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九六章 落叶
    凭心而论,杨宁这具身体的气力目前还比不上隆泰,无法调用内力,这具身体的原来主人是个有些呆傻的世子,没有什么武功底子,便是锻炼也应该很少,养尊处优,所以根本没有多少气力。

    杨宁的灵魂虽然占据其中,但是却不能将力气也带过来。

    好在对格斗技巧娴熟无比,所以勉强可以依靠技术上的优势和隆泰相持不下。

    实际上两人你来我往不过二十几个回合,杨宁就已经看出隆泰技术上的缺陷,要放倒对方并非难事,不过人家毕竟是皇上,常言说得好,伴君如伴虎,谁知道真要将这小皇帝放倒,会不会恼羞成怒

    自然也不会轻易被隆泰放倒,这小子和自己上次比过一场,知道自己的能耐,若是这时候被对方摔倒,就有拍马屁之嫌,杨宁倒不想让小皇帝觉得自己是要拍马屁。

    你来我往,小半天过去,外面天色已经暗下来,两人却依旧未能分出胜负,倒是隆泰额头上已经冒出汗水来。

    忽听到外面传来范公公声音:“圣上,天了,是否掌灯”

    隆泰这才停住,松开了手,指着杨宁笑道:“你本事也算不错,能和朕纠缠这半天。”冲着外面道:“进来吧”

    范公公推门而入,显然已经知道杨宁明白了隆泰的身份,行了一礼,带着两个小太监进来,在屋里掌上了灯,本来昏暗的书屋,顿时便亮了起来,范公公这才走过来恭敬道:“圣上,已经酉时了,戍时宫禁,是否要送侯爷出宫圣上也该用膳了。”

    隆泰接过旁边小太监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额头汗水,笑道:“范德海,朕还有事要和锦衣侯商议,你将朕的晚膳摆在这里,朕要和齐宁在这里用膳。”

    范公公道:“老奴遵旨。”领着小太监先退了下去。

    杨宁这才笑道:“皇上武功高强,臣不是对手。”心里却是想着,你武功比一般人或许好上一些,可是要遇上真正的高手,那就太过稀松平常。

    隆泰摆手笑道:“皇帝不用要武功高强,朕练功,只是为了强身健体。朕听说武功高强的人,朝野都有很多,神侯府的西门无痕,听说就是一等一的高手,不过练成那样的武功,动辄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朕若是将心思都花在练功上,那也就不必读书,更不必学习治国之道了。”

    杨宁心想这倒也不尽然,武功高强的人确实不少,可是这些人也未必只练功不读书,不过却也相信,如果真的将心思都用在练功上,于其地方终究还是会疏忽一些。

    不过心里明白,隆泰不在乎自己武功高低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毕竟这小子是皇帝,皇帝身边还能少得了高手护卫

    “皇上,太后刚才是要你娶亲”杨宁问道。

    隆泰在椅子上坐下,抬手指了指对面,示意杨宁也坐下,杨宁犹豫了一下,隆泰已经道:“没有外人的时候,就不必在朕的面前装矜持,你的性子朕很了解,朕要是让你站住,只怕你心里会怪责朕翻脸不认人,是吧”

    杨宁嘿嘿一笑,这才过去坐下,道:“萧,哦,不是,是皇上,臣可不敢这样想。”

    本章未完,请翻页“齐宁,朕问你,你可有心仪的女子”隆泰凝视杨宁问道。

    杨宁怔了一下,脑中第一时间竟然是划过顾清菡的影像,转瞬间竟然又浮现出小瑶的面容。

    心下有些吃惊,暗想怎地隆泰问起自己心仪女子,自己脑中竟然瞬间显出这两个人来。

    凭心而论,魂穿到齐宁的肉身之上,虽然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但心里年纪却已经不小,甚至比顾清菡还要大,这心理年纪也就决定的品味不只是十六七岁的青年所能相比。

    顾清菡成熟丰美,优雅温柔,干练理性,再加上容貌出众,确实是杨宁喜欢的类型。

    只是以现在的身份,顾清菡乃是婶娘,虽然偶尔想到顾清菡时内心总有一丝涟漪,却也知道有些事情不能轻易逾越。

    至若想到小瑶,连杨宁自己也有些吃惊。

    不过见到小瑶两次,凭心而论,论起相貌小瑶比起卓仙儿、赤丹媚都还有些差距,可小瑶那种灵秀的气质,却还是让杨宁深记心头。

    “看来你真的有心仪之人。”隆泰看到杨宁表情,笑道:“朕如果没有猜错,你心仪之人,也该是进京之后才认识。”

    杨宁只是笑笑,问道:“皇上怎么说起这个”

    “齐宁,其实朕有些羡慕你。”隆泰道:“你如今是锦衣侯,如果有喜欢的女子,以你的本事,自然是可以娶进家门,日夜相伴。但对朕来说,那只是奢望。”

    “奢望”杨宁奇道:“皇上,所为率土之滨莫为王土,这天下都是你的,你如果有看上的女子,难不成还有人敢阻拦”

    隆泰淡淡一笑,道:“今天你也听到了,太后让朕娶司马婉琼,不管朕愿不愿意,似乎已经无可更改。”

    “皇上,我刚才听到说,那司马婉琼似乎是你表妹”杨宁不知不觉中,却也忘记再自称“臣”。

    隆泰也不知道是没有察觉,还是根本不在意,那张俊秀的脸上显出一丝冷漠,淡淡道:“她是朕的表妹,只不过有人想让她成为朕的皇后。朕登基不过短短时日,可是这皇后之位,似乎早就有人定了下来。”

    杨宁叹道:“其实不但是皇上,就是普通百姓的婚事,也是父母之命。”

    “父母之命”隆泰眸中显出一丝厉色,道:“可惜朕的父母都已经过世了,如今朕是孤身一人。”

    杨宁一愣,随即吃惊道:“那太后”

    “她不是朕的母亲。”隆泰道:“朕的母后在朕十一岁的时候就已经过世,现在的太后,当时不过是一位贵妃,母后过世后,父皇过了两年,才册封她为皇后。”

    杨宁这才明白,为何先前这对母子说话之时,让人感觉不到一丝亲情,本以为是因为婚事,隆泰起了逆反之心,所以和太后生出嫌隙,现在才知道,原来隆泰并非当今太后所亲生,听隆泰提到太后的语气,显然对太后并无什么感情。

    “原来如此。”杨宁若有所思。

    “齐宁,你今日听到太后让朕加封忠义侯为公爵。”隆泰凝视杨宁眼睛,虽然这小皇帝年纪尚轻,但现在看上去,却有着与其年纪不相称的沉稳,语气颇缓:“你是锦衣侯,你觉得如何”

    杨宁忙道:“这是国家大事,我真不敢多言。”

    “废话。”隆泰微恼,“朕既然问你,你就别扭扭捏捏,该怎么说就怎么说。朕没有其人好商量,向师傅虽然对朕忠心耿耿,但很少和朕说起国事,朕不找你,还能找谁”

    “皇上,你说的向师傅就是”

    “不错,就是跟随朕出使东齐,一直在朕身边保护的那人,你是见过的。”隆泰道:“向师傅小的时候,家门遭遇横祸,花了几十年的功夫,苦练武艺,终有大成,这才出手将仇家赶尽杀绝。”

    “赶尽杀绝”

    隆泰笑道:“你不知道向师傅的本事,当年残害向师傅一门的是一个江湖门派,当年可还有些名气,在江湖上也算是有字号,普通人根本不敢招惹。向师傅学成之后,之间,将那个门派从上到下五十四人尽数杀绝。”

    杨宁心下发毛,心想那人倒真是狠辣。

    “神侯府插手此事,向师傅报仇之后,其实也没有想过躲藏。”隆泰道:“所以神侯府的人很轻易就抓到了向师傅,向师傅也全都招供,神侯府结案之后,像这类人,都是秘密处决,不过处决之前,西门无痕将案宗呈给了父皇,也算是向师傅命不该绝,父皇竟然秘密赦免了向师傅。”

    杨宁一怔,隆泰继续道:“向师傅知道父皇特赦之后,便自己净了身,说后半生的性命是父皇所赐,愿意入宫伺候父皇,父皇看重情义,也就召进了宫中,只是不好让再用从前的名字,赐名向天悲”

    “向天悲”杨宁诧异道:“这名字倒是古怪。”

    “自幼惨遭横祸,半生只求复仇,大仇得报,却又进宫成了奴才。”隆泰叹道:“这难道不悲惨”

    杨宁道:“所以向向师傅就一直在先帝身边侍奉,此后又侍奉在皇上您身边”

    “向师傅的武功,在宫中也是数一数二了。”隆泰道:“朕年幼时候,就跟随向师傅学过一些拳脚功夫,虽然没有正式拜师,但确实也算得上是朕师父。向师傅本来是要教朕学剑,不过朕对学剑并无什么兴趣。”笑道:“你有所不知,向师傅的剑术,那可是不弱,父皇曾经对朕说过,以向师傅的剑术,足可以排进天下十大剑客之中,所以父皇将皇室珍藏的宝剑落叶赐给了,那落叶剑据说是天下十大名剑之一。”

    “天下的十大名剑”杨宁一怔。

    对这个称呼,倒颇为熟悉,在大光明寺中,便见到白羽鹤所持的乌曜剑,而且大光明寺还赐毗卢剑,这两把剑都是位列天下十大名剑之中,乌曜居三,毗卢位四,隆泰说向天悲的落叶剑也位列十大名剑,却不知排名第几。

    ps: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