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两一二章 变脸
    齐宁吓了一跳,心想外面传言神秘礼物是田府招姑爷,难不成竟然是真的?这成熟貌美的田夫人寡居三年,受不了孤单寂寞,要重新找一个男人?

    田夫人看出齐宁脸上显出惊讶之色,立时明白过来,白嫩的脸颊却是一红,风情万种,忙解释道:“不是不是,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是......,哎,齐公子,你既然上台打擂,应该也听说了一些流言。”

    “夫人指的是什么?”

    “打擂台的神秘礼物,有人说是田府要招姑爷,你可听过?”田夫人美眸如雾,看着齐宁。

    齐宁道:“这既然是流言,自然不会是真的。”

    田夫人笑道:“其实那就是真的。”

    “什么?”齐宁一怔,失声道:“夫人,难道......难道神秘礼物真的就是.....就是田府招姑爷?”

    “没错。”田夫人干脆利落道:“齐公子既然打擂台,应该也知道我们田家的一些情况,我们田家缺少男丁,需要一个撑起家门的男人。”

    齐宁苦笑道:“如此说来,夫人是.....是要和我成亲?”

    田夫人一怔,随即满面羞红,道:“哎呀,你.....你胡说些什么呢?谁......谁说要和你成亲。”她本来举止颇为大方,可是此刻却有些慌乱起来。

    齐宁有些尴尬,却诧异道:“夫人不是说要找一个撑家门的男人吗?那......!”

    “你误会了。”田夫人急忙解释道:“田府招婿,不是.....不是要和我,是和我女儿,你要做我的女婿。”

    “啊?”齐宁一怔,这才明白过来,一时间也觉得大是尴尬,忙道:“夫人,那个.....真是对不住,是我误会,这个......!”

    田夫人此时倒已经恢复过来,笑道:“不碍事,我没有说清楚,也怨不得你会误会。再说了,我已经人老珠黄,芙儿她爹走了后,我就一心想要维持家门,可没有想过其它。”咯咯笑了笑。

    她显然是个极聪明的女人,这误会若是不解开,遮遮掩掩,以后反倒会更尴尬,还不如直接说透,反倒是显得落落大方。

    齐宁看着这成熟美妇笑颜如花,心想你可不是人老珠黄,就算不是风华正茂,起码也是个徐娘半老。

    此时也是明白过来,搞了半天,神秘礼物还真是招婿,只是要娶的不是成熟美貌的田夫人,而是她的女儿。

    也难怪田夫人刚才进来之后,盯着自己看了半天,却原来是在给自己的女儿挑女婿。

    这田夫人虽然是个妇道人家,但齐宁此刻却已经对她是刮目相看,毫无疑问,这美妇人确实有着极精明的头脑。

    所谓的神秘礼物,解释权最后是在田夫人的手中,她的最终目的虽然是为了挑选女婿,但却留了一手。

    齐宁甚至怀疑,如果真的是那个黑大个夺得了擂台赛最后的冠军,那神秘礼物恐怕就不是招婿了,他有理由相信,自己的年纪和外表,确实被田夫人所看重,所以田夫人这才告之神秘礼物就是招婿。

    设下擂台为了招婿,却又留了一手,田夫人确实够精明。

    便在此时,田管家已经亲自端了托盘进来,先为齐宁奉了茶,这才在田夫人边上也放了一只茶杯。

    只是田夫人那只茶杯放下时,齐宁却听到“叮”响了一声,声音不大,但齐宁听力极好,感觉有些奇怪,只觉得田夫人那只茶杯放下时宛如放了一只空茶杯。

    “夫人,八宝堂的刘掌柜刚才派人过来,让我们送一百斤苦木和一百斤竹茹过去。”田管家微凑近田夫人,低声道:“刘掌柜让人问一声,价钱能不能再便宜一些?要是不能便宜,能不能再多送几斤。”

    田夫人立刻道:“都做了几年的生意,我们田家药行的药材货真价值,价格公道,绝不能再便宜。他让多送几斤药材?告诉他,没有多余的,一斤也不成。”

    “老奴知道了。”田管家答应一声,正要退下,田夫人问道:“你去让芙儿过来一趟,见见齐公子。”

    田管家退下后,田夫人才笑道:“齐公子,我设下擂台,也是没有法子。要找一个撑起家门的男人,总不能随便找寻,要找一个有担当的英雄好汉,有武艺在身自然是再好不过了。是了,你是京城人士,住在哪里?你回去之后,让你家人过来一趟,咱们谈谈亲事。”

    她倒是干脆利落得很。

    齐宁此时也明白过来,田夫人挑婿,花费周章设下擂台,其用意是要挑一个武功不错的女婿。

    他已经略微知道了一些田家的事情,田夫人的丈夫三年前被强盗所杀,至今还没有破案,而田夫人撑了几年,显然也是觉得太过艰难,所以要找一个男人分担一些肩上的担子,如果真的成了田家的女婿,自然要顾及田家的药材生意,免不了要经常外出运送药材。

    有前车之鉴,田夫人自然觉得要找一个懂得武功的女婿才能够更为安全。

    齐宁只是好奇过来看看神秘礼物到底是什么,当然不可能要成为田家的女婿,笑道:“夫人只怕是误会了,其实我登台打擂,是个误会,并不是真的为了和人比试。”

    田夫人一怔,显然是没有听懂:“齐公子,你什么意思?我.....我没听明白。”

    “夫人要招女婿,恐怕我不合适。”齐宁端起茶杯,笑道:“而且我也没有想过现在就成亲。”

    打开茶盖,这茶水比先前在正厅那杯茶显然是要好很多,可是只放了寥寥几片茶叶,水色淡的很,齐宁一愣,心下有些哭笑不得,暗想这田府待客实在有些寒酸,先前粗茶待客且不说,现在好不容易上了茶来,竟然只有几片茶叶。

    田夫人漂亮的脸上本来带着亲切笑容,此刻笑容先是僵了一下,随即蹙起柳眉,问道:“你不会是说,你不答应成为我田家的女婿吧?”

    “夫人,虽然有些遗憾,可夫人没有听错。”齐宁道:“我和令嫒从来没有见过一面,连话都没有说一句,就这样仓促决定婚事,实在是太过草率。而且我也说了,暂时还没有打算成亲,所以......!”

    “所以你当我们田家的擂台是场儿戏?”田夫人俏脸沉下来,不悦道:“齐公子,芙儿的爹虽然不在了,可是我们田家却从来不失信于人,就算是孤儿寡母,只要说到的事情,就一定做到。我既然把话都说了,那么这门亲事就要定下来。再说了,婚姻大事,父母之命,你和芙儿有没有见过,有没有说过话都不要紧。”

    田夫人先前还是笑颜如花,此时已经是变了脸,虽是如此,但她生气的时候,却别有一番韵味。

    齐宁心知有些麻烦,只能道:“田夫人,这次就算是我的不是,我向你道歉。不过这门婚事......!”

    “决无更改!”田夫人斩钉截铁道:“你不是说没见过芙儿吗?我已经让人去叫她过来,你马上就可以见。”

    齐宁顿时觉得头疼,要早知道是这样,说什么也不要过来看神秘礼物。

    正要说话,却见到那田管家已经匆匆进来,道:“夫人,小姐......小姐她又关上了门,我怎么也叫不开。”

    田夫人蹙起柳眉,想了一下,才道:“我亲自去。”扭着腰肢走到门前,忽地回头看了齐宁一眼,招手让田管家靠近,在他耳边低语几句,田管家看了齐宁一眼,点了点头。

    齐宁等他们出去之后,心知此地不宜久留,起身便要离开,忽地瞥见田夫人那只杯子,想到刚才那奇怪的声音,四下瞧见无人,不由伸手打开茶盖,往里面瞧了一眼,哑然失笑,那茶杯之中,空空荡荡,竟然没有半滴茶水。

    他虽然刚才有些怀疑,可是万没有想到果真如此。

    毫无疑问,田夫人待客,既然是陪客,不但要给客人奉茶,自己自然也要沏上一杯,齐宁知道这是一种待客的礼数。

    可是端上一只空杯,又是什么意思?

    是田夫人不喜欢饮茶?又或者说......田夫人竟然是吝啬到不愿意给自己沏上一杯茶?

    田家好歹也是大药商,难道连一杯茶也舍不得?

    忽地想到打擂台只拿出一百两银子,刚才先是用劣茶待客,好不容易来杯好茶只放几片茶叶,齐宁心下哭笑不得,暗想田夫人虽然成熟美貌风韵动人,看上却也是个精明能干的美妇,但只怕性情有些吝啬。

    他知道要是田夫人回来,少不得又是麻烦,趁她出去,正是大好机会,趁这个机会赶紧离开,当下也不犹豫,快步出门,刚走出大门,边上已经抢上来两三名家丁,一人已经道:“齐公子,夫人吩咐,她马上就回来,你喝杯茶等一等。”

    齐宁道:“我家里有事,要赶紧回去,你们和田夫人说,改日我再来拜访。”便要离开,那家丁已经叫道:“不许走!”三名家丁抢上来,已经拦住了齐宁的去路。

    齐宁心知这是田夫人的吩咐,心想我不想成亲,难道你们田家还要逼婚不成?皱眉道:“赶紧闪开,别逼我动手!”

    一名家丁回头道:“来人啊,他要跑了!”

    一时间,却又冲出三四名家丁,手中竟然拿着棍子,这几名家丁身形粗壮,颇为魁梧,几人拿着棍子冲上来,堵住齐宁去路,一人粗声道:“夫人没回来之前,不许走,否则可别怪我们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