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二零章 十万火急
    第二二零章 十万火急

    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

    夜深人不静,侯府正院亮如白昼,颇有些嘈杂,齐宁则是在偏厅叫来赵无伤二人。

    “侯爷,咱们侯府和丐帮并无太多接触。”齐峰犹豫一下,终于道:“侯爷或许有所不知,丐帮是天下第一大帮会,有他们自己的一套规矩,丐帮弟子的生老病死,都要遵照丐帮帮规。丐帮弟子死后,他们会按照帮规埋葬,除非是被逐出丐帮,否则死后尸首依然受到丐帮的保护,绝不会让人轻易亵渎。”

    “我没有说要亵渎尸首。”齐宁皱眉道:“生死攸关,这不但是关乎到京城其他人的生死,也直接与丐帮弟子的生死有关系,难道他们连尸首也不能借用?”

    赵无伤终于道:“侯爷,丐帮是江湖帮会,我们侯府并不涉足江湖,此事不如去找神侯府。神侯府专门代表朝廷与江湖势力接触,丐帮是江湖上的第一帮会,神侯府与他们接触颇多,由神侯府出面,此时应该容易办到。”

    “你是说,堂堂锦衣侯府找丐帮要一具尸首,还要靠神侯府从中周旋?”齐宁冷哼一声。

    其实他倒不是不知道让神侯府出面,此事办的应该更为顺利,可是他却已经料定,一旦让神侯府出面找丐帮要尸首,那么神侯府定然会追问尸首的用途,齐宁知道对付神侯府的问题,绝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应付的了,更不是随便编个理由就能应付。

    虽然和西门无痕相处的还算融洽,但齐宁心知既然能够坐到神侯这个位置,而且管束江湖之事,自己所看的西门无痕绝对不是他的全部,此人也绝不是自己见过一次就能看透。

    闲来无事,同桌饮酒,甚至谈谈抽象派印象派,西门无痕或许会和自己相处得很融洽,但是一旦涉及到正事,他知道事情就绝不会那么简单,否则西门无痕也就不是神侯,神侯府也就不可能被江湖势力所忌惮。

    神侯府要调查尸首的用途,自然就要查到唐诺的身上。

    齐宁虽然对唐诺的背景并不是完全清楚,但是他确信唐诺对自己绝不会有任何的危害,他也相信唐诺绝不会希望神侯府会对她进行调查,无论是明面还是暗地里,没有谁会希望有人调查自己的底细。

    赵无伤见齐宁似乎有些恼意,愣了一下,才道:“侯爷如果真的想不经过神侯府,属下就去丐帮走一趟。”

    赵无伤为人低调,平日里沉默寡言,很少说废话,做事也算是比较沉稳。

    按理来说,派他去丐帮应该是比较合适,但是他又担心赵无伤拙於言词,未必能和丐帮进行交流。

    反倒是齐峰,伶牙俐齿,比起交流能力,却是在赵无伤之上。

    “如何找到丐帮的人,你们可清楚?”齐宁问道。

    齐峰点头道:“丐帮鬼金羊分舵就在京城,城西的锣鼓巷可以找到他们。”

    “那好,齐峰,你带两个人去一趟,和他们说清楚。”齐宁道:“告诉他们,疫病蔓延,他们丐帮借用一具尸首,也是为了他们丐帮好。”

    齐峰笑道:“侯爷放心,属下知道怎么说。”

    “不要和他们起冲突。”齐宁心想一切都是为了解决当前的大麻烦,锦衣侯府倒也不用和丐帮发生冲突,结下仇怨。

    齐峰点点头,拱手道:“属下这就去办。”

    等齐峰离开,齐宁才看向赵无伤问道:“虎神营的薛翎风,你应该认识?”

    赵无伤点头道:“认识,侯爷要找他?”

    “你去找他过来侯府一趟,就说有事情要他办。”齐宁道:“事不宜迟,你现在立刻去请。”

    “侯爷,薛翎风是虎神营统领,负责京城守卫。”赵无伤小心翼翼问道:“属下斗胆请教,侯爷请他过来,不会是为了要调兵吧?”

    齐宁点头道:“本来是要进宫向皇上禀报,可是这么晚了,皇城关闭,我也进不去,但十万火急,耽搁不得,所以......!”

    “侯爷,如果是要调兵,绝不能去请薛翎风!”赵无伤神情一紧,“这是要出大事的。”

    “出大事?”齐宁皱眉道:“薛翎风不是虎神营统领吗?虎神营难道不是归他调遣?”

    “按理来说,虎神营确实听命于薛翎风!”

    “那薛翎风不是和我们锦衣侯府关系很好吗?”齐宁问道:“薛翎风负责虎神营,卫戍京城安全,等到明天,或许疫毒就要爆发,到时候许多感染疫毒之人就会神志不清,甚至要对所见到的任何人发起攻击,难道不要连夜准备,应付随时可能发生的混乱?”

    赵无伤摇头道:“侯爷,薛翎风即使有心,却也没有这个胆量。”顿了顿,才道:“薛翎风确实可以调动虎神营,但是却需要兵符,否则擅自调动超过五十人,就是谋反。”

    “什么?”齐宁一怔,忽地意识到,自己心急着想要尽快做出应变,却疏忽了楚国的法令。

    赵无伤神情肃然:“侯爷,恕属下直言,即使是大将军在世,也无权调动京城的兵马。大将军可以调动秦淮军团十万大军,可无论是皇家羽林营还是虎神营,还有黑刀营,大将军都无权调动。”

    “你是说,必须要进宫找到皇上,请到皇上的旨意才能调动?”

    赵无伤道:“有皇上的圣旨,自然是可以调动任何军队,可是侯爷也说了,如今正是深夜时分,禁宫紧闭,侯爷这个时候根本进不了宫。”

    “他娘的,难道就在这里坐等一宿,让时间白白流失?”齐宁忍不住爆粗口,心下却颇为焦急。

    唐诺说的很清楚,疫毒爆发的时间,只在明后两天,现在已经是子时时分,也就是说,疫毒爆发最快很有可能就在天亮之后。

    如果当真如此,那么还有半夜的功夫本来可以早做准备去,却要眼睁睁看着浪费,他心知这不仅仅是几个时辰的问题,等到明天真的发生变故,那么这短短几个时辰,到时候再回头看,就会显得异常重要。

    赵无伤自然也看出齐宁的焦急,想了一下,才道:“侯爷,要么等到明天一早去见皇上,除此之外,只有一个办法可以调动兵马早做准备。”

    “什么办法?”齐宁眼睛一亮,“快说!”

    赵无伤一字一句道:“忠义侯!”

    “忠义侯?”齐宁身体一震。

    赵无伤道:“侯爷,先帝驾崩,皇上登基,这中间一直都是忠义侯在操持,他是三朝老臣,朝中威望很高,如果不出意外,先帝临终之时,忠义侯应该就是托孤之臣。”顿了顿,才道:“侯爷现在去找他,或许能想出办法来。”

    齐宁想了一下,并没有太过犹豫,道:“咱们现在就出发,去见忠义侯!”

    “那属下让人备车!”

    “来不及了。”齐宁道:“十万火急,骑马过去就好。”

    赵无伤当下也不犹豫,过去调了几名护卫,护着齐宁骑马直往忠义侯府去。

    齐宁马不停蹄,急促而清脆的马蹄声从数条街道驰过,赶到忠义侯府的时候,只见到夜色之下的忠义侯府幽静异常,大门紧闭,门前左右各有两名带刀护卫守卫。

    忠义侯府大门两边的高墙各有一个铁钩,都挂着一盏灯笼,夜风吹拂,两盏灯笼也在风中摇曳。

    齐宁翻身下马来,门前护卫早已经是握紧刀柄,有人沉声喝道:“这是忠义侯府,闲杂人等速退!”

    “速退你妈啊!”齐宁心里骂了一句,并不理会,登上府门前的台阶,只上了三层台阶,就见的身前光芒一闪,两名护卫已经拔刀而出,交叉架住,挡在了齐宁身前,一人厉喝道:“擅闯侯府,杀无赦,你再往前一步,立刻斩杀!”。

    齐宁本就焦急,看到大刀在眼前,那人语气凶狠,心下大是恼怒,暗想老子这个锦衣侯做得实在太过憋屈,是个人就敢在老子面前摆威风,还真当锦衣侯不是侯爷了?厉声道:“闪开!”

    “住手!”赵无伤也已经带着护卫跟上来,见到忠义侯府的护卫拔刀,皱眉道:“这是我们家侯爷,要见忠义侯,还不速速通禀!”

    两名护卫互相看了一眼,一人便道:“深更半夜,侯爷已经歇下,不会见客,明天请早!”

    赵无伤拱手道:“几位兄弟,我们家侯爷十万火急,有要事与忠义侯相商,不敢耽搁,请赶紧通禀。”

    “我说过,这时候老侯爷不见客。”对方依然是冷冰冰道:“我们职责所在,最好不要让我们为难。”

    忠义侯府门前的四名护卫都显得十分的冷淡。

    他们当然有冷淡的理由。

    大楚帝国虽然有着世人皆知的四大世袭候,但却并非仅仅只有这四大侯爵。

    大楚立国,功勋卓著的文臣武将自然不在少数,立功受爵自然不在话下,除了四大世袭高等候,至少还有一二十个侯爵,只是地位低于四大世袭候而已。

    最近这阵子,忠义侯府风光无限,许多人都知道,先帝过世,是忠义侯保驾护航,将太子送上了皇位,忠义侯如今当然是大楚国首屈一指的大功臣。

    他既是托孤之臣,又是新皇登基的首功之臣,而新皇登基之后,朝中政事,俱都仰仗着忠义侯,忠义侯固然日理万机,却也是风光无限。

    虽然只是侯府门前的几个护卫,但最近这阵子,即使是这几个护卫也感受到了忠义侯带来的荣耀,每天登门拜见的官员络绎不绝,可谓是门庭若市,而每一个登门拜见的官员,无论官职大小,对忠义侯府前的护卫也都是笑脸相对,一些识趣的官员话还没说,东西已经先塞到几人的怀中。

    今夜忽然不知从哪里又冒出来一个自称侯爷的人,这半夜三更前来,当然是为了巴结逢迎忠义侯,几名护卫也是见怪不怪,可是此人不但没有客客气气说话,甚至狂妄的很,这让连日来一直感受到荣耀的护卫大大受挫。

    “我不喜欢有刀子挡在面前。”齐宁深吸一口气,道:“现在让开还来得及。”

    护卫冷笑一声,道:“你如果继续硬闯,刀子就不只是挡着你了!”

    “好,原来这就是忠义侯教的好奴才。”齐宁脸色忽地一沉,身体骤然一矮,两名护卫还没来得及反应,一人便已经感觉自己的腹部如同被铁锤重重锤了一下,五脏六腑似乎在一瞬间碎裂。

    --------------------------------------------------------------------------------------------------------

    ps:纵横双倍月票活动正式开始了,投一张月票算两张。沙漠新书这个月刚刚上架,月票也是大家一张一张砸出来,在此深表感谢。

    新书上架第一月,还是希望在月票上有个好名次,人活一张脸,大家手里要是有月票,还望不吝赐下。

    经济条件尚可的朋友,也请在月票双倍活动时候能够破费一二,让沙漠涨涨脸!

    打赏五百纵横币就等于给沙漠投了两张月票。

    当然,沙漠虽然求票心切,但还是希望大家量力而行,打赏是情分,经济条件尚可的朋友捧下场,否则还是不要破费,能订阅就感激不尽!

    再次鞠躬,沙漠会以最好的故事来回报大家的厚爱和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