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两一三章 凌虚美妇
    几名家丁气势汹汹,齐宁心下好笑,勉强压住性子道:“你们应该知道,我可是打过擂台的,那个黑大个被我三拳两脚打下擂台,难道你们也想试试?”

    几名家丁一听,立时便意识到,这小年轻人可不是好对付的,顿时就有些心虚起来。

    那粗声粗气的大汉勉强笑道:“齐公子,夫人有话和你说,你看天色还早,也不用急着走,你要是走了,咱们几个可是连饭也没得吃了。出门在外,大家互相照应,你就稍等片刻,大家都不为难。”

    齐宁心知再耽搁下去,田夫人马上就会过来,对这几个人强硬一些无所谓,吓唬吓唬也就过去了,不过那田夫人伶牙俐齿,不好对付,轻声吼道:“既然是照应,你们先照应我吧。”往前踏出两步。

    “不许走!”几名家丁顿时急了,那粗声大汉探出棍子,往齐宁胸口顶过来。

    齐宁心想要是不给点颜色,这帮家伙还真是不知好歹,他倒不想真的和这几个家丁动手,看到那大汉棍子探过来,正好可以敲山震虎,一只手已经探过去,抓住了棍端,随即用力扯动,似乎要夺下木棍。

    几个家丁虽然得了吩咐,但却也不好真的伤了齐宁,齐宁一抓那棍端,那家丁手中的木棍差点被扯过去,好在他反应也不算太差,急忙用力,握紧木棍,低喝道:“你是真要动手?”

    齐宁只是淡淡一笑,加大了气力,那家丁身形粗壮,感觉棍子一点点被扯过去,心下有些着急,却又有些不甘,暗想岂能让这小年轻夺了棍子去,双手握住木棍,用力向后扯,齐宁见他用足了气力,忽地一松手,那家丁一个不提防,蹭蹭往后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其他家丁便有人差点笑出声来。

    那家丁顿时大为气恼,喝道:“姓齐的,你......你欺人太甚,今天说什么也不能让你走了。”爬起身来,大喝一声,便要冲上来。

    “住手!”忽听得一个极为冷厉的声音传来,众人瞧过去,只见一个粗壮汉子走过来,正是段沧海。

    段沧海此时正站在入院的月形拱门处,冷冷瞧着这边,西门战缨站在院子外面,扫了一眼,冷笑一声,并不进院子。

    “你们要做什么?”段沧海龙行虎步,走进院内,看到六七名家丁围着齐宁,更有人手中握着棍子,脸色便很是难看:“好大胆子,你们可知道他是谁?”

    “不管他是谁,现在就是不能走。”那家丁摔了一跤,心下恼火。

    便在此时却见到风情万种的田夫人已经从走廊那边走过来,鹅蛋脸,丹凤眼,艳丽娇俏之中露出一抹动人的风情,耳旁坠着一对银蝴蝶耳坠,凌虚髻上斜插着一根银簪,挽住了乌鸦鸦的秀发,美貌却不失庄重。

    齐宁也见过一些女人梳着凌虚髻,他知道这种发髻其实对女人的气质和相貌要求特别严格,一旦相貌平平或者气质平庸,便是画虎不成反类犬,可是齐宁现在可以肯定,如果这天底之下只有一个女人适合凌云髻,便是田夫人了。

    田夫人显然是个对自己优势十分清楚的人,凌虚髻和她那张成熟漂亮的脸蛋完全契合,让她更是显出美妇人应有的成熟与庄重,但是那种美丽的脸蛋和那双水汪汪的眼眸,却还是让她在成熟庄重之中,略显一丝娇媚和狡黠。

    这美妇人走动之时,腰肢款摆,风情无限。

    “夫人......!”看到田夫人过来,家丁们这才松了口气。

    田夫人上前来,双手搭在一起,打量齐宁一番,似笑非笑道:“怎么,你要走?”

    齐宁笑道:“夫人总不会留我吃晚饭的。”

    “事情还没有谈完,怎能离开?”田夫人的笑容已经不似之前那般亲切,道:“你夺了擂台,现在什么都不说清楚,就这样离开,那我田家之前的辛苦岂不都是白费?”

    “辛苦?”

    田夫人道:“我们田家先是花了一两个月功夫准备擂台,然后又搭起擂台,你要知道,在大街之上摆擂台,是要付场地费的。”

    “夫人的意思是?”齐宁看着田夫人一本正经样子,心里却有些好笑,这美妇人竟似乎开始算起账来。

    “还有,这三天我田家派了十几个人守着擂台,他们的吃喝和工钱可都是我田家在发放。”田夫人声音柔美,但是速度却很快:“吃喝拿工钱,本该是为田家办事,可这几天却全都浪费在擂台上,你说这些银钱谁来承担?”

    齐宁抬手摸了摸鼻子,问道:“夫人是要算账吗?”

    “当然要算账。”田夫人斩钉截铁道:“我们田家是做生意的,做生意讲究的就是一诺千金,诚信为本,若是违了承诺,素来都是加倍赔偿的。”

    齐宁笑道:“夫人是说,如果我不答应成为你们田家的女婿,就要加倍偿还你们田家的损失?”

    “不错,就是这个意思。”田夫人微仰着脖子,她肌肤雪嫩,微抬起脖子时,那修长的雪项便即显露出来,秀美之中带着一丝傲然。

    段沧海一怔,瞧了瞧齐宁,又瞧了瞧田夫人,心想难道真的被侯爷说准,赢了擂台可以娶这田夫人?虽说这田夫人三十岁上下,但是相貌极美,风情万种,能够娶她,只怕是许多男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齐宁叹道:“那该要赔多少银子呢?”

    “你既然不答应亲事,就等若是违背了擂台的约定,之前你们得到的那一百两银子,先要偿还过来。”田夫人盘算道:“我们花了一两个月时间准备此事,伤神伤力,那也要赔上一些银子,摆设擂台的费用,加上他们十几个人的误工费,等一等,我再想一想,嗯嗯,还有,你们刚才喝茶也花了银子,还有还有,本来我心里欢喜,可是你违背约定,接下来几天我一定吃不下睡不着,那是要伤身体的,所以.....所以也要赔偿。”

    齐宁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反正拿不出一千两银子,这事儿就不能完。”田夫人水汪汪的眼睛盯着齐宁,似笑非笑道:“要么你陪我们田家一千两银子,记着,是现银,现在就拿出来,要么......要么就答应我们田家的亲事,我也不逼你,你自己选择就是。”

    齐宁总感觉自己像是被诈骗集团设下的圈套所骗,别说一千两银子,自己身上现在连五百两银子也没有,怀里倒也还有几十两碎银子,和田夫人所说的数目相差巨大,更何况他也不可能就这般拿出一千两银子来,咳嗽一声,摇头道:“夫人,一千两银子,我......没有!”

    田夫人笑了一笑,美眸转动,道:“那你就不能怪我了。”

    段沧海在旁忍不住问道:“田夫人,是不是做你家女婿,这事儿就能了结?”

    “你是谁?”田夫人看了段沧海一眼,疑惑问道。

    “鄙人段沧海。”段沧海整了整衣裳,拱手斯文道:“这位是我家......公子。”

    田夫人“哦”了一声,才道:“我也不是贪财的人,也不是成心想要你们一千两银子,只要同意这门亲事,就是一家人,自然不用赔偿。”

    段沧海笑道:“夫人,其实这事儿也好解决。不就是做女婿吗?我家公子.....年纪还小,不是很合适,不知夫人能不能考虑考虑,由别人代替我家公子。”靠近到齐宁身边,低声道:“别担心,一切有我,我来摆平!”

    “别人代替?”田夫人蹙眉道:“什么意思?”

    段沧海笑道:“田夫人,段某今年四十刚出头,尚未娶妻,人也算正派,很有责任心,不知道夫人觉得我如何?”他打量田夫人两眼,勉强做出斯文之态:“其实夫人和我家公子的年纪还是有些差距,不算很适合。”

    齐宁扭过头去,尽力憋住笑,看来段沧海这狗东西竟然也看上了田夫人,不过那也难怪,这样的风韵美妇,百里挑一,是个男人都会心动。

    田夫人一怔,迅即明白意思,俏脸瞬间又发烫,跺脚道:“哪里来的狂徒,胡言乱语什么,你们......来人,把他打出去。”

    “夫人,这是什么意思?”看到几名家丁拿着棍子要上来,段沧海急道:“你们要干什么?夫人,有事好好说,咱们不要伤了和气,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条件?”

    那田管家此时也已经出现在田夫人身边,道:“我们家夫人是要招女婿,不是......,那个,是要给我们家小姐招夫婿。”

    段沧海一愣,这才明白过来,大是尴尬,老脸有些发烫,干笑道:“原来.....原来是这样。夫人,那也不是什么坏事,咱们......咱们坐下好好商量就是,干嘛一言不合就动手。”

    “赶他出去,赶他出去。”田夫人先后被齐宁和段沧海误会,很是羞臊。

    田夫人的吩咐在田府就是圣旨,众家丁齐齐拥上,西门战缨此时站在月形拱门那边,冷眼旁观,并不插手。

    段沧海护在齐宁身前,见到家丁都冲过来,心知要动起手来,只怕对双方都不好,大喝一声,道:“谁敢动手?你们......你们可知道我们是谁?”

    田夫人冷笑道:“出言不逊,我管你是谁,你赶紧滚出去。”

    “夫人,看来你真的不知道我们是谁。”段沧海知道再不亮明身份,误会更深,指着身边齐宁道:“这是锦衣侯爷,你们敢对侯爷无礼?”

    大楚四大侯爵,其中又以锦衣侯在民间的声望最盛,妇孺老少都知道锦衣侯乃是帝国的名将,段沧海一叫出来,众家丁都是一愣,田夫人俏容一怔,一时呆住。

    ----------------------------------------------------------------

    ps:感谢奈何翘起啊、书友9128923、评审材料须知、书友14318063众位兄弟的破费捧场。

    【奈何翘起啊】这位兄弟的名字很特别,我每次看到脸都发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