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八八章 赌约【求收藏订阅】
    “三大星体之中,日头是恒星,只会自转,而不会公转,所以咱们所在的地球,绕着日头转动,因为地球一直在自转,所以当我们所在的地方朝向日头之时,阳光照射着地球,就是白天,而等到地球转到另一边,阳光无法照射,也就成了黑夜。”杨宁根本不看一旁有些发怔的江随云,倒是看了坐在角落的小瑶一眼,见小瑶正看着自己,听得十分聚精会神,微微一笑,继续解释道:“日头一直都存在,而且一直都在散发光芒,只是我们每天只有一半的机会见到它而已。”

    “当然月亮也是一直围绕着地球在转动,所以我们每天也只有一半的机会可以看到它。”杨宁朗声道:“所以天底下,只存在一个月亮,而且形状是圆球形,至若江公子所说的方形月亮,我也不怀疑他的存在,或许是江公子那条船十分厉害,脱离了地球,去到了宇宙之中,见到了其他的星体。”

    书堂之内,一片沉寂,江随云眉头锁起,脸色已经十分难看,可是大部分姑娘虽然听得懵懂,却明显露出十分感兴趣的表情。

    杨宁虽然解释的十分清楚,可是大家之前从无接触过这种境界,大部分都是茫然不通,但却又觉得杨宁所言极其深奥。

    “齐宁,你说宇宙之中还有其它星体?”一直没有说话的卓青阳忽然问道。

    杨宁笑道:“大家住在地球上,还早有天圆地方之说,总不会真的以为只有这天圆地方的地球存在吧?”转向卓青阳,对这位老先生,杨宁还是尽可能显出敬意,拱了拱手,才道:“先生自然知道,宇宙浩瀚无边,地球并非唯一存在,其实我们所在的地球只是宇宙中的一颗尘埃,渺小无比,我所说的这三颗星体,只是组成了小小的太阳系,他们又包含在银河系之中,放眼宇宙,星体之多,就像蚂蚁,数不胜数,所以地球很渺小,身在地球上的我们,更是渺小得很。”

    杨宁这番话,已经是让在场所有人都头晕目眩,完全颠覆了不少人的认知。

    金发碧眼,全身黑色皮肤,世间还有这样的人?埃斯库罗斯,亚里士多德?神学、哲学?太阳系,银河系!

    许多人此时只觉得头大如斗,根本无法消化如此庞大而新奇的信息量。

    “齐宁,古人早已经说过,天圆地方,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个圆球?”江随云终于冷笑道:“什么亚里士多德,什么神学,对了,还有什么银河系,江某很想请教,你如何证明你说的这些都存在?你说天底下只有一个月亮,又有什么能证明?”

    杨宁丢下教棍,淡淡笑道:“我今日上台来,不是为了与你辩解什么,也不是要改变什么,恕我直言,你江公子舌头太大,信口开河,我只担心你所说的方形月亮真的被她们所相信,从而以讹传讹,弄不好被后世所耻笑。”看向在场的女学生,缓缓道:“我今天所说的,相信你们都没有听说过,甚至有人会在怀疑我也是在信口胡诌,其实你们怎么想,我也并不在乎。”扫了一遍,才道:“你们能够进入书院,并不容易,

    (本章未完,请翻页)总要学一些东西,至少学会如何去看待事情。有句话说得好,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其实有时候眼睛看到的也不一定是真的,对任何未能确定的事情存有怀疑之心,然后去发掘真相,我想这才是你们真正要学会的东西。”

    其实杨宁上前来,完全是被江随云的信口开河所激怒。

    他知道,这些姑娘能够有机会进入书院,实在是很不容易的事情,而江随云为了显示自己的才学,竟然在书院之内信口开河,这是杨宁实在无法忍受的。

    他不希望这些荒谬之说被姑娘们所听信,甚至因此而将这些完全违背真理的邪说传散开去。

    说了这么多,其实他自己也无法肯定在这个空间世界里,是否真的存在古希腊,自己所说的那些人,他也无法肯定会在这个空间之内出现。

    但是他有一点坚信,人类是世界上最有创造力的物种,即使没有亚里士多德,没有修昔底德,甚至没有古希腊,但他相信在远方的土地上,也一定有着自己的文化,在这个地球之上,众多文明都在先前行进,与中原文明一样,群星闪耀。

    他深知自己说了这些本不该存在于这个时代的理论,自己可能有些失控,而下面这些姑娘,只怕大部分人对自己的话深表怀疑。

    但是正如他所说,并不在乎。

    书堂之内好一阵寂静,江随云终于道:“我不知道你这些言论从何而来,如果是道听途说,我倒希望你自己能够走出去,好好看一看这个世界。”

    “你放心,到了该走出去的时候,我一定会比你走得远。”杨宁笑道:“当然,我不会和你一样趁船在海上漂泊,或许有一天,我会在空中而行,遍观天下。”

    江随云一怔,随即笑道:“莫非你想飞上天空?”不无讥嘲道:“若是你能够生出一对翅膀,或许真的可以完成这个梦想。”

    如果不是在这书院里,杨宁相信自己会忍不住对着江随云那张看起来十分俊朗的脸抽上几十巴掌,不过既然在书院之中,多少还是要给卓青阳一些面子,似笑非笑道:“没有翅膀,就不能飞上天空?”

    江随云笑道:“江某不才,不知道还有什么法子可以上天,不知可否能教我?”

    “对不住,我有什么法子,那是秘密,当然不能告诉无关闲人。”杨宁似笑非笑,“江公子可以继续讲学了,大家还在等着听你游历的故事。”

    苏紫萱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冷哼一声,道:“故作神秘,只是在装神弄鬼而已,没有翅膀,怎能上天?”

    “哦?”杨宁哈哈一笑,“看来苏大小姐很不服气,不如这样,咱们打个赌如何?”

    “什么赌?”

    “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可以上天,你就帮我擦靴子如何?”杨宁瞥了江随云一眼,“当然,是江公子提出质疑,那么到时候也有劳江公子一起帮忙擦靴子如何?”

    江随云倒是干脆利落,道:“江某倒还真想见识,如果果真有这样的奇事,擦擦靴子又能如何?”

    苏紫萱立马道:“好,江师兄愿意,我也愿意,你要真能飞起来

    (本章未完,请翻页),本小姐就和江师兄一起给你擦靴子。”

    “不过既然是赌约,总不能无期限地赌下去。”江随云目光锐利,“如果你一辈子都没能上天,咱们的赌约岂不是一辈子都无法实现?而且既然是赌约,双方都该有赌注,这样才公平,你说是不是?”

    他自始至终,从未称呼过杨宁为“侯爷”,而且毫无尊敬之意,杨宁心中十分清楚,此人如此狂妄,当然不是凭借江家富可敌国的财富,说到底,无非是因为此人与淮南王世子交情极深,有淮南王作为靠山,此人才敢在自己面前如此失礼。

    “你说的似乎也有道理。”杨宁问道:“不知你想要我拿出什么赌注?”

    此时书堂内的姑娘们一个个都是精神抖擞,本来今天听江随云讲学,不少人就颇为兴奋,孰知杨宁半道杀出,讲出了一番让人眼界大开的理论来,虽然不少人将信将疑,却还是让大家觉得十分精彩。

    这时候见到两人竟然还要立下赌约,众女更是兴奋。

    三名老先生之中,已经有两人皱起眉头来,倒是卓青阳气定神闲,冷眼旁观。

    卓青阳既然都不说话,那几名老先生当然也不好多说什么。

    “来而不往非礼也。”江随云道:“既然你让我给你擦靴子,我当然也不能踢非分之礼,不如这样,咱们干脆将赌注再提高一些,如果江某输了,除了给你擦靴子,再输你一万两银子,可是如果你输了,不但要给我擦靴子,另外再将那张欠据交给我,你看如何?”

    众女面面相觑,不知道江随云所说的欠据是怎么回事。

    杨宁却瞬间明白,江随云所说的欠据,自然是指窦连忠立下的那张欠据,这张欠据在自己手中,自己就可以随时向窦连忠讨债,这是自己手握的一个重要把柄,杨宁相信窦连忠为了这张欠据,一定是寝食难安。

    那夜在秦淮河上,江随云亲眼目睹,知道了欠据的存在,自然也明白这张欠据对窦连忠的重要。

    他此时提出在赌注之中加入欠据,当然是想借这个机会将那张欠据索要回去,欠据与江随云本无干系,他这样做,当然是为了向窦连忠邀功。

    “本来那张欠据远远不止一万两银子。”杨宁道:“不过我这人素来不扫兴,既然要立赌约,我就当捐出去了,好,咱们当着大家的面,就立下这赌约。不知江大公子想要给我多长的时限?”

    江随云看向卓青阳,问道:“恩师,距离书院大赛似乎还有两个月的时间,不知学生记得对不对?”

    卓青阳只是微微颔首,却无说话。

    “两个月后,要举办书院大赛,不如咱们就以两个月时间为期,不知意下如何?”江随云微笑道。

    不少人心中顿时都觉得江随云的条件实在苛刻。

    上天不等于下海,一个人没有长翅膀,却要飞上天,那实在有些异想天开,即使真的有办法,也不可能在两个月就能想出石破天惊的点子来。

    却不想杨宁已经点头道:“两个月时间,绰绰有余,到时候咱们再见分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