶之灾吗?”

    神侯府几名校尉互相看了看,却都没有吭声。

    便在此时,却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守在院外的一名吏员飞奔到门前,单膝跪下,急道:“报神侯,有急报!”

    轩辕破看了神侯一眼,西门神侯并不说话,这才走过去,那吏员附耳对轩辕破嘀咕几句,迅速退下。

    轩辕破回到厅内,向西门神侯拱手道:“神侯,刚刚得到消息,长寿街那边忽然有人发了疯般冲到街上,恰好当时有人在街上,被抓伤了两个。”

    齐宁心下一沉。

    他心里清楚,如果只是寻常的耍疯斗殴,区区小事绝不可能急报到西门无痕这里来。

    “是疫毒?”西门神侯简单明了问道。

    轩辕破点头道:“已经确定,确实是疫毒感染者,全身红斑,起了血水泡,与疫毒的症状完全吻合。”

    “有几个人?”

    “当时发生的时候,只有一个。”轩辕破道:“可是那人在街上大呼大叫,引起骚乱,然后又出来两三个。”

    西门神侯神情也是十分严峻,道:“除了丹器处的人,派出神侯府所有人手,盯住三品以上官员的门户,此外注意京城的镖局武馆,谁要是有反常动作,立刻来报。”起身来,向齐宁道:“侯爷,宫门已经开了,老夫要立刻进宫,侯爷要不要一同去面圣?”

    齐宁倒也真想去见小皇帝,向他禀明目前京城正在发生的事情,可是一想跟着西门神侯这个老狐狸一起,到时候和小皇帝说话也不方便,更担心这老狐狸会利用上自己,摇头道:“神侯尽管去面圣,我还有些其他事情,处理完再去见皇上。”

    西门神侯颔首道:“如此也好。”又道:“侯爷这两日就不要让府里的人出门了,骚乱已经开始,一两天未必能够解决。”

    齐宁离开神侯府,并没有直接回锦衣侯府,而是往永安堂去。

    唐诺还在研究尸首,却不知道是否已经发现蛊卵毒,神侯府这边既然已经查到,自己大可以去向唐诺说明,也好节省时间。

    一路上马不停蹄,快到永安堂之时,齐宁瞧见前面一阵骚乱,勒住马,只见到数名虎神营的甲胄武士手里拿着盾牌,正围住两名疯癫不已的男子,那两名男子此时都已经是披头散发,衣衫凌乱,如同发了疯的野兽般往那些虎神营武士扑过去。

    好在这些官兵平日里训练有素,那两名男子虽然疯狂,却也无法触碰到官兵,而且官兵手中持有盾牌,完全可以抵御。

    “侯爷,应该是疫毒发作了。”赵无伤在齐宁边上也勒住马,神情严峻:“看来侯爷没有猜错,疫毒果然爆发了。”

    齐宁神情凝重,他知道自己所见的只是刚刚开始,而且也只是冰山一角,偌大的京城,此刻只怕有不少地方都已经出现类似的状况。

    这时候早已经是日上三竿,如果是换做往常,大街小巷早已经是人来人往。

    若非昨夜及时找到薛翎风,薛翎风又当机立断派出了兵士传告百姓禁足,而且封锁了诸多紧要街道,齐宁相信此时的京城早已经是乱成一团。

    “不要伤了他们。”其中一名官兵大声叫道:“也不要被他们碰到,打昏他们,将他们绑起来送到南河巷那边关起来。”

    齐宁见状,微微颔首,看来薛翎风确实有了准备,不但不许部下伤害感染者,而且已经准备好了安置之处,那南河巷应该就是安置感染者的处所。

    那两名男子疯狂乱扑,几名官兵只是围住,并不轻易出手,每当感染者冲过来时,便即用盾牌将之挡回去。

    忽见到一名官兵找了个空隙,从背后冲上,一拳打在一名男子的后脑勺,那男子晃了晃,很快便即软瘫下去,那兵士立刻拉住那昏厥男子的脚,扯了过去,边上又有一人上前帮忙,拿着绳子将那人捆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