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二四章 锣鼓巷
    第二二四章 锣鼓巷

    薛翎风盯着齐宁眼睛,似乎想要看穿齐宁的内心,很快便道:“所以侯爷已经下定了决心。 ”

    齐宁道:“我知道此事事关重大,所以我也绝不会强求你做什么。”

    齐宁心里知道,擅自调兵,确实是朝廷大忌,哪怕是十万火急,轻易调动兵马也一定会触动许多人的神经,这毕竟是大楚帝国的心脏之所。

    薛翎风是虎神营统领,如果强行调兵,自然也能调动一部分兵马,但是其后却必然会惹来大祸。

    他虽然很想让京里众多无辜的人们尽可能躲避一场灾难,但是他也知道,没有理由让薛翎风拿出身家性命来配合自己做这样一件事情。

    见到薛翎风神情凝重,齐宁起身来,道:“薛叔,我先告辞,我知道这是一件让你很为难的事情,所以我也不能要求你做什么。”勉强一笑,转身要走。

    “等一下!”薛翎风抬起手。

    齐宁停下步子转过身,有些惊讶问道:“薛叔你.......?”

    “侯爷应该知道,我能有今天,都是大将军的提拔。”薛翎风缓缓道:“如果不是大将军,且不说我还能不能活到现在,即使真的活到现在,也不可能有今日的地位。”

    齐宁叹道:“其实这一切都是薛叔自己奋斗得来。”

    “不管侯爷你怎么想,锦衣侯的血脉绝不能断绝。”薛翎风道:“所以今夜你虽然到了我这里,但此后无论发生什么,你只能咬死到我这里只是为了看看我的母亲,因为她老人家这阵子刚好身体不适。”

    齐宁一怔。

    薛翎风肃然道:“侯爷让我调兵,我现在还在犹豫。大将军的恩情,我不能不报,但是却不能莽撞,将性命白白丢掉。”盯着齐宁眼睛:“大将军扶持我成为虎神营统领,绝不是为了让我因为京城的一场灾难,便将身家性命全都送出去。”

    齐宁一时不明白薛翎风意思,皱眉问道:“薛叔的话,我.....听不大明白。”

    “如果真的要调兵,就必须要有一个确凿无误的理由。”薛翎风道:“哪怕侯爷料事如神,但在事情没有发生之前,都只是子虚乌有,除非是皇上的旨意,否则没有人敢擅自在灾祸到来之前就调动兵马,侯爷,你还年轻,可是有一点要记住,在京城的每一个决定,都要三思而慎行,哪怕你是想做好事,哪怕你是一心为了朝廷,可是在错误的时间做了错误的事情,就一定有人要致你于死地。”他双眉微抬,一字一句道:“京城的百官,未必每个人都有朋友,但每个人一定都有敌人!”

    齐宁这一瞬间感受到了官场的残酷。

    薛翎风坐在椅子上,上身挺直,“我知道侯爷宅心仁厚,希望救下更多的人,仁厚之风,是锦衣侯的家风。不过侯爷或许没有想过,如果你真的出了事情,受牵连的不仅仅只有锦衣侯府,侯爷难道没有想过,两代锦衣侯都是帝国的柱梁,他们的麾下又有多少人?如果侯爷有了麻烦,那么这些与锦衣侯关系密切的人们将会何去何从?”

    齐宁皱起眉头。

    他来到京城之后,锦衣侯府一直都算得上是门庭冷落鞍马稀,虽然他知道既然有两代锦衣侯打下的根基,齐家在大楚的势力一定不会小,可是这阵子却并没有看到多少人前往锦衣侯府走动。

    可是薛翎风这一番话,明显是在提醒齐宁,锦衣侯府的势力一直都存在,而且围绕锦衣侯府生存的势力并不在少数。

    “侯爷,很多人都知道我和齐家的关系,所以我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侯府考虑,为侯爷您考虑。”薛翎风正色道:“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绝不会轻易调动兵马。但是侯爷说的不错,老侯爷当年跟随太祖皇帝征战天下,大将军为先帝卫戍边关,说到底,都是为了能让百姓生活太平。如今京中将有灾祸发生,侯爷挺身而出,薛某十分钦佩,并非每个人都有侯爷这样的良知和胆识。”

    齐宁只觉得薛凌峰说话模凌两可,可他却隐隐捕捉到一些什么,若有所思,忽然问道:“薛叔,你统领虎神营,如果京城出现骚乱,情势危急之下,你是否可以调动兵马?”

    薛翎风眼眸之中终于现出一丝笑意,道:“卫戍京城安全,本就是我的职责,我虽然不能擅自调兵,可是如果京城真的发生动乱,我完全可以先带兵平乱!”顿了顿,低声道:“就好比如果疫毒就在今夜发生,在无法立刻面见皇上的情况下,我可以先带一部分兵马去稳定局势。”

    齐宁双眉舒展,起身道:“薛叔,我明白了!”转身便走。

    赵无伤一时没有明白过来,跟上去道:“侯爷,你这是......?”

    “薛叔要歇息了,我们不要打扰。”齐宁脚步匆匆:“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薛翎风却已经从椅子上站起来,看着齐宁离开的背影,这一次并没有叫住,只是一双眼眸却变得更为深邃。

    齐宁出了薛府,翻身上马,看了看天色,问道:“赵无伤,你知道锣鼓巷在哪里?”

    赵无伤一怔,点头道:“虎爷要去锣鼓巷?”

    “事不宜迟,不要耽搁。”齐宁拍马便走,“咱们去找丐帮鬼金羊分舵。”

    赵无伤和另外两名护卫翻身上马,拍马跟上,赵无伤心想侯爷先是去了忠义侯府,又到了薛府,如今却有莫名其妙地要去锣鼓巷找寻丐帮,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眉头锁起,忽地身体一震,明白什么,眼眸之中划过一丝异色,唇边泛起笑意,喃喃道:“原来如此!”

    齐宁马不停蹄奔波了一夜,却并无疲惫之感。

    他不知道自己奔波这半夜是否真的会有什么效果,可是他却知道,如果自己做在侯府什么都不做,也许情况会更糟糕。

    他做了,未必能改变什么,可是如果不做,就一定什么都改变不了。

    锣鼓巷确实是一条巷子,这里的环境颇为糟糕,走在坑洼的街巷之中,两边的房屋都极为残破,骑马而行,齐宁却总觉得两边黑漆漆的屋子里似乎有人盯着自己,而赵无伤和随行的另外两名护卫护卫却都已经手按腰间佩刀刀柄,全神戒备。

    齐宁知道,这条锣鼓巷就是丐帮的地盘,在两边的残破屋内,定然有不少丐帮鬼金羊分舵的弟子正盯着自己一行人。

    顺着锣鼓巷走到头,面前却出现了一座黑门大宅,灯火闪动,白光森森,那大宅门前,竟然挂着两盏白灯笼,在这寒夜之中,显得异常的凄冷。

    大门前左右的墙根下,靠坐着三四名破衣烂衫的乞丐,齐宁等人尚未靠近大门,那几名乞丐都已经翻身站起,手中都拿着打狗棍。

    齐宁停下马,赵无伤催马上前,压低声音道:“侯爷,这是鬼金羊分舵舵主所在之地,丐帮四大长老之中的朱雀长老行踪难觅,但很有可能也是在这里,他们是江湖第一帮会,咱们要和他们接触,要以江湖规矩相待。”

    齐宁知道赵无伤是想提醒自己在丐帮面前不要摆侯爷的谱,轻“嗯”了一声。

    此时那几名乞丐已经横在前面的路上,挡住了齐宁等人前进之道,一人沉声道:“游儿走四海,八方守阴阳!”

    赵无伤已经拱手道:“四海皆兄弟,八方来相聚!”

    齐宁瞅了赵无伤一眼,心想看来锦衣侯府这几个家伙倒也不是吃干饭的,对道上的规矩也算是很清楚。

    一名乞丐道:“你们是锦衣侯府的人?”

    齐宁一怔,赵无伤也有些诧异,两人都是想这乞丐眼力竟然如此厉害?

    齐宁拱手笑道:“来会丐帮兄弟,诸位多关照!”

    “你们锦衣侯府有人过来,不懂规矩。”那乞丐冷笑道:“让你们主事的人过来,我们或许会放人,否则可要劳烦你们的人在这里住上一段时日,学学规矩了。”

    齐宁立刻就明白他话中的意思,也终于知道为何此人一下子就认出自己是锦衣侯府的人。

    他去往忠义侯府之前,派了齐峰带人前来锣鼓巷找寻丐帮借一具尸首,本以为齐峰能说会道,而且是锦衣侯府的人出面,即使有些棘手,但丐帮应该还是会给点面子,可是听这乞丐的意思,齐峰非但没有借到尸首,甚至还被丐帮扣押起来,这还真是大出意料。

    毫无疑问,这帮乞丐只以为自己等人过来,是为了救回齐峰。

    齐宁心下不由暗骂,心想齐峰这臭小子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一再叮嘱不要和丐帮发生冲突,这下子倒好,人都被扣住,接下来谈事情可就更棘手了。

    赵无伤已经皱起眉头。

    齐宁知道这时候要冷静应对,笑道:“我就是锦衣侯府主事人齐宁,特来拜会贵舵的舵主,不知能否帮忙通禀?”心想隔行如隔山,也难怪朝廷专门设立神侯府,江湖与朝堂虽然同处一片土地,可又全然是两个世界,否则以自己的身份,何必对一个帮会的弟子如此客气。

    那丐帮弟子淡淡道:“等着!”走到黑色大门前,抬手在大门上先重重敲了两下,随即又轻敲了两下,最后则是张开手,用手掌在大门上拍了三下。

    齐宁知道这定然是丐帮的密语,外人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大门内外的人却明白其中意思。

    这里毕竟是丐帮鬼金羊分舵心脏所在,谨慎一些,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隔了一阵,忽听得“嘎嘎”声响,黑色大门打开,一名四十多岁的汉子从里面走出来,身材身高,虎背熊腰,颇有气势,只是披麻戴孝,一身丧服,神色冷然,瞧见齐宁,拱手道:“锦衣侯爷驾临,有失远迎!”抬手道:“请!”

    ---------------------------------------------------------------------------------------

    ps:感谢爱知源、带雨梨花1957、dinghui0202、墨名i、书友34195669、cgy071212、评审材料须知、jinhol、月下烟岩、相爱一生到老、发给刚才缘分、勤奋的沈春雷、紫宇1、6zj77、青色西红柿、咯啯唔、不明吃瓜等兄弟的破费捧场,感谢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