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九五章 咄咄逼人
    隆泰沉默一阵,才道:“母后,父皇驾崩不久,这时候立后,是否操之过急了?”

    他说话语气颇为恭敬,但杨宁却觉得这小皇帝每一句话说出来,似乎都是经过深思熟虑,而且应答的十分妥帖。

    他言语虽然不硬,但言语背后却带着几分含蓄的硬气。

    太后似乎也被隆泰问住,杨宁心想此前听说古人谨守孝道,父母过世,守孝三年,却也不知道这个时代是不是守这个规矩?若是真的有这样的规矩,却也不知道皇帝用不用去守?

    没过多久,才听太后道:“先帝崩逝,你稳定国家社稷才是对先帝最大的孝顺。若是迟迟不立后,难免会引起朝野不安,实非孝顺之道。”顿了顿,才道:“皇上,本宫坐镇后宫,也必须要为皇家的血脉操心。这一次你也明白,如果不是忠义侯稳定局势,你是否能够顺利登基,其实也是未知之数。”

    杨宁心下一震,心想难怪齐景过世的时候,忠义侯为何没有出现,看来在那段最为紧要的关头,忠义侯果然是将精力放在了新君即位之上。

    隆泰并没有说话。

    “皇家血脉的延续,是皇上治国第一件大事。”太后道:“皇上即使不能立刻立后,也该先将菀琼先宣进宫来。”

    隆泰终于道:“母后所言,儿臣记着,会仔细考虑此事。”

    “哎,不为父母,不知父母的苦心。”太后叹了口气,顿了一下,忽然问道:“皇上,此番你准备如何赏赐忠义侯?”

    “母后觉得应该如何赏赐?”隆泰问道。

    太后道:“先帝临终托付,要忠义侯辅佐皇上,皇上是亲耳听见的。先帝崩逝,忠义侯殚精竭虑,对皇上忠心耿耿,这才安然挺过了危难时刻,依本宫之见,忠义侯和那批忠心耿耿的臣子,都是皇上日后依仗的国家栋梁。”

    隆泰笑道:“母后所言极是,忠义侯的功劳,儿臣定是记在心上的。”

    “奖罚分明,是为君之道。”太后犹豫了一下,终于道:“皇上是否应该为忠义侯加封爵位?”

    隆泰道:“忠义侯位居四大世袭候之首,乃是一等候,荣耀无比,如果再要加封,就只能封为公爵了。”顿了顿,才道:“我大楚立国至今,固然没有异姓王,却也没有给异姓封过公爵。”

    “皇上不是想要破陈出新吗?”太后语气温和起来,“有些东西要遵循祖制,可是也并非事事都要死守着祖宗的规矩,有些可以改变的事情,皇上也未必不能改变。皇上刚刚登基,要树立自己的威信,破除一些旧规,未必不可。”

    杨宁听到这里,这才明白,这太后竟然是想让皇上加封忠义侯,听太后的意思,对忠义侯似乎极其信任。

    隆泰似乎在犹豫,片刻后才道:“母后,四大世袭候,乃是我大楚四位一等侯,四大侯爵都是为我大楚立下过汗马功劳。如今母后让儿臣加封忠义侯为公爵,儿臣本该谨遵母后之命,可是儿臣却只担心一件事情。”

    “何事?”

    “如果加封忠义侯为公爵,其他三大世袭候又会如何想?”隆泰道:“儿臣只担心那三位侯爵心里不平衡,此外如果加封忠义侯,这忠义侯的爵位是否从今以后便即消去?天下人都知道我大楚四大侯爵,如果没了忠义侯,是否有些不妥?”

    太后立刻道:“皇上多虑了。太祖皇帝赐封四大侯爵,而且当年下过旨意,四大侯爵世袭罔替,自然是不能消爵的,如果加封了忠义侯,爵位自然传袭下去。至若皇上担心其他三位世袭候心中不满,依本宫之见,皇上也不必有此顾虑,此番是忠义侯为皇上保驾护航,锦衣和武乡两候是寸功未建,至若金刀侯,皇上莫忘了,他和朝廷和皇上可不是一条心。”

    隆泰立刻道:“母后,恕儿臣直言,母后说锦衣和武乡二侯寸功未建,事实却未必是如此。锦衣和武乡在军中都是有着很深的人脉,军中诸多将领当年都是跟随这两位侯爵征战沙场,母后知道,这两位侯爵对先帝都是忠心耿耿,所以他们的部下也都是效忠于儿臣,如果不是有这些人存在,震慑一些别有居心之辈,儿臣也未必能够如此顺畅登基。”

    “皇上说的没有错,但此番立功最大的,还是忠义侯。”太后争辩道:“如果不是忠义侯运筹帷幄,局面恐怕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声音微冷:“皇上难道觉得忠义侯做的还不够?”

    隆泰道:“母后误会了,儿臣并无这样想。”

    “忠义侯和一帮忠臣立此大功,如果皇上毫无封赏,本宫担心会让不少臣子失望。”太后叹道:“皇上,要想治国,必须要用人,要用人,就必须要得人心,皇上说是不是?”

    杨宁躲在书架后面,听得仔细,心想这太后似乎有些过分了。

    他也知道,后宫本不该轻易干涉政事,虽说隆泰刚登基,理政能力有所欠缺,身为太后,稍作指点也并无不可,但是涉及到封赏公爵此等大事,终究还是应该让隆泰自己拿主意,但听太后言辞颇有些咄咄逼人,倒似乎隆泰如果不答应封赏忠义侯,太后就不会善罢甘休一般。

    隆泰沉默一阵,终于道:“母后既然这样说,儿臣自当遵从。儿臣会召见礼部尚书,专门议定此事,此外立下功劳的其他大臣,忠义侯心里应该有本帐,儿臣会让忠义侯拟一道折子上来,看看此番立功的大臣名单,到时候自当遵从母后之命,一一封赏。”

    太后语气顿时充满欢喜,笑道:“皇上这般说,本宫就放心了。有了皇上的封赏,这帮大臣自此以后,自然更是对皇上忠心耿耿,尽心效命。”

    隆泰道:“儿臣再过几日便会召集群臣上朝,到时候自然会在朝会上宣旨。”顿了一下,才问道:“母后,可还有其他事情?”

    太后道:“天快黑了,皇上也该用膳了,不要操劳太过。是了,菀琼的事情,皇上还是想一想,本宫改日再和皇上说话。”随即便响起一阵悉悉索索之声,又听隆泰道:“儿臣恭送母后。”

    片刻之后,四下里便恢复了宁静,杨宁心想太后应该是已经离开,从书架后面探出头来,只瞧见隆泰小皇帝正靠坐在一张椅子上,似乎在想着什么,忽地抬头,道:“齐宁,你出来吧,太后已经走了。”

    杨宁舒了口气,这才轻手轻脚走过去,到了隆泰小皇帝边上,犹豫一下,终是跪倒下去,道:“臣臣参见皇上。”心中却是有些紧张,暗想萧光既然是小皇帝,却不知道会如何处置自己,如今恰恰只有这小皇帝知道自己是假冒的锦衣侯。

    隆泰扭头看着杨宁,笑道:“本来还想和你多玩一些时候,不成想这么不巧,太后今天刚好撞过来,朕的秘密可是被你知道了。”抬手道:“你起来吧,这里只有你和朕,不用这些套路。”

    杨宁听隆泰语气还算随和,起身来,想要说什么,却又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隆泰含笑问道:“怎么,知道我是皇上,你连说话的胆子也没有了?你这人不是胆子很大吗?连锦衣世子都敢冒充,如今连说话的勇气也没有了?”

    他这一说,杨宁反倒心下坦然,心想事已至此,这小皇帝只怕已经想好了处置自己的办法,干脆放松下来,笑道:“我不是,臣不知道你就是皇帝,多有得罪,所以和你之前说话有些放肆,皇上皇上要如何处置,悉听尊便了。”

    “朕自然要罚你!”隆泰忽然间眉头一紧,电光火石间,已经探手过来,往杨宁腰间抓过来,杨宁本要做出反应,忽然想到这小子可是当今大楚的皇帝,犹豫了一下,却已经被隆泰抓住腰带,脚下一个横扫,直往他下盘扫过来。

    杨宁条件反射般抬起脚,迎着隆泰踢过来的脚踢过去,顺手也抓住了隆泰一只手臂。

    两人各处一条腿,你来我往变化,猛听得隆泰一声轻吼,手臂用力,将杨宁一个横甩,杨宁也几乎同时用力,两人瞬间调了个位置,却见得隆泰猛地微一矮身,手肘朝着杨宁胸口撞过来。

    杨宁初见萧光之时,两人曾在雨中斗过一场,杨宁的格斗摔跤术不弱,却也知道这小皇帝的身手也不赖,那次两人谁也没有占到便宜,算是打了个平手。

    这一次两人你来我往交手十几回合,一时也没能分出胜负,杨宁只感觉隆泰动作要领十分娴熟,也是个练家子,而且这小皇帝的力气实在不小,他现在不担心被小皇帝摔倒,只担心阴差阳错神功再次发威,待会儿将小皇帝的内力吸出来可就不得了。

    杨宁如今已经知道从木神君手中得到的神功就是一门吸人能力的诡异功夫,他亦知道,一旦对手使出内力触碰自己身体的几处位置,自己身体就会条件反射般将对方的内力吸入进来,便是连自己也不好控制。

    他体内储存有雄浑的内力,只是如今却还不知道该如何随心所欲地去操控体内的内力。

    小皇帝力气极大,杨宁也不知道这家伙是练就的力气,还是使出了内力,如果只是练出的气力,那倒无妨,可如果是从体内涌出的内力,那么自己却要小心在意,别把小皇帝也吸成了干尸——

    ps:这一章是补昨天的第三章,昨晚吃完饭身体就不舒服,躺着休息了一下,所以晚更,对不住各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