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九七章 密议
    隆泰提到剑术,杨宁心里便有几分得意,暗想白羽鹤的剑术亦是十分了得,比之向天悲,或许只高不低,自己与白羽鹤比剑,只是出了一剑,便即击败了白羽鹤,却不知道向天悲是不是自己敌手?

    只是他也有自知之明,那次出手,固然是因为那一剑诡异玄奇,却也是因为白羽鹤稍微轻视了自己,如果对手全力以赴,杨宁实在不知道若是依靠自己勉强记下的那几招,却也不知道是否能在真正的剑客手底下活命。

    现在最让杨宁懊恼的便是剑图下落不明。

    在大光明寺与白羽鹤比剑之前,杨宁虽然依稀感觉那些剑图或许不同一般,但直到一招击败白羽鹤之后,才真正地重视起来。

    可那时候剑图却已经失踪。

    他记得清楚,自己是在昏迷之后被送往大光明寺,在昏迷之前,剑图可是藏在自己的胸口,当时那种情况,侯府上下见到自己昏迷,自然是心急如焚,应该不至于还有心思从自己怀里找出东西去,即使真的被顾清菡收拾起来,那么自己回来之后,顾清菡应该将之交还给自己。

    可顾清菡自始至终并无提过,应该是并未见过那剑图。

    杨宁无法确定剑图的下落究竟在何处,心里寻思着最大的可能只怕是落在了大光明寺的和尚手中。

    隆泰见杨宁若有所思,问道:“齐宁,你在想什么?”

    杨宁回过神来,道:“皇上,你说的天下十大名剑,应该都是宝贝吧?”

    隆泰笑道:“那倒也说不上。对朕来说,几把剑算不得什么,不过对用剑的人来说,那就是千金不换的宝贝了。”又道:“先别说其他,朕问你的话你还没有回答。朕要是加封忠义侯为公爵,你觉得如何?”

    杨宁叹道:“皇上,你知道我是我是假的锦衣侯,又让我怎么说?”

    隆泰神情冷峻下来,盯住杨宁,冷声道:“朕问你,你是想荣华富贵,还是想立刻被砍了脑袋。”

    “皇上,你!”杨宁心下一紧,见到隆泰神情冷峻,语气亦是凛然,不似开玩笑,心想真他娘的伴君如伴虎,这小皇帝翻脸就像翻书一样,这才一句话没说好,这小屁孩就翻脸。

    隆泰冷冷道:“朕不知道什么假的锦衣侯,在朕的面前,你就是齐宁,锦衣侯精忠报国,如果你是锦衣侯,朕不会辜负你。但如果你自己说是假冒的锦衣侯,那么朕现在就让人将你拖出去砍了,欺君罔上,罪无可赦!”

    杨宁一怔,张了张嘴,他当然明白了隆泰的意思,心下微微镇定,道:“皇上,我我是齐宁,是大楚国的锦衣侯。”

    “那么朕最后跟你说一次。”隆泰缓缓道:“朕让你忘记以前的身份,自今而后,朕不会再提,你也不用再想。”

    “这敢情好。”杨宁舒了口气,一块悬着的心放下,“皇上,以后只有锦衣侯齐宁,没有嘿嘿。”心中却又想,看来这小皇帝还是够意思,这等若是天子包庇了自己,既然有天子撑腰,自己也就不必再担心了。

    既然连皇帝都让自己成为锦衣侯,那么自今以后就是齐宁了。

    “太后让朕加封忠义侯,将忠义侯的爵位承袭给司马岚的儿子。”隆泰目光犀利,“这司马家的荣耀可是无人可及了。”

    “皇上,司马岚就是忠义侯?”齐宁皱眉问道:“那那司马婉琼难道是?”

    “司马婉琼是忠义侯的孙女,也是当今太后的亲侄女。”隆泰道:“齐宁,你当了锦衣侯,怎么一点功课也没做?到如今还不知道忠义侯是什么人?”

    齐宁这时候才恍然大悟过来:“皇上,如此说来,太后太后就是忠义侯的女儿,忠义侯曾经是大楚的国丈?”

    隆泰颔首道:“否则太后又怎会为忠义侯求封?”冷笑一声,道:“如果按照太后的意思,那么司马岚成了公爵,他的儿子继承了忠义侯爵位,司马婉琼入宫当了皇后,再加上她自己是太后,整个朝堂和后宫,岂不都是司马家的天下了?”

    “皇上,太后求封,你觉着是太后自己的意思,还是忠义侯的意思?”齐宁微一沉吟,才轻声问道。

    隆泰道:“忠义侯老成稳重,就算心里这般想,应该也不会对太后明言,不过这阵子忠义侯隔上一天都会入宫,时常能见到太后,太后只怕是看出了他心思。朕不否认,父皇病危,形势危急,确实是忠义侯带人在那些日子稳住了形势,如果没有忠义侯在旁边帮衬着朕,朕确实不知该怎么办。”

    “这样说来,忠义侯确实是立下了大功。”齐宁道。

    “所以朕对忠义侯也确实存有感激之心。”隆泰道:“朕不瞒你,这些时日,朕一直将忠义侯视作定海神针,登基之后,朕就在心里想过,是否该大大封赏他,可是!”顿了顿,才道:“朕还没想好该给他怎样的封赏,太后就三番两次在朕过去问安的时候,提及此事,倒似乎是担心朕忘记此事一般。”

    “太后此前已经提过要加封忠义侯?”

    隆泰摇头道:“虽然在此之前并无明说,但她的意思朕心里清楚。今天只怕是实在等不及了,亲自过来,对朕直接说了。”看着齐宁,问道:“齐宁,你说朕该怎么办?”

    齐宁想了想,才道:“皇上,其实最重要的不是太后有什么心思,而是忠义侯的心思到底如何。”

    隆泰点头道:“你说的没错。父皇临终托付之时,让忠义侯竭力辅佐朕,忠义侯当时的表现让父皇和朕都很满意,而且朕也知道,其实忠义侯为人素来低调,对朝廷也是忠心耿耿,这一次为朕保驾护航也确实是尽心尽力。”顿了顿,若有所思:“所以朕也才弄不清楚,太后所言,究竟是她本人的意思,还是忠义侯授意。”

    “皇上,恕我直言,这件事情真要处理起来,其实也不算难。”齐宁笑道:“而且借这次事情,皇上大可以看透许多人的心思。”

    隆泰眼睛微亮,道:“齐宁,你快说,如何处理?”

    便在此时,却听到外面传来范德海声音:“圣上,晚膳已经准备妥当,是否现在用膳?”

    隆泰道:“送进来吧!”

    很快范德海就领着几个小太监抬着一张桌子进来,桌椅收拾妥当,随即鱼贯而入十多名小太监,满满摆了一桌子的菜肴,范德海道:“圣上,太后之前已经吩咐过老奴,圣上用膳虽然随意,但最低也要配上八荤八素,不能少了一道菜,否则就没了皇家的威仪。”

    齐宁扫了一眼,桌上还真是摆了十八道菜。

    隆泰淡淡道:“皇家的威仪,也不是多吃几道菜就能显示出来。”挥手道:“你们都下去吧,锦衣侯在这里陪朕用膳,你们就不用在这里伺候了。”

    范德海忙道:“圣上,老奴还是留下来伺候。”

    “朕说不用就不用。”隆泰不耐烦道:“朕有事要和锦衣侯商议,闲人不得打扰。”

    范德海答应一声,让小太监将灯架移靠过来,桌上顿时亮如白昼,等到范德海和众太监退下,隆泰才自己先坐了下去,努了努嘴,示意齐宁坐下,齐宁笑道:“谢皇上。”也不客气,在隆泰边上坐了下去。

    隆泰也不急着用膳,凑近过来,低声问道:“你说,该怎么办?”

    “皇上,敢问一句,忠义侯可说是托孤之臣,而且此番确实立下了大功,如果他真的想成为公爵,皇上是否拦得住?”齐宁是个极聪明的人,其实心里隐隐已经明白一些端倪,瞧着隆泰问道:“如今的朝政,是否是忠义侯在辅佐皇上?”

    隆泰点头道:“你说的没有错,他是先帝托孤之臣,朕初理国政,诸多事情还要仰赖他,否则很多事情还处理不明白。”

    齐宁心想小皇帝承认自己的理政能力欠缺,可见确实是出自真诚与自己说话,道:“那么皇上目下是跟随着忠义侯学习料理政事?”

    “先帝在时,忠义侯就是先帝十分仰仗的老臣,如今年纪虽然大了,但老成谋国,处理事情还是经验十足。”隆泰道:“朕一直都在跟他学。”

    “如此看来,忠义侯如果真的有心想成为公爵,皇上也不好拦阻。”齐宁轻声道:“既然如此,皇上何不干脆顺水推舟,朝会之上,加封忠义侯为公爵便是。”

    隆泰皱起眉头,道:“朕还以为你有什么好主意,原来也只是这般。”

    “皇上,我知道你心里在担心什么。”齐宁轻笑道:“你是在担心忠义侯另有心思,亦担心忠义侯的势力才过庞大,到时候不好对付是不是?”

    隆泰拿起筷子,随意夹了一道菜,才道:“那又如何?”

    “那么皇上加封忠义侯,其实可以起到一举三得之妙。”齐宁笑道:“一个公爵之位,其实真要说起来,也不能改变什么,但是对皇上来说,却是一个天赐良机。”

    隆泰放下筷子,问道:“何谓一举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