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两零六章 抽象画派
    齐宁立时回过神来,这个时代,也还根本不存在什么抽象画派。

    他只是看到神侯这幅画含糊不清,却线条流畅,似乎颇有意蕴,不自禁便想到了抽象画,实际上他对抽象画也仅仅是略知皮毛。

    “哦?”齐宁见神侯看着自己,只能硬着头皮道:“那是一支画派,神侯没听说过吗?”他明知道神侯绝对不可能听过抽象派,但此时却也只能这般说。

    神侯显然很有兴趣,道:“各家画派,老夫也是略知一二。据老夫所知,如今主要分为北派和南派,北派以山水为主,南派则是擅长画作活物,例如鸟兽人物。其中有分为不下十几个画派,就比如北派之中的营丘派和关派,都是赫赫有名的两大画派。”谈到画派,神侯却是侃侃而谈:“夫气象萧疏,烟林清旷,毫锋颖脱,墨法精微者,营丘之制也。石体坚凝,杂木丰茂,台阁古雅,人物悠闲者,乃关氏之风也。”

    齐宁心想自己还是尽快脱离这个话题,神侯号为“画绝”,自己在他面前谈画,那完全是班门弄斧了。

    便在此时,却见西门战缨进来,屋内没有茶案,只能先放在地上,神侯也不在意,却是向齐宁请教道:“小侯爷,你所说的抽象派,老夫确实不曾听说过,却不知道是属于北派还是南派?”

    “抽象派?”西门战缨忍不住道:“爹,连你都没有听说过的画派,要是籍籍无名,难登大雅之堂,要么就是某些人信口开河,根本不存在。”

    齐宁本来不想就这个话题谈下去,可是听得西门战缨宛若挑衅一般,顿时有些不愉快,却还是笑道:“缨姑娘说的是,可能是籍籍无名,所以缨姑娘才没有听说过。”问道:“缨姑娘,请教一下,你是否也懂得画画?”

    西门战缨一愣,扭过脸,并不说话。

    齐宁心下明白几分,笑道:“缨姑娘,你年纪小,如果对画派了解的不深,也不能轻易断定别人信口开河不是?其实这抽象画派,还真是存在。”

    神侯问道:“小侯爷,这抽象派又是怎么一个?”

    齐宁心知真要解释起来其实很复杂,再加上他自己对抽象画派也只是一知半解,犹豫一下,才指着神侯那几幅画作道:“神侯请看,你这几幅画,自然都是一等一的佳作,一眼便能辨识出其形,亦能从形貌之中感受到其中的意境。”

    神侯微微颔首。

    “这些画作,取自自然,说句直白话,神侯的画作属于水墨画,得水墨画之大成,但是说到底,乃是将自然之物临摹于纸上。”齐宁一本正经道:“山川河流,人物鸟兽,俱都是存在与自然之间,所以我才说这些画作取自于自然,只是神侯

    西门战缨忍不住道:“你可懂得什么叫做画画?不取自自然,还能画什么?”

    “休要插嘴。”神侯皱起眉头,看了西门战缨一眼,才问道:“小侯爷,你说的抽象派,这抽象二字,如何解释?”

    “侯爷看到四周的东西,无论人还是物,这一张纸,一支笔,都是具象,拥有具体的形象。”齐宁说到这里,看到神侯一副极其感兴趣的表情,只能硬着头皮解释道:“所谓抽象,便是相对于具像而言,没有具体的影响,存在于思维虚幻之中。”

    神侯一怔,显然对这个特别的概念很是诧异,微一沉吟,才道:“小侯爷,你说的抽象派,是否就是指并不以具体自然为本?”

    齐宁心想姜还是老的辣,这神侯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点头道:“可以这么说。抽象派,就是要打破具像去作画,它是要用直觉和想象力为创作的出发点,排斥任何具有象征性、文字性、说明性的表现手法,仅仅是用造型甚至添上一些色彩,组织起一种新的画面,比之印象派对色彩的偏重,抽象派更注重造型和色彩的结合。”

    “印象派?”神侯愕然道:“这又是什么意思?”

    齐宁一怔,他侃侃而言,不注意间又将印象画派蹦出来,忙道:“那.....那是另一门画派。”不想扯得太远,指着手里那幅画道:“神侯,刚才我说,这幅画有点抽象派的意思,是说这幅画的造型有些天马行空,并没有具体的形象,可是却还是能从中表现出一些让人触动的意蕴来。”

    神侯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话来,而是微仰着头,若有所思。

    齐宁其实只是对抽象派画法粗浅地解释了一下,其实他也知道抽象画派并非单一的画派,而是一类画法类型的总称,这其中还包含有几何抽象和抒情抽象,他略知一二,真要解释起来,却是做不到。

    但是神侯在此之前,却从未接受过这样的思维方式。

    这就等若在一个惯性的思维方式下,他已经做到了巅峰,可是却并没有跳出这个圈子。

    其实抽象画派未必就比水墨画派高明,但是齐宁一番话却等若给神侯的思维打开了一条前所未有的道路,带给神侯的震撼却是齐宁自己也没有想到。

    西门战缨却似乎是听天书一般,不知齐宁所云。

    片刻之后,神侯伸手从齐宁手中拿过那幅画,缓缓道:“这幅画是老夫随手画出来,当时并无他想,只是想要排解心下情绪,当时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是要画什么,此后随手丢在了一旁。”

    “这就是意境。”齐宁忙道:“神侯没有在乎自然之形,而是将自己当时的心绪表现在纸上,我不敢说这就是抽象画,但却已经有了些那个意思。”

    神侯微微颔首,似乎明白了些什么,道:“原来如此。”叹道:“这就像练武一样,没有达到巅峰之境,依旧拘泥于招式,可是超脱招式之后,进入到武境,那就是另一番境界了。”蹲下身子,将那幅画小心翼翼在画板上铺好,细细看了一会儿,才抬头道:“小侯爷,却不知你从何处知道这门画派?我九岁开始信手涂画,到如今已经快四十年,接触的画派不在少数,却并无一人想到过小侯爷所说的作画方式。”

    齐宁早就想好了答复,道:“这也是多年前看过一本书,上面提到过一些,只是我资质浅薄,也没有画画的天赋,所以没有在意。”

    “侯爷可记得是哪本书?”神侯睁大眼睛,急问道:“是否是古卷孤本?祖宗许多好东西都遗落,后人却不自知。”

    齐宁装模作样想了想,道:“好像是一本旧书,当时随手翻看了一下,然后就丢在一旁,后来也找不着,书名我也忘记了。”

    神侯一副沮丧表情,叹道:“可惜可惜,那只怕是价值千金的好东西。”

    “神侯,你要真想要,我回去再翻箱倒柜找一找,也不敢保证能找到。”齐宁看神侯一副失望表情,稍加安慰,心里却是想着,除非老子能够穿回去再找到介绍关于抽象派画法的书籍穿回来,否则绝不可能存在这样的书籍。

    神侯一把上前来,显得十分激动,抓住齐宁手臂,道:“小侯爷,千万帮忙找一找,若是能够找到,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老夫都在所不惜。”

    齐宁忍不住又看了西门战缨一眼,西门战缨吓了一跳,竟然又是往后退了一步。

    “神侯别着急,我尽力而为。”齐宁只能道,看神侯反应,此人却也着实醉心于画画,也难怪能够成为四艺絶士之中的“画绝”。

    他本以为如此一位画术绝伦的高手,不至于因为自己的几句话就有所变化,现在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抽象画的影响,其实他却是感受不到当一个人在某方面达到极高的高度却又难以突破天花顶时,忽然听到另一种思维方式,心中的那份震撼和激动实在是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对了,小侯爷,你说的印象画派,又是什么意思?”神侯此时却是一副虚心请教姿态,西门战缨看在眼里,却是大为诧异。

    西门无痕的身份地位,无论是在江湖还是在朝堂,可说都是尊贵得很,无论是谁,看到这位大佬,那都是礼敬三分,就更别说神侯府的人。

    神侯府内,高手如云,但是每一个人对西门神侯却是奉若神明,便是身为身后亲生女儿的西门战缨,心下对神侯也是十分的敬畏。

    神侯平日虽然还算随和,但是不怒自威,而且喜怒不形于色,做到神侯府首领这个位置,在朝廷和江湖之间运筹帷幄,如鱼得水,这本就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得到。

    可是齐宁几句云山雾罩让西门战缨到现在都没有明白过来的话,却让神侯显得如此激动,这实在是大大出乎西门战缨预料。

    那夜误会虽然解开,但西门战缨骨子里对那类风花雪月的纨绔子弟实在没有什么好感,在她心里,这帮人只知道寻花问柳,都是一群不学无术的蛀虫。

    虽然那天晚上已经证明齐宁不可能是吸血凶手,而且是途中路过,可是西门战缨却也知道,那天晚上恰好是秦淮河上的花后之选,一个年纪轻轻的贵族公子,半夜三更还在街上,用脑子想也知道绝对不是干什么正经事。

    她先入为主,早早判定齐宁是个只知风花雪月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所以骨子里便有些瞧不上,今日齐宁和神侯饮酒,自己还要被逼着在旁伺候这个纨绔公子,更是让西门战缨心里火冒三丈,憋着不能发出来。

    而且齐宁几次挑衅,更让西门战缨反感。

    但刚才在桌上一番对案情的推理,多少还是让西门战缨对齐宁的印象有了一丝丝改观,不过她心里却还是认定齐宁那番推理,很有可能是他手下人所教,所以对齐宁也谈不上有什么太好的感觉。

    这时候见到齐宁一番话竟然让神侯态度激动,她自然了解自己的父亲,如果不是语出惊人,甚至触动到神侯,神侯绝不可能有如此反应,忍不住瞥了齐宁一眼,心想难不成这个锦衣小侯爷还真的有些本事?

    齐宁此时却是头疼,好不容易和神侯解释了抽象画,这老家伙犹嫌不足,又追问起印象画派,这要解释下去,越来越复杂,只能道:“神侯,其实我也没有闹明白,等我找到那本书,以后有机会再和你慢慢解释,你看如何?”

    “有机会有机会。”神侯立刻笑道:“小侯爷,老夫和你一见如故,相谈甚欢,你以后可要多多来这边走动。唔,老夫知道小侯爷事情繁多,先不耽搁你,小侯爷回去有空闲找找,老夫在这里静候佳音。”

    齐宁愣了一下,心想这老爷子还真是心急,说什么不耽搁自己,还不是赶着自己快走,让自己回去帮他找书。

    他倒也担心留下来这老神侯还要拉着自己探讨画派,越说越多,这老神侯是神侯府出身,一个不慎,只怕要说漏嘴被他瞧出破绽,笑道:“既然如此,我就先告辞,改日再来看望神侯。”

    “好好!”神侯看向西门战缨,道:“缨儿,你送小侯爷回府,一定要将小侯爷送到,就当是弥补上次误会小侯爷的歉意。”

    西门战缨急道:“爹,你让我......!”

    “不是爹,是神侯府的神侯吩咐你送过去。”西门神侯沉声道。

    西门战缨无可奈何,只能拱手道:“属下遵命!”

    齐宁走过来,笑嘻嘻看着西门战缨,道:“缨姑娘,神侯如此热情,我却之不恭,有劳缨姑娘护送到府了。有缨姑娘相送,一路上绝不会被莫名其妙的人再抓起来。”

    “你......!”西门战缨银牙紧咬,狠狠瞪了齐宁一眼,心中却是暗暗想着:“姓齐的,你别太得意,风水轮流转,要是哪天你真的犯到姑奶奶的手里,姑奶奶让你尝尝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

    ps:感谢书友29473300、沙小漠、jugend9、喜欢望着你@百度、紫宇1、奈何翘起啊等兄弟的捧场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