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两一一章 田夫人
    第三更奉上,求订阅!求收藏!求订阅!

    -----------------------------------------------------------

    田府果然如田管家所言,并不是很远。

    走到街头,往南边一拐,然后到得另一条街上,很快就看到一座大宅院,青砖红瓦,棕黄色的大门。

    田家虽然是京城数得上号的药商,但毕竟不是官宦人家,倒也不敢使用显眼的朱漆大门。

    几十号人跟着到了田府门口,门前早已经有三四名家丁在等候,显然是得到了消息,看到田管家领着齐宁过来,急忙将齐宁迎入府中,那田管家也看出段沧海和西门战缨是齐宁一路人,所以也请了进去。

    至若那几十名跟来看热闹的群众,自然不能进入府中,惹得众人好一阵埋怨。

    田府虽然不算小,但是比起锦衣侯府,无论是规模还是府中的景致,远远不如,不过比之一般的大户人家,却是强出许多。

    庭院里树影斑驳,草坪间有株三四人合围才能抱住的大树,府内的下人自然也比不得侯府那般众多,顺着青石小道走到客厅的途中,却是看到三四名家丁和三四名丫鬟,见到齐宁,都是凑在一起窃窃私语,时不时发出轻笑。

    到了客厅,田管家请齐宁三人坐了,立刻有人奉茶上来,田管家道:“齐公子少坐,小老这就去禀报夫人。”拱拱手,先推了下去。

    段沧海端起茶盏,只喝了一小口,微皱眉头,左右看了看,才道:“这田家也算是有字号的大户,家资殷实,怎么饮的茶却如此一般?”

    西门战缨瞥了段沧海一眼,也不说话。

    齐宁端起茶盏,看了一眼,茶色一般,这阵子他喝的好茶不少,也能分辨出好歹,心知段沧海所言不差,这田府的茶实在是很一般。

    不过他的目的不是过来喝茶,只是想看看那神秘礼物究竟是什么,另外也是故意想要逗弄西门战缨。

    “战缨啊,今天可多谢你了。”齐宁笑眯眯道:“如果不是你让我上台,那一百两银子还真是拿不到手,待会儿还有个什么神秘礼物,我要是觉得不喜欢,可以送给你。”

    西门战缨今日失算,听得齐宁挑衅,便觉得脸上有些发烫,却还是嘴硬道:“投机取巧,赢得又不是光明正大。”

    “这就是你不对了。”齐宁放下茶杯,“什么叫做不是光明正大?我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打败那个黑大个,利用的是最简单最直接的方法,难道这还有错?战缨啊,我是真奇怪,你练武功难道不是讲究干脆利落?”眼珠子一转,笑道:“我明白了,姑娘家嘛,讲究花花套路,华而不实......!”

    “谁说的?”西门战缨立刻竖起秀眉:“你不就是打败一个鲁莽的莽夫吗?有什么好得意的。”

    “这样说来,你也能在三招之内打败他?”齐宁故意睁大眼睛:“我还真是没看出来。这样吧,今晚你要是有空,咱们两个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较量一下,你要是有本事,咱们就大战三百回合,我只怕你坚持不了一会儿,就向我讨饶,我可是很勇猛的。”

    段沧海立时感觉侯爷这话听着总不对劲,只一想,便体会出其中的味道,忍不住哈哈笑起来。

    西门战缨本来还没什么,可是听段沧海一笑,立时也感觉出话中的猥琐味道,霍然起身,“呛”的一声,已经拔出刀来,竖起秀眉,厉声道:“姓齐的,本姑娘一忍再忍,可是你得寸进尺,你信不信我现在就一刀砍死你?”

    段沧海心道侯爷也真是有些过了,虽说这姑娘脾气不好,但怎么说也是神侯西门无痕的女儿,调侃几句也就罢了,可是真要调戏起神侯的女儿,终究不妥,已经起身笑道:“西门姑娘,你别误会,侯爷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想和你切磋武功,侯爷武功了得,姑娘你武功也不错,高手见高手,有切磋之心,也是人之常情嘛,先消消气。”

    齐宁耸耸肩,看着有些气急败坏的西门战缨,装作无辜道:“战缨啊,我又是哪里说错了,让你如此生气?你是不是理解错了,所以误会我啊?”装模作样想了一想,道:“我也没说错什么啊,不就是找个没人的地方比武切磋吗?”眼睛忽地一亮,似乎是刚刚想到什么,笑道:“哦哦,我明白了,你是不是......哈哈哈,你这孩子,怎么能往那方面想呢?难道你以为我要和你.....。哈哈哈.....,我可不是随便的人,你真是......哎,真是让人害羞!”

    西门战缨极力忍耐了半天,此时终于再也忍耐不下去,娇叱一声,欺身向前,挥刀便往齐宁临头砍了下去。

    段沧海骤然变色,跨出一步,抬手去抓西门战缨的手腕,齐宁却早已经有了准备,西门战缨挥刀砍过来之时,他已经一个斜翻,从椅子上跳开过去,见得西门战缨气得俏脸发白,脸蛋却偏偏泛红,喝道:“西门战缨,你要来真的?”

    “本姑娘今天就要杀死你这个好色之徒。”西门战缨还要上前,段沧海已经抓住她手臂,厉声道:“西门战缨,令尊若知道你如此,你可知道后果?”

    西门战缨一怔,便在此时,那田总管已经笑呵呵进来,看到西门战缨手中拿刀,愣了一下,有些发怵道:“这位.....这位姑娘要做什么?”

    “没事没事。”齐宁笑道:“田总管,是不是带我去看神秘礼物?”

    田总管忙道:“齐公子,您随小老来。”向段沧海二人道:“两位且在此稍候!”

    段沧海看向齐宁,齐宁已经道:“段沧海,你好好教育她一番,没大没小,真是没礼貌。”跟着田总管出了客厅,到了一处更为僻静的厅内,田总管请了齐宁先坐下,陪笑道:“夫人立刻就过来。”

    正在此时,却听到脚步声响,从门外走进一个成熟美丽的身影,齐宁瞧了一眼,只见来人面带笑容,神态亲切,穿着颇为华美,心知这就是田夫人。

    之前齐宁就听段沧海说,外面传言田夫人长得不错,现在看见,才知道这田夫人非但是长得不错,而且实在是太不错。

    田夫人生的极美,眉毛弯弯,睫毛长长,小嘴红润,皮肤水嫩光滑,保养得极好,面颊生晕,身材窈窕,看上去最多也就三十来岁的花信少妇,身材该凸的凸,该翘的翘,充满了成熟妇人的风韵,魅力动人。

    田总管已经退在一旁,向那妇人道:“夫人,这就是此番擂台赛的胜者齐公子!”

    齐宁心想如此美貌动人的妇人却是个寡妇,真是可惜,不过这妇人能在其夫去世之后,硬是将田家药行撑了下来,却也实在是很不容易,心底下还真是有几分钦佩,起身来,拱手笑道:“见过夫人!”

    那田夫人笑颜如花,扭着腰肢走过来,绕着齐宁走了一圈,上上下下打量,倒像是在看一件货物一样。

    被这成熟美貌的妇人盯着看,齐宁有些不适应,勉强笑道:“夫人.....夫人有何指教?”

    “你姓齐?”田夫人声音柔美,似水如歌,清澈动听,她相貌本就娇美,配上这声音,让人听着倍感舒服,心旷神怡。

    “正是。”齐宁笑道:“听说夫人在这边准备了神秘礼物,所以心中好奇,专门过来看一看。”

    田夫人绕了一圈,终于站在齐宁面前,笑道:“不错,是有神秘礼物,不要拘束,先坐下说话。”向田管家道:“你去沏茶来。”

    田管家答应一声,先退了下去。

    田夫人这才在齐宁边上的椅子坐下,含笑问道:“齐公子,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你可是京城人士?”

    她声音柔美动听,那笑容更是让人有亲切感,此时靠的很近,齐宁便能闻到从夫人身上弥漫出来的淡淡清香,看向田夫人,这时候发现,田夫人肌肤水嫩,白皙如玉,吹弹欲破,人近三十,但脸上却没有一丝细纹,可说是保养的极好,最让人注意的却是她左眉的眉角有一颗殷红的美人痣,虽然不大,却让这种本就成熟美丽的脸庞显得更是风情动人。

    “是,我是京城人士。”齐宁点头道:“我叫齐宁!”

    “齐宁?”田夫人笑道:“宁静致远,这名字很好。”

    也不知道她是根本不知道锦衣侯的名字,还是并没有想过眼前这人就是锦衣侯,情绪没有丝毫波动,从一开始,眼睛就一直在齐宁身上上下打量,水汪汪的眼眸里甚至显出满意之色来。

    齐宁也曾有过风花雪月的日子,对女人的心思多少还是能够揣摩一二,这田夫人从开始就盯着自己看,而且一直带着娇美笑容,一般人看在眼里,只怕会怦然心动,只觉得这美貌的妇人只怕是对自己有意思,可是齐宁却敏锐地感觉到,这田夫人或许对自己很满意,但绝对不是女人对男人那种喜欢。

    “夫人,不知道那神秘礼物是什么?”虽然和一个美貌的女人坐在一起是让人很舒畅的事情,但被她一直像看货物一样盯着看,还是让齐宁感觉有些不自在。

    田夫人美眸一转,想了一下,似乎还在考虑,片刻之后,才问道:“齐公子,你家中可有妻子?是否成家?”

    齐宁一怔,摇头道:“没有,我.....我尚未成家。”

    田夫人欢声道:“你还没成家?那.....那可好极了,我就是要你这样的少年郎!”她美眸泛光,显然是极为欢喜。

    --------------------------------------------------------

    ps:感谢宗师楚月婵好朋友的再次破费,感谢深渊之雨丶、葱花27、紫宇1众兄弟的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