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二六章 朱雀
    第二二六章 朱雀

    众丐逼近齐宁之时,赵无伤已经将大刀拔出几寸,冷声道:“你们是要造反吗?”

    众丐顿时都停下步子,虽然对齐宁依然是怒目相视,可是却也显出一丝忌惮之色,这时候没有忘记,齐宁是大楚国的锦衣侯。

    丐帮虽然帮众无数,是为天下第一大帮,但是毕竟还不敢真的和朝廷对抗。

    鬼金羊分舵在丐帮二十八分舵之中,实力和所辖帮众都已经是排行前三的分舵,二十八舵舵主虽然地位相同,平起平坐,可是每次丐帮大会的时候,白圣浩说话的分量显然超过大部分的舵主。

    他手下有上万之众,这上万名丐帮弟子,都以他马首是瞻。

    只是这些鬼金羊分舵的骨干人物心里都很清楚,丐帮弟子良莠不齐,说是乌合之众其实也不为过,就算是在二十八舵中位居前三,可是真正在江湖上有名号的人物也不过寥寥十几人而已。

    若真的与朝廷发生冲突,对天子脚下的鬼金羊分舵来说,无疑是灭顶之灾。

    便在此时,却听得一阵咳嗽声响起,齐宁循声瞧过去,只见从角落的阴暗处,缓缓走出一个人来。

    那人五十出头年纪,并无穿白麻丧服,不过头上却缠了白巾,手中柱一根鸟头杖,灯火之下,那根鸟头杖通体乌黑,泛着幽幽光芒,显然是精铁所制。

    此人身形微胖,双目有神,颌下飘着一绺山羊须,齐宁看到此人,心下一凛。

    “有话可以说,不必剑拔弩张。”那人声音低沉:“我丐帮和锦衣侯府并无仇怨,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和和气气。”

    齐宁瞥了白圣浩一眼,见到白圣浩身体微躬,神色略带恭敬,瞬间就明白过来,向那老者拱手道:“前辈就是丐帮的朱雀长老吧?”

    那老者看向齐宁,笑道:“锦衣侯好眼力。”

    齐宁心想这些人对你毕恭毕敬,连白圣浩在你面前也如此恭敬,要猜你身份,其实倒也不必需要什么好眼力。

    “锦衣侯叫我一声前辈,可见侯爷也是个懂礼数有分寸的人。”老者抬手道:“给侯爷拿座!”

    很快便有一人端来一张颇为成旧的椅子,齐宁倒也不客气,在堂中坐下。

    “侯爷刚才说要配制解药?”朱雀长老在齐宁对面坐下,手上依然拿着铁杖,“老叫花子敢问一句,侯爷懂得医术?”

    齐宁瞧了那黑铁杖一样,此时看得更清晰,铁杖杖身凹凸不平,似乎是有一条蛇盘在杖上,那条蛇雕刻的十分逼真,而铁杖顶部,则是一个鸟头,鸟喙如长刺,心想此人是朱雀长老,却不知道这杖头是否就是朱雀?

    如果不出意料,这铁杖或许就是代表了朱雀长老的身份。

    “我不懂,但是自有人懂。”齐宁道:“朱雀长老,你心里应该清楚,如果此毒不解,不但是你丐帮要遭受灭顶之灾,整个京城也将面临一场巨祸。”

    朱雀长老颔首道:“那侯爷可知道这是什么毒?”

    “我不知道。”齐宁摇头道:“而且我认为现在最紧要的也不是弄清楚究竟是什么毒药的时候。”

    “哦?”

    “朱雀长老比我清楚,你们丐帮弟子现在已经死了不少人,但这只是开始,如果我没有猜错,贵帮还有一大批人感染了疫毒。”齐宁盯着朱雀长老眼睛:“疫毒发作之后,到底是怎样一番景象,长老应该见过?”

    朱雀长老神情变的凝重起来,颔首道:“恐怖至极!”

    “长老可知道,如今受感染的不仅仅是你们丐帮弟子,别的地方我不敢说,可是秦淮河上已经开始蔓延,而且已经有人发作。”齐宁神情严峻:“也就是说,早在数天之前,疫毒就已经在京城迅速扩散,如今到底有多少人感染,我无法确定详细数目,但一定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朱雀长老皱眉道:“侯爷今夜前来,当真与其他人没有干系?”

    “你说的是黑莲圣教?”齐宁道:“我不知道什么黑莲白莲,我只知道如果咱们再这样耗下去,会死更多人。”

    朱雀长老奇道:“侯爷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们丐帮弟子大都是住在一起,有人疫毒发作,你们可以迅速将其控制,不令他四处乱窜。”齐宁道:“而且听你们的口气,你们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只是你们的眼光一直放在丐帮之内,这几天,你们一直都在想方设法解决丐帮内部弟子中毒的问题。”

    四周十多名乞丐互相瞧了瞧,显然是被齐宁猜对。

    “你一直在监视我们丐帮?”边上一人粗声问道。

    朱雀长老陡然看向那人,目中寒光射出,那人立刻低下头,退到一旁。

    “监视?”齐宁瞥了一眼,冷笑道:“我们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我可没有时间监视你们。只是我知道,这次疫毒的开端,是从你们丐帮开始。你们可以控制帮中弟子四处乱窜,可是那些无辜的百姓猝不及备,难道能够阻止身边的家人冲到大街小巷?”

    白圣浩嘴唇微动,但是朱雀长老就在旁边,却也不敢多说。

    朱雀长老想了一下,才道:“先前或许是有些误会,侯爷,我们丐帮和你们锦衣侯府以前没有什么瓜葛,可是今晚你们侯府的人突然找上门来,让我们借一具尸首,而且还说如果耽搁,丐帮就会有灭顶之灾。这些时日许多弟子死去,帮中的兄弟都是紧绷着弦,未免做事冲动了一些。”沉声道:“将人放出来!”

    白圣浩犹豫了一下,还是向其中一人使了个眼色,那人立刻下去。

    “齐峰上门,是想借一具尸首回去,我们好对症下药,弄清楚毒药与身体之间的反应,也好以最快的速度配制出解药。”齐宁道:“如果解药无法配制出来,你能丐帮确实要遭受灭顶之灾。”

    朱雀长老微微点头,道:“侯爷所言极是。如此说来,侯爷那边有高人可以配制解药?”

    “我不敢打包票,但是我们那边会尽力而为。”齐宁道:“这不是为了救某一个人,也不是仅仅为了你们丐帮,这一次遭到感染的人太多,我们必须全力以赴。”

    朱雀长老见齐宁一脸严肃,想了一下,终于道:“不瞒侯爷,我们鬼金羊分舵也有懂得毒药的好手,刚开始毒发的时候,我们确实没有察觉,只以为是病疾,可是倒下的人一个接一个,我们才意识到问题的严峻,不但帮中懂得医术的好手,而且还请了几位江湖上的杏林高手,最后才得知,在丐帮之中蔓延的是一种极其厉害的毒药。一切正如侯爷所说,这种毒药不单毒性极强,而且还能传染,短短几日之内,丐帮已经死了四十多名弟兄,而且还有两三百人受到感染。”

    齐宁骇然道:“你们丐帮就已经有两三百人受感染?”

    朱雀长老苦笑道:“丐帮弟子素来都是成群结队,而且互相走动,我鬼金羊的弟子和睦互爱,有衣同穿有饭同食.......!”

    “那这些感染的人又在何处?”齐宁没空听他废话,直接问道。

    朱雀长老道:“老叫花子知道事态严峻,发现此毒能传染之后,立刻下了命令,将被感染的弟子分成了几处地方安置,派人守卫,不令他们出现在人前。”起身道:“侯爷可否移步?”

    齐宁点点头,朱雀长老拿着拐杖,在前领路,齐宁跟在后面,赵无伤等人本要跟上,朱雀长老回头道:“你们放心,我丐帮不会自取其祸,不会伤害侯爷,你们若是愿意,尽管跟来。”

    赵无伤等人的职责便是保护齐宁,也跟着在后。

    从正堂后门出去,后面又是一个大院子,后面有一排木屋子,看上去似乎荒废多时,颇为残破,但是里面却还点着灯。

    朱雀长老走走到窗口,推开一扇窗户,齐宁凑上去往里面看了一眼,只见不算宽敞的屋里,竟然有二十多名乞丐,有的躺在干草堆上,有的则是靠着墙壁,看他们的脸上,一个个沮丧绝望,许多人脸上都已经泛起了水泡,血水从水泡之中流淌下来,极为恶心。

    “咦,是......是他?”齐宁扫见一人,怔了一下,他发出声音,里面有极少乞丐抬头,齐宁望见的那名乞丐也是抬头循声看过来,看到窗外齐宁的脸庞,怔了一下,随即从地上站起,走路看起来十分吃力,直往齐宁这边走过来。

    赵无伤跟在齐宁身后,看到那名乞丐往窗口过来,便要去齐宁身前护住,齐宁却是抬手拦住,眼看着那名乞丐到了窗边,扒在窗沿上。

    朱雀长老微皱眉头,那乞丐看着齐宁,却已经露出感激之色,声音虚弱无力:“候......侯爷,大恩大德,没......没齿不忘,只能.....只能来生报答了......!”忽地扭过头,捂着嘴,一阵剧烈咳嗽,似乎是怕唾沫溅到齐宁身上,随即才扭头过来苦笑道:“小.....小人要死了.....!”

    朱雀长老疑惑道:“你认识侯爷?”

    那乞丐道:“回......回长老的话,那次......那次被药铺赶出来,是......是侯爷帮我们打抱不平,然后......然后还帮我们付了药费.......!”

    朱雀长老身体一震,齐宁叹道:“他现在怎样了?”

    这乞丐却正是当日带着同伴前往济世堂求医,却被药铺拒绝,后来被齐宁出面帮助的乞丐,齐宁最早看到疫毒情状,也正是那一次。

    “他......!”乞丐自然知道齐宁是问谁,苦笑道:“他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