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两零三章 闲乐居
    次日齐宁睡了个大大的懒觉,倒也没有人过来打扰,快到晌午时分,才被敲门声惊醒,这才起身来,问道:“又是谁在打扰本侯睡觉?”

    外面却是传来侯府新任总管韩寿的声音:“侯爷,神侯府派人过来请侯爷过去吃饭,已经等了好一阵子,侯爷要不要见一见?”

    齐宁一愣,心想神侯府的人过来请自己吃饭,这又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是因为那天晚上的误会要赔礼道歉?

    他起身来,打开门,早有人送来热水,伺候洗涮,等收拾妥当,齐宁才出门,韩寿正在门外等候,看到齐宁,忙恭敬道:“侯爷,来了一个曲校尉,说是西门神侯差他过来请侯爷过去吃顿饭。”

    “西门神侯派人来请?”齐宁倒是大感意外,心想西门无痕的名字自己倒是听过多次,却只闻其名未见其人,前两天发生的事儿,齐宁其实已经忘记,也根本没有记在心上,却不想西门神侯还会派人过来。

    见到神侯府贪狼校尉曲小苍的时候,曲小苍依然是眯着一条缝隙的眼睛笑道:“侯爷,卑职奉神侯之命,特请侯爷前去吃顿饭。”

    “神侯太客气了。”那天晚上虽然发生误会,但齐宁该出的气倒也已经出了,他心里倒也还真是不愿意和神侯府结下什么仇怨。

    今日西门神侯派出曲小苍亲自前来相请,也算是给了很大的面子。

    虽说曲小苍只是一个校尉,但这个校尉却不是普通的校尉能够相提并论。

    他是神侯府北斗七星之一,位居第二,按照齐宁的了解,除西门神侯之外,曲小苍在神侯府便是第二号人物了。

    对这样的人物,齐宁倒也尽量客气一些。

    “神侯已经备好酒菜在等待。”曲小苍笑眯眯道:“神侯说了,如果请不到侯爷,卑职就在锦衣侯府门前等候,直到侯爷前去才能跟着回去复命,否则就一直待在门前。”

    齐宁笑道:“若是本侯三天不去,曲校尉难道还要在锦衣侯府门前等上三天三夜?”

    “如果侯爷希望如此,卑职也只能等下去。”曲小苍笑容满面,白白胖胖的肥肉挤在一起,却不失尊敬,他虽然身体肥胖,但给人的感觉非但不会讨厌,笑容满面之时反倒会给人一种亲和力。

    齐宁知道神侯府以西门无痕为尊,他们的处事方法带着江湖作风,曲小苍既然这样说,那么还真的可能就那样子做。

    齐宁知道这曲小苍是个十分精明的人,倒也不想和他为难,笑道:“既然是曲校尉亲自过来,本侯也不能让曲校尉真的等着。”问道:“这已经到了饭口,咱们这时候过去,是不是有些晚?”

    他到过神侯府,神侯府离锦衣侯府还真是很有一些路途,趁车过去,那也要大半个时辰。

    曲小苍笑道:“多谢侯爷赏脸。侯爷放心,神侯说了,无论多晚,都会等着,而且神侯并非住在神侯府,其实离这里并不远。”

    “哦?”

    “神侯府是办差之所,神侯早些年倒是一直住在神侯府,不过自从.....哎,自从师娘过世之后,神侯就搬出了神侯府,就在这附近买了一处小院子。”曲小苍解释道:“神侯是个极重情义之人,他老人家和师娘在神侯府生活了许多年,师娘离世之后,神侯睹物思人,也就干脆离开了。”

    齐宁微微颔首。

    西门神侯所住的地方,确实不算远,和锦衣侯府其实只隔了三条街,顺着一条胡同走到尽头,就是西门神侯居住的院子,门头上还挂着一块简陋的匾额,写着“闲乐居”三字。

    院子并不算大,不过院内却是种着一些花花草草,深冬时节,大部分的花草已经凋谢,倒是院子角落的一片竹子却是生的郁郁葱葱,为萧瑟的冬日增添了一丝生气。

    段沧海跟随着护送过来,不过到了院门外,曲小苍只请齐宁进来,便是他自己,也只是和段沧海留在院外。

    齐宁知道,西门无痕不但是神侯府的首领,在江湖上有着非比寻常的地位,而且还是四艺絶士之一,乃是顶尖的画家。

    院内十分清净,三间十分简单的屋子,若不是曲小苍带路,齐宁真的怀疑走错了地方。

    忽听得一阵“刺啦”声音从边上的一间小屋响起来,瞧过去,竟瞧见屋顶炊烟袅袅,那里竟似乎是一处厨房。

    他心下好奇,走了过去,往里面瞅了瞅,果然是一处厨房,砌着土灶,只见到一名半老的老头正手拿锅铲,在锅台边炒菜,一股菜香扑鼻而来,那老头动作娴熟,一看就是老厨子。

    “打扰一下,神侯可在?”齐宁冲着那人问了一声。

    那人抬起头来,看到齐宁,立刻笑道:“稍等!”将炒好的菜盛了起来,装进盘中,这才拿过布巾擦了擦手,端着那盘菜走过来,笑道:“侯爷,到堂内歇息。”

    齐宁见这盘菜是芦笋炒肉,样式还真不怎么好看,但弥漫出来的味道让人食欲大振,跟着那人到了中间堂中,只见正中摆了一张小方桌,上面已经摆了三四个菜,都是常见的家常菜。

    齐宁四下里看了看,屋内摆设也颇为简单,却不见西门神侯,正有些奇怪,那厨子竟然解下围裙丢在一旁,笑道:“侯爷请坐,来的恰到好处,再早一些,这盘菜还没炒好,再晚一些,又怕菜都凉了,来来,对了,你喝什么酒?”竟然在桌边坐了下去,拿了两坛酒上来,道:“这一坛入口甘香一些,酒劲也不算很大,是南方人喜欢的,这一坛是我珍藏了好些年的烈酒,是北方来的一个朋友相送,说是入喉如同火烧,他们叫它北风烈,哈哈,这名字倒也有趣。”

    齐宁一怔,迅疾明白什么,问道:“你......你就是西门神侯?”

    那厨子笑道:“侯爷是否觉得神侯就该等着别人来伺候?哈哈,老夫倒是觉得这才是活着。”抬手道:“赶紧坐下吃菜,再不吃可就凉了。在老夫这里,你也别拘谨,令尊在世的时候,这地方他可时常来,每次都是老夫亲自下厨,也就这几个下酒菜,可每一次都能一扫而空。”

    齐宁这才确定,眼前这人,竟豁然真的是西门神侯。

    他早闻大名,可是却想不到第一次见到西门无痕却是这样一副景象。

    西门无痕看上去就像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寻常百姓,看上去五十多岁年纪,身形修长,穿着随意,相貌却是颇为儒雅,想来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十分俊朗的男子。

    他知道这个时代,就是普通人家,也很少有男人下厨房,堂堂神侯府的首领,竟然系着围裙亲自下厨,这实在是齐宁没有料到的。

    落座之后,西门无痕先给齐宁斟上酒,笑道:“还是先饮淡一些的,你年纪轻,也没有去过北方,未必习惯北方人的烈酒。”给自己斟了一杯,才道:“那件事情,我也听说了,我已经让神侯府从重惩处,侯爷也就不要放在心上了。”

    齐宁回过神,道:“神侯不必如此,其实误会当场就已经解开。”

    “不是什么误会。”西门无痕摇头道:“最近这几年,神侯府的许多事情,老夫已经不必亲自去过问,神侯府也是交给老夫的大弟子轩辕破去打理,本来一切都还好,但这次出了这件事儿,就表明神侯府还是出现了极大的疏忽。”

    齐宁笑道:“事情繁多,难免总会有些差错的,神侯其实也不必太在意。”

    “神侯府是处理案子的地方,而且每一桩案子,都涉及到江湖势力。”西门无痕正色道:“即使最简单的案子,只要处理稍有疏忽,很可能就会酿成巨祸,所以根本是容不得有丝毫的差池。”

    齐宁神情顿时肃然,道:“神侯所言极是,是我失言了。”

    “先吃菜。”西门无痕笑道:“今天请你过来,一来是为那件事情向你道个歉,二来也是希望侯爷对我们神侯府有什么建议,大可以提出来,最后也是让侯爷认个门,以后若是山珍海味吃的油腻了,想换换口味,大可以到老夫这来。”

    西门神侯看上去和蔼可亲,和他高高在上的地位很不相符,齐宁大感意外,拿起筷子夹了道菜,品尝一下,竟觉得果然是极其可口,赞道:“神侯,你说话不是开玩笑吧?如果我真的想吃家常菜,能到这里来混饭吃?”

    “哈哈哈......!”西门无痕大笑道:“随时欢迎,先说好了,在我这里吃饭,有个规矩,动了第一筷子,如果不将桌上的菜全都解决干净,那可不许离席。令尊在的时候,可从来没有坏过这规矩。”

    齐宁扫了一眼桌上的菜,虽然有五道菜,但菜量不算太大,两人真要全力以赴,五道菜倒完全可以解决。

    便在此时,却听得外面响起脚步声,听到一个清脆声音道:“爹,你是不是又在偷偷饮酒?”话声之中,一道倩影已经飘然而入,齐宁抬头瞧过去,正是西门战缨。

    西门战缨瞟了一眼,瞧见齐宁,立刻蹙起眉头来,西门无痕看了西门战缨一眼,道:“缨儿,你来的正好,侯爷在这里,你过来斟酒!”

    西门战缨显然对齐宁没什么好印象,冷哼一声,转身就要走,西门无痕皱起眉头,沉声道:“站住!”

    西门战缨停下脚步,西门无痕冷声道:“我的话你没听见?侯爷在此,你怎地如此不知礼数?前天的事儿,侯爷不和你计较,若是换作别的侯爷,你以为能够就这般轻易了了?还不过来。”

    神侯不愧是神侯,冷声而言,自有一股不容抗拒之威。

    ------------------------------------------------------------------------------------------------------------------------------

    ps:感谢镜中影舞、鼎力水平仪、书友10449191、喜欢望着你@百度、书友24228052、相爱一生到老、奈何翘起啊等兄弟的捧场,感谢wuxiazhiwang等投下月票的好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