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两一零章 神秘礼物
    今天第二更,求收藏!

    ------------------------------

    黑大个额头冷汗冒出,此人着实强悍,忍着疼痛看向齐宁,猛地嘶吼一声,宛若野兽,竟是向齐宁猛扑过去。

    他这一下拼了力气,如同一头猛虎扑过去,齐宁心知此人的力量极大,不可硬碰,左脚往左前方踏出,身形鬼魅般轻松闪躲开去。

    这黑大个虽然练过几年,有些根底,但面对逍遥行这般玄妙莫测的步法,根本没有任何机会,齐宁躲过之时,已经闪身到了黑大个的身后,面对黑大个,他当然不必按照逍遥行的步法从头到尾走上一遍,回过身,已经抬起脚,在黑大个的屁股上狠狠地踹了一脚。

    黑大个本就是往前冲,已经刹不住车,齐宁这一脚火上浇油,黑大个踉跄往前冲出好几步,眼见得便要冲下擂台,擂台下面的人们见状,都是大惊失色,已经有人惊呼出声,好在那黑大个最后一步终是稳住。

    众人舒了口气,黑大个回转身,却见到齐宁已经近在眼前,吃了一惊,还没等他做出反应,齐宁嘿嘿一笑,抬脚已经踹在黑大个的小腹处,黑大个再也站立不稳,整个身体已经向后仰倒,从擂台收摔了下去。

    本来擂台下的人们看到黑大个刹住脚,正自庆幸,却想不到一口气还没松,黑大个还是倒下来,一时间乱作一团,只是众人拥挤成一团,哪里能够躲开,黑大个摔落下去,一下子压倒了三四个人,顿时间鬼哭狼嚎。

    齐宁这才走到擂台边上,冲着摔下擂台的黑大个叹道:“我说我不打,你非要我打,这能怪我咯?”

    西门战缨嘴唇动了动,却一丝声音也发不出来。

    齐宁三招便即将黑大个打下擂台,这是打死她也料想不到的结果。

    从头到尾,她自然看的清楚,那黑大个确实是存了轻视之心,而齐宁出其不意瞬间卸了黑大个的胳膊,黑大个被激怒之下,齐宁又用极其诡异的步法轻易躲开,然后借势打势,将黑大个踢下了擂台。

    整个过程,看上去赢得极其轻松。

    可是西门战缨看得出来,如果不是黑大个太过轻敌,如果不是齐宁突然出手,如果不是齐宁忽然走出极其诡异的步法,齐宁绝不可能如此轻松就能将黑大个打下擂台,但她心里却也承认,齐宁出手卸胳膊的手法异常的干净利落,而那闪躲的步法,也确实高明得紧。

    她本以为这次可以让齐宁大大出丑,却万想不到竟然让齐宁大显威风,意外之余,这时候才知道,这个年轻的锦衣侯,却并非如自己所想的那般不学无术,至少手底下的功夫确实了得。

    段沧海看了西门战缨一眼,笑道:“我们家侯爷自幼苦练,神功无敌,可是却从来不在人前显摆,西门姑娘,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你也见识不到侯爷的神技。”

    西门战缨心里有些尴尬,但神情却还淡定,此时感觉齐宁深藏不露,竟不是那般容易看透。

    齐宁整理了一下衣衫,正要跳下擂台,却听到身后脚步声响,回转身,只见那三个负责监督的老头儿都站在自己身后,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盯着齐宁,直直望着,一时间也不说话,将齐宁从头到脚看了个遍。

    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我身上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吸引着这几个老头儿?

    虽然齐宁自己承认自己有些吸引力,可是他想吸引的可不是几个干瘪的老头儿,咳嗽一声,问道:“你们.....你们看什么?”

    三个老头儿互相看了看,随即又打量齐宁一番,脸上都露出微笑来,不过那种眼神,就像观赏动物园里的猴子一般,让齐宁很是适应不了,皱眉道:“几位,你们要是不说话,我可要走了,告辞!”

    他刚说完,两个老头竟然一左一右抓住了他手臂,也亏这几个老家伙都是六十多岁的人,但动作却不慢,齐宁一怔,本想甩开,却又担心自己稍一用力,这两个老头会躺在地上碰瓷,只能道:“你们要干什么?赶紧放开?我敬你们是老人,可是不要为老不尊。”

    “公子贵姓?”中间那老头笑眯眯看着齐宁,“你不要怕,我们不会对你怎么样,刚刚申时已经过了,你是最后一个站在擂台上的人,这次擂台大赛,你就是最后的赢家了。”

    “啊?”齐宁这时候终于反应过来,自己本是想教训那霸道的黑大个一下,谁知道稀里糊涂竟然赢了擂台冠军。

    不过这倒也不是什么坏事,最后的胜者,不还是有一百两银子吗?虽然不算大,但苍蝇再小也是肉啊。

    “这位公子形貌英俊,武功高强,胆识过人,举止潇洒,气宇轩昂,聪慧了得,夺得擂台冠军,乃是实至名归。”那老头舌头十分利索,用词不少,似乎也读过几本书,年纪虽然不小,但中气还足:“小老姓田,乃是田家药行的管家,公子叫小老田管家就好。”

    “哦哦,田管家,多谢你的夸奖。”虽然觉得田管家说的有些过了,但好听的话总不会让人反感,齐宁笑道:“你先让这两位老.....老先生松开,我又不会跑。”

    “公子,夫人设下擂台,就是要找到公子这样的年少俊才。”田管家笑道:“我们几个职责在身,不瞒你说,还真怕你跑了。”

    “那你们想怎么样?”

    “来人啊!”田管家回过头,使了个眼色,一名青衣小帽的家丁端着放有一百两银子的银锭过来,夕阳西下,那银锭子在夕阳之下闪烁银光,田管家也不急着将银子交给齐宁,冲着下面一拱手,道:“诸位老少爷们,大家也都看到了,这位......哦,公子贵姓?”

    “姓齐!”

    “是是,大家看到了,齐公子武功高强,夺得了最后的胜利,大家伙儿可有什么意见?”田总管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大一些。

    齐宁三招将黑大个打下台,众人都是亲眼所见,吃惊之余,却也知道齐宁的武功显然是在黑大个之上,已经有人叫道:“实至名归,田总管,赶紧带这位公子去见你们家夫人吧。”

    锦衣世子一直都是脑筋迟钝,顾清菡为了照顾,并没有让锦衣世子轻易出府,即使出门,那也是乘坐马车,并不轻易见人,所以这条街虽然离锦衣侯府不远,但却没有人识得站在台上的这位“齐公子”就是锦衣侯。

    而且这天下姓齐的人不在少数,众人兴奋之下,也没有往锦衣侯身上想。

    田管家笑眯眯道:“既然大家都这样说,看来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向身边那家丁使了个眼色,家丁将托着银子的托盘送到齐宁面前,齐宁也不客气,将那几块银锭子拿在手中,然后丢给擂台边上的段沧海,道:“先收着!”

    段沧海虽然觉得有些不妥,但天下自然没有人和银子过不去,而且这些银子也不是偷抢而来,当下收了起来。

    西门战缨虽然对齐宁颇有些刮目相看,却还没有到立刻改观的地步,见齐宁如此,嘟囔一句:“贪财好色......!”声音很小,也没有几个人听见。

    今天走在路上,齐宁跟在她身后偷看,被西门战缨发现,心里一直觉得这劣徒十分好色,现在看他笑眯眯拿了银子,自然是贪财。

    “齐公子,小老已经派人迅速去通知了夫人,咱们现在就过去见夫人。”田管家笑呵呵道:“不知你还有什么其他要求没有?”

    “去见夫人?”齐宁抬头看了看天色,又怕天黑之后赶不回去让顾清菡担心,道:“田管家,去见你们家夫人,是不是为了领取神秘礼物?”

    “不错不错,齐公子智慧过人。”田管家道:“咱们现在就走吧。”吩咐道:“来人啊,赶紧将擂台拆了。”

    “等一下。”齐宁道:“田管家,我想问问,那个神秘礼物到底是什么东西?若是很普通,我看我也不必去了,我家里还有事,要先回去忙了。”

    擂台下许多人根本没有散去,靠前面的人听到齐宁这般问,顿时就叫道:“是啊,齐公子都已经胜了,擂台结束,田管家,你们家夫人到底准备的是什么神秘礼物,现在还不赶紧说出来?”

    “是啊,咱们等了三天,就是想知道那神秘礼物到底是什么,都到了这个时候,也没必要再卖关子了。”

    田管家拱手道:“大伙儿别急,设立擂台,有言在先,最后的胜者,可以获得一百两银子的奖励,外加我家夫人准备的神秘礼物,既然是神秘礼物,当然不能现在就公布于众,而且不瞒诸位,这神秘礼物到底是什么,我们几个也不知道,礼物在夫人手中,只有见到夫人,才能知晓,实在是对不住了。”

    台下顿时响起一片埋怨声。

    “齐公子,我们田府就在后面,拐一下就到。”田管家见齐宁有一丝犹豫,急忙道:“夫人嘱咐过,擂台结束之后,一定要将冠军请过去,夫人说了,神秘礼物十分珍贵,那才是设下擂台真正的奖励,绝不让人失望。”

    本来设下擂台只有一百两银子的奖励,实在是太少,齐宁觉着那田夫人出手实在有些小气,就算真的有什么神秘礼物,估计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不过听田管家这样说,齐宁心想难不成那神秘礼物真的是什么好东西?心里有一丝好奇,看看太阳还没落山,而且田府就在附近,犹豫一下,觉着就算前去看一下倒也无妨,忽地瞥见西门战缨正看着自己,心想这婆娘就是担心自己在外游荡不回府,冲着西门战缨嘿嘿一笑,这才点头道:“也罢,我就陪你们走一趟,可千万别让人失望。”

    西门战缨就怕齐宁在外耽搁时间,听他答应去田府,一咬牙,狠狠瞪了齐宁一眼。

    擂台这边自有人收拾,另外两名老头负责在这边指挥收拾,田管家则是领着两个家丁,带着齐宁往田府去,段沧海自然是跟着,西门战缨虽然心下恼怒,可是没有将齐宁送回府,也不敢离开,只能愤愤跟着。

    大部分人都散去,却还有几十个人想着看看热闹,跟在后面一起往田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