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二九章 大宗师
    第二二九章 大宗师

    药铺前的长街之上,忽然传来一阵马蹄声,赵无伤瞬间反应过来,飞步过去,大门虚掩,他拉开一条缝隙,从门缝向外瞅去。

    齐宁听到马蹄声声,应该是有两匹马,已经听到外面传来叫声:“封锁京城,所有人关闭大门,不得擅出。”

    那人刚喊完,后面又有一个声音跟着喊了一遍。

    马蹄声从门前划过,那两人的声音交错叫喊,渐渐去得远了。

    齐宁脸上显出欢喜之色,赵无伤回过头,眉宇间也是带着一丝喜色,关上门,走过来,道:“侯爷,薛统领没有让人失望。”

    段沧海和齐峰其实还不知道究竟是个怎么状况,一脸疑惑,齐宁使了个颜色,示意赵无伤解释,赵无伤简略说了一遍,段沧海两手一拍,笑道:“侯爷果然是英明神武,这薛翎风是条汉子,没有辜负大将军对他的栽培。”

    “看来薛统领是在我们离开之后,立刻就做了准备。”齐宁欣慰道:“他应该是派人盯住了丐帮,一等丐帮弟子出现,立刻就调动了兵马。”先前全身一直紧绷,此时感觉全身一阵轻松,向后靠在椅子上,长出一口气,“丐帮的人这次做事倒也是干脆利落!”

    齐峰道:“丐帮这也是帮他们自己,好几百号人性命垂危,真要无法解毒,丐帮鬼金羊分舵也就等于完了。”

    齐宁知道丐帮和虎神营配合,只是为了防止更多的人感染疫毒,唐诺这边才是重中之重。

    齐宁相信,以唐诺的医术,太医院那帮御医也未必能及得上,如果连唐诺都无法解毒,那么这次的疫毒蔓延就岌岌可危了,想到这里,不由向那边瞧了一眼,听到屋里传来极轻的动静,唐诺显然已经在做事。

    “对了,神侯府现在准备怎么办?”齐宁接着先前的话头问道。

    段沧海道:“他们只是感谢侯爷给他们送去消息,至若接下来该怎么办,他们也不会对我说。不过如果我没有猜错,他们应该不可能派人到街上帮忙虎神营,他们没有这个职责,封锁京城大街小巷,也不是他们的权力。”顿了顿,才道:“他们应该会先找到尸首,然后开始派丹器处的人找到解毒的方法,此外应该会派人开始调查下毒的幕后真凶。”

    齐宁一听“幕后真凶”四字,眉头一紧,立刻问道:“是了,你们可听说过黑莲圣教?”

    “黑莲圣教?”段沧海皱起眉头,随即眼中划过厉色,问道:“侯爷,难道这次下毒的是黑莲圣教的人?”

    “侯爷去丐帮之时,丐帮的人提到黑莲圣教。”赵无伤陪着齐宁一起去锣鼓巷,知道情况,解释道:“丐帮的人似乎很肯定这次下毒的幕后黑手就是黑莲圣教。”

    段沧海微微点头,神情凝重,皱眉道:“黑莲圣教的人到了京城吗?他们和丐帮有什么恩怨,为何会对丐帮下如此毒手?”

    “你知道黑莲圣教?”齐宁看着段沧海。

    段沧海想了一下,才道:“侯爷可还记得九溪毒王?”

    齐宁点点头,猛然间身体一震,失声道:“难道......难道会是她?”脑中瞬间浮现出小妖女阿瑙的面孔。

    小妖女擅长毒术,而且正是来自巴蜀,难道她与黑莲圣教有渊源?

    前番小妖女放出毒蛇夜入寝室,如果不是唐诺,齐宁差点折在那小妖女的手里,至今回想起来,也是心有余悸。

    小妖女神出鬼没,但如今肯定还在京城。

    此女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心狠手辣,视他人性命如玩物,如果说这次疫毒的源泉来自小妖女,齐宁还真不怀疑。

    段沧海显然明白齐宁的意思,轻声问道:“侯爷说的是那天晚上放蛇的凶手?”

    齐宁心下怀疑,却不敢确定,也不回答,问道:“你提到九溪毒王又是什么缘故?九溪毒王和黑莲圣教有什么干系?”

    段沧海犹豫了一下,才道:“侯爷,关于黑莲圣教的事情,我也都是道听途说,不知道真假,不过......黑莲圣教素来隐秘低调,便是江湖中人知道的也极少,只有巴蜀一带的江湖人士才略知一二。”

    “哦?”

    “侯爷应该记得我说过,九溪毒王是巴蜀西川第一用毒高手,他是熟苗中的白苗人。”段沧海道:“我听人提及过,黑莲圣教是黑苗人创立的教派,据说总坛设在什么千雾岭,千雾岭到底在什么地方,连我也是不知道的。”

    齐峰道:“巴蜀那边群山连绵,就算是巴蜀本地人也未必知道每一座山的名字,靠近西南角那边,更是苗人的势力范围,那些稀奇古怪的山岭名字,咱们更不会听说过。”

    段沧海点头道:“齐峰说得有理,侯爷,黑莲圣教是黑苗人所创,所以势力范围一直都在巴蜀西川之地,往中原地区,几乎没有听说过黑莲圣教的人出来活动,而且他们行事低调,很少与江湖上其他的帮会接触.......!”说到这里,声音停下来。

    齐宁奇道:“怎么了?”

    “侯爷,我对黑莲圣教所知不多,但是却听说过两个关于黑莲圣教的传闻。”段沧海犹豫了一下,才道:“我记得那还是许多年前,大将军和西门神侯有一次饮酒,我在边上伺候,他们说了一点关于江湖上的事情,其中就提到过黑莲圣教。”

    “哦?”齐宁皱眉道:“大......父亲也知道黑莲圣教?”

    段沧海道:“是西门神侯说起来,当时说到武功上面,就提到了大宗师.......!”

    “大宗师?”

    段沧海微微颔首,道:“大宗师是指武功已经进入化境,非凡人所能达到的至高境界。就像......就像咱们家的北宫二爷,神侯那次说起,便说如果北宫二爷尚在人世,定然已经步入了大宗师的境界。”

    “黑莲圣教与大宗师有什么干系?”齐宁问道。

    段沧海神情肃然:“西门神侯当时和大将军说起大宗师,便说当今天下,有五人已经超脱凡世,进入了世人难以企及的大宗师境界。”

    赵无伤和齐峰此时却也是看着段沧海,显然是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

    齐宁此时却也是来了兴趣,问道:“除了二爷,还有哪几个是大宗师?”

    段沧海道:“青藏大雪山的逐日法王,东海白云岛的白云岛主,加上咱们北宫二爷,这已经是三个。”顿了顿,才缓缓道:“剩下两人,一个是北汉牧云侯北堂幻夜。”

    “北堂幻夜?”齐宁立刻想起唐诺曾经和自己提到过此人。

    按照唐诺的说法,牧云侯北堂幻夜是长陵侯北堂庆的皇叔,北堂庆乃是北汉第一名将,此二人一个精通棋艺,一个则是擅长音律,都是名列四艺絶士之中。

    段沧海道:“侯爷自然知道北堂庆,他的血兰军和咱们的黑鳞军水火不容......!”说到这里,双拳握起,眸中显出仇恨之色,“这北堂幻夜就是北堂庆的皇叔,也是九天楼楼主,只是此人神龙见首不见尾,据传就连北汉的达官显贵也没有几人见过北堂幻夜,不过江湖上很多人都知道,北堂幻夜武功出神入化,乃是北汉第一高手!”

    齐宁微微颔首,问道:“西门神侯见过北堂幻夜?”

    “那倒不知。”段沧海摇头道:“不过西门神侯谈到北堂幻夜的时候,语气十分的敬畏,神侯已经是当世顶尖高手,能让他如此敬畏,北堂幻夜必定非同一般。”顿了顿,低声道:“不过江湖传言,北堂幻夜已经多年不见踪迹,很有可能已经死了,是真是假,那是谁也不知了。”

    齐宁心想北宫连城也是多年不见踪迹,许多人也都以为北宫连城已经过世,但剑图失而复得,齐宁已经肯定北宫连城还活在世上。

    这些大宗师似乎都喜欢玩捉猫猫的游戏,深藏不露。

    “还有一个是谁?”齐宁问道:“你该不会说黑莲圣教也有一位大宗师吧?”

    段沧海点头道:“侯爷猜对了,黑莲圣教的教主,便是五大宗师的最后一位。”

    齐宁怔了一下。

    “大光明寺的主持空藏,丐帮帮主向百影,甚至包括神侯在内,这些也都是顶尖高手,可是比起五大宗师,却都是颇有悬殊。”段沧海道:“至若九溪毒王秋千易,如果江湖传言没有错的话,此人也是黑莲圣教中人。”

    齐宁骇然道:“如此说来,黑莲圣教岂不是实力极其雄厚?”

    “这些我也都是听别人所言,是真是假,我也不知。”段沧海皱眉道:“侯爷说丐帮和黑莲圣教结下了仇怨,可是黑莲圣教的势力并不出川,双方又如何结怨?即使两派真有冲突,也应该发生在西川,黑莲圣教要报复也只会找丐帮西方七宿分舵的麻烦,这鬼金羊隶属于南方七宿,而且只在京畿一带活动,和黑莲圣教相隔遥远,他们又怎可能与黑莲圣教结仇?”摇摇头,一脸疑惑:“这中间大是古怪,恐怕内情并不简单。”

    “你是说丐帮误会了黑莲圣教?”齐宁问道。

    段沧海道:“属下也不敢肯定,只是按照常理推测而已。而且黑莲圣教应该知道,丐帮乃是天下第一大帮,即使他们在西川雄霸一方,可是真要与丐帮结仇,他们未必能占什么便宜。再说他们如果派人到京城下毒,而且还是使用这种能够感染之毒,难道不担心朝廷会追查下去,最后会对黑莲圣教下手?朝廷若是准备剿灭黑莲圣教,就算他们有一位大宗师,那也无济于事了。”

    齐峰在旁也是疑惑道:“黑莲教主既然是大宗师,难道还要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如果真的和丐帮有仇怨,他直接去找丐帮帮主,又何必在京中下毒牵累无辜?”看向段沧海,道:“段二哥,你说的没错,这中间很是古怪,事情不会简单。”

    齐宁若有所思,喃喃自语:“黑莲圣教.......!”猛然之间,身体一震,想到一件事情,皱起眉头,不自禁道:“那只箱子......!”

    --------------------------------------------------------------------------

    ps:距离捧场双倍月票还有最后一个小时,大家有票丢下来,沙漠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