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两零九章 意外
    齐宁看台上那两人,凭心而论,打起来也还有些套路,一拳一脚看样子也是练过些年头,那黑大汉的出手的力道明显更为浑厚,不过身法却比不得对手灵活。

    此时那黑大汉明显是占据上风,对手只能依靠身法灵活闪躲,低下众人此时倒是热闹得紧,有的支持那黑大汉,也有支持那稍显斯文之人。

    “战缨啊,你说这两人谁能胜出?”齐宁看了身边的西门战缨一眼,笑眯眯问道,西门战缨扭过脸,微仰着脖子,齐宁嘟囔道:“还以为你武功很好,原来连这两个人到底谁的本事高一点也瞧不出来,真是让人失望。”

    西门战缨紧咬银牙,握起粉拳。

    段沧海嘿嘿一笑,道:“黑大个底子扎实许多,另一个人不是对手,最多十招之内,黑大个必赢。”

    齐宁心知段沧海当年是黑鳞营的勇士,实战经验丰富,那是一刀一枪从战场上淬炼出来,台上两人虽然有些架子,但段沧海既说黑大个会赢,应该是不离十。

    果然,黑大个连续打出数拳,都被对手闪开,对手此时已经是大汗淋漓,谁都看得出来,这黑大个出拳凶狠,似乎也是被惹急了,那对手只要被打中一拳,十有非要重伤不可。

    “这黑大个武功实在不错。”旁边有人听到段沧海的猜测,立刻道:“连续打了三天,头一天都没什么好瞧得,昨天上午开始有些看头,打得凶狠一些,有一个人连续打败了四个人,本以为胜券在握,可是这黑大个昨天下午忽然出现,从昨天到今天,连上这个,已经是第八个了。”

    “是啊,这黑大个真是厉害,前面七个都被他打的心服口服,有两个还被打的起不来身,是被抬走。”又一人插嘴,似乎是在显示自己对这场赛事知根知底:“这一个要是再被打趴下,估计没人再敢上去了。”

    便在此时,忽听得一声厉吼,齐宁瞧过去,却只见到那黑大个竟然已经趁机抓住了对手的腰间,猛一用力,已经抬起手臂,将那人高高举过头顶,四下里发出一阵惊呼,却见那黑大个又是一声咆哮,用力向下狠狠一砸,对手被狠狠砸在地上,齐宁站在前面,甚至已经听到骨头断裂之声。

    那人被砸在地上,果然是挣扎两下,口中喷出鲜血,溅在擂台之上,痛苦哀嚎,随即看到监督的三名老头,其中一人起身来,招了招手,从边上跑出几个青衣小帽的家丁,到台上将那人抬了下去。

    黑大个为了方便打斗,本就只穿了一件很薄的单衣,此时击倒对手,兴奋之下,竟是大吼一声,将身上的单衣也扯了下来,露出一身黝黑结实的肌肉,拍了拍自己胸口,大声道:“还有谁?”

    人群顿时一阵沉寂。

    虽说一百两银子以及那神秘礼物确实吸引了不少人,可是这上台的代价可不轻,按照擂台的规矩,上台打擂,只要不出人命,就算是打成了重伤,所有的诊费也是要自己来承担。

    头一天只是一些泼皮无赖打斗,及时打伤,也不过是皮肉之伤,并无大碍,可是从昨天下午开始,已经有四五个登台打擂之人被打成了重伤,有的是骨头断裂,更有的是被打成了内伤,一旦受了这样的重伤,且不说诊金昂贵,就算是恢复起来,最少也是三五个月的事情。

    这黑大个身材如同黑塔,全身肌肉虬龙盘绕般,再加上满脸横肉,面色凶恶,气势上已经让许多人心里发寒。

    “还有谁?”黑大个又大叫一声,握起双拳,“有种的给老子上来!”

    小半天,都没有人应答,齐宁虽然觉得这黑大个太过嚣张,但他当然不可能登上这个擂台。

    却见到居中而坐的那青衣小帽的老头站起身来,咳嗽两声,走上擂台,拱了拱手,道:“诸位,这位壮士已经是连胜八场,真是勇猛绝伦,却不知道在场还有哪位英雄愿意上来一试身手?”

    便听到下面有人叫道:“田管家,都这个时候了,也没有人再比了,这位黑壮士冠绝群雄,是这场擂台赛的胜者。”

    一时间便有不少人起哄。

    齐宁心想这还真是脸皮厚,什么时候就成了冠绝群雄?京城藏龙卧虎,高手如云,真正的英雄豪杰可不会为了一百两银子登上这个擂台。

    不说别人,就是自己身边的段沧海,真要上台了,不出十招,定能将这黑大个打得满地找牙。

    那田管家扫了一眼擂台下的众人,咳嗽两声,才道:“还有一会儿,就是申时了,按照这次擂台赛的规矩,申时一过,还能留在擂台上的,就是最后的胜者。一百两银子如数份上,此外还可以去见夫人,得到我家夫人准备的神秘礼物!”

    “田管家,你也别啰嗦了,到底是什么神秘礼物,这可都已经憋了三天了。”台下有人大叫道:“听人说神秘礼物是要招姑爷,这是真是假?”

    “田管家,是谁在招姑爷?”又有人叫道:“是不是田夫人?要真是田夫人,我现在就上擂台碰碰运气,输了自认活该,赢了说不定还能娶到田夫人。”

    台下一阵哄笑。

    田管家沉下脸来,道:“不可胡说。”四下又扫了一遍,然后转身看了看那黑大个,微皱眉头。

    那黑大个却是哈哈笑道:“俺赢了,你现在就带俺去见你家夫人,要是你家夫人真的要招俺为男人,那一百两银子俺也不要了。”

    “壮士稍安勿躁。”田管家勉强笑道:“神秘礼物是什么,要见了夫人才知道,莫要听信那些胡言乱语。”往台下看了一眼,道:“当真没有英雄敢再上来?”

    齐宁心知大局已定,想上台的都已经在台下,不想上去的也不在这边,接下来也没什么好戏看,正准备转身离开,忽地感觉到腰间一紧,扭过头,只见到西门战缨正用一种古怪的目光瞧着自己,他隐隐觉得不妙,道:“你要做什......?”

    话没说完,却感觉自己腰间又是一紧,随即整个人已经飞身被提了起来,心想看来这臭娘们憋了半天,终究是忍不住要对自己动手,此时身在空中,他反应极快,一个转身,十分潇洒地落了下去。

    也就在这时,听到四周一阵骚动,不少人已经大声叫道:“好,又来一个英雄好汉!”

    齐宁一怔,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竟然落在了擂台上。

    他向下看过去,只见到西门战缨面带冷笑,正盯着自己。

    一瞬间,他便即明白这小娘们的心思,正要上前发作,便听得身旁那黑大个如雷般的声音道:“好,俺正嫌打的不痛快,又来一个不怕死的,哟呵,还是个小嫩鸡儿,来来来,让俺瞧瞧你胆子有多大。”

    所有人只是看到齐宁从台下飞起,然后潇洒落地,除了段沧海发现有异,并无人察觉是西门战缨将齐宁提上了擂台。

    众人看到齐宁衣着华美,长相还算俊朗,年纪轻轻,身高与那黑大个比起来,只到黑大个胸口那么高,顿时便有一些人觉得齐宁是自寻死路,亦有人看到齐宁上台的动作很是潇洒,心想说不定这年轻人还有些机会。

    西门战缨憋了半天的火,这一次终于找到机会,趁齐宁不注意将他送到台上,憋在心里的火顿时消去不少,暗想看你嚣张跋扈,现在送你上台,看你还威不威风?

    锦衣侯府之前与神侯府的关系还算十分融洽,而齐景和西门无痕的交情也算不错,所以西门战缨对锦衣侯府的情况也是略有些了解。

    虽然在那夜发生误会之前,她从不曾见过锦衣世子,不过却也听人提及过,说锦衣世子脑筋迟钝,颇为痴傻,所以便觉得这样的痴傻之人即使出身在武勋世家,却也不可能学到什么高明的武功。

    虽说见到齐宁之后,和传言中的那位锦衣傻子并不一样,不过西门战缨也没见过齐宁身手,所见到的只是齐宁吊儿郎当的模样,和自己所见的大部分纨绔子弟没什么不同,只觉得将他送上擂台,今日定能让这劣徒大大出丑。

    她倒不担心齐宁朕的会被黑大个所伤,段沧海的身手她也能够瞧出来,武功远在黑大个之上,齐宁真要有危险,段沧海当然不会束手旁观。

    不过堂堂锦衣侯,在众目睽睽之下登上擂台,却又不敢与人比试,反倒要自己的护卫相救,这终究是很丢脸的事情,西门战缨一想到齐宁马上就会出现尴尬的景象,心头大是舒畅,神色也不似之前那般冰冷。

    齐宁瞪着西门战缨,这大屁股姑娘的心思他自然是瞬间就明白,听到黑大个在旁聒噪,扭头看了一眼,皱眉道:“我不是要和你打。”

    “哈哈哈哈......!”黑大个大笑道:“你不和我打,又跑上来做什么?要逞英雄吗?”

    在黑大个眼中,这年轻人还真是不知死活,自己只怕用不了一招就能将这年轻人踩在脚下。

    段沧海却已经是做好了准备,只待齐宁真有危险,立刻出手。

    齐宁也不管他,便要下擂台,找个没人的地方,狠狠地教训这大屁股姑娘一顿,只走出两步,还没到擂台边沿,四下里便一阵嘘声,黑大个却已经抢上前来,伸手搭在齐宁肩头,冷笑道:“想走?既然登台,就要比试,难道你不知道规矩?你要下去也可以,要么将俺打倒,要么让俺打你一顿,让人给你抬下去。”

    齐宁瞅了一眼黑大个搭在自己肩头的手,皱眉道:“手拿开!”

    却见到那田管家已经带着笑脸过来,语气和蔼:“这位小公子,你是要打擂台?申时还没过,这时候刚刚好!”

    齐宁道:“我没想打擂台。”

    田总管脸上笑容立刻消失,皱眉道:“可是.....可是规矩就是规矩,你上了台,要是就这样下去,可不大妥。”

    “原来是个怕死的。”台下已经有人嘲笑道。

    又有人道:“要知道上台可以不打,我早就该上去显摆一下,反正不用打,也可以装一下威风。”四周顿时又是一阵哄笑。

    段沧海皱起眉头,上前一步,正要说话,齐宁瞧见,却是微微摇头,这才叹了口气,侧着头,看着那黑大个道:“我不和你打,就没有人和你打,你就是最后的胜者,那一百两银子归你,还有神秘礼物也唾手可得,这岂不是更好?”

    黑大个嘿嘿笑道:“俺本想凑足十个数,打败十个人再拿奖励,可是从昨天到现在,在你之前,只有八个人敢和俺打,俺心里不痛快,加上你,虽然还不到十个,但九个总比八个好。”

    “如此说来,你是觉得必胜无疑?”齐宁叹道:“不作死就不会死,你知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黑大个手上力道加重,沉声道:“小娃儿,今天就让俺瞧瞧,到底是谁作死。”他话声刚落,众人却见到齐宁的身子猛然一矮,许多人还没回过神来,便见到齐宁两只手已经搭在黑大个那条手臂上,随即听到“喀扯”一声响,齐宁已经瞬间后退。

    所有的一切都是在瞬间发生,许多人都没看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黑大个一脸懵逼,随即低头看了一眼,只见自己的左臂软软地垂着,还在晃荡着,很快,一阵剧痛从左肩瞬间蔓延开去,黑大个这才“啊”地叫了一声,痛苦不堪,却原来是在电光火石之间,齐宁已经卸了他的胳膊。

    齐宁虽然目下还不能调动自己体内的内力,可是他的格斗术却没有拉下,格斗术的技巧依然是娴熟无比。

    格斗技巧之中,对于敌人关节的攻击,那是重中之重,黑大个在身后用手搭在齐宁肩头,这样的姿势对格斗高手来说,那是最致命的招数,齐宁根本不用费事没心思,只是用自己最熟练也最基础的手段,便轻易地卸掉了黑大个的胳膊。

    他速度奇快,卸掉黑大个胳膊之后,黑大个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手臂软耷耷垂下去,黑大个瞬间也没有感受到疼痛。

    四下里顿时一阵寂静,在黑大个的惨嚎声中,本来有些哄乱的台下瞬间就静下来,眼前的一幕,没有一个人能想到。

    西门战缨睁大了眼睛,漆黑水灵的大眼睛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

    ps:这个月有双倍月票的活动,十九号中午十二点开始,到时候投一张月票算两张,有月票的兄弟姐妹可以等月票活动的时候再投,争取这个月能有个好名次,谢谢大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