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三一章 人心难测
    第二三一章 人心难测

    齐宁回到府里,见到顾清菡,从顾清菡口中得知侯府并无一人感染,这才微微宽心。..

    顾清菡自然知道唐诺被接到永安堂,却不知详情,齐宁知道如果告之唐诺正在研究尸首,只怕要吓死这美妇人,只说是在药铺研究药物,并不告知真相。

    他只是嘱咐顾清菡,这几日先不要让侯府里的任何一人轻易出门,实在万不得已要出门,也要小心谨慎。

    “是了,那个西门姑娘你看到了吧?”顾清菡忽地问道:“一大早她就过来,在外面等了大半个时辰,她只说要找你有事,请她进来,她也不说话,只站在门外,古怪得很。”压低声音道:“她是神侯府的人,我看她这个时候找你,也没告诉你去了哪里,就让人告诉她,你出门办事,她也没有问你去了哪里,就在那里等着。”微蹙秀眉:“一个姑娘家,天寒地冻,只怕也是冻坏了。”

    齐宁心知神侯府素来都与刑案接触,虽然是帝国正式的衙门,但是在很多人眼里却是神神叨叨隐隐秘密,一听到神侯府名字,自然而然地想到案件。

    神侯府的人一大早站在门口,也难怪顾清菡卖了个心眼,没有据实以告,他知道这是顾清菡在维护自己,微微一笑,道:“三娘可知道她是西门神侯的女儿?”

    “哦?”顾清菡有些诧异:“她就是神侯的女儿?我倒是听说过,却不曾见过。”美眸一转,问道:“是了,昨天送你回来的姑娘,是不是就是她?”

    西门战缨昨天将齐宁送到侯府门口,最后被齐宁激怒,拔刀要砍,这事儿就发生在家门前,顾清菡自然不可能不知道。

    只是此后齐宁匆匆去了秦淮河,接下来又是一夜奔劳,顾清菡急着检查侯府里是否被感染,所以两人都没有机会提及。

    齐宁点头道:“昨天和神侯饮酒,离开的时候,神侯比较热情,让她女儿送过来。”

    顾清菡唇边泛起一丝似有若无的浅笑:“昨天是她送你回来,今天一大早,又是她过来找你.......!”

    齐宁马上道:“三娘,你可别胡思乱想,我和她......那可没什么,她到侯府来,可都是神侯的意思。”

    前番就被顾清菡误会自己和唐诺有什么关系,今次顾清菡话一出口,齐宁担心她又多想,急忙解释。

    话一出口,却感觉很奇怪,心想自己干嘛急着解释?如果是为了怕顾清菡误会自己和西门战缨有什么,又为何害怕顾清菡误会?

    这个时代,男人三妻四妾稀松平常,流连风月也只是被人许以风流二字,堂堂锦衣侯爷,即使真的有很多女人,那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可是他内心深处,却似乎担心顾清菡误以为自己和别的女人有什么牵扯,齐宁知道,这只能说明自己内心深处对顾清菡已经太过在意。

    顾清菡美眸如雾,瞟了齐宁一样,娇美动人,浅笑道:“你急着解释做什么?我又没说你们有什么,我是说......!”顿了顿,左右瞧了瞧,确定无人,才压低声音道:“我是说西门神侯为何会这样做?神侯府又不是没有人,昨天让一个姑娘家送你回来,本就有些反常,今天这一大早,又派他女儿过来,难道神侯府的人都腾不出手,非要西门大小姐亲自过来请?”

    齐宁皱起眉头,只觉得顾清菡话中有话,不禁凑近顾清菡,从她身上弥散出来的美妇体香更为浓郁,“三娘,你是说这中间有蹊跷?”

    昨天派西门战缨来送,齐宁倒也没有想太多,只以为西门神侯是因为那本书的缘故,所以要和自己关系走得近一些。

    可是今早又是西门战缨过来,齐宁也确实感觉有些不对劲。

    顾清菡不动声色微微走开一步,拉开了与齐宁的距离,在椅子上坐下,道:“有没有蹊跷我也不知道。这西门姑娘学武出身,比普通姑娘自然有些不同,但再是不同,也毕竟是个大姑娘,和你接触太多,咱们倒无所谓,难道西门神侯就没有顾忌?”

    齐宁不自禁又走到顾清菡身边,凑近顾清菡低声道:“三娘,我觉着你一定有什么担心,尽管说来。”

    顾清菡瞟了齐宁一眼,见他靠在自己边上,近在咫尺,她甚至能够清晰闻到从齐宁身上散发出的男子味道,脸颊微热,努了努丰润的粉唇,低声道:“别凑得这么近,被人看到不好。”

    齐宁心中一荡,心想你只是怕被别人看见,却不是说不让我靠近,心下自乐,在边上椅子坐下,顾清菡才轻声道:“宁儿,这朝中的官员,都没有简单的心思,西门神侯坐镇神侯府二十多年,虽然和我们锦衣侯府关系不差,可也没有到无话不说的地步。”顿了一下,才道:“反正这些事情,我也说不上来,只是你多少还是要防备一些,老话说得好,防人之心不可无,害人之心不可有,以后和朝里的官员接触,都要小心为是。”

    齐宁心想别看顾清菡只是个美貌娇柔的妇人,可是见识确实不浅,含笑柔声道:“三娘,有你这个贤内助,我吃不了亏。”

    “又在胡言乱语。”顾清菡瞪了他一眼,“人家姑娘还在外面等着,就别耽搁了,早去早回。”又蹙眉道:“忙了一晚上,也没吃东西,要不要先吃些东西再过去?”

    齐宁笑道:“我若再耽搁下去,只怕那位西门姑娘真要拿刀冲进来了。”

    洗刷一番,用热水洗了个脸,收拾一番,齐宁出了门,随着西门战缨一同往神侯府去,赵无伤依然带着两名护卫跟随。

    天已经完全亮起来,驰马而行,齐宁发现大街小巷都颇为冷清,时不时地看到有虎神营的官兵守住一些紧要路口,是不是还有虎神营的骑兵在大街小巷巡视,人数虽然确实不多,但气氛看上去却十分的森然。

    不用齐宁亮出身份,西门战缨一身神侯府的穿着打扮,遇上哨卡,亮出神侯府的牌子,她虽然还没有正式成为神侯府的吏员,不领薪俸,但平日里实际上和神侯府的吏员一般无二,毕竟是西门无痕的女儿,所以神侯府的特制名牌也给了她一块。

    齐宁每次看到西门战缨亮出牌子来,便觉得这姑娘自有一股英姿飒爽的气势,在自己面前时不时地被调侃的怒火中烧,可是在其他人面前,西门战缨却还是显得冷静如水。他忽然想到,自己忙碌一夜,是为了让官兵早做准备,应对即将到来的疫毒爆发,可是如果今天并没有自己预料的那种情况发生,而薛翎风却又派了兵马出来,那后果可就有些麻烦了。

    薛翎风固然可以说丐帮弟子突然在街上发疯,有扰京城的安危,所以调动兵马维护秩序,可是如果京城疫情迟迟没有爆发,薛翎风也不敢因为上百名丐帮弟子在街上乱窜就一直封锁街道。

    到时候少不得有人会参薛翎风小题大做,甚至说不准直接有人参个借事调兵的罪名。

    而且那些丐帮弟子在京城乱窜,如果再无疫毒爆发,朝廷只怕还要对丐帮严惩,到时候丐帮的人可能就将怨气对着自己。

    如果今日疫毒爆发,大灾之下,无论是丐帮还是薛翎风的作为,可能都会被大灾祸暂时掩盖,可是如果没有疫毒爆发,那么薛翎风和丐帮的作为就显得异常显眼了。

    寻思之间,马不停蹄已经到了神侯府。

    齐宁来过一次,对神侯府倒也算是熟悉,西门战缨领着齐宁进了神侯府,瞧见院中有一名神侯府吏员,上前问了两句,这才回头道:“你跟我来。”

    齐宁心想看这架势,在神侯府吃早餐的梦想只怕是化成泡影了,跟在西门战缨后面穿过一座庭院,走了一小段路,到得一处半月门前,守着两名神侯府吏员,西门战缨问道:“神侯在里面?”

    一人道:“小师妹,神侯和大师兄他们都在,神侯说了,任何人都不得擅入。”

    西门战缨回头看了齐宁一眼,指着齐宁道:“这是.....这是锦衣侯,神侯请过来,快去禀报。”

    齐宁看在眼里,心想神侯府毕竟还是井然有序,西门战缨即使是神侯的亲生女儿,但是在这神侯府内,看起来也都还是按照规矩办事。

    两名守卫立时都向齐宁行礼,神侯府虽然神秘低调,管理江湖之事,但毕竟还是朝廷的衙门,这些吏员也都是朝廷的衙差,见到帝国侯爵,自然要行礼。

    一人进入院子,没过多久,出来道:“小师妹,神侯请锦衣侯爷进去。”

    西门战缨这才向齐宁淡淡道:“你跟我来!”便要进去,那吏员抬手挡住,“小师妹,神侯只请锦衣侯爷过去,你.......!”低下头,也不敢看西门战缨。

    西门战缨先是一怔,随即脸颊有些泛红,有些尴尬,愠怒道:“为什么不让我进去?”扭头看了边上的齐宁一眼,只见齐宁正笑眯眯瞧着自己,心下恼火,没好气道:“看什么看,没看过啊?你自己滚进去。”转过身,背对齐宁,瞧见前面一棵树,扭着腰肢走上去,拔出刀,一刀砍在那树上,显得异常恼怒。

    ----------------------------------------------------------------------------------------------

    ps:说两点左右,稍微了一点,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