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三二章 阴阳界
    第二三二章 阴阳界

    齐宁见西门战缨一刀砍在树上,心知这姑娘此时的心情定然是极其不好。

    若只是她一个人被拒之门外,她或许也不会如此着恼,可是齐宁可以进门而她却被拒绝在外,这对自尊心极强的西门战缨来说,不但愤怒,而且极为尴尬丢人。

    齐宁摇摇头,正要进门,忽见到西门战缨将那把刀丢在地上,然后蹲下身子,螓首埋在膝间,双手环抱住膝盖,身体却已经颤动起来。

    齐宁瞪大眼睛。

    这小妞的自尊也实在是太强了吧,神侯只是不让她进去,瞧这样子,就像受了天大的委屈,竟然要当着自己的面哭起来。

    两名守在门前的神侯府吏员面面相觑,也都是十分尴尬,可此时此刻,他们自然是一句话也不敢说。

    齐宁摇了摇头,想上前去劝说,可是知道这姑娘的性子,犹豫一下,终是进了院子。

    院内一片死寂。

    齐宁微皱眉头,忽地瞧见胖胖的曲小苍已经迎过来,拱手道:“侯爷!”

    齐宁微点头,跟着曲小苍走到大堂,大堂之内,除了神侯西门无痕之外,另有两人,一高一矮,个子高的看起来四十岁上下年纪,身材魁梧,铁打金刚,个子矮一些的三十出头年纪,尖嘴猴腮,背还微有些驼。

    西门无痕坐在椅子上,神情凝然,齐宁进来时,西门无痕立刻站起身来,显出一丝微笑:“侯爷!”

    西门无痕穿着十分随意,但此刻身在神侯府,却与昨日那个亲自下厨做菜的老者很有些不同,神情没有昨日那般自然,有些凝峻,但却更显威严。

    那一高一矮两人互相看了一眼,迅速向齐宁拱手行礼。

    “神侯叫我过来,不知有何指教?”齐宁含笑问道。

    西门无痕也不废话,向齐宁道:“侯爷,请你随老夫过来一下!”

    齐宁一愣,西门无痕却已经转身往后面走过去,齐宁有些疑惑,跟上前去,出了后门,顺着一条长廊往前行,西门无痕忽然停下脚步,回头看了跟过来的齐宁一眼,也不说话,只是招手示意齐宁过去。

    齐宁走过去,发现西门无痕站在一扇窗户边上,西门无痕等齐宁靠近,这才微推开窗户,打开了一道缝隙。

    齐宁知道他是要让自己往里面瞧,站在窗口向里面看去,虽然天色已亮,但里面却还点着灯,齐宁看到屋内正中间摆着两张长桌,每张长桌上都躺着一个人,他眉头锁起,细细看过去,才发现躺在桌上的两个都已经是死人,一股血腥味则是从屋内传过来。

    除了两具尸首,尚有三四个人都是用黑巾蒙着口鼻,手上戴着手套,有人手中甚至还拿着匕首,正在尸首上切割着皮肉。

    “神侯,这是.......?”齐宁心下有些骇然,西门无痕却已经拉上窗户,神情肃然,抬手道:“侯爷请!”

    两人回到大堂,齐宁才问道:“神侯,刚才那两具尸首.......难道是和疫毒有关?”

    神侯府每年办的案子不在少数,如果是其他案子,绝不可能找齐宁前来,只有可能是这次的疫毒案,西门无痕才有可能请齐宁过来,毕竟齐宁昨晚派段沧海过来报讯,齐宁相信神侯府这边必定还想从自己口中知道多一些线索。

    西门无痕微微颔首,此时曲小苍已经奉了茶水上来,还有两碟小点心,似乎知道齐宁一大早过来,可能没有吃早餐。

    只是刚刚看到那两具尸首,齐宁这时候还真没什么胃口。

    “昨夜侯爷派人过来报讯之后,神侯府立刻派人找到了两具因为疫毒发作而死的尸首。”那高个子中年大汉向齐宁拱手道:“五师弟带了神侯府的毒药高手,从昨夜开始就对尸首进行检验,目前已经初步判断出毒药的来源。”

    西门无痕道:“侯爷,这是轩辕破,老夫的大弟子!”目光移向那矮个子,“这是老三文曲校尉韩天啸。”

    齐宁刚才就已经猜到高个子很有可能就是目前实际管理神侯府的巨门校尉轩辕破,只是这矮个子却不好猜,此时西门无痕介绍,心想这韩天啸名字倒也不算差劲,还挂着一个文曲校尉的名头,只是这长相却也实在有些寒酸,根本看不出有丝毫文曲的样子。

    不过他也知道人不可貌相,韩天啸在神侯府北斗七星之中位居其三,自然也不可能是泛泛之辈。

    他听轩辕破声称已经判断出毒药的来源,微有些吃惊,暗想如果轩辕破所言是真,看来自己还是小瞧了神侯府。

    “神侯,你们已经找到了下毒的人?”

    神侯瞥了轩辕破一眼,淡淡道:“你来讲!”

    轩辕破看向齐宁,立刻道:“回禀侯爷,下毒之人暂时还没有找到,不过目前我们大体知道,这次的毒药来源于巴蜀西川,说得更具体一点,应该是来自于西岭!”

    “巴蜀西岭?”齐宁一听到毒药果真是来自于巴蜀,心想看来这次的疫毒还真与黑莲圣教脱不了干系。

    他也不说自己已经听说过黑莲圣教,轩辕破却已经继续解释道:“西岭是白苗人盘踞的地方,在西岭之地,有一个地方叫做阴阳界......!”

    “阴阳界?”齐宁只觉得这名字很是诡异,不由问道:“那是什么所在?”

    轩辕破解释道:“西岭群山峻岭,方圆有上百里之地,其中有一片地方被称为白沙岗,那阴阳界就在白沙岗。这阴阳界其实是一个小山峰,但又是两种截然不同气候的分水岭,如果身处白沙岗,可以看到一边是晴空万里,湛湛蓝天,而另一边却是云蒸雾涌,朦朦胧胧,让人有无限神秘的遐想,阴阳两界分明,变化无常,世所罕见。”

    神侯却忽然轻吟道:“放眼白沙天不平,阴阳两界自分明。岗南万里晴空色,岗北浓云欲压城.......!”看着齐宁道:“阴阳界一直都是白苗人活动的范围,因为白沙岗阴阳界的特殊气候,有一种药物,只在那里生长。”

    “哦?”

    轩辕破道:“在阴阳界的山壁上,生有一种叫做云蒸红叶的药物,剧毒无比。”

    “你是说,京城流散的疫毒,与云蒸红叶有关系?”齐宁皱眉问道。

    轩辕破点头道:“正是。”顿了顿,又摇头道:“不过却并非是云蒸红叶之毒。”

    齐宁顿时有些糊涂。

    神侯却忽然开口道:“侯爷不知道是否听说过九溪毒王?”也不等齐宁回答,直接道:“九溪毒王是白苗人,所谓苗人七十二洞,诸部落之中,白苗人的实力仅次于黑苗人,而九溪毒王虽然并非白苗任何一个部族的首领,他是白苗九溪部族出身,但是在所有白苗人心中,却是神一样的人物。”

    齐宁也不说话,只是微微点头,心想看来这次疫情,确实与九溪毒王脱不了干系,九溪毒王传说又是黑莲圣教的人,那么这次事件便与黑莲圣教有了关系。

    此时心中又想到小妖女阿瑙,心想看来京中疫情很有可能与阿瑙有关系。

    他现在心中很是疑惑,实在不知道阿瑙进京是为了对丐帮下毒,顺便报复自己,还是主要为了报复自己,顺便给丐帮弟子下了毒。

    那小妖女行事古怪,性情刁毒,确实很难以常理对她进行猜测。

    神侯西门无痕看了齐宁一眼,当然不可能知道齐宁心里现在是在想着小妖女阿瑙,只以为是在思索白苗人之事,继续道:“白沙岗阴阳界,也是九溪毒王的老巢,此人是巴蜀第一用毒高手,甚至可以说是当今天下最强的用毒高手,不但下毒的本事诡异莫测,更为厉害的是,此人对于毒药有着惊人的天赋,可以配炼出从前从未出现过的诸般毒药。”

    “神侯的意思是说,九溪毒王利用云蒸红叶,也配炼出厉害的药物?”齐宁明白西门无痕话中意思,“这次的疫毒,就是那种药物?”

    “几乎就如侯爷所猜测了。”神侯神情严峻:“据老夫所知,九溪毒王擅长养蛊虫,在西岭有一种金蛊虫,并不常见,十分稀少,而且并不容易养活,但却是九溪毒王用来炼毒的法宝。阴阳界气候特殊,金蛊虫在阴阳界进行养殖,毒性更强,而且金蛊虫在阴阳界以云蒸红叶为食,吸食云蒸红叶的毒汁,产下的蛊卵,几乎可以算得上是当今天下至毒之物,这次因疫毒而死亡的尸首体内,便含有那种蛊卵毒。”

    齐宁微变颜色,倒不是因为神侯府检查出了尸首内含有蛊卵毒,而是因为神侯称这种蛊卵毒乃是当今天下至毒之物,显然是极其厉害,他是担心以唐诺的手段,就算已经发现了蛊卵毒,也未必能够解毒。

    神侯府既然是朝廷用来针对江湖势力的衙门,对于江湖上的门道自然是了若指掌,各家各派的武功以及兵刃暗器,还有毒药等等,神侯府应该都有资料。

    九溪毒王既然是巴蜀第一毒王,所谓树大招风,此人名声在外自然会受到神侯府的关注,神侯府档案上记载此人的一些用毒方法甚至是配炼的毒药,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神侯,如此说来,这次京中疫毒,就是九溪毒王搞的鬼?”齐宁皱眉道:“神侯府查出了毒药,有没有法子解毒?”

    西门无痕看着齐宁,神情更是严峻,微微摇头:“至今为止,我们对此种毒药毫无应对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