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两零一章 失而复得
    齐宁出了宫,段沧海也是在宫外等了一下午,心急如焚,见到齐宁安然无恙出来,急忙迎上来询问。

    齐宁只是说隆泰留他在宫中用膳,段沧海惊讶道:“侯爷,那皇上可有说为何要留下用膳?”

    “皇上留本侯用膳,难道还要有什么特别的原因?”齐宁笑道:“幸许是和我一见如故,大家感觉很好而已。”

    段沧海知道皇帝召见大臣,特别是初次召见,往往很快就会结束,一下午不见齐宁,还以为是出了什么变故,心下焦急万分,这时候听说齐宁是吃了晚膳才出来,也是十分惊讶,毕竟头一次召见,就留在宫里用膳,这事儿极其罕见。

    不过皇帝能够赐膳,这当然不是什么坏事,段沧海想了一想,这才心下稍安。

    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好在段沧海在黄昏时分,就觉得齐宁只怕很晚才能出宫,早就让人准备了灯笼,将车灯笼挂在马车上,这才往侯府返回。

    车行辚辚,齐宁在车中心有所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听得外面传来凄厉叫声,微吃了一惊,掀起车窗帘,向外瞧去,只见到此时正走在一条街上,边上恰好有一条小巷子,一个人影从小巷内冲出来。

    段沧海早已经厉声道:“保护侯爷!”

    几名随从大刀出鞘,已经护在了马车周围,全神戒备,齐宁只见到从小巷子里冲出来的那人状若疯癫,手舞足蹈,口里发出凄厉嚎叫,似乎异常痛苦。

    随即却见到从那条巷子里又冲出数人,手中俱都拿着一根木棍,破衣烂衫,头发也都十分蓬乱。

    段沧海已经沉声道:“你们是何人?”

    对方有一人见到马车,上前来,拱手道:“游儿走四海,八方守阴阳!”

    段沧海声音微微缓和,道:“原来是丐帮的兄弟。”

    “各走善道,请!”那人语气倒还客气,一抬手,做了个请势。

    此时剩下那几人却都是围住了那嚎叫的疯子,有人伸手过去抓,那疯子被围住,左突右闯,却一时走不脱,那几人对疯子似乎也有忌惮,只是围住,似乎是要找寻时机将他拿住。

    段沧海冲着说话那人拱了拱手,也不多言,这才催马到了窗边,低声道:“侯爷,不妨事,是丐帮的人。”

    “丐帮?”齐宁听到这二字竟然感觉有些亲切,问道:“这些人都是丐帮的人?那疯子是谁,为何要抓他?”

    段沧海道:“侯爷,丐帮的事情,咱们不必插手,丐帮与我们锦衣侯府素来没有恩怨,不必找麻烦。”

    此时却见到一人猛地找到机会,从背后将那疯子扑倒在地,那疯子一身咆哮,一个甩身,竟然将那人甩开,可见力气不小,好在这时候其他几人也趁机冲上去,将那疯子死死按住,有人沉声道:“先绑起来再说。”

    那几名丐帮弟子手脚利索,将那疯子绑起,那疯子喉咙里发出怪叫,但被几人死死揪住,却已经挣脱不得。

    丐帮弟子也不要看段沧海这边,几人七手八脚将那疯子抬起,然后迅速进了小巷子,转眼间就没了踪迹。

    “段沧海,这也没人管吗?”齐宁皱起眉头,虽说已经很晚,但街上倒还依稀有些行人,刚才发生这一幕并没有延续多长时间,街上的行人都是远远避开,并不靠近。

    段沧海解释道:“侯爷,这是丐帮的内务,外人不会插手,就算是神侯府,只要丐帮没有闹出太大的事情,也不会去管。这是丐帮鬼金羊分舵的人,这些年也并无在京城惹事,而且丐帮弟子和官府也算是比较配合。”

    “鬼金羊分舵?”齐宁在会泽城的时候就知道丐帮总共有二十八处分舵,乃是按照二十八宿命名,二十八处分舵遍布天下,可说是当今天下人数最众的帮会。

    段沧海却以为齐宁并不了解丐帮,马车继续往前行,他则是骑马跟在窗边解释道:“丐帮总共有二十八处分舵,按照二十八宿命名,他们的弟子遍布天下,这鬼金羊只是他们在南方

    (本章未完,请翻页)的南七宿之一。”

    “南七宿?”

    “东方青龙,北方玄武,南方朱雀,西方白虎。”段沧海对江湖势力倒也是如数家珍,“南方朱雀堂下辖南七宿分舵,这鬼金羊便是其一,据我所了解,南七宿分舵,都有一名舵主,而南七宿又统归朱雀堂的长老统辖,这南七宿的朱雀长老,就在京城之中。”

    “哦?”齐宁好奇问道:“那丐帮帮主是谁?你可见过?”

    段沧海摇头道:“丐帮帮主神龙见首不见尾,就是丐帮弟子,也没有几个人见过,我听说那位丐帮帮主武功奇高,是百年来丐帮武功最强的奇才,究竟是真是假,那倒不知。”又道:“刚才那疯子,如果不是丐帮的仇家,便有可能是丐帮自己的人。”

    “自己人?”

    “是,我听说丐帮的帮规颇严,立下了十二大帮规,但有触碰,轻者逐出丐帮,重者甚至会被丐帮自行处死。”段沧海道:“反正那帮叫花子,咱们还是不要招惹的好,虽说也用不着怕他们,但也犯不着招惹他们。”

    齐宁笑道:“帮规森严?”却想到会泽城那帮乞丐,坑蒙拐骗,甚至拐幼女,却不知道按照丐帮的帮规,那帮家伙该如何发落?

    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会泽城只是楚国边境的小县城,鱼龙混杂,而且会泽城内的丐帮弟子还只是翼火蛇分舵下面的一个小小分支,难免会被忽视,而建邺京城乃是楚国的心脏,身在京城的丐帮分舵若是帮规松懈,游手好闲,在京城为非作歹,恐怕不用丐帮帮主来管束,神侯府就早已经出手整治。

    再加上朱雀堂长老就在京城,鬼金羊分舵在丐帮长老的眼皮子底下,自然是老实的多。

    一路上再无意外,顺利回到侯府。

    侯府上下却早已经是焦急等待,不但是顾清菡,就连府里的每一个小厮丫鬟,也是紧张无比。

    谁都知道今日被传召入宫,接受皇上的召见,在侯府众人的眼中,这一次实际上就是刚承袭爵位的锦衣侯的一场大考,锦衣侯的荣辱兴衰,直接关系着侯府里的每一个人,等了整整一下午,侯爷都不曾回府,甚至天都已经黑下来多时,依旧不见齐宁回来,自顾清菡以下,所有人的心情都是异常的紧张。

    身在侯府,不比寻常百姓家,多少对朝廷的局势隐隐约约了解一些。

    大伙儿也都知道,在波澜不惊之下,京城最近其实经历了一场极大的变故,先帝驾崩,新帝登基,如今的朝局,远不能说已经完全稳定下来。

    朝堂风云,转瞬即变,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虽然前面两代锦衣侯在大楚都是享有崇高的地位和声誉,但是谁也不敢保证刚刚继承爵位的齐宁会得到同样的待遇,毕竟大家心里也都清楚,府里的这位小主子虽然却是承袭了锦衣侯爵位,可是凭心而论,并没有为朝廷立下什么大功,其功勋与声威,远不能与前两代锦衣侯相提并论。

    老侯爷是年青的时候就开始跟随太宗皇帝打天下,而二代锦衣侯齐景还只是锦衣世子的时候,就已经跟随老侯爷征战沙场,立下了赫赫功勋,相比他们而言,如今的锦衣侯在做世子的时候,被人记得最深的就是他的呆傻。

    如今天已经黑下来,侯爷却始终不见归来,甚至已经有人感觉事情不妙。

    顾清菡心烦意燥,可却也知道这时候她是侯府里的主心骨,无论传来什么样的消息,自己是绝不能乱,若是连自己都慌乱起来,整个侯府也就完全崩溃。

    每过一刻,对顾清菡来说都增加一分煎熬。

    侯府一片死寂,院内密密麻麻站着一两百号人,顾清菡则是坐在正堂内,虽然已经疲惫,却还是静静等待。

    忽听得脚步声响,打破沉寂,所有人都瞧向来人,只见是在大门外盯着的,顾清菡已经起身,问道:“侯爷回来了?”

    那人只跑了区区一小段路,却似乎已经上气不接下气,指着门外道:“三夫人,侯爷侯爷他!”

    所有人盯着他,急得

    (本章未完,请翻页)要死,顾清菡已经快不出来,急道:“侯爷怎么了?”

    就听到一个声音笑道:“大家怎么都在这里?要开会吗?”

    却见到齐宁脚步轻盈,正快步走过来,段沧海则是跟在齐宁身边。

    齐峰和赵无伤等人也在人群中,看到齐宁出现,对视一眼,这才松了口气,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下去。

    “宁儿!”顾清菡看到齐宁安然无恙返回,欣喜道:“你没事吧?”

    齐宁上前来,见顾清菡满是担忧之色,心下一暖,笑道:“三娘,我没事,皇上召我进宫,和我说说话聊聊天,天黑的时候,怕我赶不上饭点,所以留我在宫里和他一起用膳。”

    此言一出,四周众人先是一怔,但很快俱都显出喜悦之色。

    皇上能留下侯爷一起用膳,那当然是天大的好事,众人本来紧绷的心弦,这一刻终于完全松懈下来。

    顾清菡这才长出一口气,终于露出笑容,挥手道:“大伙儿先都下去吧,侯爷回来了,不用担心了。”

    众人这才欢喜散去,侯爷得到皇上赏识,侯府以后自然是一帆风顺,全府上下,当然可以高枕无忧。

    回到堂内,顾清菡问了一番,齐宁自然是该说的便说,不该说的就删去不说,顾清菡从齐宁口中得到的信息,便是皇上对前面两代锦衣侯府的忠诚与功勋很是敬重,也希望齐宁能够继承前两代锦衣侯的志向,与朝廷休戚与共。

    直到顾清菡完全放心,齐宁看到顾清菡疲惫得很,这才劝说她去歇息。

    夜深人静,齐宁躺在上,想着今日与隆泰所言,知道这位小皇帝其实是个心里很有计划的人,今日自己献策,小皇帝显然是听了进去,只是有些事情说起来容易,真要做起来却并不简单。

    更何况无论是淮南王还是忠义侯,那都不是简单的人物,要以权术制衡此二人,还要在此二人的对峙之中发展壮大自己的实力,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难,一定要掌握分寸火候,他实在不知道,以隆泰的弱冠之龄,能不能把握好火候。

    不过他知道隆泰是个耐心很足的人。

    向天悲在出殡之日发现自己之后,隆泰并没有性子,而是暗中派向天悲确定,这中间相隔了颇有一段时间,齐宁相信向天悲应该不止是在花市那次监看自己,甚至有些时候自己都不曾发现。

    隆泰很耐心,知道确定无疑,这才宣自己入宫。

    一个人有耐心,总是做大事的基本素质。

    他闭目躺在上寻思着,忽听到“哒”一声响,窗户那边发出一声极轻的动静,但经过上次被小妖女阿瑙下毒之后,齐宁已经谨慎许多,而且侯府的守卫也更加森严,他立刻翻身而起,低声道:“是谁?”

    并无声音回答,齐宁摸过寒刃,起身缓步往窗边走过去,却发现本来关得严实的窗户,竟然已经打开一条小缝隙。

    他皱起眉头,握紧寒刃,忽地瞥见,在靠窗的一张桌子上,上面本来空无一物,此刻却多出一沓子东西来。

    他靠近过去,却见是一叠图纸,伸手拿过,只看了一眼,脸色骤变。

    桌子上放的,竟然是遍寻不见的剑图!

    -----------------------------------------------------------------------------------------------------------------------

    ps:感谢lgda兄弟成为第三位盟主,沙漠的榜单上终于见到了第三个红色,万分感激,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在未来见到第四个,第五个甚至第六个红盟。

    此外感谢请叫我燕天才好朋友捧场为舵主,让沙漠的榜单又多了一位舵主,谢谢。

    感谢相爱一生到老好朋友的捧场和大家的月票支持,这都是情分,沙漠铭记在心!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