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八四章 使我不得开心颜
    苏紫萱身边那几名姑娘听得杨宁之言,都是微微变色,有人立刻低下头去,不敢再看杨宁。

    这些姑娘正如杨宁所料,确实都是出自官宦人家,非富则贵。

    虽说卓青阳收徒不拘一格,只看悟性和天赋,不看门第出身,但是在书院里的学生,因为身份地位的差异,自然而然地疏远开来。

    苏紫萱这类出身官宦的姑娘,进了书院之后,很快就形成了一个小团体,与那些出身平凡的学生泾渭分明。

    在这群官宦小姐中,苏紫萱的出身却又是最高。

    虽然武乡侯在四大世袭候之中,位居末位,但毕竟也是四大侯爵之一,比之四大候出身还高的,就只能是皇家血脉了。

    皇家子弟自有皇家的教育方式,作为武乡侯的小姐,苏紫萱在这书院之中已经是最尊贵的地位。

    如此一来,大部分官宦小姐难免就会围在这位苏大小姐身边,尽力讨好。

    可是此刻知道眼前这年轻人竟然就是被人称为锦衣傻子的齐宁,都是心下一惊,她们出身官宦,耳濡目染,自然也知道官场上的一些规矩,亦都知道就在不久前,这位锦衣傻子已经承袭了锦衣侯爵。

    锦衣侯在大楚的声望,那是在武乡侯之上,这些官宦小姐知道眼前是锦衣侯,哪敢再多吭声,否则真要因为讨好武乡侯而得罪了锦衣侯,那实在是得不偿失。

    苏紫萱听得身边的声音嘎然而止,心知这些人是忌惮锦衣侯,冷哼一声,盯着杨宁道:“难道我说错了不成?”

    “没有说错。”杨宁含笑道:“其实你说的还算客气,锦衣侯府不但是本侯傻,傻的人可还多了去。”

    苏紫萱一怔,其他人也都是面面相觑。

    “如果锦衣侯府不傻,当年怎会和你这样的女人结亲?”杨宁淡淡笑道。

    “你!”苏紫萱立时变色。

    “你什么?”杨宁不等她说完,已经打断道:“刚才你说什么?你让你爹和我们断亲?哈哈哈,苏紫萱,看你细皮嫩肉的,可是这脸皮也实在太厚了吧?我好像记得,是本侯亲自去你们武乡侯府将这门亲事退了,哦,对了,当时陪同我前往的是礼部尚书府的袁荣袁公子,他亲眼目睹,怎么,你这么快就忘记了?是了,按照老百姓的说法,你这应该叫让我想想,对对,想起来了,应该叫弃妇!”

    “你胡说!”苏紫萱又羞又恼,恨声道:“那也是我们家先提出来的。”

    “别再辩解了。”杨宁叹道:“我听说你刁蛮任性,不学无术,自以为是,长得相貌平平,却总以为自己是花容月貌,穿上几件好看的衣服就以为自己国色天香了?”不管苏紫萱气的发白的脸,上下打量一番,摇头道:“苏紫萱,说起来你也算是出身大户,可惜这搭配衣裳的水准实在是差劲的很。”

    “你说什么?”苏紫萱见杨宁一副悠哉乐哉模样,手上如果有一把刀,恨不得立时上去一刀砍下去。

    “你可知道,你穿着纯白色的锦袄,白色可不是谁都能穿上的。”杨宁叹道:“除非是丽质天生冰肌雪肤,那才能驾驭得住。你看你的气质,哎,你觉得你有气质吗?还有,你娇生惯养,皮肤比乡下的村女自然要白一些,可也就平平常常,这白色的锦袄配上,你这皮肤简直没法看。是了是了,还有这条裙子,是怎么搭

    (本章未完,请翻页)配的?要是将错就错,干脆再穿一条纯白的棉裙也好,你看看你,这裙子上绣着云纹,乱七八糟!”摇头叹道:“我劝你还是多在府里别出来,不懂的人还以为你会穿衣服,可是真正懂得衣裳搭配的人,只瞧一眼,就知道你不过是弄虚荣而已,眼光可差的紧。”

    杨宁知道,要让一个女人心里堵塞,最好的办法,就是找着她的相貌和衣着狠狠嘲讽一番,这是女人最在乎的亮点。

    果然,苏紫萱气的脸颊有些发红,她显然也想不到杨宁竟然一点情面都不留,恨声道:“我穿什么与你何干?你不学无术,又懂得什么气质?”

    “苏紫萱,说句实在话,今天你不找我,我就当没看见你。”杨宁淡淡道:“可是你偏偏往口上撞,那就怪不得我。”四下里瞧了一瞧,笑道:“诸位同学,你们是不是觉得我这人说话舌头狠毒?堂堂锦衣侯,为何要和一个女人计较?”

    其实苏紫萱在书院内傲慢已久,只因为她的身份在那里,一般人也不敢和她计较,此时杨宁对她大加嘲讽,不少人心下却是幸灾乐祸。

    杨宁目光盯住苏紫萱,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和你为难?其实道理很简单,我就是不想让你觉得自己很高贵。今天你找上我,在众目睽睽之下说我是傻子,无非是显示自己胆子大,连锦衣侯都不放在眼里,最终的目的,只不过是想让所有人看到你有多了不起,让你身后的那帮人对你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我没有说错吧?”

    苏紫萱立时就感觉自己是被杨宁将身上的衣服全都撕下,宛若裸地站在杨宁面前一般,脸色已经由白转青。

    “你爱慕虚荣,希望被人众星捧月。”杨宁冷笑道:“为此你竟不惜污蔑我这个无辜单纯的人,可见你的心肠有多么的狠毒。苏紫萱,你自己可以用你的后脑壳想一想,如果你不是出身在武乡侯府,你爹不是苏禎,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你住口!”苏紫萱双手捧着脸,声音已经发颤,转身便跑。

    跟随苏紫萱的那几名女子这才反应过来,有两人已经追了过去。

    杨宁扫了那几名尚在忐忑的姑娘几眼,叹道:“卓先生让你们进书院,不是仅仅让你们读书识字,而是希望利用这个机会,懂得更多做人的道理。”摇了摇头,转身便走,口中朗声吟道:“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在众多少女的注视下,杨宁顺着道路潇洒而去,走了小片刻,却见得道路尽头却是一处水池,道路左右分开,愣了一下,他这是第一次进书院,对书院的格局并不熟悉,刚才装了一个很高的逼格,可是这时候才想起,自己竟然忘记打听卓青阳在什么地方。

    瞧见那水池中间竟有一座小假山,池子周围环绕一圈梅花,几块光滑的石墩零散地摆在池子边上,不但可以供人落坐,亦是点缀。

    此时池边却只有一名姑娘背对着杨宁坐在一块岩石上,手里捧着一卷书,正聚精会神地看书。

    杨宁从背后看那姑娘身材娇小玲珑,衣衫也是十分普通,但看上去却干干净净,十分的素雅,比之苏紫萱的华贵衣裳看上去要舒服得多,梳着垂鬟分肖髻,这是未出阁的姑娘最普遍的发髻,从后面看过去,这发髻配上她娇小玲珑身形,却给人一种十分清新舒畅之感。

    杨宁左右看看,眼前也只有这一个姑娘,当下走

    (本章未完,请翻页)到那姑娘背后,害怕吓着她,先是轻轻咳嗽一声,才问道:“这位姑娘,和你打听一下,卓青阳卓先生在何处?我前来拜会,不认识路,还请姑娘指点。”

    那姑娘娇躯一震,立刻站起身来,转过身子。

    杨宁面带微笑,瞧着那女子,看到她脸庞,一张带笑的脸瞬间僵住,几乎是同一时间,和那女子齐声道:“是你?”

    眼前这女子,眉清目秀,双眸水灵,如同清水出芙蓉般干净秀气,此时清秀的俏脸上也是惊讶之色。

    杨宁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姑娘,竟然是小瑶。

    那次他带着袁荣前去武乡侯府退亲,路上不慎撞到了一名姑娘,此后见到那姑娘要买一盆被称为金盏银台的水仙花,却嫌价格偏贵,杨宁当时便准备买下那盆花送给那姑娘作为道歉,因此几人还在花铺里品花论卉。

    只是后来一个言辞不当,那姑娘便即掉头离去,此后杨宁却是再也没有见到,本以为再也无法见着,却想不到竟会在这琼林书院见到了那名叫小瑶的姑娘。

    小瑶显然对杨宁也是记忆犹新,只看了一眼,便即认出来。

    两人四目对视,杨宁忽然笑起来,道:“小瑶姑娘,想不到你也在这里读书,看来咱们还是分未尽。”

    小瑶脸颊微红,低下螓首,轻声道:“你你是锦衣世子?你还记得我名字?”

    “当然记得,当然记得。”杨宁和小瑶之前也可说是萍水相逢,没有相处多久,更谈不上有多深的交情,可是不知为何,这突然见到小瑶,杨宁心下只觉得十分欢喜,“小瑶姑娘,我还以为再也见不着你,心里一直想着向你道歉,老天开眼,看来还是想看到我当面对小瑶姑娘说声对不起。”

    杨宁却还是记得,几人当时在花铺论花,气氛本来还是十分融洽,小瑶当时也是有说有笑,可是因为一句出污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扯到女子身上,杨宁当时随口说欢场并无干净之人,小瑶立时态度大变,不欢而去。

    当时杨宁便想到可能是自己的话触怒了小瑶,甚至误以为小瑶是风月女子,好在袁荣一番分析,确定小瑶是黄花处子,可这却也让杨宁更是诧异,到现在也不明白那句话为何会小瑶态度大变。

    小瑶虽然略有些羞赧,却并不扭捏,轻声道:“世子不用这样的,那天那天是我太过计较,也没什么的。”双眉舒展,问道:“世子是要找卓先生?”抬手往左边的分岔道指过去,“顺着这条道一直往下走,会看到一处竹舍,那是卓先生的住处,现在也应该在那里。”

    杨宁笑道:“多谢小瑶姑娘了。对了,小瑶姑娘,你是在这里读书是吧?以后我在这里可以找到你?”

    小瑶低下头,轻声道:“我我在这里读书,可可世子找我做什么?”

    -----------------------------------------------------------------------------

    ps:最近连日多更,因为连续码字,节奏可能偏慢了点,沙漠会加快节奏。

    写了上千万字,经过锻炼,对节奏的把控应该还算凑合,这本书会尽可能做到细腻却不拖沓,让节奏明快!

    这是今日第三更,晚上还有!

    (本章完)

    ...