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二一章 怀疑
    第二二一章 怀疑

    齐宁出手干脆利落,一拳打在那护卫的腹间,边上那名护卫见状,大吃一惊,反应却也极快,挥刀便往齐宁砍过来。

    赵无伤本来距离齐宁还有两步之遥,见到那护卫抬手之际,就已经知道那人要挥刀,却已经如同脱弦之箭冲上前,大刀出鞘,那护卫砍下来之际,赵无伤挑刀迎上,双刀相接,“呛”的一声响,火星四溅。

    忠义侯府另外两名护卫见状,拔刀冲上来,赵无伤身后的锦衣侯护卫也迅速拔刀上前。

    “谁还敢放肆?”齐宁一拳将那名护卫打的坐倒在地上,霍然抬头,冷笑道:“以下犯上,就算你们是忠义侯府的人,本侯也照杀无误。”

    他气势冷然,几名护卫俱都是一怔。

    便在此时,听得“嘎嘎”声响,忠义侯府大门打开一条缝,探出一个脑袋来,沉声道:“何事喧哗?”

    赵无伤高声道:“锦衣侯求见忠义老侯爷,有大事相商!”

    那几名护卫闻言,先是一怔,随即都是变了颜色。

    他们本以为齐宁只是一个普通的侯爵,半夜三更前来,也只是为了讨好忠义侯,却想不到来人竟然是锦衣侯。

    锦衣侯和忠义侯的关系一想也算比较融洽,四大侯爵之中,虽然忠义侯位列四侯之首,但是在朝野的威望,忠义侯却显然及不上锦衣侯。

    一怔之后,四名护卫知道事情不妙,却都是瞬间单膝跪地,齐声道:“见过锦衣侯!”

    两代锦衣侯,都是大楚的名将,在军方有着极深的根基,而且深得帝人的敬仰,这几名护卫其实也是出自军队,虽然并不曾在锦衣侯麾下征战,但骨子里对锦衣侯却还是十分的敬畏。

    只是他们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看起来不算很起眼的年轻人,竟然就是锦衣侯。

    大门立刻敞开,里面走出一名中年人,拱手道:“侯爷请进,小人这就通禀老侯爷!”请了齐宁进去。

    齐宁自然没有时间和区区几名护卫计较,径自入府,被带到大堂,夜深人静,府内也是十分的清幽。

    有人奉茶上来,齐宁等了片刻,才听到脚步声响,扭头看过去,只见从门外已经走进一个身披黑袍的长者,身形偏瘦,但是一颗脑袋却很大,年过六旬,精神却还是颇为健烁,鼻子微挺,无论是头发还是胡须,都是黑白相间,白多黑少。

    齐宁立刻站起身来,那长者打量齐宁两眼,现出一丝微笑,抬手道:“坐下说话。”走了过去,在主座上坐下。

    齐宁知道此人定然就是当下第一权臣忠义侯司马岚。

    他没有想到,第一次见到司马岚,会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

    “晚辈见过忠义老侯爷!”齐宁承袭锦衣侯,虽然和忠义侯并列为帝国四大侯爵之一,在爵位上平起平坐,但他也知道无论是资质还是手里的权势,与眼前这个花甲老人天壤之别。

    司马岚是三朝老臣,而且是第一代忠义侯,四大侯爵之中,除了他和金刀老侯爷还健在,武乡侯苏禎已经是第二代侯爵,而齐宁却已经是第三代。

    侯爵还是那个侯爵,但人已经不是那个人。

    齐宁知道,即使是齐景在世,对司马岚也是要礼敬三分,更不必说自己这个第三代锦衣侯了。

    而且司马岚是托孤之臣,在新帝登基的过程中立下了奇功,如果不是他的运筹帷幄,齐宁很怀疑小皇帝能够顺利继承皇位。

    在这样一位权势极重的老臣面前,齐宁还是尽可能地显示出自己的敬意。

    司马岚看上去倒也颇为随和,摆手笑道:“不必拘礼,你深更半夜前来见我,当然不会是无缘无故,想来是有什么急事,但说无妨。”

    他说话干脆利落,并不太多的寒暄,而且语气之中,显然也是将齐宁当成后辈来看。

    齐宁在来的途中,其实就已经组织好了语言,当下将发生的事情捡紧要的说了一遍,至若唐诺要利用尸首找出解毒方法,齐宁自然没有透漏。

    司马岚听完之后,并没有像齐宁预料般的那样大惊失色,只是微微皱眉,问道:“你是说,有人在京城对丐帮弟子下毒,然后以丐帮弟子为工具,将疫毒向京中四处扩散?”

    齐宁点头道:“正是如此。”

    司马岚轻抚黑白相间的胡须,问道:“你确定那真的是疫毒,而且会迅速传染蔓延?是否只是一种巧合,有一部分人恰好患了此病?”

    齐宁神情严肃:“老侯爷,我十分确定以及肯定,如果不出意外,遭受感染正在恶化的感染者已经是成百上千,只是暂时还没有发作出来,按照时间,天亮之后,也就是在今天,较早感染的一批患者就要开始发作。”

    “你说毒发之后,患者神志不清,对任何人都会发起攻击?”司马岚凝视着齐宁,将信将疑:“而且被攻击伤害后,也有很大的可能被感染?”

    齐宁心想我已经说的很清楚,时间越来越紧迫,你这老家伙别再婆婆妈妈啰里啰嗦,赶紧行动起来,但嘴上自然不能说,只能尽力按捺心中的急迫,道:“老侯爷,我敢保证,所言半分不假,今夜过来见老侯爷,就是希望老侯爷能抓紧最后的时间,做好应付可能发生骚乱的准备。”

    司马岚却是若有所思,微一沉吟,才道:“你不要急,此事事关重大,不是急迫就能解决。”示意齐宁先喝茶,才道:“你的意思,是让老夫连夜对全城实行禁足,然后调动兵马,做好防范准备?”

    “是。”齐宁道:“此外还要找专门安置的地方,尽量是人烟稀少之地,如果真的出现感染者大规模骚乱,在他们神志不清的状况下,必须将他们强行拘押起来,在找到解毒方法之前,将他们暂时囚禁,以免连累更多的人。”

    此时有人搬来暖炉子,就放在司马岚的身边,凄冬寒夜,这大堂内还真是有些阴冷,司马岚伸出手,在暖炉子上烤了烤,这才问道:“老夫不是不相信你的话,不过......按你说发,这种疫毒有恶化时间,并非中毒立刻发作,那么这几天京城如果有大规模的疫病在流散,为何神侯府对此事却一无所知?老夫并没有得到神侯府的禀报。”

    齐宁皱起眉头,心想你这话难道是在怀疑我虚报消息?

    他心下冷笑,暗想如果不是皇城紧闭,老子就直接去找小皇帝,也不会来找你,如果老子可以调动兵马,也不会过来和你啰嗦半天。

    可是他心里很清楚,眼下要做出应对措施,只能让这老家伙帮忙。

    齐宁今夜心急如焚,不是担心某一个人,他不希望看到众多无辜的百姓死在这疫毒之下,只要能少死一些人,齐宁愿意尽力去做任何事情。

    “老侯爷,这种疫毒来的悄无声息,而且之前并不曾出现过。”齐宁有些坐不住,“神侯府最近的精力或许放在了其他事情上,这种疫毒在没有完全爆发之前,没有几个人会知道它的可怕。”终是站起身来,拱手道:“老侯爷,时间不等人,恳请老侯爷立刻做出应对,否则......!”

    司马岚盯着齐宁眼睛,道:“老夫知道你很心急,可是你可知道,要调动兵马,那可不是一句话的事情。先帝驾崩,新帝登基,这阵子全城戒严,实行禁足,已经让许多人感到风声鹤唳,你也知道,每到这个时候,城中的人们就会人心惶惶。”

    “我知道!”

    “皇上登基之后,戒严取消,京里的人们这才缓了下来。”司马岚缓缓道:“你知道这种时候什么最重要?自然是太平,让京里的人们感到太平,我大楚全国才会稳定下来。京城就是我大楚的心脏,牵一发而动全身,建邺京城任何一丝风吹草动,不但会影响我大楚全国的情势,甚至会影响到全天下的局势,这个道理你可明白?”

    齐宁听他语气老气横秋,一副长者与晚辈说话的语气,如果是换做平时,他还真的不会有多在意,可是在这种十万火急的时候,这老家伙却还在慢条斯理和自己扯些没用的,心下有些恼怒,忍不住道:“老侯爷的意思是说,为了保证京城的安定,不可调动兵马,静待事情发生之后再去处理?”

    司马岚微皱眉头,似乎对齐宁的语气有些不悦,却还是道:“年轻人年轻气盛,想要做些事情,那也是可以理解。但凡事都要三思而行,你自己也说过,这样的疫毒从前并无发生,为何会在这时候突然出现?神侯府竟然一无所知。开国至今,老夫还不曾见到京城有传染的病症发生,如果冒昧调兵,全城戒严,城中刚刚平静下来的百姓们,必然再次惊慌失措人心惶惶,老夫只担心局势一旦紧张,又有人心怀叵测了。”

    齐宁一怔,瞬间明白,说到底,司马岚还是从政局上去考虑,担心再次戒严禁足会导致京城的慌乱,让敌对势力有机可趁。

    他心中冷笑,暗想你这是顾头不顾腚,你担心调兵戒严会让城中百姓慌乱,可是却不想想,如果疫毒爆发,到时候京城的混乱比调兵戒严带来的惊慌还要强出十倍。

    齐宁心想,这老家伙似乎是以为自己刚刚承袭爵位,立功心切,要有所表现,所以才会如此积极,看来他并不相信疫毒之说。

    -----------------------------------------------------------------------------------------------------------------

    ps:今天的双倍月票,大家实在是太给力了,沙漠这时候才知道,原来有这么多的兄弟一直在支持,不离不弃,心中很是激动。

    由于捧场投票的兄弟姐妹较多,只能单开一张感谢名单,待会儿发到作品相关,然后同步发到微信公众号里。

    微信公众号:锦衣沙漠,搜索关注就可以,再一次感谢大家的破费以及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