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八七章 误人子弟
    无耻!

    见过无耻的,却没有见过如此无耻的,杨宁本来还觉着这江大公子或许真的远游海外,很可能是这个时代极其稀罕的海归,可是只听这一句话,他就知道这小子是打着海龟的旗号,欺世盗名。

    书堂之内,顿时一片纷杂,学生们交头接耳,神色也是各异,大都是充满了惊讶之色,少有几人略带疑惑。

    “诸位师妹应该都知道天圆地方,天似穹庐,圆月在天,我也一直都以为就是这样。”江随云见到起了效果,含笑道:“可是远渡重洋,才发现果真如师傅所言,外面的世界大不相同。”

    “江师兄,海外的月亮真的是方形的?”苏紫萱急问道:“难道和我们不是同一个月亮?”

    “当然不是。”江随云肃然道:“而且海外的人也不将月亮称为月亮,而是叫做对,叫做光台!”

    “光台?”杨宁忍住几乎能让他岔过气的笑,心想这江大公子编瞎话的本事还是有的,瞧那脸上的表情,只怕也不会有人怀疑他会信口开河。

    毫无疑问,江随云今日前来,如果说些稀松平常的事情,也不会显得多有才学,如果谈些诗词歌赋甚至是高评阔论,在场的有数位老夫子,特别是有那位饱学大儒卓青阳,很容易就能够看出水平高低了,反倒是说些稀奇古怪之事,却能够吸引人的眼球。

    最为重要的是,如今天底下还真没有几个人有能耐远渡重洋,更没有几个人可以见识到万里之外的世界,江随云声称自己所说的事情都是万里之外,又有谁能够验证?

    在场的学生,虽然在书院读书,但平时却也几乎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姑娘,莫说万里之外,就算是京城的许多事情都没有搞明白,此时听到江随云所言,只觉得匪夷所思,却也是大为好奇。

    “江师兄,海外的人长的和我们一样吗?”忽然有人发问道。

    江随云笑道:“自然是不一样的,海外的人大都长得十分俊美,无论男女,都是彬彬有礼,待人热情。而且他们的资源丰富,请人待客,菜肴丰富,厨艺五花八门,味道也确实十分可口。”

    “那那他们读什么书?”

    “这个我倒仔细查过,他们读的书和我们不同,其实他们也很少读书,说到读书习字,还真是远比不上我们,不瞒诸位师妹,我到了几个国家,随便写上一首诗词,他们就觉得不可思议,奉为至宝。”江随云笑道:“我才疏学浅,文采本是稀松平常,可是到了那里,却被奉若神明。”

    “原来他们那般无知。”苏紫萱笑道:“江师兄,不说在海外,就是在中原,你的才学也是鹤立鸡群。”

    “苏师妹过奖了。”江随云叹道:“当时有两个国家的皇帝邀请我参加宴会,宴会之上,恳求我留下来,教他们文章,其实我也曾想过,是否在那边多留几年,教授他们诗书,不过海外的人对文墨并不通晓,我中原的诗词歌赋,是积累无数岁月才有今日之成就,短短时日,他们也不会理解。”

    此时书

    (本章未完,请翻页)堂内的姑娘们都满是崇敬之色。

    杨宁唇角带笑,忽然问道:“江公子,我能否请问,海外白天是否有日头?”

    “自然是有的。”瞧见是杨宁发问,江随云依然保持笑容。

    “那么他们的日头是什么形状?”杨宁一脸请教之色,“是否也是方形的?”

    江随云笑道:“那倒不是。”

    “那照你所说,海外的日头和我们大楚的也不是同一个?”杨宁缓缓站起身,含笑道:“也就是说,天上有两个日头?”

    这话一出,江随云脸色微变。

    自古以来,天无二日,人无二主,江随云一旦说外国的日头和中原不同,那就是犯了大大的忌讳。

    卓青阳心知这一点,皱眉道:“琼林书院自有琼林书院的规矩,在这书院之内,但有自己的学说,尽可放言,不必担心。”

    杨宁笑道:“卓先生,其实我在奇怪,天下之大,江公子也自然不可能走遍天下的每一块土地,他出海游历,去过很远的地方,也自然不可能是天的尽头。如果他见到的是方形月亮,那是不是说,还有许多地方的月亮他并不曾见到?是否还有三角的,甚至是长棍形的?”

    江随云皱眉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只是虚心请教而已。”杨宁笑道:“江公子,不知道你去的地方,是欧洲呢,还是非洲呢,又或者是美洲?”

    江随云皱眉道:“什么什么非什么欧?”

    杨宁哈哈大笑,走上前去,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江随云身边,叹道:“我想问你,你见过的海外之人,是金发碧眼,还是浑身漆黑?”

    苏紫萱见到杨宁,本来带着甜甜笑容的脸上立刻显出冷意,冷笑道:“江师兄讲学,要你插什么嘴?你又没出过海,懂得什么?”

    杨宁瞥了苏紫萱一眼,淡淡道:“老师讲学,做学生的插什么嘴?不觉得快嘴快舌吗?”

    苏紫萱一怔,顿时羞恼无比。

    “浑身漆黑是什么意思?”江随云脸色有些不好看。

    杨宁笑道:“你刚才说见过的海外之人都是十分俊美,应该不会是黑人。我说的黑人,是指浑身上下都是黑色的皮肤。”

    众人顿时又是一惊,心想这世上哪有这样的人。

    “莫非你见过那种人?”江随云却还是保持着淡淡的微笑。

    杨宁也不回答,继续问道:“我还想请问一句,江公子出海,不知道船行了多长时间?我听说过南洋有诸多岛国,江公子所说的该不会是去了那些国家吧?”

    “自然不是。”江随云背负双手,“船行一趟要一年多,沿途自然也是拜会过很多国家,到最远的国家,花费了一年多的时间。”

    “那真是很远很远,绝不可能是南洋。”杨宁含笑道:“按照江公子所言,应该是到了欧洲。”

    他嘴上这样说,心里却是冷笑,他知道虽然自己穿越的这个时代与历史上的任何一个朝代都不同,但地理位置并无差别,

    (本章未完,请翻页)只是这个时候,丝绸之路显然还没有走通,如果从海上行走,埃及苏伊士运河没有打通,只能绕行非洲好望角,绕上一个极大的圈子才可能抵达欧洲,如果是走这条路,这位江公子又拜访过沿途的国家,就不可能没有见过黑人。

    只这一点,便知道这小子是在这里漫天胡吹,装大尾巴狼。

    “你说的欧洲又是什么?”江随云淡淡道:“我游历海外吗,并无听过。”

    杨宁笑道:“欧洲没有听过不打紧,敢问江公子可听过希罗多德?修昔底德?色诺芬?那埃斯库罗斯也没听说过?亚里士多德,帕拉图,苏格拉底,这些你可都知道?”

    他说的名字十分怪异,在场诸人顿时都显出疑惑之色。

    江随云此时已经皱起眉头来,问道:“这些是什么东西?”

    “江公子刚才不是说你的诗词歌赋在海外被人视为珍宝吗?”杨宁叹道:“你说别人不读书,视你为神明,可是据我所知,他们的读书人可也不少,有着自己的文化和荣耀,就如我们的文明一样,闪烁生辉。”

    江随云声音变冷:“哦,你从何知道这些?莫非你也游历过海外?”

    杨宁淡淡笑道:“我从何而知,不用急着告诉你。你既然不知道这些人,当然也不会知道哲学、数学、神学、经济学、美学。”看到讲台上有一块光滑木板,上面悬挂着一张极大的白纸,下面还有笔墨,显然是用来教学之用,他走过去,提起毛笔,在白纸上干脆利落地画出了三个圆圈来,三个圆圈有大有小。

    此时台下已经是议论纷纷,杨宁所言,他们只觉得宛若听天书一般,卓青阳此时却并无阻止,而是端详着纸上的三个圆圈。

    “这是什么?”江随云皱眉道。

    “你说月亮是方的,那我今天就来教教你,月亮到底是怎么回事,免得你误人子弟!”放下毛笔,拿起一根教棍,杨宁指着图纸上的圆圈道:“大家仔细看,这最大的圆圈,就是我们白天所看到的日头,这中间的,则是我们所在的地球!”

    “地球?”不等杨宁说完,江随云已经笑道:“你是在说笑话吗?天圆地方,我们所在之地,什么时候变成一个圆球了?”

    “他不学无术,什么瞎话都能编得出来。”苏紫萱恨恨道。

    杨宁也不理会,继续道:“还有这个最小的,就是我们江公子所说的月亮。实际上这三个球,一直都在转动,而且转动分为自转和公转,所谓自转,便是自身在转动,而公转,则是绕着别的星体在转动!”

    一名老夫子皱起眉头,正要说话,卓青阳咳嗽一声,却是微微摇头,示意那老先生不要打扰,随即将目光看向图纸,眼眸之中的神色,竟似乎显得颇有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