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两一八章 大祸将临
    第两一八章 大祸将临

    齐宁一路上却是神情凝重,回到侯府之后,先是找到顾清菡。

    顾清菡这几日倒也没有闲着,上次去往老宅那边,出了极大的变故,齐泓老总管如今还在荆州城内休养,而且年事已高,再加上遭遇大变故,无论身体还是精力都已经很难胜任老宅总管的位置。

    锦衣侯府的根基在江陵,而且维持下去的血脉也是从封邑而来。

    顾清菡自然知道经过上次的事情之后,封邑那边自然要重新整顿,老宅也要重新选择一位总管去打理封邑上的诸般事务。

    锦衣侯府其实也不缺能干事的人才,而且封邑上也有许多能干之人,顾清菡这几日却是准备挑选新的总管打理封邑,此外还要将之前的账目重新的整理。

    化名赵渊的判官在老宅那边三年,掌控着老宅的大小账目,乱成一团,现如今要整理起来,并不容易。

    齐宁找到顾清菡的时候,顾清菡还在账房理账,看到齐宁匆匆过来,有些意外,问道:“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齐宁前往秦淮河,她自然是清楚,上次从齐宁口中知道卓仙儿凄凄惨惨戚戚的处境,她同情心起,倒也允许齐宁偶尔去秦淮河关照一下,可是齐宁真要去了,她心里却总有些不舒服,此时看到齐宁早早回来,不知为何,心里却有些欢喜。

    一路之上,齐宁最担心的就是锦衣侯府也出现那种病症。

    今夜在画舫上发生的事情,让齐宁大是震惊,回来的途中,他脑中一直在盘思,却也理出了一些头绪来。

    第一次见到这种症状,应该是在济世堂,当时两名乞丐在济世堂求医,却因为无钱看病被拒之门外,齐宁出面解决了此事,当时看到那名患者,手臂上就是出现密密麻麻的红斑,甚至有些红斑都发了水泡。

    齐宁那时候虽然觉得病症不轻,却也没有多想。

    可是今日在画舫上亲眼看到徐干发病,与昨天晚上所见的丐帮弟子情状极其相似,心知如果不出意外,昨晚所见的那名丐帮弟子,应该也是患了同样的病症。

    毫无疑问,京城此时正在无声息中蔓延着一种奇怪的病症,这种病症传染性极强,从画舫上被传染的人数就可见一斑。

    如果不是齐宁今夜在画舫上恰好看见,或许他也不会发现这样的病症正在蔓延。

    齐宁此时根本不知道如今病情究竟蔓延到何种程度,更不知道当下究竟有多少人被感染上。

    不过有一点他却已经隐隐能够判断出来,这种传染病的威胁性极大,甚至可以让人丧失理智,变得疯癫暴力。

    顾清菡见齐宁神色凝重,有些奇怪,只见到齐宁径自走到她身前,伸出手,已经将她一只如玉皓腕抓在了手中。

    顾清菡俏脸大变,失声道:“你.....你做什么?”万想不到齐宁竟然如此胆大包天。

    齐宁沉声道:“不要动!”

    “你......放肆!”顾清菡看他抓住自己手腕,另一只手正将自己的衣袖掀起来,又惊又怒:“你疯了吗?快住手。”挣扎了两下,乱颤,俏脸恼怒,本以为是齐宁酒性发作,可是看到他脸上并无酒色,身上也不带酒气,心下惊骇,暗想这小子是要发昏吗?

    顾清菡是过来人,对男女之事自然是极其敏感,她自然早就已经察觉到齐宁对自己的感觉已经不似从前,不再只是单纯的婶娘和侄儿之间的关系,虽然齐宁已经很小心,但却还是时不时地显出男人对女人的那种情愫。

    顾清菡对齐宁本来只是关护之心,可是不知为何,这些日子齐宁偶尔流露出来的情愫,却让心如止水的顾清菡内心有时候泛起一丝涟漪,她当然知道这种情愫绝不能让其蔓延下去,所以比起从前,对和齐宁的接触已经尽可能小心。

    虽说她知道齐宁对自己有些想法,但平日里齐宁倒也是规矩守礼,并没有做出太过逾越的举动,也让顾清菡微微放心,心想同住一个屋檐下,齐宁若是真的对自己有些想法,那也是年轻人的青春萌动,并非不能完全理解。

    只要齐宁能够紧守底线,不要太过逾越,等到日后成亲之后,有了媳妇,这种感觉也就会渐渐消散。

    可是现在齐宁进门就抓自己手腕,而且要拉自己衣袖,顾清菡心下自是大为惊骇,心知此时绝不能大喊大叫,让别人瞧见。

    她知道齐宁对自己的情愫,但满府上下,其他人却懵然不知,如果被人瞧见齐宁这副模样,后果不堪设想。

    可是她却也知道,万不能真的让齐宁得逞,所以齐宁虽然只是拉她衣袖,她却拼力甩动手臂抗拒,俏脸显出怒色道:“你快放手,再不放手,我.....我可真的生气了?要被别人看见的。”

    齐宁一怔,忽地明白自己由于太过担心,反倒是失了分寸,也难怪顾清菡如此抗拒,忙道:“三娘,你别动,我在看病!”

    “看病?”顾清菡一愣,顿了一下,便是这一下,齐宁已经拉开她的衣袖。

    衣袖下面,便是一只欺霜赛雪的粉嫩玉臂,晶莹润泽,水嫩异常,齐宁借着灯火看了一眼,只见到手臂上白玉无瑕,并无一丝瑕疵,心下这才松了口气。

    顾清菡的肌肤光滑雪腻,只要有一丝斑点或者瑕疵,一眼就能看出来。

    他松了口气,这才放开手,往后退了两步,在边上一张椅子坐下,喃喃道:“还好,还好!”

    顾清菡呆了一下,不明所以,低头看到自己的粉嫩玉臂在灯火下泛着耀眼的白光,急忙扯下衣袖,蹙起秀眉,盯住齐宁,怒道:“你到底要做什么?你......你真是好大胆子。”

    看到顾清菡手上并无瑕疵,齐宁大大放心,也不在乎顾清菡语气,只是皱着眉头道:“三娘,你先放下账务,还有一件事情咱们必须马上要做。”

    顾清菡见齐宁神色冷静,根本不像是要过来轻薄欺负自己,隐隐觉得自己确实是误会,往前一步,轻声问道:“宁儿,是不是......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齐宁点点头,也不隐瞒,将画舫上瞧见有人发病的事情简单告诉了顾清菡,至于差点办了卓仙儿,当然是只字也不敢提。

    顾清菡这才明白今日齐宁为何突然失态,心下却是一暖,心知这小子一进来就要拉开自己衣袖,并非是为了占自己便宜,而是第一时间想要确定自己是否被感染,可见自己在他心中地位之重要。

    看来自己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想到自己动不动就怀疑齐宁要对自己图谋不轨,心下有些歉然,却又觉得脸颊有些发烫,暗想宁儿都没有这个意思,反倒是自己总是放不下,声音便柔和起来,问道:“宁儿,你说有疾病蔓延,难道是京城出现了瘟疫?”

    “瘟疫?”齐宁神情一凛,看向顾清菡。

    顾清菡道:“我听人说,一旦瘟疫发生,就是四处蔓延,甚至和患者说过一句话,都有可能被传染上,更不必说互相接触了。”秀眉蹙起,担忧道:“可是京城之内,怎会突然发起瘟疫?”

    “现在最要紧的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控制疾病继续蔓延,第二件事则是要迅速找到治疗这种疾病的方法。”齐宁道:“三娘,我瞧过发病之人,十分的恐怖,而且一旦感染上,发病的速度非常快,短短几天之内就会爆发出来。”

    “可是这种疾病,又如何能够控制?”顾清菡修眉紧锁,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们不知道最初发病的是谁,是如何蔓延出来,而且也不知道现在究竟有多少人遭受传染,就算想要控制,也无从下手。秦淮河都已经有人被感染,那里每天来来往往的人那么多,我只担心京城的大街小巷都已经有人被感染。”

    齐宁苦笑道:“正是如此,最可怕的是到现在朝廷似乎还没有发现这一点。这种疾病,当然是越早控制越好,我已经让段沧海前往神侯府通知此事。”起身来,道:“三娘,你赶紧将府里上下都召集起来,检查他们是否有人被感染,特别是最近离开过侯府的人,要仔细检查,如果真的有人被感染,立刻隔离起来。”

    “好,我现在就去办。”顾清菡知道事态紧急,忙道:“宁儿,你暂时也不要出去了。”

    齐宁温柔一笑,道:“三娘不要担心我,不会有事。”叹道:“只盼能够平安度过这一劫。”转身便要离开,顾清菡忙叫住道:“你要去哪里?”

    “我去找唐姑娘。”齐宁回头道:“唐姑娘医术高明,不是那些普通的大夫所能比,此事我要通知她,看看她有没有办法应对。”

    顾清菡这才想起侯府还有个唐诺。

    唐诺虽然每天都往永安堂去,但晚上却还是住在侯府,锦衣侯府庭院重重,给唐诺单独安排一间院子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是了,这两天唐姑娘每天天黑之前都会回来,可是回到院子就不出来。”顾清菡道:“派人请她吃饭,她也只是让人放在她的屋里,我听说她这两天晚上都是很晚才睡,半夜屋里还点着灯,宁儿,你看看唐姑娘是不是不适应京里的生活?”

    --------------------------------------------------------------------------------------------

    ps:今日第三更送上。感谢零的xb开始好兄弟成为锦衣堂主,破费了,感谢眼光好2016好朋友的捧场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