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八六章 海外之月
    琼林居就是琼林书院的书堂,琼林书院的学生都在这琼林居内受教,书院内除了卓青阳,还另有三位老先生。

    杨宁和江随云跟在卓青阳身后,来到书院东角的一处精舍,还没进去,就听到里面莺莺燕燕,欢声笑语此起彼伏。

    此时精舍外面,书院的几位老先生都在等候,看到卓青阳过来,都是施礼,卓青阳介绍道:“这就是江随云,随云,见过几位先生。”

    江随云一躬到底,彬彬有礼道:“晚辈拜见诸位老前辈。”

    几位老先生打量江随云,都是面带微笑,一人笑道:“原来这就是院长的得意门生,随云,院长治学严谨,从不轻易夸赞弟子,可是对我们却时常提到你,说你天赋异禀,勤于苦学,文采出众,对你可是赞不绝口。”

    江随云依然是毕恭毕敬道:“这是恩师的厚爱,随云愚钝,若非当年的师父开导,绝不会有今日。”

    卓青阳含笑道:“随云,你也不必太过谦虚。你每次派人送来的文章,老夫也都给这几位先生看过,他们博古通今,对你的文章也是颇为赞赏的。”

    “院长,我们可不是颇为赞赏,而是十分赞赏。”一名先生哈哈笑道:“随云,听说你出海三年,在海外游历,我们这些老朽的眼界,如今可是远远及不上你。”

    “诸位先生过誉了,晚辈岂敢当。”江随云叹道:“如果不是恩师领着我站在海边,指着远方告诉我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在大海的远方定有一番天地,晚辈也就不会生出游历海外的念头。”

    杨宁见到几人说说笑笑,竟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存在,心下有些烦恼,看到江随云一副文雅至极谦逊有加的模样,暗想论起装逼这小子还真是不输于人。

    书堂内莺莺燕燕,杨宁甚至瞧见已经有不少姑娘将窗户推开一条缝,正挤在窗户后面张望,他知道那些姑娘当然不是为了看几个老家伙,更不可能是为了看自己,只能是这位玉面临风的东海江公子。

    “孔先生,咱们这就进去开始吧。”卓青阳很是体谅道:“随云被举了贤德,这几日圣上随时都可能召见,我也是让他抽空过来讲一堂课,倒也不能太过耽误。”

    江随云肃然道:“恩师,此番恩师向朝廷举荐,又得朝廷几位大人的帮助,被举了贤德,学生实在是愧不敢当,可恩师的举荐,学生若是推三阻四,未免太过不敬。其实学生才疏学浅,需要历练的地方还很多,实在当不得贤德二字。”

    “你也不用这样说,你的为人,为师很清楚,文采也是不输别人。”卓青阳正色道:“饱读诗书,终究还是要为国做些事情,如今朝廷也是用人之时,朝廷虽然几次让老夫给朝廷推荐德才兼备之人,但老夫头几年想着你年纪还轻,需要多加历练,如今时机正好,也该出来为百姓做些实事了。”

    杨宁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江随云前来京城,却正是卓青阳向朝廷举荐。

    那位孔先生此时已经走到一旁,那边挂着一串铃铛,孔先生拽住绳子,敲响了铃铛,铃铛声清脆悦耳,响起之后,琼林居里的莺莺燕燕欢声笑语很快就静了下来。

    卓青阳率先走进了书堂内,几位先生尾随跟进,江随云却只走到书堂门前,并没有立刻进入,反是向旁边的杨宁抬手笑道:“请!”

    (本章未完,请翻页)他竟是连“侯爷”也没有称呼一句。

    如果不是进入琼林书院之前,段沧海提醒过这书院之中不分贫贱富贵,杨宁甚至忍不住要找茬。

    看来这帮老家伙还真不将侯爷放在眼中。

    他也不啰嗦,跟着进到书堂内,琼林居内此时却是十分安静,杨宁扫了一眼,只见到这书堂内十分的宽敞开阔,红花翠柳,色彩斑斓,却也有四十多名学生,都是跪坐在地上的蒲团上,每人面前放着一张低矮的案几,每两人一组。

    杨宁进来之时,众女目光都瞧过来,杨宁心理素质倒是不差,气定神闲,见到那三名老夫子已经在最前面的蒲团上坐下,目光到处,便瞧见苏紫萱坐在三名夫子身后,那已经是最靠前排,此时苏紫萱用一种充满恨意的目光瞧着自己,随即扭过脸去。

    见杨宁东张西望,卓青阳咳嗽一声,道:“齐宁,你找个地方坐下吧。”

    杨宁心想你这老家伙既然让我过来,即使不按贵宾之礼接待,也该热情一点,至少安排个座位,现在倒好,还要自己找座位,那三个老夫子倒也不客气,将最前面的三张蒲团已经占了,好歹也给自己留一个。

    目光到处,眼眸中忽然显出一丝喜色,却原来看到书堂最后面有一人单独坐着,边上还真有一个空位,而那单独坐着的姑娘,竟恰恰是小瑶。

    书堂内几乎都是两人一组,唯有小瑶独自一人坐在角落,显得颇有些形单影只。

    杨宁也不多言,径自穿过人群,到了角落处,冲着小瑶笑了笑,指了指边上空座,轻声问道:“这里可以坐吗?”

    小瑶犹豫一下,终是微微点头。

    杨宁这才在小瑶边上坐下,见小瑶往旁边靠了靠,似乎不敢和自己太过接近,心知小瑶肯定是在意别人的目光。

    卓青阳咳嗽一声,终于道:“老夫昨天和你们说过,老夫有一位门徒,文采颇为出众,而且耗时三年,出海游学,颇有见识,今日让他过来讲讲游历海外的感受,也好让大家多有体会。”冲着门外道:“随云,你进来吧!”

    只见到江随云面带微笑,缓缓而入。

    他长相本就十分俊朗,而且出身富贵之家,锦衣玉食,那种富贵之气还是有的,再加上文质彬彬,整个人看上去却十分的潇洒倜傥。

    书堂内的姑娘们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齐刷刷地看向了江随云,杨宁瞥了身边的小瑶一眼,只见小瑶也瞧过去,心下顿时有些堵,暗想江随云你他娘的在门外迟迟不入,不就是想要享受万人瞩目的这一下子吗?

    卓青阳此时已经背负双手走到一旁,江随云上台之后,先是向一旁的卓青阳深深一躬,然后又对着所有人深深一礼,看上去谦逊有礼。

    “在下东海江随云,师出卓先生门下,先生是在下的启蒙恩师。”江随云声音柔和,面带微笑,“今日有幸拜会琼林书院,实在是三生有幸。”

    台下的姑娘们都是盯着江随云,许多人眼也不眨,似乎眨了眼睛下一刻江随云就会消失不见。

    “受恩师嘱咐,让在下前来书院说说游学的经历,其实在下见识粗浅,本还没有资格登台讲学,但恩师既然有吩咐,随云也只有硬着头皮走上来。”江随云笑道:“在座的都是恩师的门生,要

    (本章未完,请翻页)算起来,那也都是随云的师妹,随云今日就只能在诸位师妹面前献丑了。”

    杨宁越看越不顺眼,忍不住嘟囔道:“废话连篇。”

    小瑶听得清晰,转头看向杨宁,见杨宁一脸反感之色,漂亮的眼眸子微微一转,似乎想到什么,捂嘴轻笑。

    “恩师当年师训,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江随云神色柔和,就是站姿也是十分的优雅,缓缓道:“书不可不读,但路也不可不走。有许多的东西,在书里并不能见到。谨领师训,早些年的时候,随云都是在中原四处游历,不瞒诸位师妹,不但是我大楚,便是北汉的山山水水,随云也都曾一睹风貌,江山多娇,记忆犹新。”

    “江公子,你游历那么多地方,岂不是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出游?”只听一个姑娘甜声问道。

    杨宁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苏紫萱。

    江随云笑道:“这位师妹问得好,随云十六岁的时候,就独身出门,游历天下。”

    “江公子胆子真大。”苏紫萱声音甜美:“我们这个年纪,别说游历天下,就是连走出家门都有些担心呢。”

    江随云温和笑道:“师妹不是胆子小,而是没有尝试过,你如果下定决心,真的能够走出门去,或许比我还要胆大。许多事情,最怕的就是踏出第一步,在没有踏出第一步之前,没有几个人觉得能成功。”转身向卓青阳微微一礼,道:“就好比这琼林书院,在此之前,没有几个人觉得女子可以进入书院读书,可是恩师却生生做成了这件事情,试问天下,但凡读书人,有几个不知道琼林书院的存在?这琼林书院就是京城,不,甚至是我大楚的一颗璀璨明珠。”

    杨宁心下暗叫,不错,这个马屁拍的卓青阳一定很舒服,瞥了一眼卓青阳,只见卓青阳轻抚长须,神色淡定,也看不出心情。

    苏紫萱轻笑道:“我叫苏紫萱,江江师兄可以叫我苏师妹!”

    杨宁唇边冷笑,心骂这他娘的是在书堂,众目睽睽之下,你这小娘皮能不能庄重一点?幸好已经断绝了亲事,否则自己是万万接受不了这种女人。

    江随云冲着苏紫萱微微点头,接下来很简略地评价了一下中原的山山水水,他却也算得上文采甚佳,谈吐文雅,略作点评之后,话锋一转,道:“不过让我记忆最深的,还是这三年在海外的游历。”神秘一笑,问道:“诸位师妹可知道,海外的月亮是什么形状?”

    众女面面相觑,还是苏紫萱道:“江师兄,难道海外的月亮不是圆的吗?哦,我知道了,是半月形?”

    江随云摆摆手,笑道:“不是不是,其实海外的月亮是方形的,四四方方,就像四方桌子的形状!”

    杨宁一愣,一口老血几乎要吐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