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两零七章 挑逗
    出了闲乐居,曲小苍已经不见踪影,只有段沧海在外面等候,西门战缨佩刀在身,看了段沧海一眼,冷冷道:“你有护卫保护,也用不着我去送了。”

    “战缨啊,这是神侯的美意,我若是拒绝,那就是不给神侯面子,神侯只怕不高兴。”齐宁叹道:“其实我也不想你送,要不我进去和神侯说一说,就说战缨你有公务在身,不想送我?”

    西门战缨怒道:“不许你再这样叫我。”

    “那我该怎么叫你?”齐宁笑眯眯道:“要不叫你缨儿?神侯和我是朋友,你年纪小,我跟着神侯叫你缨儿,应该也可以。”

    西门战缨恼怒无比,冷哼一声,抬脚便走,走出几步,回头怒道:“还不走?”

    齐宁哈哈一笑,跟了上去,段沧海是个识趣的人,见此情状,嘿嘿一笑,远远跟在后面,免得去做电灯泡。

    出了胡同,齐宁顺着长街慢悠悠走着,下午时分,街上人来人往,倒颇是热闹。

    西门战缨见他走走停停,有些焦急,催促道:“你能不能走快一些?”

    “战缨啊,不要心急嘛。”齐宁看她越焦急便越欢喜,慢悠悠道:“刚刚吃完饭,要是走得太急,恐伤身体,散散步,帮助消化,这一向是我的习惯。”

    “你......!”西门战缨又气又急,若不是顾忌神侯,早就甩下齐宁离开。

    齐宁跟在后面,只见这姑娘身形修长,今日没有披大氅,所以从后面倒也能够看出那玲珑浮凸的身材来。

    或许是习武的缘故,这姑娘的胯骨微宽,屁股虽翘,却显得偏大了一些,略微过于丰满,不过腰肢却很细,这就显得屁股更是丰硕结实,走路的时候,两条大长腿很是矫健有力,大屁股一扭一扭,摇曳生姿,透着健美之感,却不失一股英姿飒爽之气。

    齐宁心想抛去她冷冰冰的性格,这样的身材只怕是许多婆婆最喜欢的,好生养。

    听到后面没有动静,西门战缨骤然转过身来,见到齐宁立刻移开目光,她眉头一紧,不由低头看了一眼,立刻发现其中关窍,脸颊一红,羞恼道:“你......你在看什么?”

    “没看什么啊。”齐宁一副无辜样子,“战缨,你觉得我是在看什么?”

    西门战缨握起拳头,冷声道:“你......你再乱瞧,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声音凶狠,可是脸颊红晕未散,冰冷之中,却也显出一丝女人味来。

    齐宁道:“你能不能别动不动就喊打喊杀,我是锦衣侯,你能乱打我啊?被神侯知道,那可是要惹大祸的。”

    “你这种人,就该.....就该关起来。”西门战缨恨声道。

    齐宁靠近过去,笑道:“战缨,你是不是对我有些误会啊?”

    “误会什么?”

    “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齐宁叹道。

    西门战缨冷笑道:“你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

    “其实也不怪你。”齐宁道:“通常来说,出身豪门,然后长相英俊,风姿倜傥,口才出众,都会被人误会是纨绔子弟。”

    西门战缨又好又好笑,板着脸道:“你英俊倜傥吗?我没有看出来。”

    “那是你眼光不好。”齐宁道:“你不但看不出我的英俊,连我的内心你也看不出。我这人其实有不少优点,你要是用心发掘,一定会发现,说不定以后还会被我身上的许多优点所吸引。”

    “我对你的优点没兴趣。”西门战缨淡淡道,声音也不似刚才那般冰冷:“我听说前两代锦衣侯都是英雄豪杰,可是你......!”不屑一笑:“你身上没有一点英雄豪杰的影子。”

    “哦哦,如此说来,老侯爷和大将军都是你的偶像?”齐宁笑道:“我现在终于明白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大意见。”

    “你知道?”

    “当然。”齐宁悠然道:“你可能觉得我也应该是个英气勃勃的锦衣侯,说不定你在见到我之前,一直在幻想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可是见到我之后,和你想的不一样,甚至有些失望,打破了你美好的幻想,所以你就对我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战缨,我说的没错吧?”

    “混蛋。”西门战缨羞怒道:“谁说我幻想过你?我.....我为什么要幻想你?”

    “哈哈哈,被我说中心事,所以恼怒了吧?”齐宁算准西门战缨不敢和自己动手,笑道:“其实我也能够了解,你年纪轻,有时候有些幻想也是人之常情,我不会怪你,只是......!”

    “姓齐的,你住口!”西门战缨握住腰间刀柄,厉声道:“你再胡言乱语,我一刀砍死你。”

    她声音很大,四周不少人都瞧过来,西门战缨感觉许多道目光看着自己,扫了一眼,厉声道:“看什么看?”

    人们都知道帝国早就颁下了刀狩令,普通人根本不能佩刀,这姑娘在光天化日之下佩刀在身,那就不是一般人,一哄而散。

    齐宁皱起眉头,叹道:“你看看,大白天的,大伙儿看到你就像看到鬼一样,你也不检讨检讨自己?终究是个姑娘家,总是这样一副火爆脾气,以后谁还敢娶你?”

    “有没有人娶我,与你无关。”西门战缨极力按捺想要一刀劈死齐宁的冲动,“你到底走不走?”

    段沧海距离十多步远远远瞧着,看到西门战缨握刀,往前走了两步,但很快停住,心知西门战缨绝不敢对齐宁下手。

    齐宁苦笑摇头,依然保持着先前的速度往前走。

    西门战缨实在有些忍受不了,道:“你自己走自己的,我不管了。”转身扭着屁股就要丢下齐宁,齐宁已经回头道:“段沧海,去告诉神侯一声,战缨公务在身,将我丢在半道上,我不怪她。”

    西门战缨停下脚步,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竭力冷静下来。

    她虽然并没有正式被编制神侯府,但却以能够进入神侯府侦破案件为最大的心愿。

    方才如果西门无痕是以父亲的身份令她相送,只怕刚一出门就不管不顾,可是西门无痕以神侯的身份吩咐她,她却不能不考虑。

    她自然明白,西门神侯以神侯的身份命令她,就等若已经给她暗示,已经承认可以让她进入神侯府当差,这是她梦寐以求之事,所以心里只想着护送齐宁回府是自己正式踏入神侯府的一次考验。

    神侯府选人十分严格,没有经过神侯西门无痕的考验,根本没有机会进入。

    现在有了这个机会,西门战缨又怎能放弃?

    就当这是一次极其艰苦的考验吧!

    看到西门战缨停下里,齐宁这才笑眯眯走过去,看了西门战缨一眼,见她面无表情,道:“战缨,你虽然名字里有个‘战’字,但现在咱们又不打仗,也不比武,放松一点,我到现在都没有看过你笑,要不你笑一个看看?”

    西门战缨转过头,看着齐宁,十分认真道:“我不会笑,也不想笑,更不想在你面前笑,你放心,你永远也不会看到我在你面前笑一次,怎样,我说的够清楚了吧?”

    “很清楚,很清楚。”齐宁点头道:“不过你以后要是在我面前笑了,那又怎样?”

    西门战缨只觉得有一种无力感,换做别人,面对如此挑衅,她绝对不会有任何犹豫,说出手就出手,可偏偏眼前这个男人却是自己动不得的,她心里很奇怪,西门无痕一向眼界很高,看得上的没有几个人,怎地会对这个看起来十分轻浪的劣徒另眼相看?难道就是因为锦衣侯的招牌?最可气的是还偏偏要自己亲自护送,这才隔了几条街,这劣徒自己带了护卫,用得着自己去送?

    这一刻她心生歹念,真想有一个厉害的刺客出现,一刀砍死这个劣徒。

    “好,我要是有朝一日真的在你面前笑,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西门战缨道:“你就算一刀杀了我,我也认了。”

    “你看你这人,三句话不离打啊杀的。”齐宁一脸笑容,“你长得这么年轻漂亮,真要杀了你,谁又舍得?”

    西门战缨紧闭双唇,再不多言,打定主意,就算是天塌下来,她也不再和这劣徒多说一句话。

    齐宁见她不说话,顿时有些没趣,穿过一条街,刚拐到另一条街上,就看到几个人匆匆跑过,正自奇怪,又见几个人正颇为兴奋地从自己面前跑过,伸手拉住了最后一个人,那人吃了一惊,扭头看了一眼,正要破口大骂,可是看到齐宁衣着华贵,身后还跟着一个佩刀的女子,脏话吞回肚子,勉强笑道:“这位.....这位公子,我.....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

    “你没做错什么,只是跑错了地方。”齐宁道:“你从我面前跑过去,刚好我要找人问话,所以就找到了你。”说话间,又见前面有两三人像被狗撵一样往东头去,皱眉问道:“那边出了什么事,你们都往那边跑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