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两一四章 最后一夜
    段沧海见这一招果然有效,这才道:“侯爷千金之躯,要是伤了一根毫毛,你们自己想想后果。”瞧向田夫人,声音变得温和一些,笑道:“田夫人,今日侯爷途径擂台,活动了一下筋骨,你总不能因此将侯爷留在这里吧?”

    田夫人雪白的牙齿轻咬了一下粉润的下嘴唇,将信将疑问道:“他......他真的是锦衣侯?”

    “夫人,谁还敢假冒锦衣侯不成?”段沧海微抬头:“假冒锦衣侯,那可是要凌迟处死。”

    齐宁心下一跳,暗想他娘的我还真是假冒的,原来假冒后也是要被凌迟处死。

    他当然知道凌迟是什么意思,想想都觉得浑身发毛。

    田夫人蹙起秀眉,沉默片刻,才道:“既然是......既然是锦衣侯,就更要讲道理,难道......难道侯爷就可以说话不算?”

    齐宁这才走上来,众家丁面面相觑,都有些忐忑,暗想锦衣侯可是帝国的世袭候,尊贵得很,可不是咱们这些小人物能得罪。

    “夫人,这次确实是我有些鲁莽了。”齐宁冲段沧海使了个眼色:“那一百两银子,我就还给你,不过婚事.......!”忽地想到,这田夫人刚才是亲自去叫田家小姐,可是此刻却不见田家小姐的踪迹,却不知又是何故?

    不过这田夫人生的千娇百媚,田家小姐的长相应该也不会差。

    段沧海已经拿出那一百两银子送过来,齐宁只以为田夫人一定会让人收下,孰知田夫人漂亮的眼眸子微微一转,才道:“你是侯爷,我一个妇道人家不和你争执,反正......反正总有说理的时候。”向田管家道:“送侯爷出去。”也不多言,转身就走。

    齐宁倒有些意外,心想难不成真是因为亮出侯爷的牌子,就将田夫人吓退?

    看到田夫人扭着腰肢离开,丰满圆润的翘臀左右摆动,风情诱人。

    田管家招了招手,令那些家丁散了,这才抬手笑道:“侯爷,招待不周,请!”

    齐宁担心留在这里,田夫人待会儿又改主意,虽然是侯爷,但总不能和一个妇道人家在这里争执,当下也不耽搁,田管家送出府来,此时太阳已经落山,齐宁长出一口气,瞥了西门战缨一眼,只见她扭头不看自己,笑道:“段沧海,要不咱们找个地方放松一下,去秦淮河怎么样?”

    段沧海见齐宁使了一个眼色,心领神会,道:“侯爷去哪里,属下自然相随。”

    “你还有完没完。”西门战缨果然怒道:“齐宁,你不要太过分。”

    齐宁哈哈笑道:“哟呵,战缨啊,你是不是又想拿刀砍死我啊?怎么,我要去哪里,还要你来管啊?你是我什么人?”

    “我......!”西门战缨咬牙道:“好,姓齐的,你要去秦淮河是吧?走,现在就去,姑奶奶奉陪到底。”

    她咬牙切齿,眼圈甚至有些发红,齐宁知道西门战缨这已经是到了极限,想想这一下午也算是让这丫头尝到了厉害,笑道:“你想去秦淮河?嘿嘿,我突然改主意了,段沧海,咱们回家,我饿了。”

    西门战缨一怔,脸色微缓,冷哼一声。

    田家与锦衣侯府中间不过隔了两条街,到了侯府门前,西门战缨长出一口气,转身就要走,齐宁咳嗽一声,道:“等一下!”

    西门战缨停下脚步,也不回头,只是冷哼一声,道:“还有什么废话?”

    “战缨啊,我可还进府呢,你这么着急就走了?”齐宁此时站在门前,再跨一步就进了侯府,可这一步他却偏偏没有跨出去,西门战缨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心下气恼,道:“那你进去,我等着!”

    “你看看,咱们好歹也相处了一下午,你怎么还是这么冷冰冰的。”齐宁笑眯眯道:“要不进来坐一坐,我还有好多话想和你说。”

    “我没有一句话想和你说。”西门战缨冷笑道:“你是锦衣侯,锦衣侯府我不会踏进一步。”

    齐宁哈哈笑道:“这话可不能说满了,说不定有朝一日你真的要进侯府,连你自己也决定不了哦。”

    “我不想进,杀了我也不成。”

    “那可不一定。”齐宁笑眯眯道:“要是有朝一日八抬大轿抬你进府,你进不进来?”

    西门战缨一怔,随即明白过来,又羞又恼,脸上发烫,怒道:“你这个劣徒,本姑娘......本姑娘绝不可能嫁给你。”

    “你看,又误会了吧?”齐宁哈哈笑道:“我没说进侯府一定要嫁给我,这侯府的男人没有三百也有一百,说不定.......!”

    他还没说完,西门战缨已经厉声叱道:“姓齐的,我杀了你。”已经拔刀出来,直冲过来。

    齐宁身形敏捷,已经闪身进了侯府,叫道:“段沧海,你别拦她,让她进来,大家准备好,她一进来,关门放狗!”

    他背负双手等着,却不见西门战缨冲进来,不由探头出去,只见西门战缨正快步离开。

    “侯爷,这姑娘今天被你气得都要发疯。”段沧海笑道:“神侯知道,会不会怪你?”

    “你懂什么,这种女人,就要这样治。”齐宁道:“你没看她样子,脾气火爆,自以为是,我幸亏是侯爷,我要是个普通人,还不被她大卸八块了啊?”

    段沧海哈哈一笑,正要说话,忽地脸色一紧,齐宁有些奇怪,见他看着门前的街道,不由瞧过去,只见一名三十出头的男子正躬着身子一脸笑容上前来,段沧海已经沉声道:“何人?”

    那男子一愣,但马上赔笑道:“侯爷,你可还认识小的?”

    齐宁只觉得这男子十分眼熟,究竟是谁,却想不起来,问道:“记不大清楚了?你是要找我?”

    “回侯爷话,小的从中午就开始过来府上请侯爷,侯爷一直不在府里,小的就在这边上一直等着。”男子赔笑道:“小的叫王祥,是仙儿姑娘派来的,侯爷可还记得?”

    齐宁这时候想起,这王祥之前已经来过一次,也是奉了卓仙儿的吩咐请自己过去,笑道:“是你啊,我想起来了。”

    “侯爷,上次过来请侯爷,侯爷公务繁忙,仙儿姑娘一直没有等到。”王祥小心翼翼道:“仙儿姑娘今天又派了小的过来请侯爷,姑娘说今天是最后一晚,侯爷要是再不能去,以后.....以后她就不便再见侯爷了。”

    齐宁皱眉道:“这是什么意思?”

    王祥有些尴尬,讪讪一笑,没有说话。

    段沧海凑近低声道:“侯爷,按照秦淮河上的规矩,花后之选过后,无论是花后还是花妃,都会将头三天三夜送给出价最高的恩客,算起来,今天正好是最后一夜,今晚一过,卓仙儿就不能只是伺候侯爷了。”

    齐宁一怔,王祥已经苦笑道:“侯爷,小人斗胆说一句,其实那天夜里过后,姑娘派小的请侯爷去,侯爷公务繁忙未能成行,姑娘就一直茶饭不思。听说这两天姑娘常常落泪,今天是最后一天,侯爷若是再不能过去,姑娘......姑娘明天就.......!”轻叹一口气,并没有说下去。

    齐宁明白其中意思。

    卓仙儿当选花妃之后,第一个接待的客人便是自己,毫无疑问,卓仙儿对自己能成为她的第一个男人还是十分的满意,只是那夜并无发生什么,这两天又一直没有见到,按照规矩,过了今夜,卓仙儿才正式成为秦淮河上的一员,到时候垂涎她的王孙公子达官贵人多如牛毛,也不知道最终谁才是她第一个真正的入幕之宾。

    说来也怪,虽然只是一面之缘,但是一想到卓仙儿那香香软软如玉似雪的身子被别人所占,齐宁心下便大是不爽,甚至隐隐有醋意,微一沉吟,才道:“既然如此,我今晚过去见仙儿姑娘。”

    王祥眉头一展,喜道:“侯爷说的是真的饿?那......那可真是太好了,小的......小的这就回去告诉姑娘准备。”向齐宁行了一礼,转身飞快而去。

    段沧海叹道:“侯爷是同情她?”

    “不是什么同情。”齐宁淡淡道:“那天夜里我既然进了她的舱,他就是我的女人,你觉得我齐宁的女人,还能有别人染指?”

    段沧海一愣,忙问道:“侯爷难道是准备赎她?”

    “你说真要赎她,得花多少银子?”齐宁问道。

    段沧海想了一想,才道:“这就看她背后究竟是谁了,不过她既然当选了花妃,对她背后的人来说就是摇钱树,千八百两银子肯定是赎不出来的。”顿了顿,犹豫一下,才轻声道:“更何况她现在还没有接过其他的客人,是个黄花处子,这价钱就更不便宜,侯爷,按照以前的价码,没有个三千两银子,只怕谈也不用谈。”

    齐宁倒是吃了一惊,心想价格竟然如此昂贵?

    在这京城里,三五百两银子就能买个十分不错的宅子,虽说对一些达官贵人富商巨贾来说,三千两银子根本不算什么大数目,但对一般人来说,这实在是天文数字。

    “其实秦淮河一般的姑娘,一千两银子足以赎身,有些几百两银子就能成交。”段沧海看出齐宁惊愕,解释道:“可是这花后和花妃不同寻常,她们本就是打出来的招牌,在那些有钱人的眼力,她们不过炫耀财富的工具而已,为花后或者花妃赎身,不是为了姑娘本身,而是为了她们头上名衔,能够从秦淮河上给这类姑娘赎身,那都是身家巨富的有钱人。”顿了顿,才道:“其实再过上三五个月,卓仙儿的赎身价最少会跌下一半,等到明年这个时候,一千两银子也足以赎出来。”

    “明年?”齐宁冷笑道:“到了明年,黄花菜都凉了?”眼珠子一转,问道:“卓仙儿背后,是不是窦连忠操控?”心中寻思着,如果仙儿像珍珠一样,也是窦连忠在背后控制,那么自己少不得又要将那张欠据拿出来使用一次了。

    窦家欠据,方便好用,无论是出门在外,还是居家在内,都是无往不利的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