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两零二章 有序无招,有招无意!
    齐宁看到失而复得的剑图,心下大是震撼,将那剑图随手揣进怀中,便即穿窗而出,跳到了屋后。5201314926

    刚落地,便听到有声音喝道:“是谁?”随即便见到两道黑影已经从隐蔽处冲过来,齐宁知道是府里的护卫,沉声道:“是我!”

    那两人冲过来,其中一人正是齐峰,见到齐宁,奇道:“侯爷,您?”

    “你们没有发现其他人?”齐宁皱眉问道。

    齐峰和另一人对视一眼,都是摇头,齐峰皱眉道:“侯爷,是不是发现什么?我们就守卫在这后面,院子四周都有人守卫!”

    齐宁心知段沧海早已经加强了这边的守卫,他也知道齐峰未必武功有多高强,但是在侯府担任护卫多年,警觉性绝对不弱,如果真的有人过来,绝不至于丝毫没有察觉。

    可是失踪的剑图却诡异地出现在桌子上,而且是靠窗的地方,本来关上的窗户,也被打开,明显是有人出现过。

    齐宁心知,齐峰二人毫无察觉,自己甚至也没有察觉到有人打开窗户,最后发出的那丝动静,绝非自己的耳力有多敏锐,明显是有人故意让自己听见,对方来去无踪,武功之高,骇人听闻。

    “侯爷,侯爷?”见得齐宁一脸沉思,呆呆出神,齐峰不由轻唤几声。

    齐宁回过神来,笑道:“没事,可能是我听差了。”也不多言,径自回到屋里,关上了窗户,点上了油灯。

    天气寒冷,齐宁披上一件衣裳,这才坐到桌边,拿出剑图,凑在等下细看。

    剑图确实是失踪的剑图无疑,纸张依然发旧,齐宁翻看了一遍,神情变的惊讶起来。

    从老宅鬼屋得到的剑图,虽然大部分保存的完好,但却有几页十分破旧,可能是时日太久,有些甚至墨迹模糊,根本看不清楚。

    但是齐宁从头翻到尾,发现那几张破旧的剑图已经没有踪迹,里面竟然出现了新的剑图,明显是将那些残破无法得窥全貌的剑图重新描画出来补充进剑图之内,此外有几张模糊不清的剑图,明显是有人在上面重新勾勒了一下,变的清晰无比。

    更让齐宁吃惊的是,这些剑图之中,除了将残破的剑图用新图弥补上来,甚至还增加页新的剑招。

    这些剑图齐宁得到之后,自然是仔细看过每一张剑图上的招式,他记忆力本就极好,虽然剑图上的招式诡异奇特,但还是勉强能够记下。

    可是这新添的几页剑图,齐宁自问之前根本不曾见过。

    来人似乎是知道齐宁对这剑图很感兴趣,所以特意将缺失的全都补上来,齐宁仔细数了一数,前前后后这一沓子剑图总共有六十四张,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一个完整的剑术体系。

    齐宁看着手里厚厚一叠子剑图发呆,片刻之后,口中喃喃吐出四个字:“北宫连城!”

    齐宁一直奇怪齐家老宅的鬼屋为何会有这些诡异的剑图存在,在得知有北宫连城这个人之前,这也一直是他心中疑惑不解的谜团。

    特别是在大光明寺一招击

    (本章未完,请翻页)败白羽鹤,他更是知道,从老宅所得到的剑图,实在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绝世剑谱。

    白羽鹤乃是进入大宗师境界的白云岛主莫澜沧的弟子,此人醉心于剑术,其剑术亦可见一斑,可是齐宁在情急之下,竟是条件反射般使出自己的最清晰的一招,便能够击败白羽鹤,甚至伤了白羽鹤的手腕,这一剑的威力,却又是何等强大。

    齐宁甚至想过,如果自己真的将剑图上的剑招悉数练得滚瓜烂熟,然后再与白羽鹤对战,那白羽鹤岂不是只有死翘翘的份?

    白羽鹤苦练剑术几十年,却败在自己仅仅随意练过几次的剑招之下,如此悬殊的剑术,齐宁只觉得匪夷所思。

    可是知道北宫连城乃是齐家的二老太爷,而北宫连城竟然就是进入大宗师境界的剑神,他便知道老宅剑图与北宫连城绝对是大有关系。

    只有北宫连城才能够拥有如此神乎其技的剑术,而北宫连城与齐家的关系,进入老宅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难道今夜送来剑图的就是北宫连城?

    能够来无影去无踪在守卫森严的锦衣侯府来去自如,这绝非一般的高手所能做到。

    最要紧的是,如果这套剑术确实是出自北宫连城之手,那么残破遗失的剑图,也只有北宫连城本人才能够修复,否则普天之下,恐怕再无一人能够补缺这套剑图。

    可是如果北宫连城活着,为何又避而不见?

    按照段沧海的说法,北宫连城虽然复姓北宫,可确确实实是齐家的人,据说老侯爷对北宫连城也确实不错,但老侯爷去世的时候,北宫连城竟然没有返回祭奠,所谓长兄如父,北宫连城没有回来祭拜老侯爷,当然是大不孝。

    北宫连城是生是死,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个天大的谜题,这道谜题就是与北宫连城有着血脉亲的锦衣侯府也无法解答。

    但今夜看到这套增修的剑图,齐宁心里便已经确信,北宫连城一定还活着,而今晚前来的,十有就是北宫连城本人。

    借着灯火,齐宁从头到尾将剑图细细翻看了一遍,时间流逝,齐宁却是沉浸其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看完最后一页,齐宁才长舒了一口气。

    这套剑图虽然似乎很完整,但让齐宁感到郁闷的是,六十四张剑图,似乎有些杂乱无章,本来齐宁得到见图纸后,曾经整理一番,似乎勉强能够看出套路,但是今次失而复得的剑图,固然修补了缺失和残破的剑招,但顺序却是杂乱无章,理不出头绪来。

    他心下有些郁闷,心想剑神二爷既然连剑图都修补好,何不干脆好人做到底,将顺序也整理好,免得自己不知道从何学起。

    正自无奈,忽地看到最后一张剑图背后印出黑色的印记,似乎有什么东西,翻转到背面,果然写着两行字迹。

    只见到这两行字迹并不规范,颇有些潦草,笔走龙蛇,显出洒脱写意之气,心想字如其人,看来北宫连城也应该是个蔑视规范之人。

    两行自己加起来只有八个字。

    有序无招,有招无意!

    (本章未完,请翻页)齐宁皱起眉头,沉思片刻,隐隐明白这八个字的意思,这两行字迹,似乎是在说如果太过在意顺序,也就没有了招式,太过在意招式,就没有了剑意。

    也难怪剑神二爷送来的剑图杂乱无序,看来那位高人根本就没有想过让齐宁按照顺序练剑。

    齐宁是个聪明的人,其实在剑术上,显然也是个颇有悟性之人,否则也不至于在大光明寺能够恰到好处地使出那一剑。

    北宫连城虽然只是留下短短八个字,但齐宁却已经隐隐体会到了北宫连城的心思。

    对齐宁来说,有招无意显然还太过遥远,自己此前根本没有练过这类剑术,可说根本没有任何剑术的基础,此种情况下,就让自己脱离招式而领悟剑意,那实在有些强人所难,齐宁自问也没有那等本事。

    当务之急,还是踏踏实实照着剑图练习上面的剑术,既然北宫连城不让自己按照顺序来练,自己便戴着哪张练哪招便是。

    不过他细细看过这些剑招,心里也清楚,这些招式诡异玄妙,有许多动作根本不是普通人所能练出来,就算剑图在你眼前,也未必能够做出那些动作,其中不少招式对于人的身体柔韧性有着极高的要求,甚至有些还对人体骨骼有些要求,这六十四招剑术,真正适合自己当前所练的,不过十三四招而已。

    虽说如此,但是有了与白羽鹤交手的经历,齐宁对这套剑图存有极大的信心,想着先将能够习练的那十几招练得炉火纯青,然后再一一去练习那些对身体要求高一些的剑术,不过若是能将那十几招练得纯熟,即使成不了顶尖剑客,但是危难之时自保,应该还是绰绰有余。

    他得了剑图,心下其实颇为兴奋,这时候也根本睡不着,取出了收藏的毗卢剑,先挑出那十几招能学的剑图,便在屋内开始练习起来。

    只练了小片刻,就听到门外传来声音:“侯爷,是不是有什么吩咐?”

    齐宁心知屋里点着灯,自己练剑之时,守卫在外的护卫只怕是看到了自己的投影,回道:“我在活动身体,有益身心健康,你们不用多管。”

    外面答应了一声,便再无声息。

    虽说这十几招稍微容易一些,却也只是相较其他的招式而言,这些招式都是稀奇古怪,莫说随手练来,就是要做到剑图上一模一样的动作,也不是轻易事情。

    只是齐宁知道江湖险恶,自己成了锦衣侯,以后少不得有人要对自己意图不轨,自己总不能一天十二个时辰都要段沧海等人贴身保护,说句实在话,真要碰上顶尖刺客,段沧海这帮家伙也未必真的能够保住自己万无一失,靠人不如靠己,自己还是先练些武功防守要紧。

    若是连性命都没了,所有的一切也就只是浮云。

    ------------------------------------------------------------------------------------------------------------------

    ps:新的一周了,再求月票!!!!再求月票!!!!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